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極品掠奪系統 » 第四百一十章:滴水不漏豈會無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極品掠奪系統 - 第四百一十章:滴水不漏豈會無心字體大小: A+
     

      當慕清霄牽著小依踏上涼亭水榭,柔和的海風撲面而來,風中參雜著一絲海水的味道,細微的浪濤拍打著木樁,在海面上蕩起一陣漣漪。13579246810ggaawwx ..

        海天一色,當真絕景。

        站在涼亭水榭最前方,有一名氣度不凡的貴胄公子,面朝大海,宛如一副水墨畫。

        扶蘇,秦始皇嫡長子,嬴姓,名扶蘇,秦朝統治階級中具有政治遠見的人物,未來大秦帝國的繼承人。

        雖貴為皇長子,但他并無實權,與主張實施鐵腕統治的相國李斯相比,一貫主張休養民生,以懷柔安撫六國遺民。

        宅心仁厚,與嬴政以法治國的理念大相徑庭,恩怨分明,即使沒有被告知恩人的姓名,仍對恩人懷有知恩圖報之心,并誓言一定找到自己的救命恩人。

        扶蘇轉過身來,當看到來者是慕清霄后,眼中滿是詫異之色,語氣有些激動的說道:“皇弟,你怎會出現在桑海?”

        對于慕清霄,扶蘇眼中沒有一絲的敵意。

        雖然兩人都貴為皇子,互為競爭對手,但扶蘇心里清楚。

        后者貌似對朝權并不感興趣,反而像極了閑云野鶴,而且自半年前離開咸陽后,就在也沒有過他的消息。

        能在桑海相見,扶蘇心中頗為喜悅,走上前來,望著慕清霄,微笑著說道:“半年的時間,倒是長高不少。”

        對于扶蘇,慕清霄并沒有討厭或者喜歡的區分,因為兩人除了表面上的一層關系,本來就沒有什么交集。

        不過,慕清霄并沒有將自己當成什么皇子,否則也不會出宮游山玩水,而且伸手不打笑臉人,于是微笑道:“半年不見,皇兄氣色一如既往的好。”

        “快別站著,進來坐吧。”

        慕清霄聞言,牽著小依來到水榭中,盤腿坐在桌前,并沒有在意地面上四具毫無生機的尸體,以及站在遠處的六劍奴。

        “公子。”與此同時,李斯也進入水榭之中,瞥了眼地上的尸體,朝著扶蘇拱手為禮。

        扶蘇看向李斯,似笑非笑的說道:“李大人剛剛可是錯過了一場好戲。”

        剛才,李斯已經從章邯口中得知水榭中所發生的事情,心中不禁有些后怕。

        “公子,此時的確兇險萬分,而且居然發生在戒備森嚴的桑海之濱,幸好影密衛及早得到情報,章將軍心細如絲,早已窺破刺殺陰謀,只是,大膽章邯,你既然已經掌握險情,怎么敢拿公子的安危當作誘敵之餌。”

        “李大人錯怪章將軍了,先前替我接待刺客的不過是一個替身,今天若非章將軍,我與李大人兩個非但是當局者迷,且生死都未可知。”

        “微臣惶恐。”

        “先不說這些,難得在桑海遇見皇弟,自然要好好的喝上幾杯,將酒菜端上來。”

        當秦軍親自端上銅盤,一陣香氣撲面而來。

        “剛剛因為一些事情影響了心情,皇弟別客氣,這是齊魯最有名的菜肴,魚翅烹熊掌........”

        片刻后,李斯抿上一口葡萄酒,面露困惑之色:“有一件事情李斯不明,那個刺客竟然敢假冒我前來赴宴,難道不怕被我撞見,行跡敗露?”

        聞言,慕清霄嘴角勾起一絲笑容,語氣淡然道:“在他們整個計劃中,這一點正是最為有趣之處。”

        霎時間,扶蘇,李斯與章邯三人目光都落在慕清霄身上。

        “李相國準時出門,路上與我一起同行,并沒有耽擱多長的時間,但李相國守時的習慣,可是數十年如一日,朝中聞名。”

        話語剛落,扶蘇三人的眼神都變得犀利起來,章邯拿出一枚小型日晷,道:“皇子殿下所言極是,李大人請看。”

        當李斯看到日晷的時間后,眉頭皺在一起:“申末時,我分明未初便已動身,與皇子殿下同行也并未耽擱多久,怎么竟比預期晚到整整一刻鐘!”

        “因為有人在時間上做了文章,李大人住處的日晷恐怕被人暗中動過手腳,只要些微改變日晷盤面傾斜的程度,就可以使計時出現偏差,從而為這次行動,憑空出了并不存在的一刻鐘。”

        “的確是處心積慮的刺殺計劃,他們的刺殺計劃確實煞費苦心,只可惜,他們錯就錯在,把一切都做得太過完美。”

        “早在一個月前,公子決定宴請大人的時候,海月小筑的每一個人,每一件事,就已經在影密衛的密切監視之下。”

        坐在一旁味美酒的慕清霄,聽到章邯的話語,險些將口中的葡萄酒給噴了出來,那豈不是說,這貨在桑海兩公里外,足足等了自己一個月,還真是耐心十足啊。

        尋思片刻,章邯道:“就在不久前,我聽到有客人夸獎這里的菜色,味道突然變好了,這就有些不同尋常了。”

        “廚子的技藝日漸精湛,有什么可疑的地方?”聽到章邯的話語,李斯不明所以。

        “原本也是稀疏平常,但在這一個月里,海月小筑中有那么四個人,日常起居,待人接物,都循規蹈矩得讓人無可挑剔。”

        “無心之失在所難免,滴水不漏豈會無心,在這世上,沒有人可以不犯錯誤,如果太過正常,正常的完全不犯錯誤,這就是最大的反常,不知我說的可對,章邯將軍?”

        “皇子殿下所言不錯,刻意,就意味著必有隱藏,很快,我就找到了他們一直在掩藏的東西,他們的確很小心,不僅殺了人,還銷毀了尸體,而那四具被銷毀的尸體,才是真正的廚子和仆役。”

        飯菜也吃的差不多,扶蘇站起身來,面露嚴肅之色:“父皇東巡在即,蜃樓亦將啟航,在這種時候,卻還發生此等刺殺,必須即刻徹查此案。”

        “末將遵命。”

        慕清霄瞥了眼遠處的六劍奴,趙高真是好手段。

        只是犧牲幾名羅殺手,簡單的演一出戲,就能借著扶蘇的手,向儒家下手,手段狠辣,難怪能一手將秦國引向毀滅。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