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契約危情,總裁的豪奪 » 第308章 事與願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契約危情,總裁的豪奪 - 第308章 事與願違字體大小: A+
     

    季冬煦抿唇一笑:「勞煩什麼,醫院不就是我的地盤嗎,行了知秋,你回去忙吧,我帶著雷小姐先走了。」

    葉知秋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季冬煦紳士的攬著雷雅音,兩人一起上了車,離開。

    葉知秋隨手將雨傘往雨中一甩,咬牙,握拳。

    轉身捶了車子一下。

    雨簾下,車子報警聲喂喂作響。

    他覺得心裡發悶,這都做了些什麼事兒呀。

    季冬煦的車上,雷雅音有些不自在。

    她渾身上下都濕噠噠的,季冬煦找了一條不大的毛巾遞給她。

    「我車上只有這個了,先將就著擦一下吧。」

    雷雅音接過,看了他一眼:「不好意思啊季先生,我身上都濕透了,把你車座都弄髒了。」

    「沒關係,」季冬煦笑了笑:「回頭讓人換一下就好了。」

    雷雅音沉默。

    季冬煦道:「剛剛我看你跟知秋之間氣氛好像有些不對勁,鬧彆扭了?」

    雷雅音搖了搖頭:「沒有,就是他說要帶我先去醫院,我怕你又過來了,會白跑,我們已經說好了,等你來了,他去忙,我跟你去醫院。」

    季冬煦點頭:「這樣啊,早知道知秋會過來,我就讓他直接把你送進醫院了,也省得你們因為我鬧彆扭。」

    「不是因為你,」雷雅音苦澀的笑了笑。

    季冬煦繞過一家醫院,帶她來到安和醫院。

    雷雅音因為沒有心思,所以也沒有發現這一點。

    他帶她直接去了樓上VIP病區。

    兩人一進樓層,就有醫護人員恭敬的跟他們打招呼。

    「季院長。」

    季冬煦對幾人點了點頭:「安排一個外科醫生和內科醫生過來。」

    「好的。」

    季冬煦帶她進了一間病房,雷雅音有些驚訝的道:「他們叫你院長?」

    季冬煦在床對面坐下,對她笑了笑道:「是啊,我是這家醫院的……名譽院長。」

    雷雅音無語一笑:「院長就院長,還有名譽不名譽的?」

    「我這不是想謙虛一下嗎。」

    雷雅音抿唇,玩笑道:「別謙虛了,被發現了以後再謙虛,就是做作了。」

    「你是第一個說我做作的女人。」

    醫生這時候走了進來,他們先跟季冬煦問好后,開始幫雷雅音檢查。

    除了額頭上的傷之外,她沒有什麼別的大礙。

    可是為了保險起見,季冬煦還是安排她住院了。

    「我真的不用住院,沒多大點事兒。」

    「剛剛你檢查的時候,知秋跟我說,你的汽車安全氣囊都開了,看起來當時的撞擊是很離開的,這事兒你說了不算,進了醫院,都得聽醫生的,不知道嗎?」

    雷雅音呼口氣:「行,季醫生,你是老大,聽你的總行了吧。」

    季冬煦笑了起來:「這還差不多,那你換一下病號服,我去幫你安排一下。」

    雷雅音點頭,季冬煦出去后給了她十五分鐘換衣服的時間。

    他回來的時候,手裡端著藥盒走到她身前。

    「來吧雷小姐,露出額頭,我給你處理一下傷口。」

    雷雅音凝眉:「這麼點小傷,還得讓院長大人親自動手?」

    「剛剛葉知秋同事又給我打電話了,說要讓我好好照顧你,照顧不好的話,他可是會揍我的。」

    聽到葉知秋的名字,雷雅音心裡覺得悶悶的,可是表面上卻只能不動聲色。

    「你不用理他的話,他這個人,對朋友一向這樣要緊,要是都聽他的,別人要累死的。」

    季冬煦笑:「也是,知秋這個人,真的是我們這個圈子裡的怪胎,對了,他跟我說你的寶貝女兒非常可愛,下次有機會,讓我也見見吧,我還是挺喜歡小孩子的。」

    他邊給她上藥,邊說著話。

    她只是抿唇輕輕笑了笑。

    原來葉知秋是真打算把她給推銷出去的,連萊婭的事情都跟他說的這麼而清楚。

    「那個……季先生。」

    季冬煦看向她:「怎麼了?」

    「我很好奇,知秋為什麼會介紹我們認識啊,你看,我第一天認識你,就給你添了這麼大的麻煩呢,你們兩個有仇嗎?」

    季冬煦不禁笑了起來:「沒想到你也挺會開玩笑的嗎。」

    她笑了笑:「本來也是啊,哪有人第一次見面,就給別人添麻煩的。」

    「他可能是想多讓我認識一個美女吧,第一次見面,能幫上你,也是我的榮幸的呀。」

