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男歡女愛 » 第五百六十七章托意時移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男歡女愛 - 第五百六十七章托意時移住字體大小: A+
     

    這本書由於題材原因暫緩,不像以前的多了,原因大家都懂得……h書。久石在準備新書,新書布會及時通知大家,另外希望大家加一下群,新書的一些通知會在群裡面公布,石頭壘群滿了,新建群89908,石頭壘1群縱橫vip讀者群110歡迎加群。

    當官的其實也沒那麼牛叉的,跟黑社會似的,主要是嚇唬人,真要是把事兒捅大了,當官的也不好收拾殘局。

    更何況是個小官了。

    很多村官很怕地痞無賴,因為他本來就是一個無賴,又臭又硬的,你拿他根本沒辦法。

    真要是領著一幫人鬧事,這鄉長也沒轍,其實這村官也是挑軟柿子捏了。

    這李鄉長腦袋上扣了一堆牛糞,張財忙給整理著。

    閆三跟孫五互相對視了一眼,隨即冷哼一聲,往地上吐了口痰,把剩餘的糞筐里的糞都倒到了李鄉長開來的白色羚羊小車上。

    隨即冷哼一聲轉頭便走。

    「你……你……」李鄉長指著兩人恨恨說道:「你們……你們……放肆……」

    孫五笑了:「啥?放四?還他媽的放五呢!我看你是他媽的放屁!糙……」

    兩人哈哈大笑,一人拿著一個糞筐,隨即哼著小區,往村裡走。

    閆三還回頭搖手說:「咋的?孫子不服來啊?來跟你爺爺斗一斗!別看你是當官的,但爺爺也不懼你!老子大獄都他媽的蹲了七八年了,大不了干殘你,再進去呆個七八年,能幾把咋的!糙……」

    這時,張財忙沖閆三虎著臉大聲喝道:「閆三!你……你給我消停點!」

    閆三撇撇嘴,亦是沒鳥他。

    只回答了他一個明顯的口型——『糙』。

    張財也氣得沒辦法,這個閆三要是驢起來,沒人管的了,只能讓陳楚壓著了。

    這時,李鄉長一行人已經上了車,車是他開的。

    這貨把脖子里的牛糞也扒拉了個不乾不淨的,張財忙過去拉他。

    「李鄉長,李鄉長,別的,別的……」

    「哼……」冷哼一聲后,李鄉長氣呼呼的上了車,隨即動開走?開走了。

    張財哀嘆了一聲。

    這時,見閆三跟孫五上了陳楚的車。

    陳楚的車在李鄉長的車走後,這才從村頭冒出頭來。張財明白了,這都是陳楚安排的。

    不禁嘆了口氣。

    這時,劉海燕過來說:「我們知道,這次給你闖禍了,大不了陳楚的副村長不幹了,我的這個婦女主任也不幹了,沒啥大不了的,我回家務農,再不去市裡打工,再不去陳楚的廠子里挑豆,幹啥幹不了啊?何必在這個破地方受氣?要的不是這份工資,也不是這個什麼婦女主任的官銜!這破玩意有什麼用?要的就是這口氣!哼……」

    張財撓撓頭。

    「你……劉海燕你跟著參合啥?我說你說的不對了么!你老實點給我……」

    張財嘀嘀咕咕的,邊往村部走邊搗鼓著:「這他媽的李鄉長,也真欠揍!該!」張財吐了口痰,哼哼唧唧的進屋了。

    劉海燕又好氣又好笑,心想自己以前跟人搞破鞋沒跟錯人,這張財也算個老爺們。

    ……

    陳楚馱著閆三跟孫五回來了。

    兩人在車上嘻嘻哈哈的。

    孫五說:「陳副村長,剛才真他媽的爽啊!哈哈……把那個傻逼李鄉長正的!一頭一身的大糞!」

    閆三也笑,不過搖晃著大黑腦袋說:「陳副村長,咱這次佔了便宜是佔了,不過那個李鄉長有兩下子,不愧是當了十幾年二十年的兵了,剛才我沒划拉過他,還被他給按底下了,呵呵……這要是真幹起來,我一個人還真不好說……」

