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男歡女愛 » 第五百六十五章 含嬌入翠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男歡女愛 - 第五百六十五章 含嬌入翠羽字體大小: A+
     

    (石頭壘2群滿了,新建4群372895908,石頭壘1群縱橫vip讀者群121247067歡迎加群。)

    陳楚有些發懵,怎麼人民軍隊跟黑社會整到一起去了。

    他是知道的,農村流行一句話,叫做好人不當兵好鐵不捻釘。

    正經人不送他去部隊,說可惜了材料了,留在家幹活多好啊,就是那些『嫌癩肉』,整天溜溜達達,偷雞摸狗,扒寡婦們,砸廟上門,反正就是雞窩不到鴨窩到的這些二流子,壞的半大小子,家裡面管不了的,把他送部隊去幾年回來,回來差不多規規矩矩,老老實實的了。

    然後說在部隊讓人家給揍了,硬是讓老兵的拳頭給打老實的,而有些時候說部隊不打兵,在兩千年,亦或是2000年前的九幾年打不死你了。

    現在可能有一些地方還這樣了。

    一塊好鐵,放在別的地方,做一個馬掌,或者鋤頭很好,黏釘子只能用廢鐵。

    而且在農村業管當兵的叫二勞改,便是僅次於去蹲大獄……可能多少有些偏見吧。

    王亞楠解釋說:「公檢法最黑了,記住了,公檢法第一個便是公,公便是公安,這個部門進去就得花錢,而且花的不能少了,上下打點了,只要案子別犯太大,如果錢到位,即使別影響太大,找人頂包也可以的,檢便是檢察院了,跟古時候的衙門一個類似了,衙門口沖南開,沒錢你就別進來,沒錢打啥官司了。法就是法院了,而軍隊也黑,從當兵開始,得給領兵的塞錢,到部隊得給老兵班長明白,當然不明白也可以,受點欺負了,在裡面轉士官,入黨……亦是有明碼標價的……」

    王亞楠說了很多。

    陳楚呼出口氣,最後王亞楠笑道:「黑社會排在最後,黑色會管你要保護費,要一百,你給他一百五,他可能沖你笑笑,也可能說你夠意思,謝謝兄弟之類的話,但是城管來沒收,又搶又罰的,可從來不說謝謝二字,得瑟一幫人上來打你……所以黑社會只能次之……」

    陳楚只是知道公安,法院這些地方很黑,但沒想到部隊也挺狠的,他老爹還總是吵吵讓他去當兵呢,感覺在家管不住他這頭驢,感覺自己幸虧沒去。遭罪不說,沒準學不到好,還能學壞了。

    王亞楠咯咯咯的笑道:「凡是兩頭說吧,當過兵的人亦是又很多好處的,身體好了,脾氣也收斂了,做事也沉穩了,畢竟讓人老兵給揍出來的,嗯……行吧,你趕緊去村裡安排吧,照我說的做吧……」

    陳楚點點頭。

    隨即讓王小燕跟孫寡婦弄包裝,女人弄這東西行,比男人細緻,什麼塑料布啥的,然後綠豆十斤裝一個袋子,裝五份……

    王小燕問道:「裝這個幹啥?」

    「咳咳……別問了,李鄉長要來調研,我先去村上接一下,然後一會兒你把東西包好了,就說是精選出來的,然後放在鄉長車上……」重生三兒

    王小燕撇嘴道:「走了一個貪官的劉鄉長,又來個李鄉長,這貪污還帶輪流貪污的啊……」

    陳楚呵呵一笑,拍了拍王小燕的腦袋。

    孫寡婦看著兩人一時呵呵笑了,感覺兩人挺有意思的,要是真能成一家人也不錯了。

    王小燕隨即說:「你一會兒去村裡咋去啊?開車么?」

    陳楚點頭說:「那行,馱我一段,我回家取塑料袋去,你用大棚膜啥的裝綠豆多寒磣啊,正好我家有進貨的大方便袋,我都留著的,正好給你拿過來。哎呀,你愣著幹啥?趕緊走啊……」

    陳楚開車把王小燕送到家,但他並沒走,而是在門口等著。

    兩分鐘后,王小燕推門出來了,身後的她爹王小眼還嘀嘀咕咕的:「你這個丫頭,把咱家的袋子拿哪去啊?你不許給陳楚用,唉,我說你這丫頭咋胳膊肘往外拐呢!把咱家的東西給外人用,你這孩子,咋越來越不聽話了呢……」

    王小燕不理她爹,氣呼呼的走出來,見到陳楚車沒走,上了車。

    陳楚又把王小燕送回了場子。

    「你咋不去啊,在我家門口等著幹啥?」

    「呵呵……我怕下面雪太厚,你摔了咋整,凍天凍地的,摔壞了還得算工傷,我還得給你掏醫藥費……」

    陳楚前面的話說的還不錯,後面說的王小燕就氣得嘴撅起來多高。

    「壞蛋,我就不該管你……」她說著扭頭下了車,陳楚看著她氣呼呼的扭動的滾圓的屁股,一陣的流哈喇子,心想這屁股真好啊。

    陳楚真想把王小燕跟幹了,不過這女孩兒要是幹了……要跟自己結婚咋辦?不禁又有些猶豫。

    隨即先開車去村裡了。

    車到了村裡,陳楚下了車。

    而村長張財,劉海燕,徐國忠都在,而屋裡亦是多了一男兩女,男的一臉正派,坐在那,不過看著個頭能有一米七五左右,三十五六歲左右年紀,一臉的端正。

    短寸頭,臉上有點黑,相貌算是可以的,端端正正的,只是給陳楚一種莫名的反感。

    而那兩個女人卻不錯,坐在方寸頭旁邊的那女人也就二十五六歲的樣子,長得白白嫩嫩,一副柔柔弱弱的樣子,說話間也是細聲細語的,眼睛始終,臉上皮膚就是一個嫩字了,而細細眉毛,那眉毛是彎彎的笑眉,小巧的鼻子,小嘴兒,身材挺婀娜的,最重要的便是一個字『嫩』了。星際悠遊

