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天極逆乾坤 » 002第二節:厥農難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天極逆乾坤 - 002第二節:厥農難分字體大小: A+
     

    各位兄弟姐妹,圓蛋快樂!!!

    耳朵新手新書,今天2010年1月1日,正式開始碼字上傳,還望各位兄弟姐妹多多支持!!請給耳朵一張推薦,一個收藏,一段點評,耳朵便才會有更大的**去營造更加精彩的故事。

    今天第一天,三更奉上!

    ------------------------------------------------------------------------------------------

    「這……」白凌風聞言不由一愣,不知道該怎麼說。

    少年哈哈一笑,走到一邊的廊凳之上,將身子往柱子上一靠,又將腳擱在木廊之上。似乎很是享受。

    「你說你是鬼神我便要相信么?」白凌風心中數轉,反應過來後有點不相信眼前少年模樣的人會是鬼神。

    「哦?你不相信嗎?」鬼神大眼睛一眯,盯著白凌風說道。

    「你憑什麼讓我相信你是鬼神?」白凌風一點也不示弱,中氣十足的說道。

    「哈哈……有意思,那這個呢?」鬼神笑著說道,話音剛落,只見身前一道華光閃過,出現一個事物,正是先前那少年手中把玩的那一顆球形事物。

    「此球叫做鬼玲瓏,是三皇創生之時取天地冥三處極元,經九九八十一年煉化而成,乃我鬼界第一鬼器,也是做為鬼神的我的身份象徵!這樣你相信了吧。」鬼神說道。

    白凌風看著那顆球形事物,確實感覺到了那事物之上蘊含著的強大力量,但是嘴上依舊說道:「什麼鬼玲瓏,什麼第一鬼器,什麼身份的象徵,我可不是鬼界之人,你說什麼便是什麼,我怎麼知道你說的是真是假。」

    鬼神一愣,又是哈哈一笑,雙手連連拂動幾下,胸前的小球之上頓時瀰漫出一股黑色光華,閃電般圍著白凌風而去。

    白凌風根本來不及做出反應便被黑色光華包住,瞬間一股遠古的氣息在他靈魂之中瀰漫開來,一股異樣的感覺湧上心頭。

    「這是……為何這感覺會這麼熟悉?赤橙色的光,黑色的箍……那無名的棒子!對了,和我死前那無名的棒子中傳來的感覺很相似,但是卻又有很大的區別……到底哪裡不對?」死前那斷斷續續的片段在腦中急速閃過,白凌風心中充滿了疑問。

    正在此時,黑色華光忽然一斂,如長鯨吸水般被那小球瞬間吸走。

    「以你魂內厥農之力的濃郁,想必能夠很清晰的感覺到我這鬼玲瓏之中的氣息吧,這麼樣?現在信了?」鬼神說道。

    「哼,你是鬼神又如何,在我獸族眼中,神都不是什麼好東西!」白凌風不削的說道。

    薛嗶與乞匡氏大戰,雖說是勝了,但卻也付出了慘痛的代價。而且在這背後又牽扯著獸族與神族乃至人族之間的恩怨,獸族對於神的芥蒂可以說是與對修妖的渴望一道被深種於靈魂之中的。此時白凌風憤憤的說來,絲毫不考慮眼前自稱是鬼神的少年。

    這倒也不是他膽子大,只是此時自己已是鬼魂了,就算眼前的少年發怒,他也不可能將自己再次殺死了。如果說只是因為罵了神,就要將自己打的魂飛魄散,白凌風還是有把握相信,作為那些自認為是高高在上的神,是不會降下身份這樣做的。如若不然,在人界靈智開蒙的獸類便不會這樣太平了。

    「誒?有趣有趣!普通鬼魂知道我是鬼神之後,不是跪就是拜的,我讓他們別跪還不行,一個個都講究尊卑有別,長幼有序,什麼四朝五綱,七德八禮的亂七八糟一大堆。你倒好,不跪不拜不說,還將神都給罵了個遍。哈哈……有趣!」鬼神哈哈笑道,大呼有趣。

