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契約危情,總裁的豪奪 » 第119章 他的驚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契約危情,總裁的豪奪 - 第119章 他的驚喜字體大小: A+
     

    晚餐很豐盛,安然吃的很開心。

    「楠楠姐,我是第一次嘗你的手藝,沒想到你這麼會做菜啊。」

    「我好像也就只有這一點優點了,我從小就喜歡做菜。」

    安然挑眉:「你的手藝暴露了,以後我可是會經常來找你蹭飯的。」

    「我隨時歡迎。」

    葉知秋白了她一眼:「論起臉皮厚,你要說自己是第二,沒人敢說自己是第一。」

    「怎麼沒有,你呀,」安然白了他一眼:「你要是臉皮不厚,會跟我來這裡吃飯?」

    葉知秋瞪眼:「是你盛情邀請我的。」

    「你不光臉皮厚,還不會看臉色,我來跟楠楠姐聚聚,隨口邀請了一下,你就跟著來了。」

    葉知秋放下筷子:「你要這麼說,這飯我可吃不了了。」

    金楠無奈一笑:「然然,別逗人家葉先生了,葉先生多吃點,歡迎你來我家做客。」

    「看到沒,這才是做為主人該有的大氣,哪兒像你,你自己說說,自打你出來,有沒有請我去你家吃過一頓飯,我都瞧不起你這小氣鬼了。」

    安然剜他:「你倒挺會倒打一耙。」

    「跟你在一起,不時刻拿著耙,就能被你埋汰死。」

    「我今天過生日,」她瞪眼。

    「我錯了,」他壞壞一笑。

    安然消了怒氣,繼續吃飯。

    看到安然還有個這樣的朋友,金楠是真心為安然覺得高興。

    以前,她覺得安然可憐,還以為她無依無靠了,沒想到,她比自己富有太多了。

    吃完飯,切了蛋糕,生日晚餐算是正式結束。

    安然拍著已經撐到爆的肚子看向葉知秋。

    「九點多,正好,你可以去趕你的夜生活了。」

    「我不是那種人,」他說著已經開始穿衣服:「平常是真沒有那麼多事兒,今晚,我倒的確得去看看。」

    安然無語一笑,找借口也不會換花樣。

    她起身:「楠楠姐,今天就這樣吧,謝謝你為我過生日,我改天再過來。」

    金楠連連點頭,彷彿得到了解脫一般:「行,那你就早點兒回去,有時間再過來找我吧。」

    安然凝眉,感覺金楠姐好像很急著讓她走似的。

    見金楠要送自己下樓,安然道:「楠楠姐,你別出來了,我直接上知秋的車就走了。」

    金楠想了想,為了避免尷尬,她點頭:「那葉先生,然然,你們慢走,路上慢點開。」

    兩人對她擺了擺手一起下樓。

    出了單元樓,安然一眼就看到了一輛扎眼的豪車停在那裡。

    這車她天天坐,所以太熟悉了。

    見他們出來,車門打開。

    喬御琛從駕駛座下來。

    看到喬御琛,葉知秋驚訝了一下:「你……告訴他我們在這裡了?」

    安然搖頭:「百分百的沒有。」

    她說完,走到了喬御琛身前:「你怎麼會在這裡?」

    「接你,」喬御琛表情並沒有半點生氣的意思。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的?」

    「我派去接你的司機,一路跟著你來到這裡的。」

    「接我?在公司門口?」安然有些驚訝。

    喬御琛點頭。

    葉知秋走過來,「喬總,你不用把安然看的這麼緊吧,安然總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我只是來接安然,僅此而已。」

    喬御琛看安然的眼神溫柔,可看向葉知秋的眼神卻並不友好。

    安然看向葉知秋:「知秋,正好,喬御琛來了,你就不用去送我了,你去忙你的吧。」

    葉知秋瞪她,這是不用他的意思?

