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原來你也喜歡我 » 第十章 兩份惹禍的檢討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原來你也喜歡我 - 第十章 兩份惹禍的檢討書字體大小: A+
     

    當天下午放學的時候,剛踏出教室門南宮就感覺氣氛不對,果不其然,快到校門口的時候,忽然發現旁邊的學院公告欄前吵吵嚷嚷地擠滿了人,而且還以女生居多,隱隱中南宮的心頭湧起一股不安的預感。

    在竇秋秋的死拉硬拽下,南宮也勉強跟著湊上前看熱鬧,而當她看清楚公告欄上的『檢討書』三個字的時候,南宮差點沒一屁股跌倒在地暈死過去。

    什麼是笑面虎?笑裡藏刀殺人於無形就是笑面虎!事實證明,南宮看人的眼光完全準確,那個看起來慈眉善目的大叔果然不是善類,竟然將她和韓諾的檢討書貼到了學校的公告欄上。

    簡直太過分了!不就是逃個課而已嗎?至於搞得這麼隆重嗎?交了檢討書還得貼出來示眾?問過我們的意見了嗎?

    南宮心中不禁一陣怒火中燒。

    雖然生氣,南宮還是瞄了一眼韓諾的檢討書,發現比自己的短了很多,但是描述的內容大致一樣,曠課的原因,都提到了自己生病然後他送自己去醫院這個既狗血又蹩腳的理由。

    竇秋秋滿臉疑惑地湊到南宮耳邊小聲問道:「你不是說你睡過頭起晚了才遲到的嗎?怎麼這裡又說是生病了?韓諾真的送你去醫院了?」

    非常時刻,南宮也顧不得許多,當下眼觀四路,耳聽八方,發現暫時還沒有人注意到自己,拉起竇秋秋的手就往外跑,一口氣跑到單車棚才停下來。

    到了單車棚,竇秋秋緊追不捨地追問南宮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她和韓諾的檢討書會被一起貼在通告欄上?

    南宮見瞞不下去了,只好有選擇地向她說出些許實情,但沒告訴她自己聽到了韓諾和他媽媽之間的那段對話,因為就憑竇秋秋心裡藏不住事的壞毛病,這件事如果讓她知道了,對她,對南宮自己,對韓諾,對誰都沒有好處。

    聽完南宮的解釋,竇秋秋突然笑得很奸詐地說南宮你死定了。

    南宮問為什麼?

    她說以後你就知道了。

    南宮『切』了一聲對她故弄玄虛表示不滿,然後很快便發現另一件倒霉的事情擺在了她的面前,她的自行車后胎竟然爆胎了!

    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發生的事,反正現在南宮眼前的就是一隻乾癟癟的輪胎,此時此刻南宮發現自己竟然連吐槽的力氣也沒有了,開學伊始,各種是非,各種不順,情何以堪……

    竇秋秋讓南宮坐她的後座,她送她回家。

    南宮拒絕了竇秋秋的好意,因為竇秋秋家和南宮家順路的路段並不多,要是她先送南宮回家,那她自己回到家時就太晚了。

    南宮說自行車就先放在這裡好了,反正是爆了胎的殘廢車,小偷肯定也看不上,校門口旁邊的公交站就有公車經過我家,現在還不算晚,我坐公車回去就行,你先回去好了。

    竇秋秋了解南宮的固執,沒有再堅持,一個人踩著自行車先回家去了。南宮走到校門口旁邊的公交車站,突然想起很重要的筆記本落在了教室里,裡面記著今天國畫基礎課的筆記,晚上複習功課可能有用,要是被老頭子發現自己連課堂筆記都沒帶回家,肯定會被罵慘的,必須得回去拿回來才行。

    一路小跑著趕回教室,值得慶幸的是教學樓的大門沒有上鎖,南宮很順利地拿回了自己想要的東西。

    在返回公交車站的途中,在學院的校道上,此時的人已經不多,南宮和唐米拉一伙人不期而遇。

    或者說,她們就是在那裡等南宮的,因為她們氣勢洶洶,目光不善。

    無法迴避,也沒有迴避的理由,南宮停下來等著她們走近。

    唐米拉手裡拿著的兩張紙,是從公告欄上撕下來的南宮和韓諾的檢討書。

    「不給你點顏色看看,你果然就得寸進尺,不是說不會再有聯繫了嗎?」唐米拉殺氣騰騰地揮舞著手中的那兩張檢討書,怒視著南宮的雙眼充斥著紅色的火焰,彷彿頃刻要將她燒成灰燼。

