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天極逆乾坤 » 004第四節:煉體煉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天極逆乾坤 - 004第四節:煉體煉神字體大小: A+
     

    鬼界之中無分白天黑夜,只有永久的昏暗。

    天空之上只有十二顆星辰,這十二顆星辰呈圓形排列,只有其中一顆會永久的掛在天幕之上,其他的星辰則是安著順序,每隔一個時辰才多出現一顆。在全部亮起之後,出去第一顆,其他十一顆便會從新暗淡下去,如此循環往複,十二時辰一個輪迴。所以這十二顆星辰被稱作為十二時星,是鬼界之中計時的唯一依據。

    此時的空中正掛著四顆星辰。

    白凌風此時盤坐在鬼神殿的一處空地之上,此處倒是與鬼界其他地方昏暗的環境不同,明亮之極。

    不遠處的一棵大樹之上,鬼神坐在樹丫之上,口中喃喃的道:「讓你勤奮你也不必這麼勤奮吧,剛傳你《鬼道》,你就練上了……哎,也罷,我去找那幫倒霉蛋玩去。」

    話音剛落,鬼神便人影一閃,消失在那樹丫之上。

    白凌風微微一笑,隨即便將心思放在了《鬼道》之上,細細的「讀」起了裡面的經文。

    「鬼道神通,乃借天地五行之力而為。天地焉,天地也!天地之力,五行也!其力之大,大至無邊!不可抗,不可逆,卻可借。然借天地之力,必先安心。修習之時,不可大喜、大悲、大愁、大怒、大樂、大怨。否者,天地反噬,借一反十,後患無窮。切記!」

    《鬼道》開篇就這樣寫道。白凌風大略的記了下。

    「力慣於心,導而散於體,抵於毫末,運之於皮毛,開天眼。遂感天地五行,以天眼觀色,白為金,青為木,黑為水,紅為火,黃為土。此為天眼觀五行之法,乃是玄道之根本。」

    白凌風默念著心法,運起鬼力,將全身鬼力集中在心府之中,又通過經脈將鬼力疏散到全身各個部位直到抵達各個細小的經脈,然後運至四肢百骸以及全身的各處皮膚之上。

    瞬間,白凌風周身騰起青色的霧氣,青色霧氣之中時而閃現出幾抹黑色的光,使得白凌風渾身上下鬼氣森森。使他這個「鬼使」看起來還真是這麼回事。

    鬼力在身上運轉數周之後,白凌風突然「咦」了一聲,此時他雖然閉著眼睛,但是四周的情景卻是清晰的展現在他眼前。所不同的是,周圍本應無形無質的空氣現在竟然呈現出各種顏色遊離在各處。

    隨即,白凌風便反應過來了,這便是《鬼道》之中所描述的「開天眼」!而那些遊離在空氣之中的各種顏色便是這鬼界天地之中的五行之氣。

    白凌風心中一喜,自從走上修妖之道,也算是踏入玄門了。然而真正的感受天地五行,這還是第一次。不由喜從心來。

    這一喜、一岔,不由讓白凌風胸中一窒,隨即四周便黯淡了下來,正是閉了天眼。

    白凌風一驚,想起了《鬼道》開篇中寫的告誡之言,不由一陣后怕。

    「幸好,剛才我只是剛剛能感應到五行之氣,還並不能夠借用,饒是如此,也令我心中一窒。否者的話,就算只是借用一點點,反噬起來也夠我受的了,以後定要小心才是。」白凌風心中大呼僥倖。

    深呼吸了幾口,將心情平靜了下來,白凌風便重新運轉鬼力,直到天眼重開。

    「念及五行,以力為引,攝五行之氣於『虛宮』,遂以天之清氣為媒,化氣為力。納之為神,放之為術。此為五行修神之術。

    念及五行,以力為引,列五行之氣於『寧竅』,后導地之濁氣可煉體:金導濁氣煉周身骨骼,木導濁氣煉周身筋腱,水導濁氣煉周身血髓,火導濁氣煉周身腑臟,土導濁氣煉周身皮肉。此為五行煉體之術。

    然,煉體修神之術不可同修,煉體則鬼力生猛剛硬,煉神則陰柔綿長,剛硬之力不可攝五行之氣於『虛宮』,而綿長之力亦無法令五行列於『寧竅』,故兩者只可取其一,待鬼力成型便不可更改。此原理與其他玄道同。」

    「此原理與其他玄道同?那人類修真練的是瓦嫫之力,亦是如此嗎?原來如此,怪不得聽老一輩的獸族說,人類之中的強者有兩類人,一種是以五行法術進行攻擊的,另一種是用體術武道攻擊的。但從來沒有人能夠即用法術又用體術的。原來是因為修鍊取向問題,一旦體內神力定型,就不能修鍊第二種玄道了。那我該選擇修鍊什麼呢?」

