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男歡女愛 » 第五百六十四章 轉態結紅裾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男歡女愛 - 第五百六十四章 轉態結紅裾字體大小: A+
     

    (石頭壘2群滿了,新建4群372895908,石頭壘1群縱橫vip讀者群121247067歡迎加群。)

    「滾……」王亞楠笑罵了一句,不過感覺下面熱乎乎的。

    回頭見有些村裡人離著挺遠看著,她忙有些羞澀的說:「滾蛋,晚上的事兒晚上再說,我還真有點事兒不放心呢,有些時候還真的教教你……」

    「呵呵,那是啊,跟王總在一塊,就是漲姿勢……」陳楚看著她紅艷艷的嘴唇,下面又有些硬了。

    王亞楠開車往回走,而孫寡婦、閆三、孫五還有王小燕算是監工人員了,別讓這些人往兜里塞豆子啥的,雖然沒多少錢的東西不太可能有人踹兩把,但還是防著點好了,畢竟,錢是沒多少,但這紀律一旦被破壞,風氣一壞就完了,想改都改不過來。

    就像當官的,不貪則以,如果開始貪污,從小貪,慢慢亦是變大,變的一發不可收拾了。

    有人監工,而陳楚也做了規定,中午可以帶飯的,放在爐子上就熱著吃了,暖氣裝好了,這爐子也不撤,這東西暖和的實在。

    這挑豆看著挺容易的,但一天要是挑二百斤,基本上不可能,即便是手法快的,一百多斤撐死了。

    基本上一天也就賺個六七塊錢,但是大冬天的也沒啥事,總比在家蹲著強了。

    而在2000年的時候一個月能划拉二百塊錢,還離家這麼近,對於婦女來說也算不錯了。

    陳楚看著挑豆的女工,而人家王小燕啥的都在檢查豆子,便是王亞楠交代給他們幾人的,又人挑好了豆子一定要檢查一下,看是不是糊弄,裡面有沒有石子跟雜豆啥的,又的話一定要返工,這不能含糊了,而王小燕檢查的最是認真,有好幾次孫五檢查合格的到她那裡馬上被pass了,直接返工了。

    有些老娘們就說:「哎呀,小燕啊,這又不是你家的買賣,你咋那麼上心呢!你看看人家孫五,差不多都行,一個村住的,你管那麼嚴幹啥啊?」

    那婦女話音剛落,又有人說道:「咯咯咯,這你就不知道了吧,人家小燕可不是外人,人家以後就跟?就跟陳副村長一家子了,算是一家人,你說說這一家人的買賣人家能不上心么……」

    「哎呦呦……我說的呢!原來還有這麼一坎啊,不過啊,我說小燕啊,你也不用這麼上心的,別你打下來的江山,然後讓別人去坐了,我剛才啊,看見陳楚跟那個什麼九陽集團的老總那個熱乎勁兒啊,兩人肯定那啥了……哈哈哈……」

    ……

    閆三看不下去了,不過這老娘們扯老婆舌也沒辦法制止,這裡面還不是村裡的那些潑婦呢,不然更操蛋了,就馬小河他二嬸那樣的,活幹部多少,竟能搗亂了。

    「咳咳咳……」閆三清了清嗓子,看王小燕臉都紅了,不禁說:「你們都消停的,你以為小燕願意管啊!你們挑豆的這點玩意兒,到時候都得裝大麻袋裡面,到時候給你們誰挑了多少豆子然後記數,然後送到九陽集團那裡檢查,要是挑的不幹凈,還得拉回來重新挑,到時候看誰挨累!」

    道理誰都知道,不過陰陽怪氣的人還是不少。

    有的就說:「哎呦,閆三你可小點聲啊!真是的,給你個官當就不知道咋回事了……」

    這時,孫寡婦咳咳兩聲道:「都是鄉里鄉親的,開玩笑有個尺度,還有,這是陳副村長剛剛把廠子開起來,也是為咱大傢伙謀福利,人家為了啥,還不是讓咱小楊樹村的村民都多賺點錢?你們還嘚啵嘚的沒玩沒了了,我告訴你們,就這個挑豆的活,你們要不願意干啊,趕緊走人,我跟陳副村長說一聲,從小柳庄,從其他村找一些能幹活的,嘴不這麼貧的,到時候都把你們換掉,農村別的沒有,大冬天勞動力多得是……」

    孫寡婦這麼一說,眾人都閉嘴了。

    不過孫寡婦還是讓王小燕記住幾個老娘們,要是再挑事,直接給她們開工資,直接走人,以後也不錄用。

    陳楚也沒走遠,一直在廠子轉悠,這場子就在他家的院子裡頭,農村院子都大,上千平的院子也不算最大的,當官的房子大,也不知道自己活著多大的豬腦袋,死了多大的骨灰盒,房子多的加起來都有上千平上萬平的。

    陳楚也聽到了這些不和諧的聲音,心想王亞楠做的那些條條框框還真對,責任落實到人,如果豆子缺了直接找閆三孫五,技術上,便是豆子要是返工了直接找孫寡婦跟王小燕,這樣一來,大家認真負責,各持其責,自己倒是省事不少了,他心想要是自己管理,不用人管理,我靠……那得被這群女人給吃了。

    就孫寡婦剛才那幾句話,他便是說不出來,甚至想不到,即使想出來了,自己一個半大小子說出來的效果真沒人家好。陳楚忽然感覺,這管理亦是一門學問了。

    這時,電話響了,陳楚見是村長張財打來了,忙接聽客氣的說道:「村長啊,我正想給你打電話呢……」

    「嗯……你小子啊,咳咳……別說別的了,咱新上任的李鄉長來了,聽說你開廠子了,準備去你那裡調研,這畢竟是咱們村的業績,算是招商引資,也給咱全村增加人均的收入……還有啊,也帶動了咱們鄉里的經濟,現在其他村也向咱們村學習呢,所以李鄉長特來調研……對了,李鄉長你還沒見過的,是個轉業兵,咱們的劉鄉長調到鎮里當副鎮長去了,李鄉長來接任,別的不多說了,你趕緊來吧……另外,安排一桌。」

    張財說完掛了電話。

    陳楚皺皺眉,前面的都聽清楚了,而後面的安排一桌……我糙他媽的,又是來吃喝來了。這後面的安排一桌,聽意思不像是村裡花錢,而來自己的廠子調研,肯定是自己花錢了?我糙你麻痹的!

