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契約危情,總裁的豪奪 » 第468章 渴望被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契約危情,總裁的豪奪 - 第468章 渴望被愛字體大小: A+
     

    「我跟你之間,還有什麼好談的。」

    「謹之,你過來吧,我不會讓你後悔走這一趟的。」

    徐美娜說完,將電話掛斷。

    霍謹之沉默良久,最後默默的起身出門,上樓,陪黎穗和康榮坐了一會兒。

    晚上,他跟康榮一起吃了頓飯。

    康榮離開后,霍謹之一個人在門口點燃了一支煙。

    他吸了兩口后,將煙掐熄。

    黎穗不喜歡他口中的煙味兒。

    他轉身進屋上樓,黎穗正側卧在床上看漫漫。

    見他進來,黎穗對他招了招手:「你快來,剛剛漫漫看了我一眼,也不知道,她看清了還是沒看清。」

    「這都快滿月了,應該可以看清楚的吧。」

    黎穗呵呵一笑:「我今天越看越覺得,你不是吹的,漫漫長的是真的好看。」

    她說著,拉著漫漫的手,在她手背上親吻了一下:「越看越可心。」

    霍謹之在漫漫的另一邊躺下:「那當然,也不看看這是誰的女兒。」

    「我的唄。」

    霍謹之挑眉:「都說,兒肖母,女肖父,將來,漫漫一定長的像我。」

    黎穗白了他一眼:「是嗎?」

    看到她不爽的眼神,霍謹之忙道:「當然啦,你長的漂亮,咱們漫漫也有可能會遺傳到好基因,更像你。」

    黎穗撇嘴,嘴倒是很甜嗎。

    「對了,蘇洛最近是不是出什麼事兒了?」

    霍謹之看她:「怎麼想起來問她了?」

    「我剛剛問康秘書,為什麼這麼久沒有聽到蘇洛的消息了,他說話的時候遮遮掩掩的,這不是康秘書的個性,所以我覺得,肯定是有什麼我不知道的事情吧。」

    「之前那段時間,是發生了一些事情,我讓她主動辭職了。」

    「天大的事情,也沒有比留下一個對你忠心耿耿的人來的重要吧。」

    「可她連自己分內的工作都做不好,我留她做什麼?」

    黎穗努嘴:「她肯定也有什麼苦衷吧,謹之,別太獨斷,有些時候,有些事情,我們如果設身處地的跟別人換位思考,就會明白,她們也有自己的不得已。」

    「你想替她求情?」

    「我是覺得,有蘇洛在,總比讓你再去招聘一些妖艷女人留在身邊來的好,我怕我會吃醋。」

    黎穗嘟嘴:「所以呀,你就不能別對蘇洛這麼嚴厲嗎。」

    霍謹之無語一笑:「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把求情求的這麼婉轉的。」

    「那你倒是說說,我的求情,你受不受理?」

    霍謹之點頭:「手裡,你都發話了,我還能不受理嗎,你放心,等忙完了這段時間,我就讓康榮放她回來。」

    黎穗抿唇,對他豎起大拇指。

    霍謹之握住她伸出拇指的手:「小穗。」

    「嗯?」

    「那個……我要去一趟老宅。」

    黎穗抬眼看向他:「怎麼想起來去老宅了,要跟你媽吵架去?」

    「要回去跟她說清楚一些事情。」

    黎穗也沒有多問,點頭:「去吧。」

    霍謹之笑:「你就不問問是什麼事情?」

    「如果你想說就會主動告訴我了,就像你剛剛告訴我,你要去老宅,可現在你沒說,那就證明你有你的理由,我不會勉強你的,等你覺得可以說的時候再告訴我吧。」

    霍謹之往前湊去,在她唇上親吻了一下。

    黎穗蹙眉:「你抽煙了?」

    霍謹之笑:「你這鼻子呀……好了,我不在家裡熏你了,我先去了。」

    他笑著起身,離開了家。

    黎穗納悶,這個時間了,他還要去見徐美娜。

    會是什麼重要的事情呢?

    老宅,徐美娜正坐在餐桌前,對著滿桌子的美食發獃。

    霍謹之走進去的時候,她竟然絲毫也沒有察覺。

    他看了一眼餐桌前的徐美娜,走上前:「你找我什麼事。」

    徐美娜聽到霍謹之的聲音,回神。

    她看著他,表情很是平靜:「吃過了嗎?」

    「對,有話你就直說吧。」

    「你是故意把寧灝廉送進公司去的吧。」

    霍謹之揚眉:「如果我說是呢?」

    徐美娜搖頭一笑:「謹之呀謹之,我們好歹母子一場,我去公司,是為了保護你,保護該屬於你的財產,你又何必要派一個外人去對付我呢。」「你油鹽不進,完全聽不進別人的話,我已經勸過你那麼多次,讓你不要多管閑事,可是你聽了嗎?你沒有,你只顧你自己想做的,何曾在意過我的感受,既然我跟你說什麼都是枉費,那我何必再為你

