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天極逆乾坤 » 001第一章:鬼使陰差 第一節:人魂初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天極逆乾坤 - 001第一章:鬼使陰差 第一節:人魂初成字體大小: A+
     

    千延山古老傳說:上古之時,獸族戰神薛嗶與天神將豈匡氏大戰於此,百日百夜,未分勝負。

    難解難分之時,豈匡氏突然雙目緊閉,長劍指天。徒然間,九天之上萬道雷光天龍齊齊轟下,道道雷光天龍在剎那間紛紛擊向薛嗶。避無可避,戰神怒目圓瞪,神斧橫天,硬是抗下萬道雷光天龍!然而終究力有不逮,被那雷光天龍重傷!

    戰神雖傷,卻也不讓那豈匡氏討到好去。天雷剛過,正當豈匡氏引訣未還之時,戰神拼盡神力,一斧開谷,谷深萬丈!豈匡氏亦被隨斧劈入谷中,戰神引天地五行無上之法將其封印!隨即撕裂空間,率部分族類進入異界之中,以囤實力。

    臨走前,戰神與人界留守族類言道:眾生有靈,無分高低,如若有心,獸亦成神!又在絕壁之上用獸族之文留下十六字:厥農神力,存於己身,人魂人身,妖道乃成!之後才遁入異界之中,面有不舍之色!

    千延山延綿幾十萬里,自古靈氣充裕,但因地形複雜多變,鮮有人類涉足,因此便成了獸族理想的繁衍棲息之地。

    獸族普遍靈智低下,但也有例外,幾萬頭之中往往便會出現幾頭靈智開蒙者,而他們之中卻是沒有一個不知道這千延山口口相傳的關於戰神薛嗶這個英勇的傳說的。加上那縱橫千里深達萬丈的斧開谷,以及斧開谷口絕壁之上那十六個蒼勁有力的獸族文字,使得每一個靈智開蒙的獸類都對這個傳說深信不已。

    戰神薛嗶在他們的心目中更是無可替代的存在!他是獸族的英雄,獸族的神話!也正因如此,所有具有靈智的獸類的靈魂深處都會有一股對修妖無比熾熱的渴望!並且都會竭盡所能走上修妖之道!

    ··················分&割&線··················

    「我已經死了嗎?」

    緩緩撐開眼睛,昏暗的世界讓他有點不太適應。

    這是一個青年,一襲月白色的袍子不染半點塵埃,一頭白色的長發斜斜的灑落在肩膀上,就連那微微豎起的眉毛都如雪花般潔白。

    稜角分明卻又不失清秀的臉龐此時露出一副難以置信的神情,兩隻隱隱泛著綠光的眼睛不斷的打量著自己的身體。

    「這……怎麼可能!難道我成就了人魂?」青年低聲說道,語氣中儘是疑惑與欣喜。

    「赤橙色的光茫……不知名的棒子……黑色的箍……那種莫名的感覺……一定是這樣的!」心中一片迷茫,死前的記憶只能隱隱的記起這麼幾個片段。可是不管如何,人魂已成這個事實還是讓他不由的高興起來:「哈哈,想不到我白凌風盡一生尋找修鍊人魂之法,竟然會在死前有此機遇!老天對我不薄啊!哈哈!哈哈……」低語成了狂笑,笑聲中充滿了得志的喜悅。

    此「人」喚做白凌風,乃是千延山北麓一處強大狼族的王者,擁有極高的智慧,是獸族之中少有的靈智開蒙者。

    作為靈智開蒙的獸類,他與其他具有靈智的獸類一樣,靈魂深處必然深埋著一股強烈的對於修妖渴望!

    正因如此,他的一生便一直在尋找修鍊之法,以激發沉睡在靈魂深處的厥農之力,修**魂!