    陳楚氣呼呼的罵了兩句,心想這個電話真他媽的不該接,不過這種事躲也躲不過去。

    不禁想了想給王亞楠打去電話了。

    王亞楠剛到瀚城九陽的辦公室。

    這時,自己正在辦公室里呆著,也沒外人,不禁笑呵呵的問:「幹嘛啊?這麼一會兒就想我了啊?有勁兒留到晚上使,我看你還能把我幹上天不成?」

    陳楚嘿嘿笑了。

    他就喜歡王亞楠這個騷樣,而且騷的很直接,不是那種當婊子還要立牌坊的賤人,扭扭捏捏的磨磨唧唧的,想整就整,別整那些差一點,差一點,每次都差一點就干,有意思么!

    「呵呵,亞楠姐,你下面還行么?不都腫了么?」

    「切!剛才摸上消腫藥了,不過你要是實在要,我也能奉陪一次兩次的,不過啊,你輕點干,老娘下面不是鐵的,也不是精鋼的,是肉的啊,有你那麼使勁兒的么!」

    「切!那你還總喊著用力用力,使勁兒,使勁兒的?」

    「呸!滾蛋……」王亞楠臉紅了,被干到高朝的時候,是不經意喊出來的,那也不怨自己了,隨後小聲說:「晚上你輕點啊,我答應你兩次,今天晚上曉華回去了,她得養兩天了,你昨天乾的她也太狠了,不會溫柔點么……」王亞楠雖然嘴上這麼說著,不過心裏面還是真希望陳楚每次都狠點干她了。

    那麼輕的沒意思,沒勁兒感覺也不行的。她二十七了,正是**方面旺盛的時候了。

    「對了,你找我就這個事兒啊?」王亞楠又問:「沒別的了?」

    「嗯……還真有件事兒,亞楠姐,剛才村長說心上人的李鄉長要來,這一天當官的跟走馬燈似的換個不停,主要一到年底就調動,這一調動人情來往又得花錢了,剛才說到咱的廠子調研啥的,村長那意思是還要安排一頓飯……」

    「他媽了個腦袋的!」王亞楠罵了一句說:「這還沒賺錢呢,他們倒是先惦記上了,這些老百姓的蛀蟲垃圾,就這麼干,老百姓沒法富,上面官官相護,下面層層剋扣,滿嘴的仁義道德大道理,那些扶民款,上面給老百姓的待遇,都讓他們一層層的給貪污了,中央到省里少了一批,省里到市裡又少了,市裡到縣裡,縣裡到鄉里,最後到村裡,再到老百姓的雙手裡,能剩下九牛一毛就不錯了……嗯……」

    王亞楠氣得嘆了口氣。

    「弟弟啊,安排吧,這個飯還是要請的,調研么,就是吃飯喝酒了,我上次不是給你算了一筆賬了么!每斤豆子給你兩毛錢的手工費,給老百姓五分,剩下的五分是額外開銷,你凈賺一毛錢,這開銷也包括給這些貪官吃吃喝喝啥的了,行了,在大楊樹飯店安排一桌,差不多就得了,二百多塊錢的,然後把豆子給他們裝點……」

    「他們能要這破玩意么!」陳楚說。

    王亞楠咯咯咯笑了:「你剛才不是說這個什麼李鄉長剛轉業回來么,那就對了唄,他只是在部隊當官貪污啥的,在地方還有點不明白,你把那豆子用塑料袋裝好,包裹的好好的,別太多,多包幾個包,這樣好看點,就說是本地的特產,他高興的要死呢……」

    陳楚嗯嗯了兩聲:「亞楠姐,還是你的腦筋轉得快,晚上我一定好好的伺候你,給你舔舔下面……」

    「嗯啊……」王亞楠被說的禁不住小聲呻吟了一下,隨即臉紅的罵道:「滾蛋!」

    陳楚笑呵呵的,下面也被整硬了,真想張開小翅膀飛到王亞楠的被窩。

    隨即又問道:「亞楠姐,剛才你說那個李鄉長轉業兵,在部隊也貪污?不能吧……部隊那種地方……」

    王亞楠哼了一聲道:「天下烏鴉一般黑,哪有不貪污的?部隊咋了?部隊更嚴重了,你不知道的,那個李鄉長能專業就當個鄉長,肯定給上面送禮了不說,而且在部隊最少也是個連級幹部才行,連級幹部算是正科級,回到地方當一個副鎮長或者鄉長啥的,過個幾年差不多能當鎮長,門子要是硬點再會明白事兒點的,能進區里……和你說啊,有句順口溜,便是天才貪污的順序,你記住了,以後你當村長,或者做買賣眼睛也放亮點,遇到這些人必須安排……」

    王亞楠說著清了清嗓子,咳咳了兩聲,陳楚亦是認真的聽著。

    王亞楠遂道:「公檢法稅務局人民軍隊黑社會……」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