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男歡女愛 » 第五百七十章 晚來獨向妝台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男歡女愛 - 第五百七十章 晚來獨向妝台立字體大小: A+
     

    (感謝89597496打賞6666龍子幡366一字嘴366,上次秋中一葉6666小,肚笑米勒,小三小三,精彩天下,靜水流楓,縱橫龍,路過8月票,很多落下的,感謝大家支持,嘿嘿,昨天請假收穫比哪天都多啊……新建4群372895908,石頭壘1群縱橫vip讀者群121247067歡迎加群。)

    陳楚一看是張財村長打來的,心想這老傢伙這麼大晚上了,找自己干毛?

    心想要早知道是張財打來的剛才就不接了,直接把王小燕給抓住,最好給拿下了。

    這他媽的張財耽誤來事的春秋大事兒了!

    「喂!嘿嘿,村長啊,啥事啊?」

    「咳咳……陳楚沒睡呢吧!」

    「沒呢!村長想打撲克啊還是幹啥啊,不過可不能贏東西的啊,要不就犯錯誤了……」

    「靠!」張財咳咳兩聲說道:「犯錯我能**咋的?就咱倆也沒外人,咱就說心裡話,這**規矩那**規矩都他媽的是給老百姓定的,不信?鄉里那幾個領導天天玩,而且派出所的也跟著玩,就那麼回事吧,咱要是玩也沒事……」

    「嗯……」陳楚點點頭,知道張財是拿自己不當外人了,不然這事兒是不能說的,只可意會不可言傳哪!

    張財又咳咳兩聲說:「陳楚啊,剛才那個李鄉長,那個逼貨管我要你的電話號碼了,我不多說了,一會兒他給你打我再說話就容易佔線了,這逼貨該懷疑我了……」

    陳楚呵呵笑,心想張財也煩他啊!

    「行,我知道了,他給我打電話也沒啥用,呵呵……」

    嗯。

    張財正要掛斷電話,忽的裡面傳來了嘟嘟嘟的聲音,心想操他媽的,還是晚了一步,忙掛了電話。

    而這時,李鄉長也掛斷了,給陳楚打了個電話提示佔線,心裡一琢磨感覺肯定是張財那小子通風報信的了。

    不然怎麼會這麼巧?老子剛掂量好了詞兒打過去就佔線了?

    停了一小會兒,李鄉長又給陳楚撥了過去。

    陳楚看了看那尾號,心想我糙,還他媽三個六呢,你可夠順的了。

    隨即接了起來。

    「喂,哪位?哪位啊?」

    李天成哼了一聲,隨即打著官腔說道:「喂,是陳楚,陳副村長嗎?嗯?」

    陳楚笑了,心想你嗯?你嗯個你媽逼啊你嗯?

    還是讓邵曉東這夥人收拾的輕,看來被人家一頓神撓,還是沒長記性啊!

    「嗯……」陳楚也拉著長長的官腔說:「嗯,是我,你麻痹的誰啊?」

    「我……」李鄉長差點被這一句噎死了。

    以前在部隊的時候,他這麼一打電話,那手下的小兵一個個的規規矩矩的,自己那叫一個拉風啊!

    那叫一個爽啊,手下小兵一個比一個的聽話了。

    現在卻不行了,這個小小的副村長也敢跟自己嘚瑟,真他媽的是不想幹了。

    「陳楚!我是李鄉長!我是李天成!」李鄉長有些咆哮的樣子了。

    「嗯?李鄉長?哪個李鄉長啊?哦,想起來了,想起來了,是今天被扣了一腦袋大糞的那個對吧?」陳楚呵呵笑了。

    「你……」李鄉長氣得要死,亦是咆哮的吼道:「陳楚!你給我老實一點!還有,你怎麼知道我……這件事?是不是你乾的?」

    「嘖嘖嘖……」陳楚嘿嘿笑了。

    「李鄉長啊,你這是從何說起啊,看你歲數不大啊,怎麼這麼的糊塗啊!你被扣一頭大糞的事兒我們現在小楊樹村的村民都知道了,上到八十歲的老頭兒,下到四五歲的剛會說話走路的小屁孩兒都知道了,你能說是……是他們乾的么?嘖嘖嘖……虧你還當了這麼多年的兵,啥素質呢!我呸……」

