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何以笙簫默 » 第六章 離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何以笙簫默 - 第六章 離合字體大小: A+
     

    「何、何律師?」美婷吃驚地看著門口出現的人,「何律師,你不是在醫院嗎?」

    「今天早上出院。美婷,等會你把ANAS公司那個案子的資料拿到我辦公室來。」以琛邊走邊說,「這幾天有沒有什麼重要留言?」

    「有。」美婷立刻翻出記錄報告了幾個重要消息,猶豫了一下又說:「何律師,『秀色』有個女記者打了好幾個電話來,說要為你做一個專訪,還親自來過一次。她說是你校友,你要不要回個電話過去?」

    聽到「秀色」的時候以琛的眼眸微微一閃,隨即又平靜無波。「不必了,下次她若再打電話來就直接回絕掉。」

    「好。」美婷點頭,終於有何律師回來的感覺了,處理事情乾淨利落,決不拖泥帶水。

    向恆從檢察院回來就直接推開了以琛辦公室的門,看到他果然埋首文件中,簡直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我聽到美婷說還不相信,你能不能解釋一下這是怎麼回事?」

    「哪回事?」以琛從文件中抬頭看著他,他臉色還帶著一點白,目光卻是清湛有神的。

    「不要跟我裝傻,我記得你後天才能出院吧,請問你現在為什麼會在這裡。」

    「我提前出院了。」

    向恆撫頭,雖然自己就是律師,但是不得不承認跟律師說話就是麻煩,答了等於沒答。「你是不是不要命了?事務所沒有你也不會倒。」

    「這倒未必。」以琛揚揚手中的文件,「我記得這方面你和老袁並不擅長。」

    向恆哼了一聲。「我們再不濟也不會在談判桌前倒下。」

    「向恆。」以琛靠在椅背上,有些無奈地看著老友,「我不會拿自己開玩笑。」

    「正常的時候你是不會……」向恆看了看他,直截了當地問:「她去了?」

    以琛眼神暗了暗,不答反問:「你找她的?」

    向恆點頭,看了看以琛的臉色,嘆氣,「看來我是弄巧成拙。」

    「不,我要謝謝你。」以琛淡淡地說,「若非她給我重重的一擊,我怎麼會徹底的清醒。」

    「你……」向恆張口,又不知道說什麼好。

    「你放心。」以琛看著他,一臉平靜,「我和她已經徹底結束了。不,應該說,我的一廂情願徹底結束了。」

    晚上十一點,以琛停好車走入電梯,腦子裡還在轉著後天談判的細節。這段日子他好像都沒有在十點以前回來過,手頭好幾個案子同時進行,天天忙得天昏地暗。向恆早放棄勸他,老袁則整天樂呵樂呵地算著本季度收入會增加多少,笑嘻嘻地說要給他準備一副最好的棺木。

    其實他何嘗不是疲憊萬分,只是他太需要這種忙碌。

    電梯「叮」的一聲,十二樓到了。以琛走出電梯,邊掏鑰匙準備開門。所有動作在看到門口的人的瞬間僵住。

    她穿了一條薄薄的毛衣,抱膝坐在他家門口,下巴擱在膝蓋上,眼睛怔怔地盯著前方的地面。

    聽到腳步聲,她抬起頭來。她看起來竟然比他這個病人更加憔悴,又清瘦了些,下巴尖尖的,愈顯大的眼睛在看到他的剎那閃過慌張,整個人好像陷入了某種困境而走投無路。

    誰都沒有出聲,以琛停滯了三秒,視而未見的舉步從她身邊走過。

    平穩地開門,走進去,然後反手關門。

    關門聲卻始終沒有響起,他的衣袖被一隻手緊緊地攥住。

    「以琛。」他聽到她的聲音,低低的小小的,彷彿小動物的嗚咽一樣可憐,「你還要不要我?」

    她知道她在說什麼?!以琛只能狠狠地轉身瞪著她,神情彷彿見了鬼。她的聲音又小又輕,可是這樣寂靜的夜晚他怎麼可能聽不明白,他努力抓回一絲理智,想扯回他的袖子,她的手卻頑固地拉著不放。

