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原來你也喜歡我 » 第六章 誰說韓諾喜歡南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原來你也喜歡我 - 第六章 誰說韓諾喜歡南宮字體大小: A+
     

    返回美術學院的一路上,竇秋秋和江小雨給南宮惡補了韓諾和李賜兩伙人之間混亂不堪的狗血關係。

    韓諾唐米拉李賜趙宇楓謝文軒,還有李賜和唐米拉身邊的一堆小跟班,這麼一大群人,全部都是仙人渡一中畢業的。

    韓諾的媽媽和李賜的爸爸都是國風藝院的大股權校董,唐米拉的爸爸更是國風藝院的董事局主席,國風藝院的董事局總共有十幾位校董,其中佔大股權的只有這三位,三個人的父母掌控著整個國風藝院及旗下的數家文化和傳媒公司,他們是真正的國風集團未來繼承人。

    李賜喜歡唐米拉,但唐米拉喜歡韓諾,李賜不願意輕易服輸,所以關係一直很僵,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今天全讓南宮撞上了。

    聽完竇秋秋和江小雨的介紹,南宮表面上安慰她們自己很淡定,實則在心裡暗暗叫苦不迭,看來自己真的已經捲入了不該捲入的麻煩漩渦。

    剛才唐米拉出言諷刺,南宮寸步不讓地回敬了她,韓諾還讓她當著南宮的面出了丑,兩人這梁子算是結下了。再者就是李賜,笑起來都可以讓南宮倒抽口寒氣,完全符合笑面腹黑男的典型癥狀,南宮被他纏上也肯定準沒好果子吃。

    雖然早就聽說國風藝院浪大水深,但是沒想到新生之間的相處就已經這麼困難,得罪了他們這些人,南宮隱約有股預感,自己以後在國風的日子,要想過得風平浪靜,恐怕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然而,就在南宮自認已經夠凌亂的時候,竇秋秋和江小雨又告訴她,傳聞趙宇楓也喜歡唐米拉,但是因為韓諾的關係,所以他只能夠單相思。

    聽到這裡,南宮無力再去糾結她們是怎麼知道這些極品八卦的,只能埋怨上帝簡直是在胡鬧,一切為什麼要這樣安排?自己只不過想找個地方安安靜靜地學習國畫而已,為什麼偏偏要讓自己開學第一天就撞見韓諾和李賜這群人?

    「不是說今天是我的黃道吉日嗎?我怎麼覺得更像是我的倒霉日?是爸爸看錯了,還是那本老黃曆本來就是騙人的?」

    南宮抬頭望天,默默無語……

    國風藝院的綠道上,唐米拉在後面幾乎是一路小跑地緊追不放,韓諾卻頭也不回,腳步越發飛快。

    快到音樂學院的時候,韓諾突然停下腳步,回頭看著身後的唐米拉,怒意未消:「如果你不想我們之間繼續發生不快,以後就最好不要再去找南宮子言的麻煩。」

    唐米拉本就追得惱火,聽到韓諾讓她不要再去找南宮,便也生氣了:「為什麼?我可是在幫你出氣,你是因為那個二流學生在和我生氣?」

    韓諾一聲嘆息:「說別人二流,首先自己得優秀,我不需要你幫我,你管好你自己就行。」

    唐米拉開始質問:「你是喜歡上她了吧?」

    韓諾嘴角一斜,那股不屑重新回到臉上:「你果然還是一如既往的不可理喻!聽著,以後你要是再這樣無理取鬧,那就別怪我當著別人的面不給你留面子!把你盛氣凌人的公主脾氣收斂一些吧,讓大家都過得輕鬆一點,這樣不是很好嗎?」

