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契約危情,總裁的豪奪 » 第347章 霍謹之,我想跟你談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契約危情,總裁的豪奪 - 第347章 霍謹之,我想跟你談談字體大小: A+
     

    他掏出手機,走到客廳的後院落地玻璃門邊,撥通了雲諾謙的電話。

    「在哪兒呢。」

    「外面喝酒呢,怎麼了?」

    「你不知道小魚兒出事兒了嗎?」

    電話那頭立刻傳來緊張聲:「她出什麼事兒了。」

    「她今晚在酒店,差點讓人給非禮了。」

    雲諾謙的聲音低沉的傳來:「怎麼回事。」

    霍謹之將剛剛小魚兒的遭遇跟他說了一遍。

    「小魚兒來我這裡的時候,是哭著來的,你想想,15歲的姑娘,受到這種委屈,誰受得了,她給你打電話,你怎麼就不能好好聽她把話說完呢。」

    「我當時正在談合同,行了,別說了,我這就去你那兒,你給我把她看好了,別讓她到處亂跑。」

    「知道啦,」霍謹之有些無語:「她跟著黎穗一起上樓去休息了,你也不用太著急,慢慢來就可以了。」

    「好。」

    掛了電話,霍謹之讓人給自己倒了杯紅酒。

    一個小時后,雲諾謙匆匆趕來。

    他一進門就問道:「她人呢?」

    「在樓上,跟黎穗在一起呢,放心吧。」

    「我去帶她走。」

    「你現在要帶她走,她估計也不會願意,正在氣頭上呢,等等吧,等她睡著,你把她打包走,神不知鬼不覺,還不用聽她鬧。」

    雲諾謙搖頭一笑:「就這麼辦吧。」

    「過來喝一杯。」

    霍謹之給他倒了一杯酒:「那個欺負小魚兒的人,就這麼由著他白欺負了人?」

    雲諾謙走到沙發上,坐下:「來的路上,我已經讓人去酒店調監控查了,你放心,我養的人也敢動,我一定會讓他知道,什麼叫做生不如死的。」

    霍謹之勾唇笑,「我猜你也不會就這麼善罷甘休,不過你也是的,沒事兒住什麼酒店。」

    「這次的合作夥伴住在那裡,我過去談事情方便。」

    「那你怎麼還把小魚兒帶上了,讓她在家裡呆著不是更好嗎。」

    「小魚兒一個人在家裡,我不放心,我怕她出去胡來。」

    「我看你是一天不看見她都渾身難受吧。」

    雲諾謙挑眉,唇角帶著淡淡的笑:「你太小瞧我了。」

    「我倒是覺得,是你小瞧那姑娘了,我看她呀,挺有主見的,她剛剛竟然能說出,如果今晚被人得逞,她就從46樓跳下去,肯定能摔死的話,你說她心裡有沒有主意。」

    雲諾謙眉心微微蹙起,「好歹沒有釀出大禍。」

    「現在的男人都真敢下手,對著這麼小的孩子,也能伸的出魔爪,我還真是佩服那人的勇氣。」

    雲諾謙喝了一口酒,未語。

    「不過話說回來,這個小魚兒發育的是不是也太好了。」

    雲諾謙勾唇:「的確是好的有些過分。」

    霍謹之也是笑:「看著這麼個尤物在身邊卻碰不得,那滋味不好受吧。」

    雲諾謙笑:「這一點,你不是比我感同身受嗎?畢竟我還可以勸自己,她還小,你呢?」

    霍謹之白他一眼:「哪壺不開提哪壺。」

    雲諾謙挑眉,聲音輕緩:「你們之間的關係還沒有緩和?」

    霍謹之想了片刻:「不能算是沒有緩和,因為我們決定要孩子了。」

    「孩子?」雲諾謙倒是有些驚訝:「動真格的?」

    「當然,不能更真了。」

    「誰的想法?」

    「我媽的想法,不過,也算是我的吧,日子總不能一直這樣混著過,有個孩子……或許也好,起碼能改變一下現狀吧。」

    雲諾謙搖頭笑了笑。

    霍謹之看他:「怎麼?」

    「靠孩子挽救不了一段婚姻,得靠愛。」

    霍謹之嘆口氣,悶悶的喝了一口酒:「我不是跟你說過嗎,她不愛我。」

    「其實你想要讓她愛上你,不難,只是你們兩個都太倔了。你別再表現自己弔兒郎當的一面給她看了,或許,她真的被你誤導了。」

    霍謹之搖頭:「沒用的,她若真的信任我,就不會被誤導,既然會被誤導,就證明……她沒有那麼相信我。」

    「你們呀……」雲諾謙揚眉:「御琛跟安心在一起,是安心單方面的一頭熱,你這倒好,你讓我說你點什麼好?」

    「什麼也不說了,有些事情,沒有你想的那麼簡單,我們雖然是夫妻了,可是……我們之間卻總隔著一道屏障,那是她的心結,也是我不能觸碰的疤痕,總之一句話,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行,那我就不說了,你這經呀,自己慢慢念吧。」

