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契約危情,總裁的豪奪 » 第137章 我成全你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契約危情,總裁的豪奪 - 第137章 我成全你們字體大小: A+
     

    黑暗中,喬御仁醒來,他覺得渾身燥熱的讓人抓狂。

    正這時,身邊有一雙手撫到了自己的身上。

    隨即整個身子都貼了過來。

    對方哼哼唧唧的,似乎很痛苦。

    她的觸碰,讓他渾身猶如被電擊。

    這種感覺,很詭異。

    他勉強,正要起身,卻被對方緊緊地抱住。

    他的理智告訴他,要離開。

    「御仁……」黑暗中,傳來了雷雅音迷迷糊糊的聲音。

    喬御仁腦子一熱是雅音。

    他費力的坐起身,雷雅音痛苦的哼哼著。

    喬御仁狠狠的在自己手臂上咬了一口。

    他和雅音都中了葯。

    是他媽搞的鬼,一定是。

    她竟然又用這些手段,還是對他。

    一想到這些,喬御仁就覺得心裡一陣憤恨。

    他要走,可是雷雅音卻起身,撲倒他,親吻他。

    喬御仁也很難受,難受的想立刻就要了他。

    可是殘存的那一點點的理智告訴自己,不可以。

    他硬是將雷雅音推開。

    床上,她不停的呢喃著『好難受,救救我,救救我。』

    喬御仁嘆口氣,上前,拉起她。

    「雅音,清醒一點,我帶你去醫院,我們兩個現在必須去醫院,不然會出事的。」

    他費力的拉起她,她卻一把抱住他。

    身子貼到他的身子時,她舒緩的哼了兩聲。

    隨即再次失去理智,不停的親他,往他身上蹭去。

    她死命的抱住他,不肯撒手:「抱抱我,別走。」

    喬御仁的理智,在拉扯間一點點被磨滅。

    他的意識告訴他,不可以,可是手腳卻已經不聽使喚了起來。

    他將她撲倒,最後一絲理智被徹底磨滅。

    第二天醒來,雷雅音就睡在自己的懷裡,睡的很香。

    他將自己的胳膊從雷雅音脖子底下抽出來。

    可他一動,雷雅音就睜開了眼。

    她看向他,兩人四目相對,她猛的坐起身,用被子捂著自己的身前,看向他。

    「這是什麼詭異的夢。」

    喬御仁凝眉:「不是夢,是我。」

    雷雅音驚訝的看向他:「御仁?御仁真的是你?」

    她咽了咽口水,昨晚……昨晚不是在做夢嗎?