    韓諾說完,頭也不回地徑直離開,一個人被晾在綠道上的唐米拉,氣得直跳腳卻又無可奈何。

    而事情並不是唐米拉說的那樣。

    韓諾當然不是喜歡南宮,他只是有些愧疚。

    早上的那件事,南宮離開了以後,冷靜下來,他意識到自己做得有些過分。

    因而中午的時候在飯堂門口,他有想過和南宮道歉,但圍觀的人實在太多,加上李賜又突然出現,骨子裡帶來的自尊和桀驁,令他始終無法開口,所以臉上才會有那麼奇怪的表情。

    唐米拉對此一無所知,她覺得故意為難南宮是在幫韓諾出氣,卻不知道這其實已經觸怒他。

    這些南宮也是後來才知道的,放學回家的路上,和竇秋秋分開后,嘟啦突然告訴她,中午在飯堂門口,韓諾心裡其實想跟她道歉。

    南宮覺得難以置信,質疑嘟啦胡說八道,因為中午的時候她根本沒有接觸過韓諾的身體,手或者肩膀都沒有,它怎麼可能感知得到他心裡在想什麼?

    嘟啦聽了很不服氣,強調讀心術是精靈一族的天性本能,就算沒有她的幫助,它也照樣可以知道別人心裡在想什麼,只需要觀察他的眼睛就可以,精靈對情緒的感知遠遠強於人類。

    南宮忍無可忍地對嘟啦比了個中指,說你不早說,嘟啦卻白了她一眼,說你又沒問。

    南宮哀嘆這是什麼世道,連純潔的精靈也這麼不靠譜,中午的時候嘟啦如果告訴她韓諾的心裡有悔意,她肯定會大方的主動給個台階讓他下,大家化干戈為玉帛多好,可惜這傢伙現在才告訴她,白白錯過了實現和解的大好機會。

    再說現在回想起來,南宮發現早上的事情其實也並不全是韓諾的錯,她自己也有騎車沒有專心看路的責任,畢竟同在一個學校,低頭不見抬頭見的,她不想和韓諾那群人把關係搞得太僵。

    想到這裡,南宮氣憤地指責嘟啦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嘟啦卻不屑地反譏是她自己毫無眼力,一人一精靈就這樣互不相讓,一路罵罵咧咧地回到了家。

    回到家裡,南宮媽媽問南宮的手掌和膝蓋怎麼了,南宮說自己不小心摔得,南宮媽媽心疼地責備了她幾句,然後告訴她一個不小的驚喜。

    南宮家的老頭子和南宮小叔從東京回來了。

    事先沒有任何的通知,一進門就給南宮來了個大變活人。

    所謂的老頭子就是南宮的爺爺,說起來,南宮選擇學習國畫,多少還是因為他的影響。

    南宮爺爺是一名退休美術教師,一輩子最大的愛好就是國畫,他對中國山水畫幾近痴迷,曾經還在仙人渡國畫館舉辦過個人畫展,官方一點的稱謂,他應該屬於民間國畫藝術家的那種。

    南宮還小的時候,在她們家後院的堂屋裡,南宮爺爺總是把宣紙鋪到地上畫得入神,小南宮就站在旁邊靜靜地看,久而久之,竟然漸漸地也對這些用水墨勾勒出來的山水圖案著起迷來。

    聽說南宮報讀了國風藝院的國畫系,遠在日本的南宮爺爺興奮得不得了,馬上就和南宮的小叔吵嚷著要回國,南宮小叔被他纏得沒辦法,只好放下工作親自送他回來了。

    見到老頭子南宮又驚又喜,歪著腦袋說爺爺你怎麼跑回來了?東京不好嗎?聽說那邊空氣也好,綠化也好,人也很友善,還不用擔心霧霾和地溝油,是塊養老寶地呢。

    南宮爺爺吹著鬍子瞪了她一眼,說你這個沒良心的丫頭,我回來還不是為了你嘛,我得回來監督你好好學習國畫啊!

    聽聞此言,南宮勉強笑得齜牙咧嘴,心裡卻暗暗叫苦不迭,這下可慘了,老頭子古板又嚴厲,在家裡還擁有說一不二的絕對權威,連爸爸都得靠邊站,回來監督我學國畫?那我以後的日子還有多少自由可以期待?

    當然,這些話南宮只能在心裡默默和嘟啦叫苦,臉上絕對不能顯露出半點為難的影跡,否則的話,老頭子又可以用他那一套大道理喋喋不休地教訓她半個小時,而且保證不帶一句重複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