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天極逆乾坤 » 008第八節:鬼獄天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天極逆乾坤 - 008第八節:鬼獄天罩字體大小: A+
     

    白凌風心中一橫,默發吧!但是罡風斬是元嬰境界的法術(當然,由白凌風這個親金獸施展出來,便不會是元嬰境界的威力了)單憑法印默發,白凌風卻從未嘗試過,畢竟現在的他,能夠默發的法術也只是和合境界之下的而已。不過現在也只能拼一把了。

    念頭一閃而逝,口中的法咒聲戛然而止,剩下的幾句法咒在心中閃過,法印一引!

    「嗡!」白凌風只覺得自己的靈魂一陣激蕩,險些從假軀之中脫體而出。腦袋一陣眩暈。顯然不太好過。

    但是值得慶幸的是,罡風斬還是被勉強施展出來了!白凌風身前閃出幾道白色金之罡氣,呼嘯著擊向蕭毅施展出來的藤蔓。

    「錚!錚!錚!」只聽到陣陣金鐵交鳴之聲,隨後白凌風身體一松,掙脫了藤蔓的束縛。

    從施展出罡風斬,道掙脫藤蔓也就一瞬之間的事情。切斷藤蔓之後,那道道罡風猛的一變向,繞著一點急速旋轉起來。瞬間便形成了一道高達十丈,徑長三丈左右的龍捲颶風!

    「真罡龍捲!」白凌風頂著眩暈的感覺,暴喝一聲,那龍捲風之內卷著道道白色的金罡之氣,驟然間殺到了蕭毅的藤蔓罩之前。

    藤蔓之內的蕭毅微微一笑,雙手合什,飛快的打出三道法印,分別加持在了藤蔓罩上中下三處。

    只聽藤蔓罩發出一聲猶如巨獸怒吼般的聲音,猛然間拔地而起,並且重新交織在一起,瞬間便成了一條青色的藤龍!那藤龍一鱗一角,鬚髮眉目都栩栩如生,首位揮舞間,隱隱透露出一股股霸者之氣。

    「吼!~」一聲怒吼,藤龍猛的一揚首,迎上了襲來的真罡龍捲。

    「哈哈,僅僅兩年未與白兄交手,想不到白兄精進如此神速,蕭某十分佩服啊。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真罡龍捲已經是白兄現在最強的招式之一了吧。可是要擊敗蕭某的碧海藤蛟似乎還是有點困難!」蕭毅哈哈笑道,對於他來說,似乎已經勝券在握了,畢竟自己所使的碧海藤蛟乃是渡劫境界的五行化形之術,而白凌風的真罡龍捲再怎麼厲害充其量也不過是履霜境界的五行法術而已。境界擺在那,當然可以自信滿滿了。

    白凌風強行默發空冥境界法術罡風斬,由於是親金獸的緣故,和他當年第一次使用法術之時,招雷術變成黑噩天雷一般,罡風斬在發出后自動進階為真罡龍捲。的確,這是在此之前最強的攻擊法術了。但是在剛剛的戰鬥中,磐石鎧與雷光罩偶然間的相合,讓他抓到了兩系法術之間,相生之法的那種感覺。此時的他,心中產生了一種嘗試的衝動。

    「反正將這次戰鬥當做是我自己實力的測驗,實在不行,還有那玩意在,嘿嘿!」白凌風暗暗一笑。對著蕭毅說道:「簫兄,這招的確是小弟此時的最強招,不過這一招我還沒有全部施展出來呢!」

    「哦?白兄還有后招?那你得快點了,不然的話,你那龍捲風可就要被我這碧海藤蛟攪碎了。」蕭毅抬頭努了努,示意白凌風看正在交戰的真罡龍捲與碧海藤蛟。

    只見碧海藤蛟在巨大的龍捲之內來回穿梭著,時而發出一聲巨吼。龍捲風與它巨大的身軀不時的碰撞著,發出一陣陣金鐵交鳴之聲。

    藤龍的身軀雖然也有損傷,但是每次損傷,在傷處便會青光一閃,轉眼間又恢復如初!這就是木系元素可怕的生之力!

    反觀那巨大的龍捲風,在藤龍一次次的穿梭中,罡風的力量被一點點的破去,轉眼間便小了一大圈。

    雖然說金克木,可是在級別差異的大條件下,木系卻也未必怕了金系。

    白凌風當下也不含糊,法印一掐,隨後猛然一引。只聽轟隆一聲,大地一陣搖晃,大大小小的土石瞬間騰空!土系法術——空破!