    其實白凌風這個疑問完全沒有必要,因為對於大多數鬼界的鬼使來說,煉體對於他們根本就不適合,縱然看上去也是有血有肉,和生人並無兩樣,但事實上那些並非正真的身體,這身體與他們的靈魂根本不契合,所以根本就煉不了。

    當然,鬼界之中也有少數煉體之人,那些人死的時候執念太強,靈魂與**無法完全剝離,鬼界之門洞開后,生生的將**也帶入了鬼界。在這一批少之又少的人之中,偶爾出現幾個有德有才有品的,便被鬼神留了下來當鬼使,又傳給他們《鬼道》修鍊,其中有幾個便是選擇了煉體。

    白凌風很快就發現了這一點,既然不能煉體,那就只有煉神了。隨即便默念起《鬼道》之中的煉神篇。

    「天地五行,金木水火土,相生相剋。然煉神乃萌天地之蔭,不可貪多,否則必適得其反。」

    「什麼意思?不可貪多,否則必適得其反?難道五行法術不能同練嗎?」白凌風心中一陣嘀咕。「先不管了,練下去就會明白的。」

    「念及五行,以力為引,攝五行之氣於『虛宮』……」白凌風一遍遍的默念著心法,「看」著那些遊離在身邊的各種顏色,漸漸的,白凌風感覺自己和那些顏色有了一絲莫名的牽連,神念一動,那些顏色也會跟著一陣亂動。

    這一次白凌風的心境卻沒有一絲波動,他已經完全進入了這色彩各異的五行之氣中,神念牽連著天地五行,感受著五行之氣所蘊含著的各種力量。

    白凌風收攏神念,將一部分五行之氣聚攏在一起,同時運起鬼力將五行之氣引至身前,雙手在胸前結了幾個印,然後緩緩的下壓至腹下。

    隨著他那結著印的雙手壓下,那一團五行之氣便開始緩緩的圍繞著他的身體轉了起來,原來雜亂無章的顏色也開始慢慢的形成了五團顏色各異的光芒,繞著他的身體旋轉著。分別閃現著白、青、黑、紅、黃五種光芒。正是《鬼道》之中所提到的:白金、青木、黑水、紅火、黃土。

    五團光芒越轉越快,宛如一條五色的絲帶纏繞在白凌風的周身,忽然那五色光帶憑空消失,無聲無響,好似從來沒出現過般。

    但是仔細看白凌風的身體,卻有一層淡淡的光澤浮現在他體表,猶如點點星光。卻是讓他此時看上去神采熠熠,格外的精神。

    原來,五行之氣被白凌風用鬼力做引,從遊離狀態凝聚成各自的光團,然後便將這五團由五行之氣形成的光芒攝入了「虛宮」之中。

    說來也奇怪,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虛宮」只是煉神之人所具有的一個空間而已,是煉神之人體表到一定距離的一個奇異空間,並非自己身上的某個部位。然而煉神之人對自己虛宮的聯繫卻是清晰無比。

    這虛宮,也就只有煉神之人才具有,而且只能用來容納五行之氣。或者說,這虛宮是轉化五行之氣為五行之力的一個場所。當然,神念越強大,虛宮相應的也會越大。

    白凌風將五團光芒攝入自己的虛宮后,立馬感覺到了自己的虛宮的存在。距體表近兩丈左右,前後四丈,上下六丈,呈鵝卵形,而自己正坐在鵝卵的中央。

    五團光芒一進虛宮,便飛快的向五個方位飛去,東方為青色木氣,西方為白色金氣,南方為紅色火氣,北方為黑色水氣,中間為黃色土氣。當五團光芒一就位,白凌風便感到一股清氣進入自己的虛宮,分五股射入五團顏色各異的五行之氣中,五團光芒瞬間光芒大盛,白凌風感覺到整個虛宮瞬間充滿了力量,這正是五行之氣轉化為五行之力的表現。五行之間相互牽連,又透露出一股股更為強大的力量。

    「這便是『化氣為力』吧。五行之力果然強大。」白凌風感受著虛宮之內五行之力透出來的一股股強大的力量,不由感慨道。

    「化氣為力,納之為神,放之為術……此時我的神念不夠強大,想必釋放法術也無多大威力,現在最要緊的就是強大我的神念。」一念至此,白凌風便神念一引,運起納力為神之法,欲將這虛宮之內的五團靈力納入魂魄之中,然而奇怪的事情發生了,五團靈力進入魂魄之後居然沒有像《鬼道》之中所描述的那樣融入靈魂增強神念。而是瞬間消失不見,半點沒有剩下。

    白凌風納悶了,想想自己在化氣為力之時都以《鬼道》之上的步驟來,並未出現任何差錯。五行之力為何在納入靈魂之時卻同時消失不見了呢?

