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原來你也喜歡我 » 第五章 捲入痞子和腹黑男的戰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原來你也喜歡我 - 第五章 捲入痞子和腹黑男的戰爭字體大小: A+
     

    「住嘴吧!現在不想和你說話,開學第一天,也不想給同學們留下太過暴力的印象,你要是識趣,就自己讓開。」韓諾的臉色開始有些寒冷。

    一直不說話的唐米拉,對李賜顯得很不耐煩:「一天不出風頭你就渾身痒痒是嗎?你這樣的人還來學校幹什麼啊?」

    韓諾身後的趙宇楓也站出來走到李賜面前:「想鬧事的話,勸你還是趕快離開吧!」

    李賜卻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搖頭聳肩地嘆了口氣,戲謔地啵著嘴巴笑得有些放肆:「幹嗎呢這是?真是沒勁,我只是想幫兄弟一個忙而已,看你們一個個的臭著個臉,都把我的好心當成驢肝肺了!為什麼我想幫朋友做點事就這麼難呢?」

    沒有人說話,也沒有人回他。

    「怎麼說也是三年的高中同學啊,你們就這樣對我?」

    「嘖嘖,真是一群無情的朋友啊!這裡,簡直就像刀割一樣的痛!」

    李賜一邊傍若無人地自問自答,一邊神情怪癖地捶打著心口裝模作樣,貌似很享受這種當眾自娛自樂的感覺。

    依舊還是沒有人回他。

    氣氛僵持了十幾秒,出乎南宮的預料,韓諾真的不再理會李賜,近乎與他擦肩而過徑直走進飯堂。

    當然,他也沒有再理會南宮。

    只是韓諾的神色很古怪,貌似剛剛做出了一個艱難的抉擇,經過南宮身邊的時候,他停下來看了南宮一眼,好像有什麼話要對她說,卻又什麼也沒說就走了過去。

    看見韓諾離開,圍觀人群發出陣陣噓聲后一鬨而散,很多人看熱鬧的美好願望就此落空。

    南宮暗自鬆了一口氣,總算沒有第二次丟人。

    今天早上南宮在韓諾面前撂下狠話,是因為當時實在是氣極了,其實等氣消了冷靜下來,打心底里她還是不希望再惹事生非的,最擔心的就是韓諾又對她冷嘲熱諷,那樣的話就由不得她不接招。

    幸運的是他沒有。

    但是南宮總覺得韓諾的神色怪怪的,一副看起來很難為情的樣子,或者說,有些扭扭捏捏。

    「這還是今天早上我遇見的那個無禮傲慢出口傷人的痞子嗎?這可不像他!」

    「還有那個李賜,他又算什麼?」

    「一出場就整個笑得跟中了五百萬彩票頭獎似的,煽風點火的巴不得我和韓諾再吵起來,嘴上雖然稱兄道弟,但是看韓諾對他的態度,就知道兩人的關係屬於一言不合就可能動手的那種。」

    「他和韓諾之間有什麼恩怨我管不著,但我貌似不認識他,更沒招他沒惹他,他和韓諾的戰爭,憑什麼要把我卷進來?」

    一連串憑空的黑暗聯想讓南宮感到腦袋發脹。

    罷了,不管那麼多了,反正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以後盡量不去招惹他們便是,這都到飯堂門口了,還有什麼比吃飯更重要?

    南宮暗自試圖調整自己的情緒。

    然而事情卻並沒有她想得那麼簡單。

    南宮和竇秋秋江小雨三個人買好飯菜正邊吃邊聊,唐米拉出人預料地站到了她們面前。

    「看起來傻乎乎的樣子嘛,一個二流高中上來的二流學生,怎麼會有傳說中的那麼粗魯兇悍?」唐米拉的臉上掛滿了不爽,自言自語地看著南宮冷笑不止。

    「哇,有好戲看咯,有好戲看咯……」嘟拉又開始幸災樂禍。

    「你一邊玩去,可惡的傢伙!」

    南宮在心裡暗罵了嘟啦一句,然後放下筷子,淡定地站起身沖唐米拉笑了笑:「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其實她很清楚她想表達的是什麼。

    南宮的淡定,讓唐米拉臉上的不爽愈發嚴重起來:「不明白我在說什麼嗎?仙人渡二中在我們仙人渡一中學生的眼裡,就是一所二流學校,你是二中來的畢業生,不就是二流學生咯。聽說今天早上你在校門口和韓諾動手了,一個上午就已經傳遍了整個學院,你還要假裝不知道?」