    而另外一個女人,身上披著紅色的風衣,裡面黑色的韓裝,下面竟然是那種肉絲絲襪,冬天穿的,應該是毛褲之類的,不過卻似肉色的,讓男人的一看下面就能硬了那種的。

    這要是離著遠處看,肯定以為這女人光著屁股啥都沒穿了。

    而這種冬天穿的肉色絲襪外面套著一個黑色的短皮褲,也像是那種皮褲衩一樣,像是裡面穿著褲子,外面穿著褲衩。

    現在的女生大多也多愛這麼穿,不倫不類但卻非常性感,讓人忍不住想摸摸,再不幹一把。

    再見那女人個子應該挺高,掉稍的美貌,熊貓眼,鼻子挺翹的,嘴稍微的有點大,不過這五官在一塊加上這身段,跟蛇精差不多了。

    女人有個好身材,會放騷就不錯的,這女人長的應該算是一般人,不過這蛇一樣的身材,還有眉宇間的那股傲勁兒,就好像自己多麼了不起似的,瞧不起任何人了。

    在這裡就像是接見來朝賀的附屬國的國民似的。

    陳楚看了看她的大腿,真想抱住她的屁股,分開她的兩條大腿,把下面插進她大腿間,狠狠的搗她一頓。讓她得瑟。

    這時,張財、徐國忠、劉海燕都站著,就他們三個人坐著。

    陳楚不由得皺了皺眉頭,心想以前的劉鄉長可不這樣,雖然人家貪污是貪污,但是可沒有這麼大的架子,別說劉鄉長了,就是鎮長,就是縣長也沒他這樣的架子了。

    怎麼的?

    把這裡當成你的連部了?

    你還以為你是在部隊牛逼閃電,說句話當兵的就只有是是是的服從,沒有其他拒絕的話了么?這是地方,這是小楊樹村,不是你的軍大營好吧……

    陳楚第一個感覺就是不爽。

    「咳咳……這位是……是李鄉長,新到任的,以前啊,可是咱們人民解放軍陸軍中尉……」

    『陸軍中尉?』

    陳楚一愣,這算是個什麼官職啊,本來他對部隊聽敬重的,不過被王亞楠那麼一說,這麼黑啊,那麼黑啊的,馬上就感覺不咋地了。

    忙問道:「陸軍中尉算啥級別啊?正科級,還是副科級啊?」陳楚看他就不爽,因為自己進來的時候,那個李鄉長一直上一眼下一眼的掃射著他,還有他左手邊坐著的那個高傲的女人,就像是在看一個土鱉似的看著自己。

    而在他右手邊的那個女人還可以,始終是保持著淡淡的微笑。很淑女的一個形象了。神醫相師

    「你是誰啊!」

    那李鄉長遂打著官腔問了陳楚一句,這一聲還是很洪亮的。

    陳楚沒說話,旁邊的張財忙笑呵呵的說:「李鄉長啊,這位就是我跟你說的那個陳楚,陳副村長……」

    張財剛說道一半,那李鄉長就厲聲喝道:「出去!說你呢!給我出去!一點規矩都沒有!滾出去!」

    陳楚亦是火了。

    心想我糙你媽逼的,老子至從當副村長以來,還沒人敢這麼和老子說話呢!你算個你媽了個比啊!我糙!不就是個破比副鄉長么。

    陳楚亦是火了,壓不住了,手裡的玉扳指也忘了捏了,畢竟是年輕氣盛,或許他的真實年齡再大個六七歲便能化干戈為玉帛了。

    陳楚冷哼一聲:「你誰啊?跟我這麼說話?你不就是個鄉長么?怎麼的?多大個麻痹的幹部啊?我糙!我今天告訴你,你就頂多是個破比副科級知道不?老子見過的局級幹部都沒你這個德行的!你裝你媽了個逼啊你!我糙!讓老子走?你媽逼的老子還不奉陪了呢!」

    陳楚刷的甩了一把袖子轉身大步朝外走去。

    張財,徐國忠,劉海燕一下就傻了,心想今天陳楚怎麼了?吃槍葯了嗎?

    這時,身後的那李鄉長手啪啪啪的拍了三下桌子,大聲喝道:「放肆!放肆!你給我站住!」

    陳楚轉回頭,瞪了他一眼,冷哼道:「放肆你媽逼啊!真他媽的以為你還在部隊當幹部呢!我告訴你,別看你在部隊多牛逼,回到地方你他媽的也給我當孫子!信不信?不信對吧!**的你給我等著!」

    陳楚呼呼的走了出去。

    隨即掏出電話。

    ……

    李鄉長氣得暴跳如雷,直接端起茶杯啪的就摔倒了地上。

    茶杯摔的粉碎。

    大聲喝道:「張財!這就是你說的有能力的副村長?這就是你說的年輕的企業家?這就是你說的鄉里的十大青年之一?我看他純粹就是一個流氓!是一個地痞!這樣的人就應該送到部隊好好的修理修理,管教管教!讓他知道什麼叫做天高地厚,讓他明白在我的地盤,是龍你給我盤著,是虎他媽的給我卧著……」

    陳楚走到了大門外,聽到這些話,冷哼嘀咕一句道:「麻痹的,這小楊樹村是老子的地盤,這句話應該麻痹的老子跟你說,是龍給我盤著,是虎你媽逼的給我卧著,別以為當了十幾年的大兵回來就能牛逼閃電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