    很熟悉的賴皮勁兒,以琛發現自己竟然可恥地懷念著。

    「放開。」

    也許是他的聲音太嚴厲了,她的手竟然顫了一下,然後手指慢慢地慢慢地一根根地鬆開。

    她低著頭,以琛看不見她表情,腦子裡卻浮現出此刻她委屈而難過的樣子。

    每一個表情都清晰得歷歷在目,清晰得讓他下一刻就會心軟。

    再不管她,以琛徑直走上陽台上,寒冷的夜風使他清醒了許多。她向來都有把他弄得亂七八糟的本事,以前如此,現在更是如此。所以他更要冷靜,不然必定潰不成軍。

    他走回客廳,她還瑟縮地站在門外。「進來。」聲音已經恢復冷靜,「你要喝點什麼?我這裡只有啤酒和純凈水。」他記得她最愛喝那些花花綠綠的東西。

    默笙搖搖頭。

    以琛沒有強求,在沙發坐下,完全是主人招待客人的架勢。「你來找我,有什麼事?」

    默笙料不到他那樣客氣生疏,頓時有些不知所措。「我、我今天去醫院,醫生說你已經出院……」

    「如果你是來探望病人,那你可以回去了。」以琛打斷她。

    默笙說不出話來。

    以琛看著她,略略諷刺地說:「如果我剛剛沒聽錯的話,你似乎是想紅杏出牆,而我很榮幸地成為你看中的……」他停住沒說,可默笙完全知道他想說的是什麼。臉色驀地發白,言語能傷人到什麼地步,她總算見識到了,難堪之下只能擠出幾個字。「我沒有。」

    「沒有什麼?」以琛緊迫的視線盯著她,「難道你沒有結婚?那隻不過是你用來擋我的借口?」

    雖然是疑問的語氣,卻帶著九分的篤定,他的懷疑是有依據的,他知道她一直一個人住,她甚至還去相親……

    如果是這樣,以琛心中浮起淡淡的苦澀,擋他的借口啊。但是,那隱隱的喜悅又不住地從心底冒出來。

    然而默笙卻沒有給他期望的答案,局促轉開的目光里流露著淡淡的……不安。

    不用她說,以琛也完全明白了。什麼理智,什麼冷靜全都拋到九霄雲外去了,憤怒和難堪充塞他整個身軀。

    何以琛,這個一廂情願的小丑你還要當到什麼時候!

    「好,你告訴我你要我做什麼?在中國的秘密情人,還是你見不得人的外遇?趙默笙,告訴你,你想都不要想!」他要努力控制自己才能不讓自己的手掐上她的脖子。

    「不是……我……我和他……」默笙被他的怒火嚇住了,斷斷續續的語不成調,她和應暉的事三言兩語根本說不明白,情急之下唯一想到的是。「我離婚了。」她叫了出來,反而鎮定了些,無意識地重複一遍。「我離婚了。」

    離婚了?以琛的臉色更加陰寒,他怒極反笑。「你憑什麼以為我何以琛會要一個離過婚的女人。」

    默笙呆住,眼神漸漸暗淡,肩膀微微地塌下去了。早料到是這樣不是嗎?她又何必來這一趟,讓自己死掉的心再死一次嗎?僅僅因為那幾句詩,因為那張照片就孤注一擲的自己是多麼可笑!