    陳楚點點頭。

    這時,孫五拍著胸脯說道:「哎呀,三哥你怕啥?我跟你一塊干他,一個人不行咱倆人,還不信弄不飛他!」

    閆三點點頭。

    隨後說:「不行的話,我再把我獄友弄來,三五個人干趴下他,對了,今天晚上……我摸到他家去。」

    孫五這時哈哈笑著:「對了!咱倆摸到他家去,然後拿石頭把他家的玻璃給砸他!」

    閆三咳咳的一陣的咳嗽。

    「孫五啊!你就這點出息了?」

    孫五愣了愣,白了白眼睛說:「那……好吧,咱再把他家的柴禾垛給點著了!」

    「唉!孫五,我真瞧不起你,他們剛到鄉里,能有柴禾垛么,估計住鄉政府宿舍,有房子那也沒柴禾。」

    孫五撓撓頭說:「那……那就偷他家的雞,偷他家的鴨子,有豬崽子也一塊塞麻袋裡去……」

    「你給我滾他媽犢子……」閆三笑著給了孫五一巴掌。

    孫五蒙圈了,不知道自己哪不對了。

    閆三看了看陳楚道:「陳副村長,咱給他來點狠的,拿麻袋在後面一套,然後給他幾棒子,揍的他肋骨斷幾根再說。」

    孫五咧咧嘴,手都有點哆嗦,剛才想抽根煙,煙都嚇掉了。他還是一個小混混,雖然在村裡七個不服八個不忿的,但是真要是動起手來,打起狠架來,他還是不行的。

    孫五嘴唇有些哆嗦,想到要干李鄉長,還要把人家肋骨給干斷幾個,不禁咂咂嘴說:「陳……陳副村長……你,你不會真聽閆三的吧?」

    閆三推了他一把:「你給沒用的東西,窩囊廢,是老爺們不?看你嚇得這個揍性!」

    陳楚呼出口氣。

    要是以前他也怕,但是現在經歷了這麼多,根本不怕這個了。

    不過這件事還用不著這樣,那邊有邵曉東呢。

    「咳咳……三子啊,還有小五子,你們今天能幫我這樣我已經很感激了,那成,就這樣了,你們一會兒回去看著廠子,別出什麼亂子,然後李鄉長的事兒不用你管了,我有安排……」

    閆三皺了皺眉道:「陳副村長,你要是有事兒就直說,我閆三狠敬重你,這個李鄉長要是太刺頭,我找我獄友搞他!」

    陳楚搖搖頭。

    「你們現在改邪歸正都不容易,尤其是三子你,萬不能再出什麼差錯了,你再出事了,再進去,這輩子的這點好時候都沒了,等你出來的時候,孫姐的孩子可能都不小了,你就沒機會了,行啊,你們的這份情誼我領了,不過咱們就算是要搞李鄉長,也要抓住他的把柄搞,這個我有我的打算,反正跑咱小楊樹村這一畝三分地上得瑟,擺官老爺的臭架子,咱就讓他好好看看啥叫做老百姓,啥叫做水能載舟,亦能覆舟……」

