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男歡女愛 » 第五百五十章 端坐夜及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男歡女愛 - 第五百五十章 端坐夜及朝字體大小: A+
     

    (小新人能力有限哇!水平也淺,有好的意見都留在書評區哈,石頭壘2群滿了,新建4群372895908,石頭壘1群縱橫vip讀者群121247067歡迎加群。本書最新免費章節請訪問。レレ)

    王亞楠咳咳兩聲說:「還是先辦正事兒,現在正好是冬天了,農村都閑的狠,而且剩餘勞動力也多,咱們把這些人召集起來,讓他們賺點錢也不錯,現在服務員一個月工資差不多是二百四,每天她們在咱們廠子挑豆能賺個十塊八塊的也會知足的,我看這件事要辦就儘快……」

    邵曉華也收住笑容說:「嗯,我感覺也是的,要不……明天?」

    王亞楠搖頭說:「時間就是金錢了,要辦就今天辦……陳楚啊,你是不是一定能把工人找到啊,別到時候我在你家建完廠房了,你的工人還沒落實……」

    陳楚光看人家大腿了,這才回過神來說:「王總,你放心,小楊樹村二百多戶人家,至少能有一百多個女工出勤,再說了農村都沒啥事兒呆著也是呆著,而且現在農村過的不怎麼好,能賺錢誰不願意了,如果沒人,我挨家挨戶的拽人去……」

    「行啊,你陳副村長有這句話放這就行了,這件事我就不通過村上了,不然這廠子就算是你村上建的了,到時候還得通過什麼村長鄉長啥的……對了,這件事還真得通過村裡鄉里了……」

    陳楚想了想遂道:「沒關係,我找人辦妥這件事。」

    陳楚想到的不是別人,正是劉海燕,那sao娘們要是說一句話,比自己跑十里路都厲害,跟鄉長賤一聲,鄉

    長的全身骨頭都得麻酥酥的了。

    「嗯,那行,既然這樣,我就先讓人把建廠的材料拉到你們家去,對了,你這麼干,你爸不會不同意?」

    陳楚呵呵笑道:「這個是小事兒了……」

    ……

    陳楚也好陣子沒回家了,當下先給劉海燕打了個電話,說自己要建廠子。

    劉海燕嚇了一跳,忙問:「陳楚,你沒病?這幾天沒看見你,你不會發燒了……」

    陳楚已經走回到自己的中華車裡,呵呵笑道:「海燕姐,我就是sao也要衝你褲襠sao啊,別人是不能sao的……」

    劉海燕滿臉火紅,罵道。

    「滾蛋,你這個混蛋小子!對了,你要真辦廠子……嗯,這算是個利民政策了,執照應該好辦,不過也得給上面意思意思,不然查你也是事兒了……」

    陳楚點點頭。

    本來他想掛一個九陽集團分廠的,不過那樣一來自己有些被動了,那兩毛錢給女工的回扣怎麼算了?

    以後容易出事兒,不如九陽集團在這裡投資辦廠,給他兩毛錢的挑豆價格,他在分別包出去,這便是合理了,同樣是賺錢,一個違法算回扣,但是改變一下套路便是合理合法的了。

    在者,陳楚這麼干也是為了把全村的大姑娘小媳婦都整到一起,什麼**蒙了,劉翠了,王小燕,甚至是朱娜,都給她們整到自己家的院子里,嘿嘿……到時候自己是廠長,就在裡面選好看的。

    總裁他是偏執狂

    名聲一出去了,十里八村的女生不都來了么?而且到時候有選擇餘地了,當然在年齡上拉,歲數上啦,身材上啦,都有要求的啦,自己賺點錢了,再雇傭個女秘書啥的……呷呷呷呷呷……

    陳楚心裡美的大鼻涕了,發出的笑聲都是yin森森的了,就像是一隻大灰狼已經看到了滿圈的小綿羊了。

    ……

    直接開車回到家。

    建老爹正在看電視,陳楚直接直接說要建廠,說要在院子里蓋廠房。

    陳德江白了他一眼。

    咳咳兩聲說:「你沒病?」說著又扭動去看電視了。

    陳楚隨即開車去找劉海燕,一起去鄉里辦手續,而一進鄉里,裡面傳來叮叮噹噹的打麻將的聲音。

    陳楚咧嘴了,心想這幫玩意兒,跑外面抓賭去,然後在鄉里辦公室自己打麻將,就是糊弄老百姓,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那些規定都是給老百姓定的……

