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原來你也喜歡我 » 第八章 意外的道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原來你也喜歡我 - 第八章 意外的道歉字體大小: A+
     

    升學日的第009章課已經快上到一半了。

    開學兩天,遲到兩次,南宮自問沒有勇氣去面對老師那恨鐵不成鋼的憤怒目光,索性就乾脆不去了。一個人來到學校的百草園,盤算著等上完這節課,到了課間的間隙,再神不知鬼不覺地偷偷溜進教室。嗯嗯,此計甚妙,南宮不禁在心裡默默為自己的機智鼓掌。

    話說國風的百草園真心很大,當南宮一腳踏進去的時候,立刻就進入了一個花草的世界,裡面的花花草草難以計數,各種植物的種類齊全到幾乎沒有幾樣是她叫得出名字的。

    但那含苞待放的木槿花,還是被南宮一眼便認了出來,一朵朵粉色的木槿花蕾,雖然尚未完全開放,卻已經可以嗅到一股淡淡的醉人芳香。

    南宮湊近到一朵即將綻放的木槿花蕾前,很是貪婪地深深抿吸了幾口,美妙芬芳的氣息,頓時讓她感覺整個身心都變得輕鬆起來。

    「我聽說你對小米的態度不是很好?男孩子要懂得哄女生,主動一點,別老是對人家兇巴巴的,不然你那一副臭臉誰受得了?」

    「和她在一起,我已經按照你的意思做了,該怎麼和她相處,請你也給我一點自由,可以嗎?」

    「我也是為你好,你要理解媽媽的苦心,我……」

    「別說了!已經說過很多次了,聽厭了!」

    南宮沒有偷聽別人談話的癖好,但不可否認的事實是,她的的確確聽到了這段對話,韓諾和他媽媽的對話,儘管她是無意的。

    韓諾不會想到,在國風藝院算是比較偏僻的百草園裡,在早上大家都去上課的時候,會有因為遲到而逃課的南宮,誤打誤撞一不小心聽見了他和他媽媽的談話。而南宮也完全想不到,開學第009章課就快下課了,必須得趕緊轉出去趕回教室才行,心急如焚之下,南宮只能無頭蒼蠅般亂轉一通。

    終於找到了出口。卻還是撞見韓諾。

    此時只有韓諾自己一個人,顯然,看到南宮他很吃驚:「你怎麼會在這裡?」

    「額?我……那個……我……」南宮開始本能地支支吾吾。

    「我能對他說我逃課了,然後撞見了你和你媽媽在這裡討論你和唐米拉的事嗎?答案是肯定的,當然不能。」在回答韓諾之前,南宮不禁先在心裡權衡著利弊。

    見南宮吞吞吐吐的樣子,韓諾的疑心更重,突然想起了什麼似的,臉色一冷,眼神有些恐怖地盯著她問道:「你不會是聽到什麼了吧?」

    「沒有!我就是無聊,隨便亂逛!」南宮斬釘截鐵,然後反守為攻:「你呢?你怎麼會在這裡?為什麼不去上課?」

    此言一出,南宮自己都覺得難以置信,自己為什麼會這麼問他?因為僅僅就在昨天,兩人幾乎還是深仇大恨老死不相往來,沒想到今天竟可以像朋友一樣相互問起話來了,這個星球的人類啊,果然是奇葩的物種!

    想到這裡,南宮不禁又在心裡暗自糾結起來:「為什麼會這樣?是我太善良了?還是因為他看起來已經不像昨天早上的那個痞子了?」

    聽南宮這麼說,韓諾的臉色緩和下來,竟然開始對南宮笑:「我也是無聊亂逛的,話說你也是逃課出來的?」

    「什麼逃課出來,我怎麼可能……」

    「別解釋啦,就算真的是逃課出來的也沒什麼見不得人的啊,你裝什麼裝!我就可以大方承認自己是逃課出來的。」南宮很得意地打斷南宮,完全不聽她的解釋。

    「誰裝了!承認就承認,有什麼嘛!不說了,我要回去上課了,再見!」

    「哦!不再見了!」

    南宮把頭壓得很低,拋下這句話,匆匆從韓諾身邊走過。

    「看來自己昨天對他的恨還是不夠深刻啊!」南宮邊走邊暗自咬牙切齒。

    之所以急於開溜,是因為南宮發現自己對韓諾的笑竟全然沒有招架之力,所以必須三十六計走為上先撤了再說,否則等一下花痴發作起來,那自己身為女生的尊嚴可真就在他面前蕩然無存了。

    「等一下。」韓諾卻在背後叫住了她。

    南宮停下腳步,回過頭。

    「昨天早上的事,對不起……你手上的傷,沒事吧?」

    韓諾是帶著微笑道歉的,態度很好,紳士,真誠,和昨天的痞子判若兩人。

    「哦。沒事。」南宮幾近木訥地點點頭。

    「沒事就好。啊哈,低頭道歉的感覺可真不好,我從來不這麼做的,你算是第一個。還有,不再見的話,恐怕有點難吧,以後應該還是會經常遇見的,我們好好相處吧,南宮……同學。」

    說完這些,韓諾如釋重負般長長出了口氣,走上前一隻手輕輕按住南宮的頭,另一隻手平行比劃著她的身高只夠到自己的胸口,一臉鄙視地笑道:「果然嘛,矮到死。」

    他在取笑南宮矮到死,南宮看到他的兩個酒窩笑起來特別顯眼。

    望著韓諾離開的背影,南宮感覺鼻子酸酸的,突然有股想哭的衝動,這個痞子,果然是這樣的人。

    為什麼他的笑容可以這麼溫暖?為什麼他還有這樣陽光的一面?為什麼他不是真的壞人?他應該是真的壞人才對的,我還準備好了他是壞人就討厭他一輩子的……

    「又花痴了吧!笑一下就把你俘虜了?」

    嘟啦總是可以很及時地用它的大嗓門把南宮的思緒從浮想聯翩拉回現實世界。

    「嘟啦你跑哪去了?早上起來也不叫我,我遲到了你知道嗎?」南宮機智地轉移了話題,當然不會承認自己確實又犯了花痴,哪怕只是一瞬間的也不行。

    嘟啦卻不依不饒:「你別岔開話題,我問你是不是花痴又犯了?」

    「是,怎麼樣?那你說他的道歉是真心的嗎?他真的認識到自己錯了嗎?」南宮問嘟啦。

    嘟啦回答:「是真心的。」

    「為什麼?」南宮又問。

    「因為他說話的時候眼神很清澈,眼睛是人類心靈的窗戶,眼神是不能偽裝的,他不是個壞人。」嘟啦回答得很肯定。

    「隨便,反正他已經和我道歉了,他是好人還是壞人都和我沒關係了。」南宮很嘴硬地白了嘟啦一眼,快步朝教室奔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