    空破是《鬼道》之中記載的和合境界的土系法術,白凌風此時用來,根本不需要法咒,直接掐個印結便能施展。而且這空破之術也比較容易控制。

    土石飛起,但是這次並非襲向蕭毅,而是靜止襲向龍捲風與那藤龍所在之處。確切的說,是擊向了龍捲風。

    剎那間,大大小小的土石擊入龍捲風,發出「噗噗」的破風之聲。

    土石進入龍捲風之中便隨著龍捲風急速旋轉起來。隱約間,與那罡風開始契合。

    「嗯?難道又是組合法術?」蕭毅又一次感到不可置信。

    如果說先前磐石鎧與雷光罩相合,形成了一個組合防禦術。是因為他在緊急情況下,無意識之下,慌亂之中才偶然施展成功的。那麼這一次卻是非常明顯的有意而為!這讓蕭毅不得不再一次吃驚。

    「嘭!嘭!嘭!」隨著龍捲風的急速旋轉,被卷進龍捲風之中的土石紛紛爆裂開來,變成了顆顆塵粒。塵粒閃爍著刺眼的黃色光芒,充斥在整個龍捲風之中,緩緩融進罡風之中。

    細觀之下,那顆顆塵粒在融進罡風之時,竟是成了顆顆金粒。在龍捲風的帶動下,形成了一陣急速飛轉的石旋。雖說罡風能夠切金斷石,但是歸根結底也只是氣流而已。然而此時有化作金粒的土石加入,再有罡風的速度,這這威力提高的程度可想而知。

    然而變化遠還沒有結束。待土石完全化完之後,龍捲風猛的一裂,化作了數十道小型的龍捲,每道龍捲之上的點點金粒猶如巨龍捲之上的龍鱗,閃著白光,將藤龍四面包圍。

    「金破龍鱗陣!合!」白凌風喝道。

    隨後猛然一合,瞬間將藤龍截成數段!

    「嘭!」除了龍首,其餘的龍身全部化為青色木之氣消散在空中。

    「哈哈,白兄果然是難得一見的天才。看來蕭某今天也不能再做保留了,不然這一次搶奪難得的機會也要錯過了。」蕭毅哈哈一笑。

    說完,蕭毅的虛宮之中閃出一青一紅兩道光芒,兩手一捻,將這兩道光芒捻在手上,隨後兩手分別掐了兩個不同的法印,口中念出一句法咒。將兩道法印猛的一合,一拍,瞬間引到那藤蛟首之上。

    「吼!~」那龍首發出一聲巨吼,隨後龍首后發出一陣刺眼的青光,龍首之後瞬間竄出數條藤蔓,交織著延伸著,轉眼間又形成了被那數十道小型龍捲攪掉的蛟身!

    「不能讓他得逞!」白凌風神念一引,那數十道龍捲又猛的往藤蛟圍去!

    「木火生!龍神現!起!」隨著蕭毅的一聲暴喝,那藤蛟身上猛然暴起一道赤紅色的光芒,瞬間,整條青色藤蛟化作一條赤紅色的火龍!

    火龍雙目怒睜。龍身猛的一挺,口中噴出一團熾熱的火焰。

    「吼!~」這一聲怒吼,比之先前的藤蛟不知道響亮多少,如果說先前的藤蛟有那麼點霸者之氣,那麼此時的火龍便是充滿了王者之氣!

    此時的火龍連瞧都不瞧那些龍捲風一眼,任那龍捲風襲來。

    「轟!」那龍捲風擊在它身上,瞬間爆裂開來,裡面夾帶的顆顆金粒被火龍身上熾熱的氣息練化成了金水,淌落在地上。

    「轟!轟!轟!……」接連數十聲爆響,都是如此。

    火克金,看來在境界差異的大條件下,更為突出。

    「哈哈,白兄,你輸了!」蕭毅哈哈一笑,說道。

    「呵呵,簫兄果然厲害,不愧是渡劫境界的高手。小弟心服口服。」白凌風也是一笑,說道。

    「不過……小弟可不認為自己輸了。」白凌風說道。

    「嗯?難道白兄還有更厲害的招數嗎?」蕭毅有點不相信了,以白凌風此時的境界,能夠使用出如此強大的組合法術,還逼著自己使用了自己最強的組合化形術——赤火天龍,已經使自己非常吃驚了。可是聽他的口氣,似乎還有更厲害的法術,能夠壓制自己。但是,這怎麼能讓他相信呢.