    安然對他抿唇一笑:「你的生日禮物,我會好好用的,我們改天再約,回去吧,省得你送我來來回回的跑了。」

    葉知秋想了想,倒也是的,來來回回跑怪累的。

    他挑眉,「那我走咯?」

    「嗯。」

    葉知秋看也沒看喬御琛一眼就離開了。

    安然看向喬御琛:「既然來了這裡,你怎麼沒有給我打電話。」

    「打電話給你做什麼?不是會擾了你吃飯的興緻嗎。」

    安然凝眉,這男人今天怎麼怪怪的。

    喬御琛繞過去,走到副駕駛邊上,拉開車門:「上車吧,我們回家。」

    安然走過去,坐進車裡。

    喬御琛上車,系好安全帶,發動車子離開。

    「晚飯吃的開心嗎?」他隨手開了舒緩的輕音樂。

    「嗯,」她應完,有些猶豫的問道:「你……吃過晚飯了嗎?」

    「沒。」

    安然凝眉:「你是故意這樣說,讓我愧疚的吧。」

    「我是真的沒吃飯,為了等你,我以為,今早我們已經約好要一起吃晚餐了。」

    「我沒答應你一定會回去,」她的臉上微微有些愧疚之色。

    「所以,我也沒有埋怨你的意思,」他說著,勾唇一笑:「你不用覺得愧疚,我也沒有生氣,仔細想想……這樣的感覺也挺好的。」

    「什麼感覺?」

    「等人啊。」

    安然側身坐著看向他:「喬御琛,你今天怎麼怪怪的,你是不是……」

    他邊開車邊看了他一眼:「你最近一直都說我怪,我其實很正常。」

    安然抱懷,撇嘴:「才沒有,你一點兒也不正常,以前要是我放了你鴿子,你一定會板著臉,對我態度很差,可你今天竟然都沒有生氣,我覺得你沒有生氣才是最可怕的。」

    「我有你說的這麼邪惡嗎?」

    「有過之,無不及。」

    「好好好,如果你真這麼愧疚,那你就給回家給我做點吃的吧,我很餓。」

    安然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到了家都快要十點了,你還要我給你做飯?你真是個資本家。」「這位資本家太太,我說我不介意,你說我不對勁,我說讓你給我做飯,你又說我是資本家,我發現你嫁給資本家后,好的不學,這不好的,倒是學了一籮筐。你也不心疼心疼你家從中午到現在滴水未

    進的資本家老公?」

    被他繞口令的說了一通,安然倒是側頭,掩唇偷偷一笑。

    正好遇到紅燈,喬御琛側頭,從車窗倒影上看到了她的笑顏。

    兩人的視線,在車窗倒影中交會。

    她回頭,他一扯安全帶,往前傾身,直接吻了她的唇一下。

    安然閉了一下眼,再睜開眼看向他的時候,他已經離開了她身邊,嘴角帶著笑意,發動車子,通過綠燈。

    她抿唇,盯著他:「你是三歲的孩子嗎?」

    「三歲的孩子不允許開車。」

    安然無語:「你可真夠無聊的。」

    「不是無聊。」

    「那你幹嘛親我?」

    「剛剛那個場景,在電影里看到的話,應該都會接吻,這叫觸景生情。」

    「所以呢?你喬大總裁也落了俗套?」

    「我說了,我本來也是個俗人,俗人都免不了落俗套,」他勾唇,心裡覺得很是得意。

    「我跟你之間,不會觸景生情,只會觸景生氣,」安然口氣雖然是不悅的,但是心裡卻並沒有覺得生氣。

    這也真是奇怪了。

    車子開回家門口,安然下車,周圍一片黑乎乎的。

    她不自覺的有些害怕,喬御琛上前,牽住了她的手。

    「跟我走吧。」

    「路燈怎麼壞了?」

    喬御琛笑了笑,也沒說什麼。

    安然心裡還納悶呢,今天本來心情特別好,結果自打晚上遇到了喬御琛后,運氣變差了。

    路燈竟然都壞了。

    走到家門口,喬御琛拉著她小心翼翼的開了門。

    安然正要邁步進去開燈的時候,喬御琛拉了她一把。

    「安然。」

    她回頭隔著黑暗看他的眼:「怎麼了?」

    「沒什麼,開燈吧。」

    安然往裡走了一步,隨手將燈打開。

    客廳里,包括身後的路燈跟著一起亮了起來。

    因為忽然的光亮,安然的眼睛不適應,先閉了一下,才睜開。

    目光觸及客廳,安然被滿屋子……滿屋子五顏六色的花海給嚇到了。

    怪不得剛剛站在這裡,就覺得一股奇怪的香氣撲鼻而來。

    原來……

    她站在原地,表情懵了足有半分鐘。

    喬御琛在她身後,輕輕環住她的腰:「生日快樂。」

    安然這才恍然大悟。

    原來今早的麵條,不是偶然。

    他一早就知道她今天過生日,所以給她煮了長壽麵……

    安然輕輕咬住唇角。

    所以,他今晚讓自己早點回來,是為了給自己驚喜的?

    莫名的,她的心裡像是有什麼輕輕撞擊了一下。

    「你……」她一時語噎:「你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

    「你覺得,我要跟你結婚,會不看看你的個人信息嗎?」

    安然咽了咽口水:「所以……今天上午,我們辦公室里的那捧紅玫瑰,是你送的?」

    「紅玫瑰?」喬御琛凝眉:「還有人給你送花?」

    安然愣了一下:「不是你?」

    喬御琛挑眉:「看來,你還挺招蜂引蝶的。」

    安然白了他一眼:「不是你就算了,我就隨口問問。」

    「隨口問問都不需要問出個結果的嗎?」

    安然聳肩:「反正在你這裡肯定是問不出結果了。」

    她看向客廳,順著預留出來的小路走了進去。

    喬御琛有些不自在的問道:「你會不會覺得有些幼稚?」

    「那你還做?」

    「聽說……女孩兒都喜歡花,所以,我想讓你跟別人不一樣,她們能收到花,我想讓你收到一整片花海。」

    安然看著他,這個男人……感情經歷應該也並不豐富吧。女孩兒都喜歡花,還需要聽說嗎?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