    陳楚隨即給劉海燕一個信封,裡面裝著一千塊錢。

    劉海燕進去咯咯咯的客道了一番,隨後把事兒說了,又把一千塊錢塞過去了。

    劉鄉長等人忙笑道:「哎呀……這不都是見外了么,海燕妹子,這是陳副村長的事兒了,咱都是一家人,還用這個幹啥……」

    不塞錢也是可以的,但這個人情是欠著了,去大楊樹村飯店擺一桌,隨後再去歌廳k一晚上歌多少錢了?願意玩的再找兩個小妹……還不如直接給錢了,讓他們自己去吃喝玩樂了。

    這一關不走,以後也會找麻煩了,現在就塞錢亦是把嘴給他們堵上了。

    劉海燕出馬速度快了很多。

    本來得幾天下來的各類證件,不到半天功夫全下來了。

    第二天一早,陳楚剛起床洗完臉,王亞楠的電話就到了。

    「色鬼,起來了么?」

    「嗯,剛起來……」陳楚走到院子里小聲說:「寶貝,昨天想去你那裡了,但是太晚了……」

    「行了,行了,別解釋了,你挺長時間沒在家住了,應該在家住幾天了,那個……你起來就好辦了,推土機啥的一會兒就到,還有挖掘機,其實也簡單,就你們家的小院,一會兒就完事了,而且也不用弄啥地基啥的,就是平整平整就行,都是鋼架結構的了,院子兩側一個倉庫,一個挑豆的大廳,對了,得有鍋爐,不然冬天冷了……還得有煤……行,我預算一下……」

    王亞楠說著話,不久預算出來了,讓陳楚都不用管了,她直接過來。

    天還挺冷的,九陽集團的卡車就到了,車上全是鋼架材料,載重量二十多頓的卡車三四輛,轟隆隆的聲音讓很多村裡人都爬著窗戶看熱鬧。

    而在後面,一輛漆黑的別克轎車亦是停下了。

    車門推開,長腿,黑色褲襪皮靴,外面披著黑色大衣的王亞楠已經走了出來,身後跟著亦然是穿著皮褲的邵曉華。傾世狐妃

    陳楚笑呵呵過去說:「王總,你們來的這麼早啊?」

    「呵呵,兵貴神速么,再說了,現在時間就是效率了,對了,我昨天簡單的勾畫了一個圖紙,嗯……我再看看你家的院子……」

    王亞楠說著爬著院牆看了看,隨後點頭,沖著推土機打了個手勢說扒牆……

    那新建的紅磚牆在王亞楠的收拾下,被推土機一下就給幹掉了。

    陳楚看的都心疼,不過也明白,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了,自己眼光得放長遠些了,不能再計較小事兒,而要辦大事了。

    一大早上,陳德江還迷迷糊糊的了,聽見轟隆隆的一聲響,隨後從炕上就跳了下來。

    心想這個驢啊,純粹就是個敗家子,剛剛砌好的院牆就這麼給扒了……

    ……

    推土機幾個起落,把推到的紅磚牆的磚頭推到了壕溝處,隨後九陽集團的卡車倒退了進來,把建材卸車,已經有技術工人,還有吊車開始忙活起來了。

    陳楚一陣汗顏。

    看著王亞楠有條不紊的指揮著,她就像是一個戰場上威風凜凜的將軍一樣。

    心想這要是自己肯定會方寸大亂了的。

    好多村裡人都來看熱鬧,而劉海燕亦是說:「陳副村長家裡要建廠子了……」不過,她雖然跟著高興,但見到王亞楠指揮著,而且跟陳楚挨著很近,心裡有點酸楚,感覺是不是陳楚跟這個九陽集團的王亞楠……