    「這裡就是鬼界嗎?」白凌風抬起頭。映入眼帘的是一塊巨石,巨石之上八個大字跳躍而出:生人莫入,死魂莫回。

    「好霸道的字!」白凌風心中暗嘆,那巨石與上面的八字給他帶來一種莫名的壓力,心中泛起一種如一隻螞蟻站在巨象跟前的渺小感。

    這便是鬼界入口之處的「莫如莫回石」,此石高達百丈,斜斜的倚在一處山壁之上,與那山壁形成一個巨大的洞口,這洞口便是鬼界的入口——「鬼門關」!

    白凌風將視線從巨石之上收回,轉而看向巨石北側,只見距巨石百來丈遠處,一條大河洶湧而出,此河寬達千丈,從一側望向對岸,一眼望不到邊際,猶如大海一般。此河叫做「奈河」。是貫通整個鬼界的一條大河。

    隨著奈河水一直向東望去,不遠處,一片赤紅映入眼帘。當眼神與那片赤紅接觸的一剎那,白凌風便覺得自己的靈魂一陣激蕩,好似此時如若起風,便會將自己吹散般。

    「濤濤紅塵事,入界定塵埃。渺渺前世緣,全沒斷世海!想必這便是斷絕塵世的斷世海吧。」在人界之時,便聽老輩靈智開蒙的族類提到過鬼界之事,也聽說過關於這斷世海的傳言。傳言說,斷世海隔絕人界鬼界,赤紅色的海水能滅魂泯魄,如若涉海,必定魂飛魄散!

    「紅塵事如煙雲,一次輪迴也只千百次輪迴之中的一小段,就算多麼的驚天動地,多麼的悲涼凄婉,而或是多大的恨,多深的仇,多濃的愛,也只是一小段插曲罷了。在這斷世海之前又算的上是什麼?隔絕了,前世便只是一場空而已!」恍惚間,白凌風感覺到這斷世海的真意,心中不由感慨。

    白凌風定了定心神,不再看那斷世海,低頭又看了看自己的身體,微微一笑:「現在既然已經成就了人魂,也就意味著,再經幾世,我便可突破永世的禁錮,修**身,從此跳出輪迴,成就妖道了!此時最要緊的便是速速趕去投胎!」

    想到此,白凌風便向鬼門關走去。

    一入鬼門關,白凌風便感覺到一股大力向自己湧來,肆意的撕扯著自己的魂魄。

    「不好!這是什麼力量,只聽斷世海滅魂泯魄,難道這鬼門關也要消魂么?」還未等白凌風明白過來,只聽「砰」的一聲,整個靈魂便爆裂開來,化作了一團清氣。白凌風的意識也跟著一片空白。

    靈魂在爆裂之後並未散去,而是緊緊抱成一團,隨後緩緩聚攏,形成了一隻高大的白色巨狼。

    這便是白凌風的本原,一頭擁有碩大的身軀,尖銳的牙齒,鋒利的爪子,以及一身潔白的毛髮的巨狼!此時的他,意識也恢復了過來。

    「這是……」白凌風發現自己恢復成了狼的模樣,心底一陣緊張,「難道好不容易才成就的人魂就這樣被廢了嗎?」

    隨後又細細的感覺了一番:「不對!靈魂內渾厚的厥農之力清晰可辨,我只需要一個念頭便能重聚人魂,可是為什麼在這裡卻是不行呢?」心中甚是不解。

    正在此時,白凌風眼前一晃,一道黑影閃過,一人便已站於自己的眼前。此人身著黑袍,卻是看不清他的五官,似乎有點飄渺。

    「白凌風?」那黑衣人開口問道。

    「嗚!」白凌風答道,滿是獠牙的嘴中發出一個音調,點了點頭。

    「跟我來。」那黑袍人似乎天生便不喜多話,簡簡單單的兩句話,說完之後便不顧白凌風,自顧自的往關內走去,轉眼便走出了百來丈。

    白凌風此刻也不再想為什麼不能變作人形的事了,只要靈魂內的厥農之力沒有消失,那就沒什麼好擔心的,所以也就立馬跟上,四蹄撒開,速度竟不比那黑衣人慢。

    約莫經過一個時辰的飛奔,一座宏偉的建築出現在視線之內,這建築坐落於兩山之間,碧瓦紅牆,富麗之極。

    很快,白凌風便隨著那黑袍男子來到了這座建築之前,只見巨大的紅門緊閉,門上打著一排排銅釘,每一枚銅釘足有一尺來大。抬頭望去,門頭匾額之上龍飛鳳舞的寫著三字:鬼神殿。

