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契約危情,總裁的豪奪 » 第200章 知秋的故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契約危情,總裁的豪奪 - 第200章 知秋的故事字體大小: A+
     

    葉知秋25歲的生日,被一份禮物毀了。

    因為主人公忽然出去后,就沒有再回來。

    安然跟喬御琛回家的路上,一句話都沒有說。

    她的牙齒輕輕咬著拇指的關節。

    剛剛知秋說想一個人靜一靜,她也不知道,就這樣讓他一個人,到底是對還是錯。

    可是這種時候,她很清楚,清凈一下對陷入糾結中的人,是多麼的重要。

    她現在唯一擔心的是,他最終做出錯誤的判斷。

    司機將車開到家門口,安然竟然絲毫沒有發現。

    見狀,喬御琛伸手輕輕撫摸想她的肚子。

    「我家寶貝,你現在是不是因為媽媽忽然的焦躁,也覺得很不安?別怕,媽媽只是在擔心知秋舅舅,沒有別的事情,你乖乖的呆著就好。」

    聽到喬御琛的話,她轉頭看向他。

    喬御琛讓司機先下車,隨即他的手移到她的頭上:「是不是覺得心裡很亂?你現在可是兩個人,你要是覺得亂,孩子心裡也會不安的。」

    安然呼口氣,伸手撫摸著肚子:「對不起寶寶,媽媽剛剛忘記顧慮你的感受。」

    她才說完,肚子里的小傢伙竟趕時機的踢了她一腳。

    她愣了一下,隨即懵懵的看向他。

    「怎麼了?」

    「孩子……孩子他踢了我一腳。」

    「真的嗎?」喬御琛心中一陣驚喜,連忙將手放到她的肚子上。

    可是孩子卻不動了。

    喬御琛對著她的肚子輕柔的道:「寶貝,來,給爸爸一腳。」

    安然無語一笑,哪有這樣跟孩子說話的。

    「你剛剛沒有感覺錯嗎?真的是孩子動了嗎?」

    安然點了點頭:「不會錯的,真的是孩子動了,這是胎動吧。」

    喬御琛看她笑:「那就是了,只可惜,我沒有……哎動了。」

    他剛要說,可惜我沒有摸到的時候,孩子又動了一下。

    雖然動靜不大,可是他卻很明顯的感受到了。

    喬御琛很是驚喜的道:「看來這個孩子並不討厭我。」

    安然看著他笑了笑,剛剛心裡的陰霾因為孩子的初次胎動而驅散了不少。

    喬御琛看她臉上淡淡的笑意,這才道:「心裡舒服一點了嗎?」

    安然抿唇笑了笑:「嗯。」

    「剛剛那個女人,是之前你讓我幫忙,不要讓她回到北城的烏蘇吧。」

    「你還記得。」

    「你讓我辦的事情不多,所以我記得很清楚,為什麼這麼討厭這個女人?她給知秋的傷害,就這麼讓你不能原諒?」

    安然抱懷,表情里攏上淡淡的沉悶:「她根本就配不上知秋,沒有資格跟知秋在一起。」

    「感情是兩個人的事情,我覺得,知秋的感情問題,你還是不要參與的好,畢竟,這是知秋的私事。」

    安然看他:「你覺得我是在多管閑事?」「我只是想告訴你,感情這件事,旁人是控制不了的,有的時候,即便是當事人自己也無法控制,有的人明知道,不能愛上對方,可卻還是會不由自主的被對方吸引,不管對方做過什麼,怎樣傷害過自

    己,自己都無法恨對方。

    如果在感情問題上,人真的可以做到冷靜,世界上,就沒有什麼所謂的愛情可言了。」

    安然嘆口氣:「我也知道,介入別人的人生不對,可是那個女人真的不可以,真的……」

    「你願意告訴我,那個女人對知秋做過什麼嗎?」

    安然糾結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不知道為什麼,她現在迫切的需要一個人來判斷,她到底該不該管這件事。

    喬御琛現在什麼都不知道,所以立場自然是比較客觀,可如果他知道過去發生了什麼,是不是就可以更主觀一些呢?「知秋17歲的時候,喜歡上了大他三歲的烏蘇,說實在的,站在女孩子的立場,我看不出,烏蘇到底有什麼優秀的地方,樣貌在女生中,她只能算是中等偏上,身材是不錯,可是她很世故,也很……怎

    么說呢,我第一次看到她的時候,就不是很喜歡她。

    可是知秋卻就那麼一頭扎進去了,迷戀烏蘇的程度讓我有些驚訝。因為他們經常出雙入對,久了,可能是習慣成自然的原因,我也就接受了他們在一起的事實。

    這樣,一直到兩年後。那天下午放學后,因為要買我媽媽的生日禮物,所以我就一個人去了商場,買完禮物出來的時候,老遠,我就看到烏蘇跟一個男人在一起逛包店。當時我就藏了起來,遠遠的看著那兩人,我親眼看到,那個男人給烏蘇買包,摟著烏蘇的腰,跟她在商場里熱吻。說真的,那時我第一感覺,就好像是自己被人戴了綠帽子一般,我給知秋打電話,可

