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契約危情,總裁的豪奪 » 第68章 喬御琛幫了安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契約危情,總裁的豪奪 - 第68章 喬御琛幫了安然字體大小: A+
     

    安然不禁笑了起來:「你做為哥哥,必須要做的事情就是好好做安氏集團的總裁,好好的守護蘇阿姨。」

    「你和我媽還真是……她記掛你,你記掛她,這世上,估計沒有這麼和睦的后媽和后女兒了。」

    想了想,還真是這樣呢。

    下了班,安然來到地下停車場上車,準備開車回家。

    她的手機響起,安然拿起看了一眼,見是安心打來的,她沒有接。

    回到家,她進了廚房開始簡單的做一個人的晚餐。

    她煮了一碗面,正要吃的時候,手機又響了起來。

    她拿起手機看了一眼,抿唇接起。

    「你好,傅先生。」

    「你好,安然,給你打電話有些冒昧,悠悠想讓我問問你,明天還能帶她出去玩兒嗎?」

    安然這才想起,明天是周六。

    「可以啊,傅先生明天放心的把她交給我就可以了。」

    傅儒初輕聲笑了笑:「我總覺得給你添了麻煩,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悠悠一直在跟我念你,我一方面怕麻煩你,一方面又怕讓悠悠傷心,所以……」

    「傅先生,沒關係,我懂的,明天上午九點,我去你家接她,我帶她去遊樂園玩兒。」

    「那好,我這就跟悠悠說,今天晚上你有時間嗎?我想請你出去吃頓飯。」

    安然抿唇:「傅先生,抱歉了,今晚我有約了。」

    「哦,沒關係,那改天也可以。」

    掛了電話,她吃了幾口面,手機再次響起。

    見來電顯示依然是安心,她沒有接,將手機扣下。

    手機鈴聲消失的那瞬,門口響起了門鈴聲。

    她起身,走到門邊從顯示器里看了一眼。

    見來人是安心,她撇嘴,將門拉開,走了出來。

    「我當是誰這麼催命似的按我家門鈴呢,原來是安大小姐呀,」她抱懷,倚靠在門邊:「你不去解決你家公司里的事情,跑到我家來幹什麼?」

    安然的口氣帶著幾分輕佻。

    安心咬牙,上前抬手就摑了安然一巴掌。

    安然愣了一下,不過只一瞬,她抬手也反扇了安心一巴掌。

    因為帶著憤怒,所以安然這一巴掌,手勁兒用的不小。

    安心連連踉蹌兩步,跌倒在地。

    可她不死心,爬起身又撲向了安然。

    安然毫不示弱,一把抓住了對方的頭髮,將她的頭往後用力一扯。

    安心再次被她的動作壓制,摔倒在地。

    她站起身,安心也立刻站了起來,指向她。

    「安然,我真後悔,當初沒讓你死在監獄里。」

    安然蹙眉,「我死在監獄里,你以為你還活的了嗎?」

    她上前,推了安心一把,安心向後踉蹌一步,退出了她家。「安心,你給我牢牢的記住了,我的存在,雖然對你父母來說是不受歡迎的,但我於你,絕對是神一般的存在。你的命是你父母給的沒錯,但幫你續命的人是我,我不要求你對我感恩戴德,但你也少在