    可是仍然想讓他知道啊,「我和他之間並不是這樣的……」默笙徒勞地想解釋。

    「夠了!」以琛忍無可忍地喝斷她,「你不必向我描述你和你前夫之間的種種,如果你想獲得同情和安慰,那麼你是找錯人了。」

    她嘴唇掀了掀,終究沒有說下去。說與不說,其實沒什麼區別的不是嗎?事實已經無法改變。

    「我走了。」默笙站起身,沒有看他,聲音微顫地說:「打擾你了,對不起。」

    他沒有攔她,彷彿陷入了某種難解的迷思。

    她打開門,卻聽到他在身後說:「等等。」

    回頭,他從沙發中站起來,拿起桌子上的車鑰匙。「我送你回去。」

    默笙怔了怔,搖頭。「不用,我自己可以。」

    「你的確可以。」以琛嘲諷地說,「然後不小心出了什麼意外,我就是嫌疑犯,那時候我們真要牽扯不清了。」

    律師的思維都這麼縝密嗎?默笙萬分艱難的吐出幾個字,「麻煩你了。」

    「這輩子最後一次了。」以琛冷冷地說。

    默笙從來沒有坐過開這麼快的車,開車的人看來一臉的冷靜,車速卻瘋狂得嚇人。等車子終於停下,她已經臉色蒼白手腳發軟了,而以琛卻神情平和的像剛剛才散過步。

    「給我一個理由。」他看著前方說。

    她看著他漠然的側面,胃裡難受得無法思考他的話是什麼意思。

    「告訴我,你愛我。」

    默笙怔住,突然哽咽,「以琛,我……」

    「行了!」他突然又粗暴地打斷她。「不要說了!」

    她無所適從地望著他陰晴不定的表情。

    半晌,他說:「你走吧。我明天給你答覆。」

    也許是暈車的緣故,這晚她睡得一直不好。早晨似睡非睡間手機一響,她幾乎是立即接起來。

    「喂。」

    「我在你樓下,你帶好身份證下來。」

    他說完就掛斷,默笙根本沒機會問什麼,拿好東西匆匆奔下樓。以琛的車停在對面,默笙猶豫了一下拉開車門坐進去。

    「身份證帶了嗎?」

    「帶了。」默笙有些疑惑,「要身份證幹什麼?」

    「去民政局。」以琛淡淡地說。

    「民政局?」默笙有點模模糊糊的概念,又不太明白。

    「是的。」以琛漠然的彷彿在說一件與他無關的事。「我們去登記結婚。」

    結婚?!默笙驚愕地看著他,懷疑自己是否聽錯。「以琛……」

    「不想去就下車。」以琛看都不看她,拋下這一句。

    她看著他決絕的神色,陡然間明白了。他是在逼她,也在逼自己,不管結果如何,他要一個了結,而且一點反悔的餘地都不留。如果她現在下了這個車,那麼他們今後就真的再無可能了。

    默笙深呼一口氣。「我去。」

    「你確定?」

    默笙點頭,一切已定,她反而平靜了。「你還記得你說過的話嗎?如果將來註定你是我的丈夫,那麼我何不早一點行使我的權利。」

    他撇開頭,冷硬地說:「而事實證明,這種想法只會造成錯誤,你還要重蹈覆轍?」

    默笙眼神一黯,「開車吧。」

    民政局裡早有幾對新人在等著,對對卿卿我我如膠似漆,唯獨她和以琛,像兩個獨立的雕像般僵立在一旁,惹得別人頻頻注目。

    坐在默笙身旁的圓臉女子好奇地看了他們許久,默笙被她看得有點不好意思,禮貌地朝她笑了一笑。她也回笑,藉機搭起話來:「你們也是來登記的?」

    呵!問得真妙。默笙點頭。

    她望了以琛一眼,羨慕地說:「你老公很帥哦。」

    「喂喂喂。」她旁邊的小個子年輕人立刻抗議地拉過她,「你更帥的老公在這裡!」

    「有嗎?」圓臉女子表情間儘是懷疑,突然指著外面的天,「啊!快看快看,為什麼有那麼多牛在天上飛來飛去?」

    她老公立刻默契地介面:「因為你老公我在這裡用力的吹。」

    默笙忍不住笑起來,他們的幸福多麼明顯,滿滿的都要溢出來,如果……她望了望身邊的以琛,他側頭望著窗外,面無表情。

    「喂,你們是怎麼認識的啊?」圓臉女子問她,似乎對他們充滿了好奇。

    怎麼認識的?「很久以前的事了。」默笙不好拒絕她的熱情,回憶說,「那時候我剛剛上大學,喜歡攝影,老帶著相機到處亂跑,有一次看到他站在樹下發獃,不知不覺就按了快門,被他發現……」