    「嘿嘿!招數是沒有,不過……你已經輸了!」白凌風詭異的一笑,一拂手,一道黑光閃過。

    蕭毅心中一凌,眉頭一皺,猛然間抬頭看去。

    「嗡!」一隻巨大的黑色罩子穩穩噹噹的將他與赤火天龍罩在了裡面。那罩子黑蓋黑壁,但卻非完全漆黑,而是黑色的透明光幕組成,光幕之上道道黑色流光閃現,形成了一個個不知名的符文,強大的鬼力氣息充斥其間。

    「你……你這是耍賴!」蕭毅氣急。赤火天龍朝著黑色光罩猛烈的噴著火,又上下騰飛,撞擊著罩壁,但是那光罩卻是紋絲不動!

    「我哪又耍賴啊,又沒有說明戰鬥之中不可用法寶。」白凌風無辜的說。

    「你!」蕭毅十分氣惱,但是靜下心來想想,覺得白凌風說的也不無道理。的確,當年在與鬼神約定只時並沒有說戰鬥之中不能用法寶。而且在人界之時,那些修真之人對決哪個不用法寶?

    想通了也就不生氣了,隨即將火龍收了,說道:「行了,蕭某認輸了,白兄你將這光罩撤去吧。」

    白凌風嘿嘿一笑,又是一拂手,那光罩便立馬縮小,滴溜溜的飛到白凌風掌上,隨後消失不見。

    「呵呵,簫兄,真是對不住,如果不是使用鬼神給我的鬼獄天罩,我估計再修鍊十年都不是簫兄你的對手啊。但是鬼神有令,我也不好放水啊,希望簫兄不要介懷。」白凌風說道。

    「願賭服輸,蕭某也沒什麼好說的,不過白兄,你修鍊也不過十年,此時達到空冥境界已是非常了不得的成就了,就連人界那些所謂的天才也不過如此。撇去你親金獸的特殊條件不說,就你這一身修為也可算是這天地間難得一見的天才了。不過讓我不解的是,以你空冥境界的修為,為何能使出只有達到履霜境界,神念強到一定程度后利用相生之法才能施展的組合法術呢?」蕭毅很迷惑,不過這一點不管是誰遇到,都會覺得很驚訝。

    先前白凌風還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能將兩種不同的法術合併在一起,產生一個更為強大的法術,但是聽了蕭毅的話,立馬便想通了。

    於是很神秘的一笑,說道:「簫兄你忘了?我是一隻獸,我們獸類先練魂,后練身,方能練玄道。雖然我承鬼神之恩,成為鬼使,擁有鬼力,未達人身便可修鍊,但是我的神念卻是依舊比同境界的人類強大,所以在空冥進階能夠領悟相生之法也不為過啊。」

    「呃……我怎麼沒想到呢?」蕭毅不由的拍了拍自己的腦門。

    「鬼神,隍伯,你在邊上看了那麼久,現在可以出來了吧!」白凌突然呵呵一笑,朝著一邊說道。

    話音剛落,一翠一黃兩道人影從虛空之中走出,兩人都面對微笑。不過一個笑的很自然,一個卻又點讓人覺得不懷好意。

    「蕭毅,怎麼樣?我說我不出手就不出手,你還是沒招。」鬼神笑著說道。

    「哼,給白兄你煉製的法寶,用法寶來把我制服,這跟你自己出手沒什麼區別,不過我願賭服輸,說吧,這次讓我幹什麼。」蕭毅說道。

    「厄……這倒是得讓我好好想想,這鬼神殿先前剛剛叫瑤青燕和楊八虎打掃過,現在也沒什麼五行獸暴亂,叫你幹什麼去好呢……」鬼神陷入沉思。

    「要不,小白白,你說叫這個倒霉蛋幹什麼去吧。」鬼神將難題交給白凌風。

    「這個……要不就讓簫兄帶我去鬼界四處走走吧,我到鬼界十年,還沒有真正的去遊玩過呢,還有那些五行獸,我都沒見過。」白凌風說道。

    鬼神一聽,頓時焉了氣,怏怏的說道:「真沒勁,本來以為小白白你能想道什麼好主意呢,沒想到會想個這麼簡單的。倒霉蛋,這次便宜你了。」

    說完,身形一晃便與隍伯一道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

    第二更遲了點,抱歉……

    弱弱的說聲:兄弟姐妹們不要吝嗇你們的推薦票……請賜予耳朵更大的**…………

    推薦+收藏是個不錯的選擇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