    「這是誤會,以後不會再發生了,你放心好了。」

    南宮不知道該如何向她解釋,於是就隨口答了這樣的一句話。

    而就是這句隨口的一答,徹底激怒了唐米拉。

    唐米拉回頭使了個眼色,她身邊的四個人突然圍上前來,用力抓住了南宮的兩隻肩膀。

    唐米拉陰陽怪氣地冷笑著對南宮說:「誤會?你以為我是在吃你的醋?你錯了,你還不夠資格讓我吃醋。我只是討厭你這樣的人為什麼不自量力想要接近韓諾?現在就是想教訓你一頓,還記得我和你說過你留短髮會被群毆的吧?今天就嘗試一次好了!」

    「我沒想過要接近他,是你想太多了,我說過了,這是一場誤會,不想搞得大家都難堪,請放開我,馬上!」

    南宮被她們四個人抓住肩膀動彈不得,很討厭這種不友善的肢體接觸,因而語氣也不客氣起來。

    唐米拉卻根本沒把她的憤怒放在眼裡,不但沒有讓她們放開她,反而繼續惡狠狠地譏笑道:「看來你是沒聽懂我的話,我不是不爽韓諾送你去醫院,我是討厭你怎麼可以這樣毫無羞恥之心?你是沒家教所以不知道要自重嗎?我從第一眼看到你開始就討厭你,我一開始就討厭的人,會一直地討厭下去,你果然也沒讓我失望……」

    聽此言語,南宮終於也徹底被她惹火了:「我說,口無遮攔你也適可而止吧!長著一副漂亮的臉蛋,怎麼說得出這麼惡毒的話?我的忍耐,並不是你可以放肆的理由,我再說一邊,馬上放開我,這是警告!」

    「哈!什麼時候輪得到你來教訓我了?那你就別忍耐了吧,我倒要看看你到底多麼的與眾不同……」

    唐米拉說完,一群人開始強拉著南宮朝校道旁邊的綠葉林里拖拽,南宮自然是不從,用盡了力氣拚命想要反抗,怎奈勢單力薄寡不敵眾,眼看著就要被拖出校道。

    誰也沒有想到韓諾會在這個時候出現。

    一聲異常尖銳的剎車聲在附近急促響起,當所有人反應過來的時候,韓諾已經騎著他的摩托跑車,直直立在了南宮和唐米拉的面前。

    韓諾的突然出現,讓唐米拉的臉色瞬間變得非常難看,還沒等她開口,韓諾就先對抓著南宮的那四個女生冷冷道:「放開她。」

    他說話的聲音並不大,話也不多,但是卻很有用。

    南宮很快恢復了自由,還沒來得及說聲謝謝,韓諾又看著她說:「南宮子言,上車。」

    而南宮竟然也真的鬼使神差般坐了上去,韓諾遞給她一個頭盔讓她戴好,然後沒有再回頭看唐米拉一眼,發動車子載著南宮疾馳而去。

    透過摩托跑車的後視鏡,南宮看見唐米拉一伙人獃獃地立在那裡,對於突然發生的這一切,她們或許還沒有緩過神來。南宮看不清唐米拉臉上的表情,但是可以猜到會有多麼的恐怖。

    南宮無法解釋自己為什麼會毫不猶豫地坐上韓諾的車?明知道這樣做的後果,就是會招致數不盡原本可以避免的是是非非,但她還是選擇了坐上去。

    或許是受了唐米拉過分難聽的言語的刺激,也或許是急於想要擺脫那種令人厭惡的尬尷和暴戾,又或許是因為內心最深處本能的力量在驅動,總之她就是坐上去了。

    人生,有許多事情本來就是解釋不清楚的,不是嗎?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