    「我出去一下。」

    以琛突然站起來,打斷了她的敘述,也不等她說什麼,徑直走了出去。

    圓臉女子看她的目光已經從羨慕變成了同情。「呃……你老公很酷哦。」

    「是啊。」默笙尷尬地附和。

    一會兒工作人員出現,還不見以琛回來,默笙出去找他,他站在門外,背對著她抽著煙。

    「你現在還可以走。」他聽出她的腳步聲,頭也不回地說。

    知道他看不見,可仍然搖了搖頭。「進去吧。」

    「默笙,這是你自己選擇的。」他在她頭頂沉沉地說,「從現在開始,就算我們一輩子相互折磨,我都不會放過你。」

    初秋的天氣,明明還應該不太冷的,默笙卻突然感覺到那風裡吹來的寒意,從腳底一直涼到心上。

    接下來是一連串的程序。默笙不免覺得不可思議,就這些東西,幾張紙,幾個印章,居然就可以把兩個本來毫不相關的人拴在一起一輩子了,不管他們曾經如何。

    一個多小時前,她都沒有想到她和他居然會成為夫妻,這樣急劇的變化幾乎讓她懷疑現在的一切是否真實……

    「簽字!」耳邊突然響起以琛陰沉的聲音,「現在你沒有機會反悔了。」

    她這才回神,發現自己在簽字之前愣太久了,連忙簽下自己的名字交給狐疑的工作人員。

    「小姐。」工作人員拿過表格,遲疑的再問了一遍,「你真的是自願的嗎?」

    以琛的臉色差極了。

    「當然。」默笙笑著說,「剛剛我在想,家裡的窗帘選什麼顏色好。」

    從民政局出來,以琛扔了一把鑰匙給她。「把你的東西都搬到我那裡去。至於窗帘的顏色,你愛換就換好了。」他微微諷刺地說。

    默笙沒注意他的嘲諷,握著手中的鑰匙,有些心神不定,太快了,可這是必然的不是嗎?

    以琛又從皮夾里拿出一張銀行卡。「所有的支出都從這上面支付,密碼是XXXXXX,記住了?」

    默笙點頭又急忙搖頭,「不用給我,我自己有的。」

    以琛冷凝著臉說:「我不希望我們結婚第一天就因為這個而鬧矛盾。」

    默笙知道他固執,無奈地接過,隱約覺得有什麼不對勁。

    「那你呢?」她怎麼感覺他完全把他自己排除在外。

    「我?我要去廣州出差一周。」他抬腕看錶,「一個小時后的飛機。」

    她大概是世界上最獨立的新婚妻子了。

    結婚第三天晚上,默笙在以琛家的客廳,對著一大堆從她那裡搬來的東西,發獃。

    這些東西放廚房,這些放書房,還有這些攝影器材,她需要一間暗房……她的衣物放哪裡?主卧室?

    要不要打個電話問問他?她盯著電話。

    一陣悠揚的鈴聲響起,若不是鈴聲相差太大,她幾乎要反射地接起電話了。

    打開門,默笙一愣,這個一身家居打扮的女子她認識,赫然是小紅嘴裡的「狐狸精」小姐,她看到她也頗為訝異,不著痕迹地打量她一眼,問:「以……何律師在不在?」

    「他出差了。呃,你要不要進來坐坐?」默笙客氣地說。

    「好,那我就不客氣了。」她走進來,自我介紹說:「我姓文,曾經是何律師的當事人,就住在樓下。」

    她看著默笙,有些疑惑。「我們是不是見過?」

    原來她沒有認出她來,默笙點點頭,提起她們都認識的人。「顧行紅。」這是小紅的大名。

    「對了,你就是那個陪她相親的人!」文小姐恍然大悟,又若有所思地說:「原來你和何律師認識,怪不得。」

    默笙不解地望著她。

    文小姐聳聳肩說:「我是說怪不得何大律師會親自接我下班談案子,原來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我是托你的福。」

    她將手中的袋子扔給默笙。「這是我包的餛飩,有多,就拿來了。真是的,害我白白自做多情一番。」

    這位小姐外表嬌柔,說話卻是爽快又麻利,看她和小紅吵架就知道。默笙承認又不是否認又不是,頗為尷尬。

    文小姐揮揮手,「就這樣,我走了。」默笙送到她門口,她突然問起小紅,「她還在不停的相親?」

    默笙在她眼中捕捉到一抹關心,搖頭回答:「不了。她快定下來了。」

    文小姐目光一閃。「不是搞遊戲軟體的吧?」

    「不,是個外科醫生。」

    「那就好。」文小姐鬆了一口氣的樣子。「她總算想開了。叫她不要恨我,那個男人愛的不是我。」她說到這裡又反悔,「不,現在還是不要告訴她了。」

    她走了,默笙看這手中的餛飩,略一猶豫,拎起電話,撥以琛的手機。

    電話響了三聲后被接起。

    「喂。」他低沉的聲音傳來。

    「喂。」默笙應了一聲才發現自己的聲音和平常不太一樣,急忙平心靜氣,「是我。」

    「有什麼事?」

    「呃,是這樣……剛剛樓下的文小姐送了一袋餛飩來,還有她說謝謝你上次幫她的忙。」默笙一說完就知道自己選了一個最差的開頭,懊惱已經不及。

    果然那邊靜默幾秒,響起他嘲弄的聲音。「你在懷疑什麼?放心吧,就算我曾經對她有過什麼想法,那也是『未遂』。」

    言下之意,她這個「已遂」的人是沒資格質問他的。默笙理智地轉開話題,「我想問問你那間儲物間可不可以改造成暗房?」

    「隨便。還有什麼重要的事嗎?」

    「有……嗯,我的東西放到哪裡?」

    那邊頓了頓。「何太太,你的丈夫身心健康,暫時沒有分居的打算。」他諷刺地說。

    這個電話打得真是糟糕透了。默笙握緊話筒,最後問:「你什麼時候回來?」

    「……周五晚上。」

    「好,我等你。」默笙不假思索地脫口而出,說完才意識到這句話有太多涵義在裡面,不由屏息。

    那邊也沉默,然後咯的一聲,電話里傳出茫音,默笙呆住,他居然就這樣把電話掛了!