    「季先生有女朋友了嗎?」她看他。

    季冬煦不自然的笑了笑:「這個嗎,呵呵,暫時沒有,我這個人,喜歡自由,不喜歡被拘束,再說,我常年在非洲混,總不能帶人家姑娘去非洲吧。」

    「那我給你介紹一個吧,我在美國有一個小表妹,個性特別好,也常年在外轉悠,我一見到,你覺得你們可能會很合適。」

    「雷小姐就不怕禍害了你小表妹?」

    雷雅音聳肩:「反正我只是負責介紹你們認識,成不成是你們的事兒呀。」

    季冬煦擺了擺手:「雷小姐的心意我心領了,談戀愛結婚這種事情,不急。」

    雷雅音心裡鬆了口氣,看來他並不知道葉知秋把他介紹給自己的目的。

    他給她上完葯,包紮好傷口:「好了,包紮好了,時間也不早了,你先休息一下吧。」

    雷雅音點頭:「麻煩你了。」

    「自己人,客氣了。」

    季冬煦離開后,雷雅音在病床上躺下。

    她翻身,背對著門口的方向,雙眸里有些空洞,心裡覺得很累。

    背後手機響了起來,她也懶得回頭去看。

    迷迷濛蒙間,她幾乎要睡著的時候,病房的門被推開,傳來了安然的聲音。

    「雅音,你沒事兒吧。」

    雷雅音醒來,坐起身,看向門口。

    安然和喬御琛一起過來了。

    「你們怎麼過來了?」

    安然在病床邊坐下,拉著雷雅音的手:「怎麼樣啊你,有沒有什麼大礙。」

    「我沒事兒,就是額頭擦傷了一點點而已。」

    「你可真是行,開車怎麼還能碰了呢,以後你別開車了,喬御琛給你安排了一個司機,有事兒你讓司機給你開車。」

    雷雅音看著安然不禁笑了起來:「你們不要誇張了,我也是有六七年駕齡的老司機了,沒你們想的那麼弱,今天是個意外。」

    喬御琛這時候道:「就因為會有意外的存在,所以才要你小心,司機給你備著,用不用隨你。」

    「知道了御琛大哥,不過這大半夜的,你們跑來幹嘛,還下著雨呢。」

    「知秋給我們打電話,說你出了車禍,讓我們來照顧你,當時嚇的我不輕,這小子就能誇大其詞。」

    提起葉知秋,雷雅音呼口氣:「以後我的事兒,你們給我打電話,不要通過葉知秋的口去聽了。」

    聽到她這口氣,安然就知道,她跟葉知秋彆扭了。

    「我們倒是給你打電話了,可你不是不接嗎,就因為你不接電話,我們才覺得嚴重呢。」

    「抱歉,不知道是你們打的。」

    她以為是葉知秋打來的,所以才沒看的。

    安然回頭對喬御琛使了個眼色。

    喬御琛心領神會的先出去了。

    她問道:「你們這又是怎麼了?」

    雷雅音聳肩:「以後,我不會在跟葉知秋往來了。」

    「為什麼?」

    「他沒有說嗎?」

    安然搖頭:「他沒說,只說你出了車禍,我擔心你,所以也沒多問,就先趕過來看你了。」

    「他為了擺脫我,給我介紹了個男人認識。」

    「這男人欺負你了?」

    「沒人,他介紹給我的人很好,」雷雅音笑:「可是我想,我以後不會再愛上誰了,所以他的好意,我心領了。為了不讓他為難,以後,我也不會再與他之間有過多的糾纏和往來了。」

    「他沒有什麼壞心,只是想讓你轉移一下注意力,他是不想失去你這個朋友。」

    「可我沒有辦法再跟他這個『朋友』繼續來往下去了,」她抿唇笑了笑:「見到他,我覺得挺尷尬的,」

    雷雅音呼口氣,雙手交握在一起:「我那天不是跟你說過嗎,早結束了,早痛快。」

    「可是……」

    「然然,你別安慰我了,勉強別人這件事,做一次就足夠了,」她笑:「而且,之前是我考慮不周,我忘記了,他是葉氏集團的獨子,跟我在一起,他的家裡應該也不會同意的。」

    安然沉默。

    「那個……然然。」

    「嗯?」

    「我現在有些累,想要休息,你跟御琛大哥先回去吧好嗎。」

    「你一個人行嗎?」

    「現在這種時候,我需要一個人靜一靜,」她伸手捂著自己的心臟:「我需要時間。」

    安然知道,她現在心裡到底有多難受。

    她點頭:「嗯,那明天我們來看你。」

    「好。」

    安然拍了拍她肩膀,兩人對視后,她轉身離開了病房。

    出了病房將門關上,她轉頭看向立在牆邊的葉知秋,白了他一眼。

    喬御琛道:「我們先離開這裡再說吧。」

    安然往前走去,葉知秋悶悶的隔著玻璃看了一眼病房裡面正在晃神的雷雅音。

    他這次,好像真的做的過了。本意是想要不傷害她,可是最終卻偏偏……事與願違。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