    她掀開被子看了看自己身上,不是夢。

    她跟喬御仁睡了。

    這麼一想,她的嘴角一下子就揚起好看的弧度看向他。

    「昨晚我們睡了?我以為是在做夢呢。」

    喬御仁心事重重的環視房間。

    她隨著他的視線,也四下里看去,不禁驚訝:「這不是阿姨的房間嗎?」

    喬御仁下床,穿上衣服,圍著房間轉了一圈。

    他母親的行李不見了,她走了。

    這時候,雷雅音也開始穿衣服,她才剛將扣子系好,正要說什麼的時候,喬御仁走了進來。

    「我媽離開了。」

    「她昨天答應我說要走的啊,可是我們昨晚不是在吃飯嗎,什麼時候來了阿姨房間的?」

    喬御仁看向她,表情凝重:「你不知道?」

    雷雅音嘟了嘟嘴:「我酒量明明挺好的,可是昨晚……我還真的沒有什麼印象了。」

    「你是真的不知道,還是在跟我裝糊塗,昨晚那種情況,很明顯,我們被下了葯。」

    「下藥?」她有些懵懵的看向他:「什麼意思啊你。」

    「昨天我們喝的那杯酒里,有葯,催人情的藥物,這事兒我媽沒有跟你說過?」

    雷雅音看到他懷疑的眼神,再聽著他的口氣,腦子一熱,立刻就站起身:「喬御仁,你這話什麼意思,你是在懷疑我跟阿姨合謀陷害你?」

    「如果你真的不知道,就沒有必要激動。」

    「你還是在懷疑我啊,在你眼裡,我就是這樣的人嗎?我是喜歡你,可我雷雅音做人,一向行的正站的端,我才不屑做那種不要臉的事情,所以你根本就沒有資格懷疑我。」

    喬御仁表情凝重,終究,他還是做了對不起安然的事情。

    看到他這副委屈的樣子,雷雅音滿臉的委屈,跺腳,怒吼道:「喬御仁,你混蛋。」

    她說完,拎起自己的外套,轉身跑到門邊,拉開門離開。

    喬御仁咬牙,抬手狠狠的扇了自己一巴掌。

    他掏出手機撥打顧雲清的電話,關機。

    他呼口氣,起身離開了酒店,他需要冷靜一下。

    公司里,安然做完一份表格,看向隔壁空蕩蕩的桌子。

    她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都快十點了,這女人今天是不打算來上班了嗎。

    郝正從一旁走過來:「安然,我這邊整理好了,可以出發了,你那邊呢?」

    安然將文件夾合上裝進包里起身:「走吧,我這裡也沒問題了。」

    郝正指了指雷雅音的桌子:「看來那位大小姐今天是不會來了。」

    安然努嘴點了點頭:「應該是,不管她了,我們走吧。」

    兩人一起出發,坐著公司的車來到批發市場。

    採購完已經中午了,郝正看了看時間:「我們要不要在外面吃了飯再回去。」

    「行吧,師傅你想吃什麼,今天中午我請客。」

    「市場右邊有一家老字號的羊雜湯店,敢不敢嘗試一下?」

    「當然,」她笑了起來,別人敢吃的,她都敢。

    兩人才剛進店裡坐下,安然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她掏出手機看了一眼,見是葉知秋,她直接將手機接起:「幹嘛?」

    「哎喲喂,姑奶奶,江湖救急,快來一趟我的酒吧。」

    「現在?」安然有些疑惑:「怎麼了嗎?」

    「雷雅音吶,從早上來了到現在,喝了14瓶啤酒了,又哭又鬧的,耍酒瘋。」

    「那你別讓人給她酒了啊,別給喝死了,你給御仁打電話,讓他去接雷雅音回去。」

    「我也想啊,一開始雷雅音不讓我給他打,現在是御仁手機關機了,這小子,真不知道要手機有什麼用。」

    安然悶悶的嘆口氣:「知道了,我這就過去,你先別讓她喝酒了。」

    她掛了電話,看向郝正無奈一笑:「師傅,午餐我是吃不上了,我有點兒急事,得先走。」

    「那你快去吧,這邊有我呢。」

    「辛苦了,」她起身拎起包,快速的離開。

    她沒有用公司的車,而是直接攔了一輛計程車去了上夜。

    酒吧這個時間沒有人,她一進去,就看到雷雅音在拍桌子,要酒。

    見到安然,葉知秋連忙小跑步過來告狀:「你看看,你看看嗎,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瘋的女人,簡直了。」

    安然嘆口氣:「她喝的時候,你就該攔著她。」

    「我攔什麼呀,那時候我不在,我的工作人員是看她喝了好幾瓶,開始有點兒發瘋了,才給我打電話的。」

    安然走過去,拉著雷雅音的手腕,想要拽她起來。

    可是喝多了的人,完全就是一灘爛泥,她沒扯動。

    「雷雅音,起來,我送你回去了。」

    雷雅音看向她,打了個酒咯,隨即就癟了癟嘴,哭了起來。

    「安然……嗚嗚,安然……」她雙手捂著臉哭,一直叫安然的名字。

    葉知秋站在她身側打了個冷顫:「這女人不會是愛上你了吧,同性?」

    安然抬腳踹了他腳踝一下,白了他一眼,隨即上前,在雷雅音身前蹲下,她拍了拍雷雅音的膝蓋:「你怎麼了?是不是遇到什麼傷心的事情了。」

    「我做錯什麼了,嗚嗚,為什麼你們都不喜歡我,你不願意跟我交朋友,喬御仁不願意喜歡我,葉知秋討厭我,為什麼,你們都不喜歡我,我明明也不是壞人啊,為什麼你們都要討厭我。」

    葉知秋尷尬了一下:「誰討厭你了。」

    安然看著她這麼哭,心裡也不好受:「是不是御仁欺負你了?」

    「他欺負我了,他不要我,他懷疑我。」

    「御仁沒有相信你,是他不對,我和知秋都相信你,回頭,讓知秋幫你打他好嗎?」

    「不行,你們不能打他,我不要讓他挨打,我不要。」雷雅音拉著安然的手腕兒,使勁兒拽著:「不許打他。」

    「好好,不打,那你得聽話,得跟我回去,你現在需要休息。」

    雷雅音吸了吸鼻子點頭:「我跟你回去。」

    她站起身,搖搖晃晃的,跟她往外走去。

    安然白了葉知秋一眼:「你杵在這兒幹嘛?我拖不動她,你幫我把她給抱出去吧。」

    「我可真是欠了你們兩個的,我都忙成這樣兒了,還要回來照顧這姑奶奶,」葉知秋無語,上前,直接將雷雅音抱出了酒吧。

    他親自開車將雷雅音送回了酒店。

    因為他下午還有事兒,所以就先走了。

    安然留下照顧雷雅音,她給她弄了濕毛巾,擦了擦臉。

    雷雅音半醉半醒著,一臉頹廢的躺在床上。

    「安然,你說……我到底哪裡不夠好呢,為什麼我這麼努力,他就是不喜歡,你們過去的那段感情,到底有多麼的刻骨銘心,為什麼,我就是替代不了你。」

    雷雅音說著哭了起來,那脆弱的樣子,讓人看了不免心疼。

    「你很好,非常好。」「安然,我好累,你說……我跟他分手好不好,我成全他,成全你們好不好,我可以幫你離開御琛大哥,我有辦法做的到,你跟喬御仁一起,遠走高飛吧。這樣,他就能快樂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