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契約危情,總裁的豪奪 » 第461章 學會了表達自己的愛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契約危情,總裁的豪奪 - 第461章 學會了表達自己的愛意字體大小: A+
     

    黎穗一陣感動:「你忽然這麼煽情,我有些想哭。」

    「別,你千萬別哭,千言萬語一句話,我就是想告訴你,我很愛你,你別哭,剛生完孩子,不能哭,會傷眼睛的,」他說著,往前湊去,又在她臉頰上親吻了一下。

    因為房間里還有阿姨,黎穗有些不好意思。

    「別鬧。」

    霍謹之淺笑,繼續喂她:「來,張嘴。」

    黎穗吃了幾口,覺得很是睏乏,就先睡著了。

    因為是順產,第二天早上,黎穗醒來后,就已經可以自己去洗手間了。

    唯一有點兒不足的就是,站起來的時候,會有些頭暈眼花。

    因為生孩子的時候,流了太多血,所以她氣血很不充足。

    阿姨們變著花樣的給她做月子餐。

    月嫂也盡心儘力的照顧著漫漫。

    在黎穗的眼裡,一切都是那麼的幸福。

    半上午的時候,喬御琛帶著安然一起來探望她。

    此時,安然的肚子也已經小有規模,頗有媽媽的韻味。

    見到漫漫,安然滿眼都是慈愛。

    「哇,好可愛啊,漫漫小公主,你怎麼能這麼漂亮呢。」

    安然話音才落,霍謹之一臉自豪的道:「剛剛我去轉了一下,發現所有的新生兒里,我女兒最美。」

    喬御琛白他一眼:「行了,知道你女兒美,別誇了,看起來很誇張。」

    黎穗噗嗤一笑,這話,估計也就只有他的好兄弟敢說他。

    今天一上午,他逢人就誇自己女兒長的是最好看的。

    大家也都特別配合的迎合他的話。

    黎穗聽了一上午,耳朵都快要起繭子了。

    霍謹之撇嘴道:「我可沒有誇張,不信我帶你去轉轉。」

    喬御琛淡定道:「我是來看黎穗和孩子的,幹嘛要去看別人家孩子。」

    「我看你是來找茬的。」

    「實話實說,你今天不會逢人就說這句話了吧?」

    霍謹之挑眉:「不行嗎。」

    「嘖嘖,真是欠揍,」喬御琛不禁一笑:「漫漫是長的最好的一個,可是別人也是剛剛為人父母,即便生出來的是猴子,他們也不願意被人比下去的。」

    安然轉頭看向他,聲音不大道:「喬總,我看你還是少說幾句吧。」

    霍謹之抱懷,哼了一聲:「聽見沒,還是安然識大體,讓你少說幾句呢。」

    黎穗無語的搖頭。

    安然也將注意力從兩人的爭吵聲中轉移開。

    她來到黎穗的身邊,聲音輕柔的問道:「怎麼樣,你還好嗎?」

    黎穗點頭:「可能是自己生的原因,恢復的還蠻快的。」

    「自己生會很痛嗎?」

    還不等黎穗回答,霍謹之走到黎穗身邊道:「非常非常疼,昨晚我在陪產,她自打上了產床后,眼睛就沒有睜開過,一直在咬牙切齒的,滿頭大汗,臉色慘白,她一定非常疼。」

    黎穗拍了他手一下:「別說了。」

    喬御琛站在他對面:「我怎麼發現,你陪了產,話變多了。」

    「有嗎?」

    喬御琛和黎穗一起點了點頭。霍謹之嘆口氣:「我就是覺得太感慨了,女人生孩子這件事兒,實在是太可怕了,明明女人就比男人柔弱,為什麼老天爺偏偏要讓女人去遭這個罪呢,昨晚看到黎穗那麼痛苦,我都恨不得自己能代替她

    了。」

    他邊說著,邊伸手拉住了黎穗的手。

    看著兩人恩愛的模樣,喬御琛不禁勾唇。

    霍謹之這小子,是真的變了,他學會了愛人,也學會了表達自己的情緒。

    如果是從前,估計他又要裝冷耍酷,什麼都不說了。

    他這樣的改變,其實真的很不錯,起碼黎穗能夠及時看清他的心意。

    這麼想著,他轉頭看向安然。

    他不知道,自己跟安然什麼時候才能變得,像他們小夫妻這樣自然的相處。

    安然對他,心裡總有一條邁不過去的坎。

    這條坎,他到底要費多大力氣才能跳躍過去呢?