    是知秋卻說不可能,因為他才剛把那個女人送回她學校不到兩個小時。是我拍了照給他,他才不得不相信我的話。

    後來,知秋把烏蘇叫了出來,問她那個男人是誰,烏蘇說是普通朋友,我問她,普通朋友之間會熱吻嗎,結果她死活不承認自己跟那個男人接過吻,還跟知秋說,是我誣陷她。當時,知秋像是個傻子一樣,竟然說,自己相信烏蘇,把我氣的不輕。後來,我也是在他們分手后,知秋喝醉酒,在我面前大哭的時候才知道,其實知秋當時心裡像是明鏡一樣,他什麼都知道,只是

    裝作不知道,因為只有不相信,他才能繼續跟烏蘇在一起。後來,御仁從商場里弄到了監控記錄給他看,他還把那個男人帶到了知秋面前,那個男人親口承認,烏蘇是他的女朋友,兩人相處了一年了。御仁調查了烏蘇,發現真正的『小三』不是那個男人,知秋也

    同樣是小三,因為烏蘇同時交往的男人,還有一個,那個男人跟烏蘇在一起三年了。而這些男人有一個共性,要麼是他們自己很有錢,要麼是家裡很有錢……直到這時候,知秋依然不願意麵對現實,我親耳聽到葉知秋那個傻瓜跟烏蘇說,只要你跟那兩個人分手,我就原諒你,結果第二天,那個烏蘇還是跟她的男朋友,就是交往三年那個男朋友離開了北城

    不管知秋怎麼犯賤的給她打電話,她都不接,後來她還乾脆換了手機號,徹底的從知秋的世界里消失了。後來,知秋用了很久的時間,也沒能從那段感情里走出來,有一次,我問他,那個女人到底哪裡那麼好,就讓他如此的念念不忘,他說,有的時候,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喜歡烏蘇,只是很想念她

    的一顰一笑,還有她看他時,他心動的感覺……」

    安然說著,淡淡的搖了搖頭,她看向喬御琛:「你覺得……這樣的女人,還有資格跟知秋在一起嗎?」

    喬御琛抱懷,眼神犀利:「當然沒有資格,這樣的女人,出現在葉知秋的身邊就是罪。」

    安然眼神一亮:「所以,你現在是支持我的?」

    「我若不支持你,難道由著葉知秋這種傻瓜繼續被那個女人騙?」

    安然鬱悶:「你也覺得,知秋會再次被騙嗎?在我看來,知秋也是逃不掉的,因為他是個長情的男人。」

    「男人的長情,有的時候也是一種罪。」

    安然鬱悶:「這個女人還真是會挑時機,偏偏要這時候出現,攪了知秋的生日。」

    「總比葉知秋要結婚的時候她忽然出現的好。」

    安然看他:「你還覺得她出現的很是時機?」

    「算是吧,早出現,早根治。」

    安然想了想點頭,倒也有道理:「可是這個女人多奇怪,她現在回來,目的到底是什麼?她不是跟那個男人走了嗎?幹嘛還要回來呢。」

    「原因還用想嗎?要麼就是她在外面,被那個男人甩了。要麼就是缺錢,知道葉知秋現在混的不錯,所以她回來重新糾纏這個鑽石葉老五了。總之,總的目的就是一個,為了葉知秋的錢。」

    安然咬牙:「我一定要把這個女人,像垃圾一樣從知秋身邊掃除,決不能讓她禍害知秋的人生。」

    喬御琛伸出右手,掌心面向她:「一起。」

    安然看了一眼,反應過來,跟她擊掌:「謝謝你這時候能夠站在我這邊。」

    「因為之前葉知秋在我迷茫的時候,站在過我這邊,所以……就當是為了還他的恩情吧,我想,現在的他,當是很迷茫了。」

    安然點頭。

    「對了,為什麼你們兩個只是一看到那個圍巾,就知道是烏蘇來了?」

    「這個……」安然無語的搖了搖頭:「他們兩個在一起的第一年,烏蘇給知秋的生日禮物,就是自己親手織的紅圍巾。

    那個傻子像個二百五一樣,系著圍巾跟得到了全世界似的,大熱的天,戴著圍巾去上學,惹得我跟喬御仁都不敢在他身邊站,因為太丟人。

    後來御仁調查的時候才發現,原來,這個女人給哪個男人過生日,送的生日禮物都是手工圍巾,現在的有錢男人不都賤嗎,覺得這年頭還有女人會親手織圍巾當做禮物,真的很用心。」

    「有錢男人會這麼想嗎?」喬御琛挑眉看向她。

    「你不會嗎?」

    喬御琛抱懷,一派正經:「不會,當然,如果我過生日的時候,能收到手工的木雕,我可能會覺得……嗯……挺好,起碼被放在心裡重視了。」安然白了他一眼,想要就直說,拐什麼彎。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