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男歡女愛 » 第五百六十二章爭弄游春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男歡女愛 - 第五百六十二章爭弄游春陌字體大小: A+
     

    石頭壘群滿了,新建群89908,石頭壘1群縱橫vip讀者群110歡迎加群。

    冬天死冷死冷的,飛雪飄飄的季節,零下將近三十度,冷的不禁是這個氣候的冰雪,還有這氣候的風,冷風捲起雪花像是刀子,像是皮鞭沾著涼水抽在臉上,還有這乾裂的大地,乾巴巴的冷。

    風吹著白楊樹的大樹叉子,乾裂的樹木的樹皮風乾成密密麻麻蛛網一樣亂糟糟的圖案,大樹周圍落下的好多樹枝,零零碎碎的,有老娃子烏鴉,跟喜鵲撿起來,把這些東西叼走搭窩……

    與之冬天相對應的便是冷冽風雪中的室內,燒著熱烘烘的爐火,爐火亮堂堂的,圍坐著一堆人打撲克,嗑瓜子,在爐子上面烤土豆片……

    紅火的爐膛地下再埋著兩個地瓜,香噴噴的甘甜而又香滿四溢,那種滋味不是城市裡那些燒烤能夠達到的味道,也會離開了這風雪交加,離開了這窮鄉僻壤,又離開了這熱堂堂的爐火,還有聽著外面呼嘯的北方之外品嘗不到的滋味……一種自然,亦或是留戀的味道了。

    中午的時候,大雪再次洋洋洒洒了起來,陳楚剛剛搭建好的廠房便馬上迎來了第一場大雪的洗禮,別小瞧這雪,看著輕飄飄的,要是下的大了,落在房子上可有千斤萬斤的重量了。

    可能壓塌屋頂,往常年亦是有泥草房被大雪壓塌的事兒了,雖然這彩鋼瓦是瓦房樣子的,不過雪大了亦是要清掃的,不然也容易壓塌的。

    閆三揉著大黑腦袋,一臉不好意思的手裡拎著爐鉤子在勾著爐子,熊熊的爐火越鉤越旺了……

    「陳副村長……嘿嘿,你,你讓孫姐在這裡當主任就行……我……我能幹啥啊?呵呵,呵呵……」

    陳楚搖搖頭,心想這閆三還真得在這裡不可了,不用說別的,要是有搗亂的,這傢伙恩能夠維持秩序了,就像是張財說的,領導是什麼?領導不是自己多強,不是自己的能力多牛逼,而是把牛逼的人為自己所用,那才是領導。

    抗戰的時候,**不也沒去衝鋒,沒去跟敵人肉搏么?搏么,便是術業有專攻了。

    手下能征慣戰的大將徐向前,粟裕,許世友,**……這麼多的能人,只要調度好了便可以了。**還連槍都打不準了。

    ……

    陳楚覺得閆三這小子很有潛力,猛打猛衝的,琢磨了一下。

    呵呵笑道:「閆……閆同志啊,你也別謙虛啊,我這個廠子啊,還真得需要你,你看這裡這麼多人,對吧?而且都是婦女在挑豆,一會兒來的豆子都是一麻袋一麻袋的,婦女沒幾個人能抗動的,你幫著抗扛袋子,然後再維護維護秩序啥的……你看給你一個保安隊長的職位行吧!就是看廠子,維護廠子的安全……」

    閆三撓撓頭,有點明白了,畢竟以前是混過的,知道自己是啥角色了,就像是馬猴子,尹胖子,手下都有一伙人看場子的,避免有人來搗亂的了。

    別看這個豆製品加工廠,說白了是挑豆的,但是這人一上百形形色色的,什麼樣的人都是有的。

    很多人手腳不幹凈,小偷小摸啥的,可能也有的村裡人喝多了來這裡搗亂,陳楚算是副村長了,有的時候得注意自己的身份了,不能和這些人嘰歪啥的。

    就像是剛從王小眼要拿廠里的板子,要是以前陳楚直接就給他損幾句完事兒了,但是現在不行了,他是副村長了,說話啥的都得注意了,而且現在還是場子里的廠長了,就更要注意形象了。