    黎穗看向安然道:「嗯,怎麼說呢,按理來說是挺疼的,可是從產房出來后我才發現,其實也沒有那麼恐怖,畢竟忍耐過來了嗎,你也不要提前給自己做什麼心裡建設,會害怕的。」

    霍謹之這才意識到,剛剛黎穗忽然按著自己手的目的。

    她是不想讓他嚇唬安然。

    畢竟安然再過幾個月,就也要準備卸貨了。

    安然抿唇一笑:「我早就做好心裡建設了,那麼多苦痛都熬過去了,生個孩子有什麼好怕的,自古以來那麼多人生孩子,只聽說有難產的,也沒見哪個人是疼死的,對吧。」

    黎穗抿唇笑了笑,點頭:「所以說啊,我們女人的力量,可不是那麼容易小覷的。」

    兩個女人在這裡聊著,兩個男人走到一旁坐下。

    喬御琛對霍謹之道:「有沒有發現,這兩個女人湊到一起,總是有說不完的話。」

    喬御琛勾唇:「這是好事兒,兩個都不怎麼交朋友的人,如果能夠成為朋友,互相聊天傾訴一下心事,也蠻好的。」

    「黎穗的性格還算開朗,只要你好好待她,她每天都可以把自己的小日子過的很幸福,可是安然不一樣,我欠了她,她承受了太多,心裡太苦了。」

    「你就直接跟我說,讓我家這位,以後好好開導你家那位,不就好了?」

    喬御琛扯了扯嘴角,沒有說話。

    沒多會兒,漫漫又哭鬧了起來。

    月嫂看了看,沒拉沒尿,她將孩子抱起道:「夫人,該餵奶了。」

    聽說要餵奶,喬御琛和安然都站起身,打算避嫌。

    喬御琛道:「黎穗,你好好養著吧,我們今天就來看看你,等改天你出了月子,我們再一起坐一坐。」

    「好。」

    霍謹之讓黎穗餵奶,他自己下去送喬御琛和安然。

    送走兩人後,霍謹之正要上樓,手機響了起來。

    他拿起手機,是警察局孫局長打來的。

    「喂,孫局長。」

    「霍總,你好你好,恭喜你,喜得千金。」

    「多謝。」

    「霍總,你現在在醫院嗎?」

    霍謹之按了電梯的按鈕:「沒錯。」

    「剛剛我接到電話,歐陽若依在病房裡,砸碎了病房窗戶,準備要跳樓,我已經派了警力過去支援,可是她太警惕了,我們的人近不了她的身,她現在唯一的要求,就是想見你,你看,你能不能……」

    「我可能幫不了你,」霍謹之打斷了他的話。

    「霍總,如果歐陽若依真的跳了樓,只怕我也要受到牽連,畢竟是我派去的人看守不利,看在我這麼多年一直都很支持你的份兒上,能不能請你幫個忙?」

    霍謹之嘆口氣,這些年,遇到需要警察出面的大小事情,對方的確都幫他處理的很好。

    如果他現在拂了對方面子,似乎也不妥當。

    「讓你的人下來接我一下,我在一樓大廳的電梯門口等。」

    「好好好,霍總,真是太感謝了,我現在也在趕過去的路上,我們一會兒見吧。」

    掛了電話,霍謹之等了不過三分鐘,電梯門打開,有警察出來,走到他身前敬了個禮:「霍總,我來帶您上樓。」

    霍謹之對他點了點頭,兩人一起來到了歐陽若依所在的病房門口。

    病房外已經被警察封鎖,霍謹之走過去,還聽到有人在勸歐陽若依,讓她趕緊下來。

    可是歐陽若依卻只喊道:「我說了,我要見霍謹之。」

    霍謹之走到病房門口。

    歐陽若依正坐在窗上,穿著病號服,滿頭的凌亂。

    見到霍謹之,歐陽若依先是鬆了一口氣,然後才輕聲道:「謹之……謹之你來啦。」

    她直勾勾的看著他,呆愣愣的笑:「我一直怕他們不告訴你,我在找你。」

    霍謹之聲音冷淡:「你找我做什麼?」

    「我想見你,我想問問你,歐陽集團的事情,跟你到底有沒有關係,我爸爸轉移到美國的資產,是不是被你給設計了?」

    霍謹之沉默片刻後點頭:「對。」

    「為什麼,」歐陽若依怒吼:「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霍謹之表情淡淡的,「因為你父親違背了承諾,他說好了,以後絕不會再讓你糾纏我,可是你依然在糾纏我,不是嗎?」

    「我糾纏你,是因為愛你,可你為什麼要毀了我最後的底線。」

    「歐陽若依,你若足夠清醒,就該知道,我已經給過你多少次機會了,只可惜,你自己不懂得把握,這件事怪不了別人,還有,你算計過黎穗太多次,這都是不可被饒恕的。」

    歐陽若依閉目,有些無力的道:「我沒有算計過她,你總是只聽她一個人的一面之詞。」「是嗎?那我倒是要問問你了,兩年前,黎穗根本就沒有給你看過我們的結婚證,那分明是一份爺爺給你的文件,你為什麼要在我面前撒謊?你讓我對黎穗產生誤解,讓我傷害了她那麼久,你還敢說,

    你沒有算計她?」

    霍謹之望著她,眼神裡帶著冰冷。

    歐陽若依心一驚:「你……」

    「怎麼,你沒想到我會知道吧,爺爺的那份文件,對你來說就那麼可怕?可怕到讓你不遺餘力的去嫁禍黎穗,好離開我?」霍謹之眼神凌厲,他要弄清楚,那份文件的內容。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