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契約危情,總裁的豪奪 » 第417章 尖銳的槍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契約危情,總裁的豪奪 - 第417章 尖銳的槍聲字體大小: A+
     

    黎穗以為,婆婆應該怎麼也會消停幾天。

    可是一個半小時后,她再次接到了婆婆的電話。

    「媽,還有什麼事兒嗎?」

    「那天晚上的事情,你當真看到了?」

    黎穗咬唇,未語。

    「好,也罷,既然你都看到了,我也沒有什麼好說了,所謂成者為王敗者為寇,黎穗,你贏了。」

    黎穗呼口氣:「媽,我們之間,不需要論什麼輸贏,我只是希望,大家的生活都能夠繼續平靜下去,我不想給霍家招惹麻煩,更不想毀了你在謹之心中的形象,所以……」

    「我們見一面,有些事情,我必須要跟你好好的談清楚。」

    徐美娜打斷了她的話:「黎穗,我終究不可能會喜歡上你,更不敢信任你,所以,我做了幾分協議,我要你親自在協議上簽字蓋章,這樣才能相信,你未來不會出賣我。」

    黎穗閉目:「你就這麼不相信我?」

    「我並沒有相信你的理由,我只相信,自己能夠看得見,摸得著的東西,你在我的協議上簽字,若以後,你敢違背自己的誓言,泄露了我的秘密,那你就給我從霍家凈身出戶,你做的到嗎?」

    黎穗無奈,點頭:「好,我答應你,我在家裡等你。」

    「家裡不行,我今天已經去過一趟了,我怕謹之會懷疑我,你也不能來找我,我們在外面見。」

    「好,你想在哪兒見。」

    「去海邊的威尼咖啡廳,我在那裡等你,這件事兒,我不希望謹之知道。」

    黎穗點頭:「好,我知道了。」

    掛了電話,黎穗揉了揉眉心。

    婆婆這麼輕易的妥協,讓她忽然間有了一種不安感。

    不知道說出了這個秘密到底是對的還是錯的。

    她起身拿著包出門。

    門口的保鏢攔住了她:「夫人,您要出去嗎?」

    黎穗點了點頭:「對,我要出去一趟。」

    「我們幾個陪您一起過去。」

    「不用,我去不了太久。」

    「可是霍少說,不能讓您一個人單獨出行。」

    「現在新聞還沒有擴散的太厲害,記者們也沒有跟過來,所以暫時沒關係,我去去就回,不會在外面呆太久,你們就不用跟著了。」

    黎穗說完,自己上了車,開車離開。

    來到咖啡廳門口,黎穗停好車,走了進去。

    說來也奇怪,平常這個時間應該很熱鬧的咖啡廳,此刻門口卻沒有一輛車。

    黎穗走進去發現,咖啡廳里竟也是空無一人。

    她正站在門邊納悶的時候,服務生走了過來:「黎小姐,歡迎光臨,您請稍坐,您等的人很快就會過來了。」

    黎穗看向對方:「今天咖啡廳里怎麼沒有人?」

    「咖啡廳不是被您包下來了嗎?」

    「我?」

    「是啊。」

    黎穗猶豫片刻,總覺得哪裡不對勁,心中有很強烈的不安感。

    她搖了搖頭,不應該是這樣的。

    她轉身就要先離開。

    可才走了兩步,就看到了從門口走進來的歐陽若依。

    黎穗腳步定住,她被婆婆騙了。

    「怎麼是你?」

    歐陽若依笑:「為什麼就不能是我?」

    她揚著下巴,從黎穗面前經過,走到裡面靠窗的位置坐下。

    黎穗遲疑片刻,還是決定先離開。

    可她才剛要走,就只聽歐陽若依道:「怎麼,你怕我?」

    黎穗轉身冷眼看向她:「你?呵,你別太自我感覺良好,我只是不想跟你出現在同一個地方。」

    她說完就要走。

    歐陽若依冷笑:「你知道嗎,再過半個小時,就是我幫徐維軒準備的記者招待會,到時候,徐維軒會通過記者的鏡頭,告訴全世界,他愛你。」

    黎穗咬牙,轉身走到歐陽若依身前:「歐陽若依,你怎麼這麼卑鄙。」

    「你不覺得,我這是走投無路了嗎?你們誰都沒有給我留一條通往善良的路,所以我只能一條大路走到黑,是你們逼我的,所以,現在你們有什麼資格來問我為什麼這麼卑鄙?」

    歐陽指了指對面的座位:「坐吧,你馬上就要被人示愛了,我這個朋友,還真的是想好好的恭喜你一下呢。」

    「你算是哪門子的朋友。」

    「看你的樣子,你似乎是一點兒也不著急呢,怎麼,你就不怕?」

    黎穗冷笑:「你不知道有一個詞叫做清者自清嗎?」

    「我只知道,有一句話叫做破罐子破摔,我想,你也沒有什麼具體的解決方案了吧。」

    「天大的事情,我都可以用三個字來解決,秀恩愛。」黎穗揚眉:「只要我還是霍太太,我就可以跟霍謹之無限度的秀恩愛,別人說什麼,我為什麼要在意呢?」

    「霍氏集團也不會在意?」「公司的事情,我相信謹之自會有他的處理方式,再說了,興許因為我的緋聞,還可以讓霍氏集團的知名度上漲,在別人的議論聲里,謹之是受害者,所以我的緋聞怎麼可能會傷害得了霍氏集團的利益