    孫五咂咂嘴說:「啥?還給他煮粥……」

    陳楚一頭黑線,擺擺手。

    這時車已經到了廠子,讓兩人下車,他把中華車打了個轉轉。

    準備調頭的時候,王小燕跟幾個女工聽到了聲音出來了。

    手裡都抱著幾塑料袋綠豆,王小燕說道:「陳楚,這個綠豆放車上啊?」

    孫五跟閆三忙抓過去說:「放啥放,不放了。」

    陳楚呼出口氣,隨即開車奔鄉里去了,不是為別的,還為了看熱鬧呢。

    在車上他就給邵曉東打電話說:「曉東啊,準備的咋樣了?」

    邵曉東哈哈笑道:「楚哥啊,你放心吧!我辦事你就請好吧!」

    「嗯……曉東啊,不過我也得提醒你一下啊,人家畢竟是鄉長啊,不小的幹部呢!那個……你要是搞的太狠了,派出所沒準就查你了。」

    「嗯!楚哥你放心,這回啊,我給派出所打電話,他們報警?我還想報警抓他李鄉長呢!」

    陳楚呵呵一笑,知道邵曉東這小子鬼主意多。

    當下也不多問了,暗想邵曉東還賣起關子來了,隨後快到鄉政府的時候把車停在一邊,直接看好戲了。

    別看這大楊樹鄉窮的叮叮噹噹的,但這鄉里的辦公樓可是建的很不錯的了。

    三層的小樓,食堂,辦公,還有他媽的休閑娛樂,什麼鍛煉的地方,沒事看書的地方,辦公樓里還有乒乓球啥的,大院里還有籃球場,還有個足球場,我靠!尼瑪的一個鄉政府不整個高爾夫球場啊!這個揍性!

    陳楚低低罵了幾句。

    見李鄉長的羚羊小車停在院里,一個打更的老頭兒給他掃著車上的牛糞啥的。

    這李鄉長肯定跟他老婆小姨子在屋裡坐著呢……

    過了半個多小時,邵曉東打來電話,說人到了,並且問那李鄉長長得啥樣。

    陳楚大概描述了一下,邵曉東鬼機靈一個的。

    這時,陳楚看到邵曉東的帕薩特轎車了,後面還有兩個破夏利。

    心想這他媽的臭小子,人還真帶了不少,今天不會真出啥事吧?

    不過,這正是他希望的。

    梁輛夏利車跟一輛帕薩特直接開進了鄉政府大院。

    而那個打更的老頭兒忙呵斥道:「你們幹啥的?誰讓你們把車開進來的?登記了嗎?」

    這時,車門拉開了,邵曉東跟嚴子走下車來,沖那老頭兒罵道:「他媽的,閻王好見小鬼難搪的!老**燈!你算個毛啊!再裝牛逼小心把你一塊走!你們李鄉長呢!給我滾出來!」

    那老頭兒嚇了一跳,一般政府大院的這些看門的老頭兒一個比一個的跋扈。

    就跟自己是官他爹似的。

    而李鄉長正不爽著,剛才還在旁邊指指點點讓老頭兒把車擦好啥的。

    這下聽到喊聲,也跟著出來了。

    一副方方正正的李鄉長大步走了出來,身後還跟著兩個副鄉長,還有幾個應該是鄉里的幫忙的。

    另外,他老婆跟小姨子也跟在後面。

    李鄉長冷哼一聲:「你是誰啊?找我什麼事兒?」

    他看了邵曉東一眼,感覺這小子就不像好人,人油頭粉面的,笑的樣子都帶著奸詐。

    「找你啥事?好事!兄弟們干他!」

    這時,從帕薩特車裡下來四五個小子,拎著麻袋就往李鄉長腦袋上扣。

    不過李鄉長轉身兩記側踢,兩人倏地飛出去倒地了。

    邵曉東心裡我操的罵了一句,心想砸了,這小子還真有兩下子。

    這時,李鄉長掐著腰怒目注視著邵曉東幾個人冷冷哼道:「給我滾!你們這些無賴!社會的渣滓!我李天成還當了這麼多年的兵,當了這麼多年的連干,還沒怕過你們這些小混混!」

    「滾?沒那麼容易!」

    邵曉東哼了一聲。

    這時,旁邊的兩個副鄉長也狐假虎威道:「你們再不滾!我們就報警了,到時候把你們全抓起來!」

    而邵曉華只是一臉冷笑,隨即一揮手。

    這時,夏利車門推開,下來七八個女人。

    這些女人當中的一個惦著大肚子喊道:「李天成!你這個王八犢子,把老娘的肚子搞大了,你就不管了!今天我就領著我們親戚來找你討個說法!」

    這一下,鄉里這些人一個個的大眼瞪小眼的面面相覷,把目光最後都落到李鄉長身上了,心想這事兒可複雜了,不能報警……

    陳楚在大門口看著呵呵笑了,心想這幫娘們有的還大冬天穿著短裙的冬裝呢,一看這打扮就是邵曉東手下的小姐……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