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原來你也喜歡我 » 第二章 原來他是個痞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原來你也喜歡我 - 第二章 原來他是個痞子字體大小: A+
     

    那麼南宮為什麼會犯傻呢?其實只是很簡單的一件事情,就是她堵在西餅店門口擋著韓諾的道了,韓諾叫她讓開,然後因為他長得帥,她開始花痴發作神經短路。

    「南宮子言呀南宮子言,你這看見花美男智商就驟降到負分的毛病,到底什麼時候能有點長進?你在人家面前花痴得想入非非,他卻連看都不看你一眼,有失尊嚴,簡直太有失尊嚴了!」

    「還有,你可是學國畫的,國畫那是博大精深的國粹,必須心靜如水寵辱不驚才行,你這見著一個長得帥的就口水直流的德性,和那些幼稚的花痴粉有什麼區別?」

    「再說了,你自問不是沉魚落雁,起碼也算容貌清秀,鄰家女孩,長得還是對得起人民大眾的不是?謙虛低調地活了十八年,也還是有人喜歡的不是?你怎麼能像沒見過男生似的在他面前醜態畢露呢?」

    因為是在外面,南宮無法直接回應嘟啦,讓人覺得她在和空氣對話,只能一邊在心中各種鄙視譴責自己身為女生卻在男生面前『喪權辱國』的行為,一邊竟又生出了給自己豎個中指的衝動。

    還好,手機的震動,讓她已經扯遠了的思緒及時剎住了車。

    是南宮媽媽打來的,意料之中,這種情況,南宮早想到她會打過來。

    「言言,你怎麼忘記帶雨傘了?你到哪裡了?不要淋雨,媽媽去接你!」南宮媽媽的聲音顯得焦急,她真的很怕南宮淋到雨。

    「我已經到學校啦!」南宮回答得輕鬆爽快。

    「那麼快?真的已經到了嗎?你不要騙媽媽,你可千萬不能淋雨凍著的!」

    「知道啦,沒騙你,已經到了,你就放心吧,晚上回去記得給我做好吃的。」

    南宮乾脆利落地掛斷了電話,這應該算是一個善意的謊言吧。

    如果是以前,南宮會很配合地讓媽媽來接自己,但現在她開始嘗試拒絕,合理委婉地拒絕。

    南宮知道父母一直很擔心自己,因為自己的病,自己和別人不一樣,一次普通的淋雨,對於別人來說或許只是小事一樁,而對於自己來說,就可能造成無法挽回的悲劇。

    可儘管如此,南宮還是確信,許多的事情她必須開始嘗試著自己去面對,雖然生命的長度無法改變,但是她想活得輕鬆一些,無論是為了她自己,還是為了關心她的人,她都應該這樣去做。

    雨終於停了,南宮拿出手機再看看時間,八點十五分整。算起來這場雨只下了二十分鐘不到,離第003章課還有三十五分鐘的時間,已經足夠了。

    重新踏上自行車,南宮著實鬆了一口氣,心中突然冒出『天公作美』這個成語,但仔細想想,好像又有些不妥,嗯,用詞不當,不合時宜。

    因為印象中剛才那個花美男身上穿著的也是國風藝院的制服,此時南宮心裡竟不由自主地對即將到達的校園生出了些許的期待,但具體在期待什麼,卻又說不清楚。

    國風的校門已經隱約可見,因為有些下坡,自行車跑得飛快,正在胡思亂想的南宮,完全沒空去留意,自己和前方的校門之間,還隔著一個右轉的路口。

    於是就出事了。

    韓諾的摩托跑車突然從那個路口衝出來。

    南宮措手不及,嚇得臉都白了。

    幸運的是,危急時刻,雙方都及時握住了剎車鉗,最終避免了彼此之間的親密接觸。

    但南宮還是摔慘了。

    摩托跑車在距離她很近的地方急剎停了下來,而她卻因為躲避太急,一不小心直直地撞向了路邊的綠化樹,人和自行車一起齊齊倒了下去,雖然沒有被自行車壓住,她也摔得跪倒在地上要多狼狽有多狼狽。

    因為是開學的第一天,校門口人來人往的,場面實在有點難堪。

    南宮咬咬牙,強忍著疼痛讓自己坐起來,手掌和膝蓋都擦破皮了,但更難受的是心臟,它本就很脆弱,此刻受了驚嚇刺激,便開始撲通撲通地跳個不停起來,就像是有人在裡面使勁地敲鑼打鼓一樣難受得不行。

    因為心跳得太快,南宮險些憋得喘不過氣來,只好努力調整著做了幾個深呼吸才感覺好過一些,而可憐她那新買的自行車,只能孤零零地倒在一旁,此時南宮自顧不暇,也不知道它撞成什麼樣子了。

    本來,開學日發生這樣的事情已屬倒了血霉,但接下來的遭遇,卻讓南宮更加始料未及。

    雙方停穩以後,還沒等南宮發作,韓諾先摘下頭盔,南宮認出了他,剛才西餅店門口的那個花美男。

    照著南宮對這個世界的認識,身為男生的他這時候應該趕緊主動跑過來,先關心自己的傷勢怎麼樣,然後再向自己賠禮道歉。

    「起碼,就算是基本的禮貌,他也應該先下車過來扶我起來吧?」南宮在心裡暗自義憤填膺。

    可韓諾卻什麼也沒有做,非但沒有下車,反而還有些戲謔地看著南宮,微微上揚的嘴角,滿是嘲諷和不屑。

    南宮憤怒的小宇宙開始燃燒:「這是什麼情況?是他覺得錯不在他?還是紳士風度現在已經不流行了?」

    「哇,是剛才那個花美男耶……」

    嘟啦飛到韓諾面前,上下左右前後全面地打量了他一番,然後非常興奮地大喊著告訴南宮,這個人就是剛才她在西餅店門口花痴的那位。

    當然,除了南宮之外,沒有人聽得到它的聲音,更不會知道它的存在。

    「你閉嘴!我沒瞎!」南宮怒火中燒地白了嘟啦一眼。

    此時南宮感覺自己心中的那股小宇宙正在慢慢沸騰!果然人不可貌相,誰曾想到這樣的一個花美男竟然是個痞子?差點就被他虛偽的外表迷惑了!