    閆三不傻,也知道陳楚的用意,孫寡婦當主任,他當保安大隊長這也是為自己好……忙撓了撓大黑腦袋嘿嘿笑了笑說:「行!」

    「嗯……孫五沒事也來吧,當個副隊長,反正現在廠子保安暫時你們兩個,現在不是冬天么,沒啥事兒,要是夏天有活啥的,你們隨時可以離職……」

    孫五也嘿嘿笑,不過問道:「陳副村長,那你看看我們的工資……」

    劉翠在後面踢了他一腳。

    孫五臉上泛紅,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了。

    陳楚想了想:「暫時都三百吧,看廠子的效益,如果以後效益好了,咱們再加工資……你們看啊,這建廠的這些框架鋼筋啥的,也得幾十萬了,這些錢也得收回去成本了,所以開始的時候都是不賺錢的……」

    陳楚故意這麼說,主要是怕別人認為他賺錢了眼紅,錢財這東西還是不能太露白的……

    這時,老爹陳德江在後面咳咳了兩聲說:「你這驢玩意兒,你是廠長,那個……王小燕是會計,孫寡婦是廠子里的主人,閆三孫五是什麼保安大隊長副隊長的,我呢!我是什麼?」

    大夥呵呵笑道:「你是董事長!你是監工……」

    陳德江也呵呵笑了。

    兒子有出息了,他自然高興了,要不往常的時候冬天死冷死冷的,也得出去收破爛,一天賺個十塊八塊錢的,有的時候只能賺個三五塊錢啥的,那也是收入了,總比在家吃老本強了……

    只是怕兒子這頭驢步子走的太大了,這麼鋪張的大幹,玩意賠本了,那可操蛋了。

    剛才他在廠子轉了一圈,摸著那鋼架結構的廠房,心想這一塊鋼材得有多重了?要是賣鐵得賣老了錢了……

    這廠子要是賠了,爺倆後半輩子都得還債了。

    這時,他眼睛掃了掃王小燕,不禁嘆息一聲,心想王小燕這丫頭好是好,整個村裡……就算是整個鄉里能過王小燕的閨女都沒有第二個了,這個女人,不能單單的看外表啥的,農村人講究實惠,實在,外貌再好也是繡花枕頭中看不中用了,而王小燕心靈手巧模樣好的,做出的衣服風流但人家在家呆著哪也不亂跑的,比什麼村裡那些朱娜柳賀啥的丫頭片子強多了。這樣的農村好姑娘不好找了。只是她爹挺可惡的……

    大體安排完畢。

    剩下的工人只在整理細節,冬天水泥地面是打不了,但是可以先鋪一層紅磚,最起碼也是防寒了。

    大卡車稀里嘩啦的往這邊暈,紅磚,煤炭,而且已經運來了一車綠豆,照著這個進度,馬上就能開工了。

    而且也運來了電子稱稱重量啥的。

    這些農村婦女一個個興奮的直搓手,恨不得現在就賺錢賺點外快了……

    人多好乾活,用紅磚鋪砌地面的時候大夥一起上手了,雖然鋪的不是很整齊,但卻很快,反正也是臨時的,等到了開春的時候便重新打水泥地面了。

    而存放豆子的倉庫也弄好了,其實豆子也就挑好了放在這一兩天,可能當他就得被九陽集團拉走的進行深加工的了。

    中午村裡人都各回各家吃飯,隨後又陸陸續續的來了,又的等著開工,有的是看熱鬧的觀望啥的。

    正這時,有人喊車到了,果然,一輛卡車慢吞吞的過來了,外面下著雪,路亦是有些不好走了。

    卡車上面罩著帆布啥的,倒退著進了廠房,隨後有工人往下卸綠豆,這些亦是小楊樹村賣給九陽集團的豆子,如今又弄回來挑選了。

    而這卡車後面亦是跟了一輛黑色的別克轎車,陳楚知道肯定是王亞楠這娘們來了。

    村裡的男人也去幫忙卸車。

    王亞楠也拉開車門,外面罩著黑色的毛領風騷的大衣,身材修長,下身是黑色棉服褲子,也是那種修身的。

    腳下是黑色筒靴,而在她身後便是一頭波浪卷的邵曉華,那捲像是瀑布一樣傾瀉在肩頭。邵曉華有些貧血的樣子,臉色煞白,穿著的還是緊身的黑色皮褲,而上身是一件紅色的裘皮,把上身包裹的像是一個圓圓的湯圓,紅色的裘皮是那種毛領的,好多的長長的紅毛往四下炸開。