    「在此等候。」那黑袍人淡而簡短的說了一句,便轉身自顧自的朝著巨大紅門之內走去。也不見他開門,只見他徑直往門上撞去,竟是穿門而過。身過之時,那門上盪起一串漣漪。

    白凌風默默的看著這一切,沒有覺得一絲驚訝,因為他知道,這是在鬼界,任何事情都不能用人界的思維來衡量,一切都有可能發生。

    白凌風靜靜地站在大紅門外,約莫半盞茶的功夫,大門發出「滋啦啦……」的一陣聲響,然後便緩緩的開啟,一絲亮光從門縫中透射出來,猶如一隻舉手在幽暗的鬼界中撕裂了一個口子。

    白凌風的眼睛也被強烈的亮光射的一下子失去了視覺。當他回過神來的時候,眼前展現出來的是一幅令他感覺到窒息的壯觀景象,只見那門後面那亭台樓閣,飛檐跳梁,勾心鬥角,碧瓦朱甍。每一處木廊都經過精雕細刻,每一跟柱子都有著自己的形態,或蛟龍盤柱,或天木頂雲,或流瀑瀉地,各式各樣。盡呈現出一派富麗堂皇的景象。

    當白凌風進入這富麗堂皇的鬼神殿的一剎那,一股暖風瞬間將他包圍,隱隱將他托起,這讓他感到無比舒適,有一種飄飄然的感覺。

    正當白凌風感覺愜意之時,眼前憑空出現一位老者,老者身穿淡黃色長衫,鬚髮皆白,雙眼眯起,一副和藹之色,但那和藹的笑容之下,白凌風似乎能夠感覺得到老者犀利的眼神。

    老者傴僂著背,手上拿著一盞燈籠,按理說在這鬼王殿中,明亮堂皇,不需要這燈籠照明。然而在白凌風眼中,老者手中提著燈籠卻是自然不過。怪異十分!

    老者看著白凌風微微點了下頭,說道:「且隨我來。」語氣平和,一臉笑意。

    白凌風口中發出「嗚嗚」之聲,隨後便跟上老者,向內走去。

    老者帶著白凌風左拐右繞來到內院之中,徒然間,景象峰迴路轉,前堂的富麗堂皇,氣勢恢宏在此卻是見不到半分,取而代之的是小橋流水,山石亭落。院內百花怒放,百碟齊飛,一副閑情雅緻的氣象。

    老者將白凌風帶至一處小林地,林地中有數棵巨大的古木,抬頭看去卻是看不到頂,貌若這些樹已長到了天上。

    「傳說這鬼界乃是三皇開於九幽之下罔極世界,不知道這鬼界之上的天空該是何地?」白凌風望著那參天的古木,不禁想到。

    老者在樹林外立定,白凌風也隨著立定不前。

    只見那老者躬身做輯,朗聲道:「啟稟神上,白凌風帶到。」

    白凌風沿著老者做輯的方向看去,只見從兩顆古樹中間飄下一個人來,看樣貌,卻是個清秀的少年。

    那少年雙目滾圓,目上雙眉整齊,粉紅的臉蛋上面有兩個淺淺的酒窩,煞是可愛。

    少年身穿一件翠色衣物,將袖子卷的高高的,嘴上叼著一根青草,眼睛看向了老者身邊那一頭高大的白狼,手上把玩著一個球型事物。

    「知道了,隍伯,你先下去吧,有事我會傳你的。」那少年響那黃袍老者了知會了一聲。

    「是,神上。」黃衫老者應道。隨後身形一晃,便憑空消失在了白凌風的眼前。

    等那黃衫老者消失以後,那少年也是身形一閃,出了小樹林,一下子便來到了白凌風的面前。

    白凌風下意識的往後一閃。

    那少年「誒」了一聲,兩隻大眼睛忽閃忽閃的看著眼前的白狼,似乎覺得有些許新奇。

    白凌風兩隻狼眼綠光浮現,一點也不避諱那看向自己的眼睛。頓時,四目交匯,白凌風立馬感覺到一股異樣的感覺,彷彿自己的身體掉入一灘泥澤之中,身體慢慢陷了進去,無法自拔!