    但是此時此刻,南宮沒時間去慶幸自己成功識破了一個花樣痞子的真面目,因為眼前還有更棘手的事情等著她去應付。

    「喂,我說,那個誰?好歹你也說聲對不起吧!還有,不過來扶我起來嗎?」看熱鬧的人越聚越多,雖然火大,南宮還是耐著性子,試圖給韓諾一個將功補過的機會。

    誰知韓諾卻毫不領情,輕蔑一笑道:「對不起嗎?不好意思,恐怕要讓你失望了,我的字典里沒有對不起這個詞。再說了,好像也不是我的錯吧?你自己撞樹上的,我憑什麼要道歉?」

    聽聞此言,南宮頓感血壓一陣狂飆,竟被氣得一時語塞。

    見南宮的臉紅得像豬肝,韓諾顯得更加來勁,嘴角撇著得意,繼續取笑她說:「怎麼?你還不打算自己站起來嗎?這裡可是校門口哈,開學第一天,是不是想讓門衛大叔記住你,然後再每天都提醒你『哎,這位同學,騎車要專心,別再撞樹上了』是嗎?」

    經韓諾這麼一說,此時,圍觀的人群中,已經傳出了些許的笑聲。

    豈有此理!南宮憤怒的小宇宙果斷爆發了!

    感覺這輩子都沒這麼生氣過,是可忍熟不可忍,今天不抽你丫的,菇涼我就不姓南宮!

    因為南宮平時看起來總是傻乎乎的,很多不明就裡的人都以為她是老實人沒脾氣,其實她是溫順的時候像美羊羊,發起狂來就是紅太狼。

    眼見韓諾話都說到這份上了,南宮也自認為再沒有跟他客氣的理由,當下便顧不得手掌破皮的傷痛憤而起身上前,伸手就要劈頭蓋臉地甩他一巴掌。

    沒想到卻被韓諾一把抓住!

    南宮自然是不甘心,又騰出另外一隻手,卻還是被他緊緊抓住!

    南宮簡直腸子都悔青了,想不到這個痞子空有一張花美男的容貌,卻一點紳士風度也沒有,跟這種無恥之徒較上勁,自己完全是失策了啊!

    但此時的南宮已然是騎虎難下,雙手被韓諾死死抓住動彈不得的她,只能用怒瞪著他的眼神來表達自己的憤怒。

    可韓卻完全無視她的憤怒。

    「哇,好機會,讓我進他心裡去看看他在打什麼鬼主意。」見南宮和韓諾雙手糾纏在一起,嘟啦興奮異常,躍躍欲試地要對韓諾施展它的讀心術。

    「嘟啦不要!我才不要進入這個痞子的心裡!」南宮及時制止了嘟啦,因為只看韓諾此時充滿蔑視的眼神,她就可以猜到他心裡在想什麼。

    「放手!」

    南宮用盡吃奶的力氣拚命掙扎,卻怎麼也掙脫不開,不禁在心裡暗暗叫苦:「這是遇上了個什麼級別的痞子啊?」

    「放手啊!你這個混蛋!」南宮幾乎聲嘶力竭。

    最終,在她不斷地奮力抗爭下,韓諾選擇了放開她。

    但突然的放鬆,卻讓她幾乎站立不穩,差點再次摔倒。

    而韓諾,沒有表現出絲毫的歉意,自始至終,都是一臉深深的桀驁和蔑視。

    「子言,你在這裡幹嗎?啊!你的手怎麼了?」

    謝天謝地,在這個令南宮尷尬到恨不得在地上挖個坑埋了自己的時候,竇秋秋終於出現了。

    「喂!那群學生,都圍在那裡幹什麼?還不趕緊進去上課!」

    幾乎就在竇秋秋出現的同時,不遠處,學校的門衛大叔也大呼小叫著朝人群這邊走來。

    「我沒事,我們走!」

    趁著這個台階,南宮抓住時機,順勢打了個滾選擇撤退,不然的話,等門衛大叔上來,事情一鬧大,她只會丟更大的人。

    南宮讓竇秋秋幫她扶起自行車,然後拉著滿臉不解的竇秋秋徑直突圍出人群向校門口走去,幸運的是自行車撞得還不算太慘,起碼零件沒有散架,推著還能走。

    經過韓諾身邊時,南宮怒視他,無奈卻又倔強地表達了自己的憤怒:「你這個痞子,以後別栽在我手上!」

    沒有意外,她這堪稱可憐的憤怒,在他面前毫無用處。

    韓諾沒有回話,但南宮可以感覺到,投向自己身後的,那道嘲諷的目光。

    那時候,南宮發誓,這輩子也不會原諒這個可惡的痞子。

    這就是南宮認識韓諾的第一天,二十分鐘內的前後兩次相遇,理想和現實之間的巨大反差,讓她對他的印象一百八十度大轉彎,由花痴到怨恨。

    那時候如果有人告訴南宮,韓諾,這個她眼中的痞子,未來將會成為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之一,她會笑話那簡直是天方夜譚。

    但事實是,那樣的事情,後來,它確實是發生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