    兩個老友適時的轉移開話題,他們聊了很久,從身邊的人,聊到了工作。

    到了一點多,霍謹之讓傭人上樓,將黎穗叫了出來。

    雲諾謙進屋,將睡成豬的小魚兒給抱走了。

    霍謹之去送完兩人回來,黎穗還站在二樓的房門口。

    他看她:「怎麼不進屋。」

    「雲諾謙怎麼大半夜的過來把小魚兒帶走了。」

    「你說呢?」

    黎穗無語,就猜是他搗的鬼。

    霍謹之推開房門進去:「進屋吧,別杵在門口了。」

    「那個……霍謹之,我們談談吧。」

    「可以。」

    黎穗跟進了房間。

    他上了床,看向她:「卧床而談,你應該沒意見吧,有意見就保留。」

    她來到床上半坐下。

    他順勢躺下:「想談什麼,說吧。」

    「剛剛,我跟小魚兒聊了一會兒,她睡著后,我也想了許多,有些事情,我還是決定要說一下。」

    「嗯。」

    「暫時之內,我不想跟你做那種事情。」

    「理由呢?」

    「我是真的沒有做好心理準備,或許對你來說,這件事兒很簡單,無非就是幾十分鐘的事情,可是對於我來說,這卻是要把自己變成另一個人的女人的過程。我知道,你會說我這樣想很矯情,但我就是這樣想的,如果這樣不情願的跟你做了這件事兒,我可能會一輩子都討厭我自己,我不希望這件事兒,成為我心裡一輩子都去糾結的東西,你……能理解我,

    體諒我嗎?」

    霍謹之沉默,未語。

    黎穗咬唇:「霍謹之,我知道,我們的關係再也回不到從前那麼好了,這兩年,我們的確經歷過太多的事情,我自己想想也覺得……造化弄人。

    我不乞求我們的感情能回到如初,我只是希望,在我們的婚姻生活中,能夠多一些相敬如賓和體諒,少一些勉強,不然未來的幾十年,我們要如何熬過呢。」

    霍謹之還是沒有說話。

    「我想說的,都說完了。」

    霍謹之望著天花板,眼神裡帶著平靜。

    熬?對她來說,婚姻是用來熬的嗎?

    她就真的,這麼討厭自己嗎?

    她側頭垂眸看向他:「你……沒有什麼想說的嗎?」

    「睡吧,我困了。」

    「你可以答應我的請求嗎?」

    霍謹之看向她:「你需要多長時間?」

    「這個……」「我媽想要個霍家的子孫,既然你身體健康,我不希望通過什麼手術的方式孕育後代,我可以體諒你,但你總也要給個期限。你到底要多久來適應,是幾天,幾個月,還是幾年?又或者說,你做為我的

    妻子,這輩子會跟我一起生活,但卻不會跟給霍家傳宗接代?我明確的告訴你,我不會讓外面的女人給霍家生子嗣。」

    黎穗咬唇:「三個月,給我三個月的時間,正好,這三個月我也補充一下葉酸,可以嗎?」

    「好,我給你三個月的時間,你也用這三個月的時間好好的養一下身體,三個月後,我不希望再聽到你跟我說什麼要談談,再拖后的事情,我是個成年男人,有生理需求的,明白嗎?」

    黎穗將視線從他臉上移開,臉微微一紅:「你……不是在外面解決過了嗎。」

    霍謹之白她一眼,翻身背對著她:「睡吧。」

    「我想,要不我就回……」

    「就在這裡睡,這件事我不會讓步。」

    黎穗呼口氣,慢慢的滑進被窩裡,不讓步就算了,這樣她也已經很知足了。

    她將被子往自己的身上扯了扯,唇角掛上一絲微笑。

    她是真的沒有想到,今晚的談判會成功。

    本以為,他是絕對不會對自己讓步的,沒成想……

    不過等一下,他明天起來不會就反悔了吧。

    嗯……也不是沒有這種可能呀。

    他之前說她很噁心,可是現在不也改口了嗎。

    男人說一套做一套的本事,可一點兒也不比女人差,這麼一想,她忽然間覺得有些沒有安全感。

    她翻身,面對他的後背。

    「那個……霍謹之。」

    霍謹之沒有應聲。

    黎穗伸出手指,輕輕戳了他肩膀一下:「你睡了嗎?」

    他還是沒有回答。

    黎穗用右手手肘撐起身體:「你沒睡的,對吧,我還有件事兒想說。」見他一點兒反應也沒有,黎穗不爽,再次用手指戳了一下他肩膀:「喂,算了,我知道你沒睡,既然你不想理我,那我說,你聽就行了。你明天起來以後不會反悔吧,我想,我們要不要簽個契約什麼的

    ,這樣比較保險對吧。」

    她一說完,霍謹之忽的翻身,一下子將她撲倒在身下,雙手緊緊扣住她的手腕,一雙鷹眼勾住她的雙眸。「我現在就反悔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