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契約危情,總裁的豪奪 » 第321章 你要相信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契約危情,總裁的豪奪 - 第321章 你要相信我字體大小: A+
     

    安然表情凝重:「我不是說了嗎,我現在還不想說。」

    「你不是不想說,是不想被我知道吧,」喬御琛的聲音也冷然了幾分:「你是想保護那個安諾晨到什麼時候?」

    安然驚訝,坐起身看向他:「喬御琛,你調查我。」

    「我如果不調查那通電話,只怕你又被那個男人騙了,自己也不會知道。」

    安然呼口氣:「好,既然你已經知道了,那我也就沒有什麼好擔心的了,我問你,蘇姨阿姨的失蹤跟你到底有沒有關係。」

    「一開始有關係,不過現在已經沒有關係了。」

    「什麼叫現在已經沒關係了?你把話跟我說明白。」

    「當初,為了不讓你知道七年前那晚的事情,也為了不讓顧雲清和安諾晨他們威脅我,所以,我只好控制了蘇溪,把她暫時關在了一處養老院。

    後來,這件事兒東窗事發,你離開了我,去了美國,在那之後不久,我就讓人把蘇溪給放了,不過後來蘇溪沒有回那棟別墅也是真的,至於她去了哪兒,我沒有管,也沒有在意。

    我想,如果安諾晨足夠聰明的話,一定會帶著蘇溪離開這裡,去找個地方重新開始,可是事實上,他並沒有這樣做,因為他又回到了北城。」

    安然驚訝:「你是說,我哥又回到了北城?他現在在北城。」

    「對,我剛剛讓正楠根據給你打電話的那個號碼,定位了對方的位置,他在北城,跟隋嫻書住在一起。」

    安然凝眉:「那……蘇溪阿姨呢?」

    「我並不知道,你上次讓我調查蘇溪,我以為你只是心血來潮,所以也並沒有上心,現在想想,這應該不是安諾晨第一次給你打電話了吧,你上次問我,就是因為他吧。」

    安然咬唇,沉默。

    「為什麼沒有直接問我,你是不相信我,所以想要跟他一起尋找真相?」

    安然搖頭:「不是這樣的。」

    「那是為什麼?」喬御琛的表情並不算太好:「安然,我很信任你,所以,任何時候,我寧可你對我坦白,也不希望你懷疑我,騙我,你明白嗎?」

    安然看他,有些難過:「你在怪我。」

    「我是在怪你,怪你不信任我,我們是夫妻,我們是這世上最親近的人,比父母子女更加親近,你明白嗎?」

    安然垂眸,「我不是不信任你,是不相信這件事兒跟你有關係。」

    「既然你也不相信,為什麼不問我?」

    「我要怎麼告訴你,我哥不希望我告訴你,因為你太聰明,一旦我問了你,你一定能想到這件事兒跟我哥有關,他害怕你。」

    「他害怕我是因為他心虛,現在的他,已經不是你認識的安諾晨了,他也有狼子野心,也想要要你,你明白嗎。」

    安然看他:「可是過去漫長的歲月,如果沒有他,好多事情,我一個人根本就做不來,我必須承認,他和蘇溪阿姨真的幫了我很多。」

    「那時候,你眼中的他是你的親哥哥,可是事實卻並不是這樣的,你要分清楚現實,現在的安諾晨,他愛你,不是哥哥對妹妹的感情。」

    安然點頭,表情裡帶著一抹愧疚:「我知道。」喬御琛看到她可憐兮兮的樣子,心中一陣心疼,他往前傾了傾,伸手摟住了她:「抱歉,我的口氣不太好,但我會這樣,是因為真的在乎你,我不希望你在背地裡被他欺騙,我更不希望我們的感情被挑

    撥,我可以對你發誓,這輩子,我可以騙天騙地騙鬼,但卻絕對不會騙你,是我做的,我認,不是我做的,我也絕對不會承認,但前提是,你要相信我,知道嗎?」

    安然伸手環住他的腰:「我是相信你的,只是剛剛,我哥說,有人在那個養老院的門口看到了林管家,所以我才會有猶豫,但我相信,這其中一定會有誤會的。」

    喬御琛笑了笑:「好了,我們之間不要因為這件事兒而有任何的不愉快,所有的事情說開了就好了,至於你蘇溪阿姨,你放心,這次我會上心的幫你找的,只有找到了蘇溪,才能證明我的清白不是。」

    安然點頭:「你說我哥那邊我該怎麼辦。」

    喬御琛揚眉:「這要看你的態度了。」

    「什麼意思啊。」

    「如果你能夠對他狠下心來,那就有狠下心來的辦法,比如……讓我出手。可如果你對他狠不下心呢,也有狠不下心的辦法,比如找到了蘇溪后,你勸蘇溪,讓她出面勸他離開北城。」

