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原來你也喜歡我 » 第七章 一個悲傷的故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原來你也喜歡我 - 第七章 一個悲傷的故事字體大小: A+
     

    南宮家的房子擠在市中心體育山公園的山腳下,對面不遠處即是仙人渡最繁華的夜神商業街,房子的一樓是南宮媽媽經營的花店,前院還有一片不大不小的花圃,二樓和三樓住著南宮一家人,房子的後院,是南宮家祖傳的天井院子老屋,也是載滿了南宮美好童年記憶的地方。

    南宮媽媽是一名出色的花店主,她很善於經營,花店的名字就是她們家的姓,叫作「南宮花坊」,附近十里八街的,也算是小有名氣了。

    南宮爸爸繼承了南宮爺爺的職業,是仙人渡二中的地理教師,南宮在二中上學時,他還差點成了南宮的班主任。南宮子然是南宮唯一的妹妹,比南宮小四歲,她剛上高一,不過成績比南宮好多了,她考上了仙人渡一中,本地最好的高中,韓諾和李賜他們畢業的那所高中。

    這就是南宮的家,有愛而且溫馨。南宮爺爺去東京的這幾年,她們家是四口之家,現在老頭子回來了,她們家就是五個人。

    晚飯的時候,南宮抱怨自己的頭髮太短了,在學校被同學說是假小子。

    聽她這麼一說,南宮爺爺的暴脾氣瞬間上來了,自己的寶貝孫女開學第一天就被人取外號,這還了得!

    「哪個沒禮貌的傢伙敢說我孫女是假小子!?簡直豈有此理!她要是再說你,你就帶爺爺去學校給她上上禮儀課,現在的年輕人真是……」

    南宮呲著牙嘿嘿一笑:「這不太好吧?人家可是校董的女兒哦。」

    南宮爺爺聽了更不服氣:「校董的女兒怎麼了?校董的女兒就可以隨便給人取外號?校董再大有我的年紀大嗎?要是校董的女兒,我就更得去找你們的校董了,連自己的子女都教育不好,他還辦什麼學校?」

    老頭子的這股倔牛脾氣一上來,那真是沒人攔得住。

    「我看也就是咱家言言這大南瓜臉才能剪出這麼帥的髮型,她想剪還剪不上呢,她那是嫉妒,咱別聽她的就行。」南宮爸爸也緊跟著義憤填膺地表達了對唐米拉對南宮出言不遜的憤慨。

    一聽南宮爸爸竟然用大南瓜來形容自己女兒的臉,正埋頭吃得津津有味的南宮小叔不禁抿起嘴強忍笑意,他忍得很辛苦,嘴裡正往下咽的食物一不小心噎住了喉嚨,嗆得他止不住好一陣咳嗽。

    南宮媽媽不樂意地白了南宮爸爸一眼:「大南瓜臉?怎麼感覺比假小子還難聽!你這是誇還是損啊?你是站在哪一邊的?」

    南宮爸爸很快意識到自己用詞不當,只好摸著額頭訕訕笑道:「嘿嘿……這個……這個嘛,我當然是站在咱們言言這邊的啊,我的意思是,咱們言言的臉型配她這個髮型很好看,獨一無二,別人模仿不了,嗯,我就是這個意思。」

    「早就叫你升學了要把頭髮留長,你偏不聽,一個女生整天留著個短髮,人家不叫你假小子才怪!」

    一直只顧著吃飯不說話的南宮子然,突然冷冷地橫插了一句,字裡行間聽起來貌似倒是很認同唐米拉對自己姐姐的形容。

    一聽這話,南宮爸爸就開始不滿地數落起了自己的這個小女兒:「我說你這個傢伙真是的,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你跟你姐姐的矛盾,屬於咱們家的家庭內部矛盾,在大是大非面前,全家的『槍口』必須是一致對外的,在外人給你姐姐取外號這麼重大的原則問題上,你怎麼能胳膊肘往外拐替外人說話呢?」

    南宮子然習以為常,絲毫沒把自己父親的話當回事,漫不經心地和他針鋒相對:「是,『您』說得沒錯,無論什麼時候,全家都必須站在大女兒這邊,誰讓大女兒是你們的心肝寶貝呢……」

    南宮爸爸被反駁得直瞪眼卻又無話可說,南宮媽媽見狀趕緊拉了拉他的衣袖,然後夾給他一顆燒魚丸,讓他多吃飯少說話。

    這樣的場景已經見怪不怪了,南宮爸爸和南宮子然拌嘴掐架,是南宮家常有的一道風景。

    從小到大,南宮子然的心裡,一直都對南宮存有不滿,因為她覺得父母偏愛姐姐。

    其實,並不是父母偏愛南宮,而是她已經時日無多。

    南宮的病是先天性心臟病,屬於動脈導管未閉型,三歲被發現的時候,已經錯過了手術的時機,無法再進行手術了。醫生解釋,因為先天動脈血管沒有閉合,她的心臟的成長速度明顯快於常人,隨著年齡的不斷增長,承受的壓力也會越來越重。

    醫生說,二十歲之前,南宮應該是安全的,度過了二十歲,她的每一個明天,都可能是上帝額外的恩賜。

    因而南宮父母又生下了南宮子然,她是屬於超生的,因為南宮父母沒有申報南宮的病情,他們不想讓南宮成為別人眼中的怪孩子,不忍讓她忍受異樣的目光,他們希望她可以像正常人一樣活著,並且長大。

    因此知道南宮病情的人很少,除了南宮父母和南宮自己,還有就是南宮的主治醫師林醫生,總共四個人,連南宮爺爺也不知道,更沒有告訴南宮子然。

    南宮在十二歲那年得知自己的病情,那時候年紀還小,並不太明白這意味著什麼。

    隨著年齡的漸漸長大,明白了現實的殘酷后,南宮曾經抱著媽媽大哭了一場:「為什麼要對我這麼殘忍?二十歲,正是人生本該大放青春光彩的時候,卻成為了我走向死亡的臨界點,命運真是太混蛋了!」

    許許多多對於未來的美好憧憬,一夜之間全部崩塌變成了奢望,命運之神的無情和殘忍,令南宮痛苦到快要窒息。

    十八生日的那天晚上,南宮緊緊抱著媽媽哭得非常傷心,南宮媽媽紅紅的眼眶裡也噙滿了淚水,只能不停地拍著她的背說:「對不起,對不起言言,媽媽不能代替你得病……」

    對於那個夢想和未來轟然崩塌的夜晚,南宮永生難忘,那天晚上,看著眼前哭成淚人的南宮母女,南宮爸爸也哭了,整個房間里飄滿了悲傷的氣息。

    因為南宮的病,她無法做任何太激烈的運動,也必須盡量避免感冒,因為醫生警告說,哪怕是一場感冒,也有引發心衰提前的風險,那樣的話可能會要了她的命。

    從小到大,南宮是家裡真正的掌上明珠,父母無微不至地呵護著她,小心翼翼地為她營造著家庭的幸福。在南宮的記憶里,父母是從不在她面前吵架的,稍微重一點的家務活,她也從來沒有做過。

    還有就是她得以如願以償進入國風藝院上學。

    國風是一所私立藝術學院,每年入學的費用不菲,雖然離真正意義上的貴族學校還有一定的差距,但和其他公立的普通院校比起來,學費貴得也不是一星半點。南宮家並非什麼富貴之家,為了完成她的美術夢想,她很清楚家裡已然是盡了全力。

    但這些並不代表南宮父母偏愛南宮勝過愛她的妹妹,而是因為他們害怕,害怕有一天南宮可能會突然地離去,然後就再也不會回來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