    「哈哈!」那少年哈哈一笑,繞著眼前的白狼轉了幾圈,手中把玩著的那隻球滴溜溜的轉著,徒然間那球精光一閃,隨後便消失不見。

    白凌風依舊用綠油油的眼睛盯著眼前的少年,但是此時那種異樣的感覺已經消失不見。白凌風甚至懷疑,先前的感覺是不是自己的一種錯覺。

    少年轉了幾圈后便停在白凌風身前,右手虛托,隨即黑光一閃,一本黑色封皮的書便出現在他手中,隨後少年將書打開,左手抓了抓頭皮,然後朗聲讀道:「白凌風,獸族厥農曆一萬五千兩百十八年六月初九子時一刻生,一萬五千兩百三十一年八月十六寅時一刻死,陽壽二十三年兩個月又七天零兩個時辰。」少年讀完這一段后,看向白凌風問了句:「可對?」

    白凌風「嗚」了一聲,點了點頭。

    少年瞪大眼睛又看了白凌風一眼,隨即將黑色本子往上一拋,那書便化成點點星辰,消散在空中。隨後雙手合在一起搓了搓,又將手指交叉伸向頭頂,一用力……卻是舒舒服服的伸了個懶腰。

    「站著說話累,你隨我來。」少年邊說邊向一邊走去。

    白凌風跟著那少年來到一處亭子下面,亭子建在一處池子上面,西面正是先前那一片林子。而北面則是一處假山,池子正好處於假山與林子之間。

    這座亭子建的倒也簡單,六柱六角,單層飛檐,並無任何修飾,亭內六邊五廊,其中一邊便是出口。

    少年在亭子內坐定,兩手按著太陽**,口中說道:「頭疼啊頭疼。」

    白凌風不解,疑惑的看著眼前的少年。

    「厥農神力,存於己身,人魂人身,妖道乃成!」少年緩緩說著,邊說還邊盯著白凌風。「薛嗶這小傢伙,還真會給我鬼界添亂子……」

    「吼……」聽到眼前少年如此稱呼自己無比敬仰的戰神,白凌風不禁有些惱怒,喉間發出一聲低沉的吼聲。

    「哈哈,我叫薛嗶為小傢伙,你不滿嗎?」少年看到白凌風如此反應,不僅沒有生氣,反而感到一絲趣味,玩味的問道。

    「嗚嗚嗚嗚嗚嗚……」白凌風連續的「嗚」著,兩隻綠幽幽的狼眼充滿了不滿。

    「等等,等等,慢慢說。我這鬼界之中,任何事物都得回歸本原,你魂內厥農之力強則強矣,卻依舊抵擋不了,這樣與你說話倒也累,算了,我就幫你一把,也省得我分出念頭來聽你的魂音。」說完,少年打了個響指,白凌風的靈魂一陣激蕩,化作一團清氣,隨後聚攏。化作了一個身著月白色長袍的青年人,眉發皆白,稜角分明卻又不失清秀,雙目之中不時的閃現出淡淡綠色幽光。

    「原來如此,怪不得在進鬼門關的一瞬間,我便還原成了狼的本原。」白凌風看了看自己的身體,隨後兩眼盯著少年。

    「我族戰神,神力通天,是經天緯地之材,這天地間沒有人能比的上的,你是什麼人,這樣稱呼戰神!」白凌風咄咄而言。

    少年看著白凌風這副較真勁,噗嗤一笑,說道:「我是什麼人?哈哈問的好,我是這鬼界之界神,也就是人界所說的鬼神,論年齡,我可比薛嗶大上八千多歲,叫他一聲小傢伙應該不為過吧?」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