    「韓諾是我的男朋友,所以我必須過來提醒一下你,身為女生就應該要有女生的涵養和矜持,過分粗魯的話,可是很令人討厭的。」唐米拉臉上依舊掛著笑,話里卻開始帶刺。

    「喂!你這樣說話不覺得很過分嗎?你憑什麼這樣說我們的高中?還有,早上你又不在現場,憑什麼說子言粗魯?」

    不愧是從小玩到大的好姐妹,竇秋秋最見不得南宮受欺負,特別是別人當著她的面欺負她,即刻憤怒地起身替南宮回擊著唐米拉。

    「秋秋,別生氣。」南宮向竇秋秋使了個眼色,安慰她不要衝動。

    「你就是唐米拉吧。沒錯,一中確實比二中有名,但現在我突然很好奇,所謂的重點高中到底是有多優秀?怎麼把畢業生教成了你這副德性?」

    「據我所知,一中的校訓里好像有『友愛和尊重』這些詞吧,多好聽的詞語,但升學第一天就以貶低同學為樂,你可不像是讀過一中校訓的人。」

    「還有,謝謝你的提醒,不過呢,女生要有什麼樣的涵養,該對誰矜持,我自己明白,不需要你來教我,你要是真的這麼喜歡教訓人的話,那就應該回去好好教教你的男朋友該怎樣做一名合格的男生。」

    南宮自感果然不出自己所料,所謂物以類聚,人以群分,痞子的女朋友果然也是難纏之人,唐米拉分明就是存心來挑釁的,可惜本菇涼也不是吃素的,哪能隨便讓你出言不遜!

    「是嗎?我當然會讓他少和你們這些人扯上聯繫的。哦對了,趕緊把你這一頭短髮留長些,國風不流行假小子類型的,你這另類的短髮太刺眼了,太過招搖的話,可是很容易被群毆的。」

    唐米拉口頭上占不到什麼便宜,便開始拿南宮的短髮威脅,南宮正要回應她,卻被另一個聲音搶在前頭。

    「你說完了嗎?」韓諾不知什麼時候站到了唐米拉身後,眼睛直直盯著她,臉色很不好看。

    「怎麼了?我可是在幫你出氣。」韓諾的突然出現,顯然讓唐米拉很意外,她聽出了韓諾語氣中對她的不滿。

    「我問你說完了沒有?如果沒說完,就留在這裡繼續說,我先走了。」韓諾冷冷拋下一句話,扭頭轉身便走,一點面子也不給唐米拉留。

    唐米拉氣得直跺腳,卻又無可奈何,當下只好撇下南宮,氣急敗壞地追了上去。看這架勢,兩人之間的戀愛,貌似並沒有傳說中的那麼美好。

    「喔!看到沒有!看到沒有!韓諾好像不怎麼喜歡唐米拉耶!他們的關係,我看懸了……」

    看著韓諾和唐米拉一前一後遠去的背影,江小雨雙手托腮不禁陷入了深思,然後又擺出專業狗仔的八卦架勢,非常認真地和南宮和竇秋秋分析著她的各種猜想。

    竇秋秋還氣不過剛才唐米拉的挑釁:「分手了才好呢!韓諾是公認的新生校草,唐米拉可算不上校花,她根本配不上韓諾好不好!仗著自己的老爸是國風的董事長,就不把別人放在眼裡了,她以為她真的是公主啊?真是氣死人了!」

    見竇秋秋這副氣鼓鼓的模樣,南宮忍不住撲哧一笑,安慰她們說:「好啦,你們兩個,別猜測,也別生氣啦。人家怎麼樣是人家的事,咱們和他們不是同路人,犯不著為他們生氣,管好我們自己就行了。」

    話雖如此,可聽了剛才唐米拉那刁鑽刻薄的言語,說南宮一點都不生氣,那是假的。

    實話實說,南宮留長發確實算不上特別漂亮的那種,但她天生一張大圓臉,剪短髮的話就顯得很好看,竇秋秋就常說她這張大圓臉配一頭短髮是超級無敵帥氣型。當然,她選擇短髮不是因為竇秋秋說她帥氣,而是她覺得這樣更適合自己。

    因為考慮到要進入國風,今年上半年的時間,南宮還特意稍稍蓄長了自己的短髮,已經是很明顯的女生紋理燙,兩邊和後面的鬢髮都已經垂肩了,沒想到竟然開學第一天就被唐米拉拿她的短髮說事,真是想不生氣都難。

    「嘿,二流學生,等一下。」

    南宮一行人吃完飯正準備走人,忽然感覺身後貌似有人在叫她,順著聲音回過頭,發現李賜正一個人坐在不遠處的餐椅上,一副很懶散的樣子豎著大拇指對她們笑。

    「別東張西望了,說的就是你呢,二流高中來的二流學生。」

    李賜依舊笑得很燦爛,燦爛到令人生出一股恨不得上前抽他一個大嘴巴的衝動。

    見南宮不說話,李賜又舔著嘴說:「哎呀,你還真是厲害,竟敢和韓諾動手。不過,能讓韓諾和唐米拉發生不爽的人,就是我的朋友,因為只要他們發生不爽,我就很爽。嘿,二流學生,我們做朋友吧!」

    「切!」南宮不屑地聳了聳鼻子,冷哼著回了他一句:「不好意思,媽媽囑咐過我,不能跟心理變態的腹黑男做朋友。」

    南宮說完,拉著竇秋秋和江小雨快步走出飯堂。

    看著她們匆匆離去的背影,李賜的嘴角依然在笑,眼睛卻泛起了些許的紅色:「怎麼一個個的,和我說話都這麼難聽呢?」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