    「你!!!」李鄉長氣得暴怒了。

    心想肯定這件事跟陳楚有關係!百分之百的有關係啊!不然他不能這麼的幸災樂禍!媽了個巴子的,管了一輩子的鳥了,現在還被鳥給啄了眼睛了……

    「陳楚!你……你給我來一趟!我有事和你說!來鄉里……」

    「嘖嘖嘖,李鄉長啊,莫生氣,氣大傷身,你不知道嗎?生氣也影響性生活的,你這麼生氣一會兒還怎麼給你媳婦倆干炮啊?乾脆別幹了,讓……」他剛想說讓老子我干吧!陳楚感覺他媳婦還不錯的,正經不錯的人呢!要是糙一把也挺好的。

    「那個……就等有精神的時候再干吧……」

    「放肆!陳楚!你知道你現在是在說什麼,在做什麼嗎?你給老子老實點!我告訴你,你不用猖狂!這要是在連隊,老子當連長的時候,就你這**樣的**兵,老子他媽的修理不死你!你這樣的**兵,老子弄死你!讓你都後悔從爹媽肚子里爬出來,長出兩條腿當人!」

    麻痹的……

    陳楚呼出去口氣,殺了這貨的心都有了。

    「李鄉長,我也告訴你,別**以為自己當兵了,就**多牛逼了,我告訴你,在小楊樹村這一片,我陳楚比你好使,要不咱就試試?」

    「陳楚!我看你他媽的這個副村長是不想當了!老子明天就給你撤了!」

    「我操!你嚇唬我咋的?這他媽副村長說白了讓誰當誰就是,你以為還有國家編製哪?我在告訴你,你撐死算是一個破逼的副科級,裝你媽的牛逼啊,老子太大的幹部沒見過,局級的倒是見過幾個了,也沒一個你這逼樣的!真他媽的裝山驢逼!行啊!你不是讓我去么?去幹啥?還有,別去你那,咱倆單獨約個地方見見,我知道你啥意思,想跟我比劃比劃對不?我糙!來吧,約個地方……」

    呼呼……

    李天成剛才和陳楚要他去鄉里,是想修理修理他,感覺這事兒跟陳楚有直接的關係,這簡直就是一個地痞惡霸,自己堂堂的一個鄉長,以前也是部隊的連長啊,在老部隊,可不能給老部隊丟臉,老子可是二連的連長,**集團軍的,這要是被陳楚踩在腳下,那便是給集團軍丟臉了啊!

    部隊大多這樣,自己丟臉認為給全班丟臉,給全排全連丟臉,給全營全團全師丟臉……不知道自己一個小兵的臉到底能有多大。

    「咳咳……陳楚啊,這可是你自己找不自在,可怨不得我,可別說我李天成以大欺小,以當兵的欺負你個農村小孩兒,哈哈,你好像還沒初中文憑吧……」

    陳楚差點就張嘴罵娘了。

    「呵呵……那你的學歷?」

    「大專!」

    「好吧,那我問你一個簡單的事兒啊,傻逼用英文怎麼念啊?你不是說自己是大專生么?傻逼,怎麼說?」

    「傻逼?應該是『法克』吧?」

    「哈哈……」陳楚笑了:「你這個傻逼,就知道『法克』,法克你個奶奶啊!那叫『布比』懂不?連你媽一個英語單詞都不會,都不如我一個初中沒畢業的,你這個大專生?我靠,是我傻逼還是你傻逼?傻逼你懂了嗎?」

    「你……」

    「行了,李傻逼啊,我陳楚沒時間和你閑逗悶子,咱倆就在那個……鄉里跟小楊樹村中間的位置,旁邊有一個土丘,以前那死過人,聽說半夜一個老太太跳進了,還穿了一身紅衣服,哈哈,敢不?一會兒咱倆就在進口約!」

    「哼……」李鄉長冷笑一聲:「陳楚啊,你少和我來這一套,以為我怕么?我們革命軍人是從來不怕牛鬼蛇神的!世界上的一切都是紙老虎!哪有什麼階級,哪有什麼牛鬼蛇神?行,咱們就去那,只要你一會兒別嚇哭了就行……」

    「好啊!誰不去誰他媽的是孫子。」

    「嗯……」李鄉長沉悶了口氣,心想這他媽的都什麼詞兒啊!