    呢?你太小瞧霍謹之了。」

    歐陽若依既不生氣,也不惱火:「你倒是有自信。」「有的時候,跟你這種蜜汁自信的人說話說多了,會被傳染,別的不敢說,這種自信,我的確有,所以你別妄想用這種小事來威脅我了,我黎穗,還沒有弱不禁風到這種程度,至於那個什麼我被告白的

    畫面,你要是想看,就隨便看,你若願意,把那畫面下載下來,每天看一萬遍,也沒有人管你。」

    她說著冷笑:「我呢,還要回家安胎,就不在這裡陪你玩兒這種無聊的遊戲了,我說過了,我從你的遊戲中,退出。」

    歐陽若依不屑一笑:「退出?你以為你現在,還退的出去嗎?黎穗,你自己也說,我畫了很大的圈子,那你覺得,我會讓你從我的圈子裡逃出去嗎?

    我從小接受的教育,跟你這種平民的不同,我爸爸總告訴我,見凡是讓我流淚的人,都必須要讓對方付出血的代價。我還沒有看著你流下懺悔的血淚,又怎麼可能會讓你輕鬆逃脫呢?」

    歐陽若依一臉的淡然,揚眉望著她:「你在不屬於你的位置上,已經呆的太久了,連你婆婆都看不下去了,你知道,我為什麼會執意要奪回屬於霍家的股份嗎?因為,我有你婆婆的支持呀。」黎穗揚眉,抱懷:「我知道,你很受我婆婆的喜歡,所以不必在我面前炫耀,她喜不喜歡你,我並不在乎,我也說過了,把股份還給謹之,我從來沒有後悔,也沒有什麼好後悔的,那本就是霍家的東西

    ,對我來說也並沒有用。」

    「你可以嘴硬,可是接下來,我還要告訴你另一件事,你知道今天,為什麼這裡只有我們兩個人嗎?」

    黎穗沉聲,果然是有原因的。

    歐陽若依笑:「因為你婆婆,想要讓你死。」

    黎穗愣了一下:「你說什麼?」

    「可是呢,我這個人心存善念,我不想把簡單的事情變的那麼複雜,扯上人命就沒意思了,所以,我改變了操作方式。」歐陽若依壞笑:「你還記得,我們之前打過的賭嗎?」

    黎穗握拳,看著歐陽若依的一臉淡定自若。「一會兒,這裡會上演一場好戲,我會讓你親眼看到,我在謹之心裡,到底還有沒有分量,黎穗,我承認,你有的時候做事是夠利索,夠狠,可是比起我,你還差的太遠了,你所擁有的這些狠毒,可是

    我從小就深入骨髓里的被貫徹教育的,我要得到的東西,還沒有得不到的。」

    她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隨即看向門口。

    正這時,門口傳來一聲尖銳的槍響聲,接著,就是服務生的尖叫聲,和幾道渾厚的男人的聲音。

    黎穗被槍聲嚇了一跳,轉頭往門口看去。

    門口有四個男人沖了進來。

    兩個微胖的高個子,一個高瘦,還有一個一米六左右的胖子。

    他們每人手裡持著一把槍,將三個僅留的服務員和一個門童,全部都驅趕進了咖啡廳裡面。

    四個人害怕的靠著牆角,蹲在了地上。

    「饒命啊,別殺我們。」

    矮個子的男人走到黎穗和歐陽若依身邊:「你們兩個,背過身去,蹲下,不然我可就開槍了。」

    黎穗再次望向歐陽若依:「你瘋了嗎?」

    歐陽若依看著她,冷冷的勾唇,按照匪徒的話做。

    男人推了黎穗一把:「想死嗎,還不快蹲下。」

    黎穗慢悠悠的蹲了下去,可是目光還是死死的盯著歐陽若依。

    歐陽若依聲音不大的道:「我早就說過了,要你命的人不是我,是你的婆婆。」

    婆婆……

    黎穗想到了今天自己威脅她的事情,臉色更是緊了幾分。

    婆婆是想殺人滅口?

    這時,歐陽若依喊道:「你們不要亂來。」

    「閉嘴,」對方拍了歐陽若依的頭一下。

    「你們之中,誰是霍謹之的老婆?」男人惡狠狠的喊了一聲。

    黎穗心裡很是緊張,他們的目標是她,她不怕死,可是,她還有孩子。

    她微微轉頭,看向歐陽若依,她和婆婆,這是當真要拿了她的命嗎?歐陽若依轉頭望著黎穗,冷冷的勾唇,聲音不大:「你,絕對贏不了我。」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