    安然凝眉:「可是,我哥身上還背著通緝令呢。」

    「這種通緝令,有的是辦法取消,比如,只要我取消訴訟。」

    安然呼口氣:「先找到蘇溪阿姨吧,找到蘇溪阿姨之後,我來想辦法。」

    喬御琛揉了揉她的頭:「現在心裡痛快了?」

    安然點頭:「嗯,特別痛快。」

    「既然痛快了,那就給爺笑一個。」

    安然拍了他手一下:「哎呀,你別鬧。」

    「誰跟你鬧了,我是認真的。」

    安然看著他,對他呲了呲大白牙,「行了吧。」

    「這叫笑?比哭還難看呢。」

    「你怎麼要求那麼高呢,」安然瞥嘴,從他懷裡離開,直接躺下。

    「我才不要笑給你看,我又不是賣笑的,我要睡覺。」

    喬御琛利索的翻身壓在她身上:「那我也要睡,跟你一起睡。」

    安然瞪他:「你這是睡覺的樣子嗎,你去旁邊睡啦。」

    「我要睡你,」喬御琛壞笑,開始『收拾』她。

    這兩對小情人各自在房間里從中午翻滾到傍晚,真兒真兒應了那句話,英雄難過美人關。

    晚上,安然和喬御琛親自下廚,做了一頓還算像樣的晚餐。

    吃飯的時候,雷雅音對葉知秋道:「看到沒有,御琛大哥越來越厲害了,飯菜都能做了。」

    「你這是在刺激我?我跟你說,在帶孩子方面,喬御琛比我差遠了。」

    喬御琛不屑:「真是口出狂言。」

    「那你要不要跟我比比?」

    「跟你比?我怕你輸的哭腫了眼。」

    葉知秋瞪他:「真是笑掉人大牙了,我看你這才是口出狂言吧,你們兩個女同志聽著啊,我要對喬御琛下戰書了,你們兩個做證人。」

    安然白了兩個男人一眼:「你們兩個無聊不無聊。」

    雷雅音也是不屑的撇嘴:「就是,我這還是頭一次聽說有男人比誰會帶孩子的。」

    安然跟雷雅音碰了一下杯:「這樣吧,今晚咱倆一起睡,讓他們兩個各自帶著各自的孩子,哪兒涼快哪兒呆著去吧。」

    雷雅音噗嗤一笑,連連點頭。

    兩個男人對望一眼,喬御琛吭了一聲,看向安然:「不行,你今晚得跟我睡。」

    「幹嘛呀,你們不是要決鬥嗎。」

    喬御琛挑眉,抱懷望向葉知秋:「我這可是為了你好哥們葉知秋著想,他這不是剛把美人兒攏在懷裡嗎,你這樣打擾人家小情侶,會被吐口水的。」

    雷雅音很堅定的搖頭:「我不會。」

    葉知秋翻個白眼:「吐口水倒不至於,不過心裡會罵她沒有眼力界倒是真的,這分明是在耽誤我為祖國的未來播種下一代呀。」

    雷雅音臉紅了一下,掐了他大腿一下:「哎呀,葉知秋,你胡說八道什麼呢。」

    「啊喲喂,這還沒過門呢,就打算先謀殺親夫了?我看你是想守寡了是吧。」

    雷雅音瞪他:「哎呀你別說了。」

    葉知秋爽聲一笑:「害羞什麼,你以為他們兩個關上門兒以後是什麼好東西呀,一樣的如狼似虎如饑似渴。」

    安然白他:「喂喂喂,葉知秋同學,注意一下影響好嗎,我好歹也是個女的,你就不怕我也會不好意思呀。」

    葉知秋壞笑:「你要不說,我差點兒都忘了你也是個女的了。」

    安然瞪他:「不帶你這麼說話的啊,你是不是又想單挑了。」

    提起這個,葉知秋往前坐了坐,問雷雅音:「你知道我跟安然怎麼成為朋友的嗎?」

    雷雅音搖頭:「不知道,你們沒說過啊。」

    「上學的時候,她跟我打架,我輸了,從那以後,我們就不打不相識了。」

    雷雅音無語:「這是什麼值得驕傲的事兒嗎?」

    安然搖晃著杯中酒笑道:「對我來說倒是值得驕傲的事情。」

    喬御琛勾唇,對葉知秋道:「算了,不跟你PK了,反正你已經是我家安然的手下敗將了,你敗給她就等於敗給了我。」

    「憑什麼?」

    「就憑我跟安然是兩口子呀,」喬御琛挑眉,一副得意的樣子。

    「那不行,在我眼裡,你是你,安然是安然,我可沒輸給你。」

    喬御琛邪笑:「這麼說起來,你還是想跟我決鬥,今晚還是想跟我一起睡是吧。」

    看到喬御琛這表情,葉知秋不禁打了個冷顫:「行,你贏了,你贏了行了吧。」

    安然眼波一轉,忽然有些好奇,喬御琛和葉知秋一起睡,兩人一人帶著一個娃的畫面會是什麼樣子的。

    她壞壞一笑,感覺……一定很爽。她挑眉看向喬御琛:「我有個提議。」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