    又運行一遍化氣為力,將五團靈力納入靈魂,但是同樣的結果又出現了,依舊是五團靈力一同消失不見。

    「為什麼會這樣?到底哪裡出錯了?」白風毫不解,仔細回想《鬼道》中所訴的化氣為力之法和納力為神之法。

    「……天地五行,金木水火土,相生相剋。然煉神乃萌天地之蔭,不可貪多,否則必適得其反……難道是這裡除了問題?不可貪多,否則必適得其反……怎麼樣才算不貪多?」白凌風邊嘀咕著,邊尋找著問題的所在。「天地五行,相生相剋……相生相剋?難道這問題出在相生相剋之上?」

    白凌風仔細的分析著。又運行了一遍化氣為力和納力為神,這一次他將神念內視,觀察著五行之力在納入靈魂的瞬間所發生的變化。

    「嗤嗤~」五行之力在進入靈魂的一瞬間,猛的聚攏在一起,隨後便齊齊消失不見!

    「果然……」這一次白凌風看的真切,五行之力進入靈魂之後聚攏在一起,隨後像是相互作用了一般,能量一下子各自抵消了。

    「嗤嗤!」白凌風又一次將五行之力納入靈魂,又仔細的觀察了一遍。

    「哈哈,果然如此,怪不得每次納力為神都會失敗!果然是因為五行相剋所導致的,將這五行之力全數納入靈魂,便會將五行之力聚攏在一起,五行之力相剋,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如此循環一周,這五行靈力當然就被相互克制,消失的無影無蹤!」白凌風心道。

    「這樣一來,也就只有選擇互不相剋的來修鍊了,我該選擇什麼呢?」雖然找到了問題所在,但是對於選系,他又為難了。

    「方才幾次化氣為力之時,似乎金之氣吸納的要比其他四種五行之氣都要多,也就是代表著轉化成五行之力要來的更多!如果真是這樣,那麼我修鍊金系法術就會比修鍊其他法術來的更為容易!」白凌風心中推斷著。

    「應該是這樣!再說,金系法術的剛硬堅毅正符合我的口味,即使修鍊金系不比其他系來的容易,我也得選金系!」打定注意,白凌風便開始嘗試修鍊起金系法術來。

    化氣為力,納力為神……然而這一次,他將五行之力分開吸納。

    神念一動,白色的金之力便被納入靈魂之中,頓時,整個靈魂上下,金之力瀰漫開來。隨後原本從外界進入虛宮又與五行之氣結合的那一縷清氣從金之力中脫出,緩緩的與靈魂連接,不多時就成了靈魂的一部分,那一縷清氣化作靈魂之時,白凌風整個身體猛的一抖,那一種神魂壯大的感覺讓他不由的感覺到一陣舒服,雖然是微乎其微的壯大,但卻也讓白凌風無比受用。

    隨後又是神念一動,將金之力收攏,凝聚成一粒猶如塵埃大小,散發著白光的顆粒。

    「這便是神原嗎?」在那顆塵埃大小的白色顆粒形成的一瞬間,白凌風便立馬感覺到了靈魂之中那股十分凝固的金之氣息。也隨即想到《鬼道》之中所計述的關於神原的話句。

    「神原與魂交修,魂強則神強,神弱則魂弱,兩者通。故,神原乃煉神之根本,若失神原,則一身修為付水東流!切記!」

    神原一成型,白凌風心中一喜,思緒飛轉:「此時我已練就金之神原,雖然弱了一點,卻依舊能夠感覺到。接下來我要修鍊哪一系呢?金克木,這木系肯定是不能修鍊了,而火克金,這火系也不能修鍊。剩下的水系和土系,土克水,也就是說,我只能從中選一來修鍊。我該選那樣呢?如果修鍊水系,金生水,以金補水,以後肯定是水系強於金系,而水系未免過於柔弱,適合女子修鍊,我卻不甚喜歡。若是修鍊土系,土生金,則金系強於土系,哈哈,倒是合我心意,就選土系吧!」

    想到此,白凌風便不在耽誤,從虛宮之中分出那團黃色的土之力,納入靈魂之中,瞬間,靈魂又壯大了一絲,同時也形成了一顆金燦燦的土之神原。

    土之神原一形成,便馬上與金之神原產生感應,隱隱的,土之神原之上的土之氣息緩緩的傳遞到金之神原上,使金之神原之上的力量變的更為精粹!

    「呼!」白凌風長吁了一口氣,用神念掃視了一下自己的靈魂。

    「嗯?不知不覺中鬼力已經產生了變化,原本不陰不陽的氣息,此時已經變的綿軟悠長,呵呵,看來我也算是入門了。」白凌風心道。

    「現在要做的是,便是將化氣為力和納之為神練至純熟,直到練到只需一個念頭便能完成才行,畢竟在對敵之時不可能會有多餘時間!」

    也不知過了多久,一直沉浸於修鍊的白凌風神念忽然一動。猛然睜開眼睛,只見一道紅光從不遠處的屋頂閃過。

    「誰?」白凌風一個激靈,起身跑了過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