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原來你也喜歡我 » 第一章 下雨天的初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原來你也喜歡我 - 第一章 下雨天的初遇字體大小: A+
     

    故事要從國風藝術學院新生開學的那一天講起,因為就在那一天,南宮子言認識了韓諾,場面充滿了火藥味。

    南宮第002章奏。

    奔跑在升學的路上,南宮感覺自行車踩得特別順暢,不知是不是因為新買的緣故,總覺得它跑起來輕快如飛。

    常言道,人逢喜事精神爽,開學雖不能說是件壞事,卻怎麼也算不上喜事,但此時踩著自行車正往學校趕的南宮,心中卻有一股莫名的興奮。

    南宮無法解釋自己興奮的原因,或許是因為即將進入一個全新的環境,會認識很多新的同學。也或許是因為又可以和竇秋秋一起上學放學和打鬧嬉戲,那是她最好的朋友,她喜歡那樣的生活。

    興奮之中夾帶著些許小得瑟的感覺愈發強烈,終於,路邊兩旁的樹上不時傳出的鳥兒們嘰嘰喳喳的歡叫聲,最終還是讓南宮沒能控制住自己活躍的音樂神經,賣力地踩踏著腳下自行車的同時,她開始情難自制地哼起了自己在幼稚園時期的成名曲。

    「我去上學校,花兒對我笑,小鳥說,早早早,你為什麼背上小書包……」

    聲音並不大,也就方圓十里可聞吧,回頭率嘛,好像也還可以。

    此時的馬路上無非就是兩類人,上學的和上班的,目光基本上都會在她身上停留個十幾二十秒,然後,他們的反應卻大相庭徑,有的人嘴角露出欣賞的笑意,有的人眼中卻泛出了遇見女神經病般的詫異和恐慌。

    「閉嘴!吵死啦!神經病啊你!」

    嘟啦幾近暴走,煽動著它長滿白色羽毛的翅膀,一邊在南宮的頭頂上不停地繞著圈圈亂飛一通,一邊捂著耳朵狂躁憤怒地朝她大吼大叫。

    可惜,除了南宮之外,沒有人聽得到它的抗議,而南宮,自然是不會去理會它的。此刻她只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

    發現南宮根本不搭理它,在她的頭頂上轉了好幾圈抗議無效之後,嘟啦選擇了放棄,氣鼓鼓地重新鑽回南宮的書包,繼續著它可能並不會太安穩的回籠覺。

    這讓南宮更加如入無人之境,愈發感覺腳下的自行車輕飄飄起來,當年在幼稚園的拿手曲目,忍不住一首接著一首完全停不下來。

    「想唱就唱,要唱得漂亮,就算沒有人為我鼓掌,至少我還能夠,勇敢地自我欣賞。」

    這句歌詞的作者,南宮一直認為他或者她,應該而且必須是個有深度的人,因為這句話說得實在太帥了,這和她自創的座右銘『因為人生註定短暫,所以我必須做個閃閃發光的神經病』簡直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咦,不對,怎麼感覺額頭上絲絲涼意襲人,是幻覺?

    好像又蠻真實的。

    一滴,兩滴,三滴……

    果然還是下雨了。

    南宮不慌不忙地停下車,因為她覺得自己是帶了傘的。

    打開書包才發現情況不妙,昨晚收拾書包時,那把粉色天堂傘被遺落在書桌上的畫面,瞬間異常清晰地在她的腦海里一閃而過。

    此時此刻,南宮很想給自己豎個中指,卻不得不推著自行車落荒而逃,因為雨突然就下得大了起來。

    在一家西餅店門口,南宮停好自行車,望著越下越大的雨,開始盤算著脫困的計策。目測前後左右能見度範圍以內,並沒有任何日用商店,就地買把新傘的計劃破產。

    拿出手機看看時間,今天出門早了,現在剛好是早上八點整,根據國風藝院派發的入學指導,此時離第002章課還有將近一個鐘的時間,而這裡距離學校大約僅剩下三分之一左右的路程,正常情況下自行車十五分鐘便可趕到。

    這樣算來,耐心等待,貌似才是上策。

    站在西餅店門口的屋檐下,南宮靜靜凝望著正被雨水洗滌的街道入神,路面上偶爾竄過幾道和她差不多年紀渾身濕漉漉的身影,冒雨狂奔的少男少女們,洋溢著一股說不盡的青春洒脫。

    而眼前的這一幕,南宮卻註定只能是個看客,永遠也無法像他們一樣行動。

    因為對於她來說,哪怕只是一場輕微的感冒,都可能是致命的,南宮雖然自認足夠樂觀,卻也不想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

    「和同齡人比起來,我生命的長度已經短暫到可憐,我應該想辦法讓它盡量延長些才是,而不是為了一時的衝動讓自己提前去和上帝做鄰居。」

    南宮在心中傻不啦嘰地暗暗自嘲。

    「讓一下!」

    「額?」

    南宮側身回頭,尋覓著身後男生的聲音,韓諾卻已經從她的身邊走過。

    當然,那時候她還不知道他叫韓諾。

    南宮轉過頭,發現韓諾手裡提著一份打包好的早餐,坐上了一部停在西餅店門前黑白相間的酷酷的摩托跑車。

    南宮不經意地瞄了瞄,袋子里有牛奶和麵包。

    韓諾坐上摩托跑車將早餐放進背包的那十幾秒,南宮有足夠的時間看清他的臉龐。

    韓諾的個子很高,身材結實,腿也很長。

    看清楚了南宮才發現,他也就是和自己差不多的年紀,花美男專屬的俊秀五官,搭配著一股淡淡的桀驁,這個冷酷到彷彿要拋棄世界的男生,毫不誇張地說,完全是自己的類型。

    而且,很重要的一點,韓諾身上穿著的那套學生制服,樣式和南宮身上的幾乎一模一樣,明顯是國風藝院的男生裝。

    南宮就這樣傻傻地站著,看著韓諾,整個人開始迷迷糊糊。

    韓諾整理好背包,戴上白色頭盔,突然回過頭來對南宮笑。

    他的牙齒很白,他的笑真的很迷人,就像春天裡的陽光一樣,乾淨,溫暖,讓人覺得舒服,心安。

    韓諾一直靜靜地看著南宮,只是暖暖地笑。

    迎著韓諾的笑,南宮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心臟像是有頭小鹿在裡面亂撞,大腦開始供血不足,整個腦袋暈乎乎的,就像是觸電的感覺。。。。。。

    「他已經走遠啦!你這個二貨,快醒醒!」

    可能是被南宮剛才翻書包找雨傘時的動靜吵醒了,嘟啦不知什麼時候又冒了出來,一嗓子把她從花痴拉回現實。

    南宮打了個激靈忽的清醒過來,發現韓諾早已消失不見。

    原來一切只是幻覺。

    韓諾沒有回頭看她,更沒有對她笑,整個過程中他一直當她是空氣,貌似從未正眼瞧她一眼。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