    這樣一來倒是將白凌風弄懵了,思緒急速飛轉,猜測著眼前這個自稱是鬼神的少年的心性。

    「難道不是嗎?一個個都以為自己都很了不起,是這天地間的主宰!一個個都視其他生靈為低等下賤的存在!哼,殊不知眾生有靈,無分高低!」白凌風依舊憤憤說來,反正得罪一次也是得罪,得罪兩次還是得罪,如此,何不多說幾句。

    「哈哈……說的不錯,神都不是什麼好東西!說的太好了!我早就想這樣說了,就是找不到志同道合的人來說,想不到今天這話會從一個獸族口中說出,哈哈……有趣,太有趣了!」鬼神笑的喘不過氣來。一手扶著白凌風,一手撐在亭柱之上。

    「不過,我得說明,你罵的是天上那些不可一世的天神,可不是我這九幽之下,罔極之地的冥神。若不然,我這口大黑鍋可就背的有點冤枉了。」緩過氣來之後鬼神對白凌風說道。

    「天神?冥神?難道神還有不同?」白凌風一臉不解。

    「當然了,那些天神是三皇之一的兮夜取天極天地濁清交匯處的極靈之石所創,天生便具有神力,居於九天之上,接觸不得地之濁氣,更不用說來這九幽鬼界了。而鬼神我,是三皇開鬼界之時,用九幽冥石配以天地冥三處極元所創。雖然同稱為神,但差別大著呢。而且,這天地之中,能叫做冥神的只此一家,別無他處!」鬼神笑著指了指自己,得以的說道。

    聽鬼神如此說道,白凌風對眼前這個少年模樣的鬼神倒是少了分芥蒂,既然他不是自己理解意義上的神,那麼便不可以將他與其他的神淪為一談,也就不必與他唱反調了。於是便沖著鬼神微微的一笑。

    「眾生有靈,無分高低……薛嗶這小傢伙的話還真是有道理。想三皇創生,本就無分高低,只是見這天地寂寥,創生靈以添天地色彩而已。可惜啊可惜,我卻是無法與薛嗶見上一面,不然的話,倒也是一件趣事。」鬼神感慨道。

    聽到鬼神誇讚戰神,又感覺這眼前的鬼神似乎對自己族類的戰神有種惺惺相惜之感,白凌風對他的好感不禁增加了幾分。

    「我族歷來被神族,人族視為最低下的存在,受盡壓迫與凌辱。此時能聽到鬼神你這樣說,便已經是我族的知音了,先前冒犯之處,還請不要放在心上。」白凌風衷心的說道。

    「呵呵,不是說了嘛,你方才說的是那天神,不是我冥神,何來冒犯之說。不過……」鬼神忽然眉頭一皺,說道:「話雖如此,但是我這鬼界的公事還得公辦。」

    白凌風聞言問道:「鬼神說的是何事?」

    「我雖然認同薛嗶說的話,但是就因他幾句話,卻是給我鬼界帶來不小的麻煩啊!」鬼神說道。

    「戰神有言,『眾生有靈,無分高低,如若有心,獸亦成神』,此話是激勵我族修妖逆命之說,怎麼會有給鬼界帶來麻煩之言呢?」白凌風納悶的說道。

    「何來麻煩之言?」鬼神抬頭看著白凌風,說道:「眼下便是有史以來最大的麻煩……」

    「眼下?」白凌風問道:「鬼神所指的是……?」

    「先不說這個,我先來問你,你可知道三皇創生之時,為何會在這九幽之下開創鬼界來?」鬼神沒有回答,話鋒一轉,問白凌風道。

    「我只知道鬼界是眾生輪迴之地,即是生靈的起點,亦是生靈的終點。至於為何創鬼界,就不知道了。」白凌風答道。

    「說的不錯。三皇創神人獸三族,居於天地神人二界,神享壽元無盡,而人和獸的壽元皆有盡頭,或短或長,人獸死後魂魄遊盪於天地間,沒有肉身的庇護,遲早有一天便會消散化作清氣,重歸天地。如此一來,用不了多久,天地間便只剩下神族這一生靈了。況且,雖說神族壽元無盡,但若是被他人擊殺,那就也同人獸一般,靈魂亦會飄散。於是三皇在創眾生之時,便在這九幽之下開創了鬼界,作為眾生輪迴的場所,好讓靈魂重新投胎。」鬼神說道。