    像是一個渾身全是刺兒的刺蝟似的。

    文如其人,而一個人穿什麼衣服也能看出這人啥性格,一個人的衣服穿得隨便,那這人的性格也比較隨和了,這兩個女人,一個穿的冷艷,一見便是女強人那種了。

    而邵曉華這渾身全是刺兒的衣服,一看就是不好惹的主子,指不定看誰不順眼就朝誰飆呢……

    陳楚心裡美滋滋的,心想這兩個妞兒都挺倔的,不過再撅能怎麼的?還不是讓自己給糙了?嘿嘿……再厲害的母老虎下面也是縫兒,也不是帶把的,老子能力不如你們,但是老子誰讓下面長得的棍兒呢,把你們伺候舒服了就行。

    邵曉華瞥了眼陳楚就把頭轉過去不理他了,陳楚心想,小娘們不用你狂,等過兩天的,老子讓你下面好一好的,然後好好的修理修理你,肯定把你干翻翻了,讓你得瑟,還不理我?

    陳楚笑呵呵的過去,裝作很陌生的沖王亞楠伸出手道:「哎呀,王總來啦!真是不好意思啊,這麼大冷的天,還得麻煩您跑一趟……」

    王亞楠心裡暗罵,你這個小王八羔子,現在裝的像是個人似的,在床上比他媽的禽獸還禽獸,昨晚幹了老娘六次,下面都讓你給干開了,有一次又干老娘屁眼裡了。

    王亞楠咳咳一聲,握了握陳楚的手鬆開了,隨即說道:「哪裡哪裡,陳副村長為人民服務,我們九陽集團盡點我薄之力還是可以的,況且陳副村長開廠子也是好事么……」

    兩人客道著,而一車綠豆一百多袋子,很快就卸完了。

    王亞楠又說道:「嗯,這些是兩萬斤,陳副村長也不用著急,慢慢挑,挑好了幾給我們打電話,我們派車來取……」

    這算是很到位的了,正常來說,你挑好豆子都得自己送到人家那的,但陳楚跟王亞楠都一個被窩睡覺了,這感情自然不用提了,就是一家人了,再說這車也是九陽集團的,算是公家的,不用白不用的……

    陳楚又是表示感謝,隨即看了眼邵曉華,然後說道:「咳咳……我這廠子剛建好,那個……就是沒有得靠的幫手了,要是邵助理……那個不忙的話,就在小廠幫幫忙唄……」

    幫幫忙?

    邵曉華眉頭一皺,心想這個混蛋,這個色狼,肯定沒打什麼好主意,昨天自己的第一次都被他給騙去了,看來是色心大起了,說白了就是把自己圈在這,他好沒事就色色自己了。

    不由得哼了一聲,但轉臉看見旁邊站著的一個很精緻的女生,只是穿的有些色彩單調,但即便如此,還是掩蓋不住這女生的俊美的臉蛋兒與秀頎的身段,如果稍加修飾,亦是一個大美人了。

    邵曉華不禁輕飄飄問道:「這位是……」

    陳楚哦了一聲,忙拉了一把王小燕介紹道:「她叫王小燕,現在是廠子里的會計,那個……王總,還有邵助理,您看她還行么……」

    王亞楠跟邵曉華鼻孔都翹到天上去了,心想死陳楚啊,你真是貪多嚼不爛,小心下面累折了。

    不過看著王小燕的五官相貌,還是柔聲柔氣的樣子。

    兩女先後點頭冷哼道:「行,誰說不行嗯!陳副村長真是好眼力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