    我面前囂張,你算老幾,憑什麼來我面前鬧?」

    「就憑你勾引了喬御琛,他是我男人。」

    「那你把他搶走啊,你有種,就搶一個給我看看,如果喬御琛要跟我離婚,我會瀟洒的,立刻轉身。我才不會像你一樣,死皮賴臉的,人家明明不要你了,你還要留在人家身邊。」

    安心再次抬手指向她。

    安然卻是抬手將她的手掃開:「我的母親教育我,用手指著別人是不禮貌的行為,看來,你真是有爹娘生,沒爹娘教的女人。」

    「你在背後捅了安家一刀,這事兒,你以為我們會就此作罷嗎,安然你聽好了,這次,御琛也好,安氏集團也好,這所有的賬,我全都會跟你算清的。」

    安然挑眉,笑:「那你可就先要把我母親的死,和我白白委屈的坐了四年牢的這兩件債還清了。」

    「你媽死的活該,賤人一個,至於你,就該死在監獄里。」

    安然咬牙,上前一把將她撲倒在地,狠狠的掐住了她的脖子:「安心,我說過多少次了,你這女人,沒有資格提我媽,你找死,我現在就掐死你。」

    安然是真的用了手勁兒的。

    她咬牙,眼睛發紅,就好像不掐死安心就不罷休一般。

    安心一開始還在掙扎,可是到了後來,她踢腿的動作慢慢放緩,幾乎窒息。

    正這時,路邊一輛車停下,喬御琛快步從車上下來朝這邊跑了過來。

    他上前,將安然推開,安心這才用力的呼吸一口,反回了一口氣。

    看到是喬御琛來救了自己,安心坐起身就撲進了喬御琛的懷裡,痛哭失聲。

    「御琛,然然要殺了我,然然瘋了,她竟然要殺了我。」

    她哭的好不傷心,死命的抓住了喬御琛腰間的衣服。

    喬御琛仰頭看向安然,凝眉:「你最好給我一個解釋。」

    「解釋?沒有解釋,如她所說,我想讓她去死。」

    「閉嘴,你給我進屋去。」

    喬御琛瞪向她。

    這個女人到底知不知道,殺人是犯罪。

    她……

    「還不進去。」

    他吼完,眼神微蹙,似是在對她傳遞什麼意思。

    她沉思片刻,恍然。

    冷哼一聲,後退一步,將門狠狠的摔上。

    喬御琛和安心被關在了門外。

    他將她攙扶起,看到她臉頰上的巴掌印,他眉心深沉了些:「需不需要去醫院。」

    安心閉目,眼淚從眼裡滴落:「不必了,公司里出了這麼大的事情,沒有人幫我,即便死,我也得死在公司里。」

    她從他懷裡離開幾分,轉身要走。

    喬御琛沉默:「讓司機送你回去吧。」「四年前,她要殺我,你把她送進了監獄,四年後,她要殺我,你卻像是什麼都沒發生一般……御琛,人都會變,我一直都知道,可是你變成今天這樣,真的是我完全沒有想到的,我錯了,大錯特錯,

    我就不該相信,你當初跟安然結婚,只是為了救我。你其實……是想擺脫我,對嗎?」

    安心沒有回頭,也沒有等他的回答,聲音哽咽。「我還是那句老話,即便你短暫的愛上瞭然然也沒關係,我會等你,但是……御琛,別讓我等太久,我怕以我的身體條件,等不到你想要回頭那天,我真的不想,終有一天,你是站在我的墳墓前,跟我

    說『對不起,我後悔了』這種話。」

    她說完,踉蹌的離開。

    喬御琛看著她的車離開,他在門口站了許久,連抽了兩支煙,才開門進屋。

    他進去的時候,安然就坐在玄關處的台階上,背對著他。

    他沒有做聲,靜靜的換鞋。

    安然雙臂環抱著膝蓋坐在那裡,輕聲:「謝謝。」

    喬御琛聽到這兩個字,心裡的憤怒,終是壓抑不住。

    他上前,一把拎起她的手臂,將她扯起。

    剛剛在陰影下,他沒有看清她的臉色。

    現在,兩人正在玄關的燈下,所以她臉上的五指印也是清晰可見。

    喬御琛心裡悶悶的。

    他鬆開了狠狠抓著她手臂的手,轉身,進屋。

    安然踉蹌了一步,站穩,看向他。

    她知道,剛剛喬御琛幫了她。

    就在剛剛,她差點兒掐死安心。

    以安心的個性,她只怕會告自己故意殺人未遂的罪責。

    喬御琛讓她先進屋,阻斷了安心的念頭。

    所以,嚴格說起來,喬御琛終結了她的又一場牢獄之災。

    她走進了客廳,喬御琛坐在了沙發上。

    安然抿唇,走了過去,她站在茶几對面:「我若說,今天……是她先來找茬的,你信嗎?」

    「一會兒把今天的監控記錄毀掉。」

    安然頓了片刻才道:「監控?」

    他沒有做聲,只是看向她。

    不過安然卻是已經明了了,他是擔心安心會反悔,還會追究她今天要掐死她的責任。

    「好,我聽說……你沒有幫安氏,為什麼?」

    「你的消息倒是靈通。」

    「因為我一直都很關注安家的事情,如果你幫了她,她今天也不會來找我算賬了。」

    她走過去坐下:「你為什麼沒有幫她,是怕我會公布我們的關係嗎?」

    「與你沒什麼關係,只是我不會做違背法律的事情,錯了就是錯了。」

    安然輕聲一笑。

    喬御琛看她:「笑什麼?」

    「沒什麼。」

    兩人一起坐在客廳里,誰都沒有再說話。

    過了片刻,喬御琛看她:「吃過了嗎?」

    「正要吃,結果安心來了,你呢?」

    「還沒。」

    「我煮了面,要不……一起吃吧。」

    「好。」

    安然起身,去廚房看了看鍋里,面不多,大概不夠他吃。

    她開火,重新幫他煮麵。

    面快要煮好的時候,喬御琛走了進來。

    他手裡拿著一塊白色的帕子,裡面塞的鼓鼓囊囊的走到她身邊。

    她看他:「我這邊很快就好了。」

    他沒有做聲,抬手將手裡的東西貼到了她的臉頰上。

    她頭微微一側:「好涼,什麼東西啊。」

    「冰塊,你臉上的五指印,太難看。」

    安然得意的挑眉:「反正我也沒吃虧。」

    她側過頭:「沒關係,就放在臉上吧,我不介意。」

    可他卻用力一扯她,將她固定在了自己懷裡,繼續幫她冰敷。

    「一個女孩子,就不能對自己的臉上心一點,身上已經那麼多傷疤了,非要把臉也毀了才高興?」

    他這樣的『責備』,讓她心裡微微一凌,默默的看向他。

    又長又翹的睫毛,在他眼皮底下,忽閃忽閃。就像……星光,閃進了他的心裡。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