    「誰不去誰不是男人!不是男子漢!」李天成這才氣呼呼的掛了電話,隨後準備去了。

    陳楚也氣樂了。

    不過掛了電話,他不由得捏了捏右手中指的玉扳指,心想這不是小事兒,白天的時候看這小子有兩下子,不管怎麼說,人家那二十年的兵肯定不是白當的,罵是罵,損是損,但真不能掉以輕心了。

    這要是沒幹過人家,讓人家幹了那可壞了,而且,這次不能用銀針,如果自己要是飛針了,我靠!這事兒要是走漏了風聲可壞了,警察整在緝拿那三死三傷的兇手呢。

    雖然韓瀟瀟那個飯桶大警察說過沒事,高進要收了他,那他也不想那樣,陳楚就是喜歡一個人自由自在的不受到任何約束,那多有意思啊。

    陳楚呼出口氣,琢磨了一下泰拳招式,心想對付這種傢伙就得用泰拳,乾脆利落也狠毒,陳楚還真沒有多大把握干敗他。

    這時,邵曉東打過來電話。

    陳楚接聽了。

    只聽電話里吵雜的歌舞昇平。

    「咳咳……你又在哪瀟洒呢!」陳楚問了一句。

    「嘿嘿!楚哥來啊!過來喝一杯啊!」

    「靠!不去了,這都黑了,而且瀚城離這裡六十里呢,來回跑犯不上……」

    「嘿嘿……楚哥,我沒在瀚城,我在縣城呢,哎,和你說啊,縣城不錯的,比瀚城強多了,剛才我遇見了兩個妹子,是學生,要賣,我直接給她們賣了,我操,你猜怎麼的?都是處女啊,一個賣了三千,一個賣了四千,給她們一人一千塊,哥們我凈賺五千塊錢,正跟嚴子幾個兄弟瀟洒呢!來啊!」

    「咳咳……」陳楚心想這貨真是挺缺德啊。

    不禁問:「縣城的?叫啥名啊?」

    別看邵曉東一天吃喝嫖的,但是不賭,而且記性特好,腦筋夠用的狠了。

    「嗯……以掛好像叫什麼錢曉霞的,還有一個叫什麼王愛紅……」

    「糙!是不是小柳庄的啊?」陳楚揉了揉額頭:「要是小柳庄的他媽的是我同學!」

    「啊?我糙!是小柳庄的,你同學啊!楚哥你也不行啊,你同學沒拿下?不過兩個妞兒長得一般,估計楚哥你也看不上眼了,那什麼,來吧,兄弟幾個吃點喝點,熱鬧熱鬧,你不來沒意思,咱這花生,啤酒,果盤,女人……大扎……你不來不夠意思啊!」

    「咳咳……真沒時間,和你直說了吧,白天李天成那老王八羔子,好像懷疑到我了,一會兒約我跟他單掐呢!他媽的。」

    「呷?懷疑你?我來!楚哥,沒事,兄弟們馬上去!」

    陳楚咳咳兩聲說:「不用了,我對付他就行了。」

    邵曉東也沒喝多,那點啤酒沒啥,忙說:「楚哥不行啊,今天我們兄弟跟那老王八羔子交手了,老王八有兩下子啊!不是泛泛之輩,你自己兄弟們怕吃虧,再說了,咱們兄弟去了,十好幾個,給他一頓圈踢,然後咱兄弟們喝酒去多牛逼啊……行了,等著兄弟,走人了。」

    陳楚搖頭苦笑,心想這麼辦,也行,正好讓那個剛從部隊回來的老傢伙見識見識,什麼叫做白天不知夜裡黑,讓他明白明白,什麼叫做社會主義獨毒打……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