    「原來如此,生靈能夠生生不息,繁衍至今,皆因有鬼界這一個輪迴之地啊。」白凌風感慨道。但是他又覺得有一點不對勁的地方,開口問道:「不對啊,三皇創生之時,天地間的生靈數目可比現在少了百倍千倍之多,如若輪迴之時轉世投胎以一投一,那些多出來的生靈又是從何而來?」

    「哈哈,不錯,一下就問到點子上了。」鬼神笑道:「三皇開創鬼界,又賦予人獸繁衍之能,而繁衍則是需要有魂魄支持,這樣一來鬼界之中,遲早便會無魂可投。但是三皇是何等的智慧,這樣的事情是絕對不可能讓他發生的,在創造生靈之時,三皇還賦予了生靈生魂之能,也就是說,魂魄投胎之後,隨著身體的成長,靈魂也會漸漸的成長壯大。又在輪迴之門,設下了分魂法陣,可將一個魂魄分成數個,前世記憶便會消散,隨後投胎轉世。靈魂在投胎之後,在人間壯大,投胎之時,又分為幾個,再壯大,隨後再分魂,如此一來,便解決了繁衍與魂魄數之間的矛盾。」

    「三皇考慮的還真是周到。」白凌風又是一陣感慨。

    「三皇考慮的是周到,可也比不上這天地間的變化,創生之時,三皇所定如生魂分魂這般的法則多不勝數,到此時,真正有作用的卻是不多。」鬼神又按了按自己的太陽**,接著說道:「就說你獸族吧,本不應該有智慧者存在,但是事有萬一,在自然繁衍之中,靈智開蒙者依舊層出不窮。萬年前更是出了薛嗶這一怪胎,留下修妖之說,欲要打破三皇所定天地法則。人類更不用說,修真之法亦是如此。我這鬼界啊,也因此麻煩不斷吶。」

    「如此說來,獸者修妖,人者修真,都是有逆天地法則的?可是儘管如此,又怎麼說給鬼界帶來麻煩呢?」白凌風還是第一次聽聞這天地法則之說,雖然能夠理解,但是還是有些許不解。

    「獸者修妖,修的是魂魄之中的厥農之力。人者修真,修的是魂魄之中的瓦嫫之力。不管是厥農之力還是瓦嫫之力,皆為三皇之力,它們都能強大神念,壯大魂魄。如若修鍊成功跳出輪迴,不進我鬼界倒也罷了。可最頭疼的是,修鍊沒有成功,神念與魂魄壯大到一半卻死了,進到我這鬼界之中。這些魂魄在進入輪迴之門經受分魂之力時,能用神念硬抗住分魂之力。弱的能將神力集中,將神力多半分至主魂,從而讓主魂能在投胎之後更好的修鍊!這樣的也就罷了,至少還經過分魂了,可以消除前世記憶,倒也不會引起什麼後果。但是如果神念強大到一定程度,能夠達到凝魂不分,整魂投生的話,他的記憶便不會被消除。這樣一來,天地法則將被破壞,便會引起天地反噬,屆時引發天地各界動蕩,後果不堪設想!」鬼神一口氣解釋下來。白凌風靜靜地聽著。

    「只道修妖之道難行,卻不知道這修妖之道的背後竟然還有如此之多的羈絆。等等!鬼神為何要跟我說這些?難道我也能以神念硬抗分魂之力,護住神魂不分,整魂投生嗎?」白凌風思緒飛轉。隨後試探的問道:「能夠修鍊到凝魂不分,整魂投生者無一不是天縱之才,也不知道這樣的人多不多?」

    鬼神看了看白凌風:「能夠達到如此程度的,的確不是很多,但並非沒有,不過之前全是人類。獸族,至今為止,我只見過一個!」

    白凌風心中「咯噔」一下,鬼神故意將「迄今為止」四字將的格外響亮,任誰都能聽出這「一個」便是暗示著眼前的白凌風。

    「既然會引起天地各界動蕩,那你又怎麼讓這些魂魄投生呢?」白凌風心中有一股不祥的預感。

    「投生?哼哼,你認為這樣的魂魄,我能放他們投生嗎?」鬼神大眼一翻,雙手一搓。「我全部將他們扔進斷世海之中,魂魄無存了!」

    「什麼?!」白凌風一驚,不由的後退幾步,撞在亭內的廊凳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