    多費心思,派寧灝廉去公司挺好的,直截了當。」

    徐美娜嘆氣:「你就沒有想過,寧灝廉知道你的秘密,也就相當於扼住了你的喉嚨嗎?寧灝廉終究不是你的親兄弟,即便是,你也不該對別人這樣放鬆警惕。」

    「在你眼裡,人性都是惡毒的,幸好,我是被爺爺養大的,不然我真怕自己,變成第二個你。」徐美娜閉目:「我知道,我對不起霍家,我是霍家的罪人,我對不起你爸爸,對不起你爺爺,更加對不起你。在霍家,你爺爺待我不薄,你爸爸他跟我結婚那麼久,也從來沒有做過什麼對不起我的事兒

    ,如果非要說錯,也是我出錯在先。可是謹之,有罪的人是我,你何必往自己身上攬責任呢,你用說出秘密的事情來威脅我,對於我來說,是多大的恐懼你想過嗎?我承認,我不是一個好兒媳,好妻子,好媽媽,對於你爺爺,我不夠孝

    順,對於你父親,我不夠忠誠,對於你,我也沒有盡過做母親的義務,你有理由怪我,恨我,氣我,可是你想過沒有,我為什麼要這樣做。」霍謹之看向她,表情凝重:「我不管你的理由是什麼,我只知道,人要有良心,做人也得有底線,你做錯的事情的確很多,你也明明知道自己做錯了,為什麼不悔改?為什麼要把我推入這樣的境地?你

    讓我考慮你有多恐懼,可你想過知道真相時,我有多麼的無助嗎?

    你以為只有你對不起爺爺嗎?我才是最對不起他老人家的人,他養育了我,給了我一切,可是最後,就因為他是我爺爺,就因為我什麼都不知道,我竟然……竟然氣死了他,我憑什麼呢?」

    霍謹之嘆口氣:「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如果我沒有你這個母親該有多好,如果我不是霍家的子嗣該有多好,我背負著的,到底是什麼,你根本就不會明白。」

    「我懂的。」

    「你不懂,」霍謹之怒喝一聲。

    徐美娜沉默:「謹之,你就不問問我,為什麼要出軌嗎?」

    「我不想知道。」

    「你必須知道,」徐美娜從餐桌前站起身,面向霍謹之:「新婚夜,你爸爸跟我說,他這輩子也不會愛上我,娶我,是為了讓我給霍家傳宗接待。而事實上,他根本就沒有生育能力,談什麼傳宗接代。

    當初我跟別人在一起,懷孕,生子,這都是你爸爸默許的,他默許,不是因為他大度,而是因為霍家迫切的需要一個子嗣,霍家需要我給他們傳宗接代。

    我不確定你爺爺到底是什麼時候知道的這件事兒,我現在甚至懷疑,這件事兒,從一開始就是你爺爺授意的,你就沒有想過,我也是受害者嗎。」

    「如果說,一開始你是受害者,那麼後來,我爸走了,你帶男人回家亂來,還被黎穗看到,這難道也是無奈嗎?做為一個女人,你已經連最基本的底線都沒有了嗎?」

    徐美娜被自己的兒子這樣指責,心裡難過不已:「謹之,我問你,你覺得,媽媽年輕的時候,做為一個女人,姿色如何?」

    霍謹之未語。

    不過他心裡承認,他從小就覺得,他的媽媽是最美的。徐美娜呵呵一笑:「以前,所有人都羨慕我,因為我長的美,家境好,嫁的好,可是沒有人知道,我的心過的有多狼狽。我雖然不喜歡黎穗,可是有的時候,看你這麼真心的愛她,我真的很羨慕她,因

    為我這輩子,最渴望的,就是能夠被人真心真意的愛一場。

    黎穗看到的那個男人,是你的生父,他已經去世了七年了,這七年間,我經常會想念他,很想很想,想到有的時候半夜甚至會哭醒,知道為什麼嗎?」

    「你別說了,」霍謹之轉身,背對著她:「我不想聽你的這些臟事。」「謹之,因為媽媽愛他,因為他是第一個跟我說,女人可以軟弱,可以依靠男人,也因為他是第一個跟我說『我愛你』的男人,他活著的時候,有多少次我都想把你帶到他面前,可是他說,他能這樣遠遠

    的看著你過的幸福,很知足。」

    「我讓你別說了。」

    「謹之,我對不起你,也對不起霍家人,可是,作為一個女人,我也只是想要幸福,難道我真的做錯了嗎?」

    霍謹之握拳,臉色已經慘白。

    「我不是來聽你說,你跟那個男人的故事的。」「我當然明白,所以今天我把你叫來,就是想問問你,謹之,你到底想要讓媽媽怎麼樣,讓媽媽去死嗎?媽媽死了,你是不是就能夠幸福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