    何以琛收起手機,推門走進包廂,外貿公司的李總一見他進來就起身敬酒:「何律師你跑哪裡去了,來,我再敬你一杯,今天的談判實在太精彩了。」

    以琛應酬地笑笑,碰杯,一干到底。

    無非一些恭維和場面話,吃了一個多小時,李總說:「何律師,我看我們也吃得差不多了,不如換個地方如何?」

    一群男人立刻意會,曖昧地笑起來。

    看他們的樣子不用說也知道是什麼地方,以琛連忙說:「李總你們去吧,我先回飯店了。」

    「何律師,你這就不夠意思了。」李總故意拉下臉來。

    以琛苦笑著說:「實在是家裡老婆管得緊,喏,剛剛還打電話來查勤,一會兒要是打到飯店我不在,回家恐怕要不得安寧了。」

    一群男人立刻一副心有戚戚焉感同身受的表情,李總說:「既然何律師堅持,我們就不強求了,讓小楊送你回去吧。」

    司機小楊站起來要送他,以琛婉拒:「不用了,飯店不遠,我走回去,路上正好看看夜景。」

    好不容易脫身,以琛不想回飯店,腳步一轉,往反方向走去。

    廣州是一個太璀璨的城市,很容易就叫人目眩神迷,迷失方向。以琛漫步在某個廣場,穿梭在老人,情侶,孩子中間,享受這鬧中取來的安靜。

    忽的白光一閃,以琛轉頭,身邊有人在拍照。兩個學生模樣的女孩子,大概也是遊客,在廣場上拍照留念。

    莫名其妙地就想起她,第一次見到她,也是這樣的白光一閃,然後就看到一個女孩舉著相機笑眯眯地看著他。

    任何人被偷拍都不會太高興吧,但他當時也沒有說什麼,只是皺著眉頭瞪她。

    她一開始被他瞪得有點心虛,但立刻理直氣壯起來,惡人先告狀地說:「喂,我好好的拍風景,你為什麼突然冒出來?」

    他本來還有點生氣的,但被她這樣一說,真不知道是氣好還是笑好,只好不理她,舉步離開。沒想到她竟然追上來問:「喂,你為什麼走了?」

    如果這時候還不懂得反擊真是枉為法律系的高才生了。「你不是要拍風景嗎?我把它還給你。」

    她登時臉漲紅,半晌訥訥地說:「好吧,我承認我偷拍你。」

    懂得認錯還算有救,以琛邁開腳步,她卻不緊不慢地跟上。走了一段以琛忍不住回頭。「你跟著我幹什麼?」

    「你還沒有告訴我名字,系別啊。」她無辜地說。

    「為什麼要告訴你?」

    「你不告訴我我怎麼把照片給你呢?」

    「不需要。」

    「哦。」她點點頭,一副沒關係的樣子。「那我只好洗出來以後到處去問啦。」

    他不敢相信。「你站住。」

    「幹什麼?你擔心我找不到你嗎?」她一副你別著急的樣子,「雖然全校有好幾萬人,可是有志者,事竟成,我一個個的去問,總會問到的。」

    那他也不用在學校混了,以琛咬牙切齒:「何以琛,國際法二年級。」說完轉身離開,走老遠還能聽到她的笑聲。

    過了兩天她果然找到他,獻寶似的掏出照片,照片上的他在夕陽下沉思:「你看你看,我第一次把光影效果處理得這麼好呢!你看到陽光穿過樹葉了嗎?」

    而他卻是一抬頭,在她的臉上看到了跳躍著的陽光,那樣蠻不講理,連個招呼都不打的穿過重重陰霾照進他心底,他甚至來不及拒絕。

    她是他灰暗生命里唯一的一縷陽光,但這縷陽光卻不唯一的照耀他。

    那離開的七年,另一個男人……

    以琛閉上眼睛。

    承認吧,何以琛,你嫉妒得發狂。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
    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