    劉海燕隨即又嘆了口氣,心想算了,自己也是一個有家的人,跟陳楚亦是沒有結果的,管人家這麼多幹啥,自己還真能離婚跟陳楚過?還是陳楚能接受自己一個比他大還離婚的女人?不現實了。

    這時,村長張財,還有徐國忠,徐廣寬也都來看熱鬧。

    張財拍著陳楚肩膀呵呵笑道:「行啊,小子,大人辦大事兒,大筆寫大字,要建廠子了?」

    徐國忠撇嘴,跟旁邊人嘀咕說:「看見沒?九陽集團來投資的,陳楚肯定跟那個女人有一腿,沒準已經當了人家小白臉了,當人家的小男生了……」

    人群里的**蒙白了徐國忠一眼,她見到徐國忠就煩,隨即哼道:「徐國忠啊,你少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別說陳楚人家是靠實力建廠的,就算跟那女人也算本事,哼,有本事你去靠啊,還小男生?我看你當也能當個小男大爺……」

    「哈哈哈……」人群鬨笑開了。

    閆三抱著膀子也說:「徐國忠,你少說陳副村長的壞話,我就發現了,咋陳副村長要干點啥你都跟著搗亂呢!我告訴你啊,你再得瑟別說我削你……」

    孫五也在旁邊加油說:「對,徐國忠就他媽的欠揍!」

    「我……我不說了還不行么?我不說了還不行么?」徐國忠咧了咧嘴,正好湊到王小眼跟前了。

    兩人一起恨恨的看著陳楚。異界土豪指南

    而閆三這時大聲說道:「陳楚啊!陳副村長,要是一會兒有幫忙的你別客氣啊,大夥都能幫上忙……」

    陳楚笑著點了點頭,然後把挑豆的事兒說了。

    眾人一聽歡欣鼓舞,反正冬天農閑也沒啥事兒干,一天能賺個十塊八塊的不錯了。

    2000年的時候雖然收入低,但是物價也便宜,一天十塊錢的工資,差不多跟現在一天……不說一百也能等於七八十了。

    那時候一個月一個服務員賺二百四,三百塊錢夠花了,現在賺三千塊錢也剩不下什麼。

    ……

    這時,徐國忠在王小眼身邊嘀嘀咕咕的說著陳楚的壞話。

    而旁邊的王小燕有點不樂意聽了,拉了拉他爹,說別理徐國忠這人。

    王大勝也有點煩徐國忠了。

    陳楚也聽到了幾句,隨即把頭轉過臉,看看王小眼,而王小燕則有些臉紅的低下頭。

    陳楚大步朝王小眼走過來。

    「你……你幹啥?」王小眼後退兩步,嘴撅著說:「徐國忠說你壞話了?我可沒說……」

    陳楚笑了:「王大叔,你看你,我還能問你這個么?我的意思是說,前陣子你家房子不是沒了么,而且村上答應你家一萬多塊的磚頭對?你看看我這院牆差不多有一萬塊磚頭了,我這要建廠子,這些磚也沒用了,你要是不嫌棄就給你了,但我不能出人工了,你看我這也忙對?你們爺倆整個車拉回去……」

    「你……你說啥?」王小眼有點不相信的看著陳楚,一塊舊磚頭2000年的時候也值一毛錢了,當然,那時候的磚也不想現在的磚偷工減料,全是裂縫。

    王小眼瞪著黃豆粒大小的眼睛盯著陳楚說:「你……你是說把這磚頭都……都給我了?」王小眼有些不相信,這一萬多塊磚頭要賣舊磚也值一千多塊錢了。

    「你……你不管我要錢?」

    「呵呵……王大叔,你就說要不要?不要我給別人了,正好閆三還需要磚頭蓋房子呢,你看……」

    「我……我要,誰說我不要了!」王小眼忙回身瘸著腿踹了一腳王大叔說:「回去,栓牲口去,過來……來……來陳副村長這拉磚……」

    王小眼紅著臉,隨後轉回身沖陳楚咂了咂嘴說:「那……那就謝謝陳副村長了……」

    王小眼步履蹣跚的往回走。

    陳楚深呼口氣,心想把這傢伙整的也夠嗆了,老了老了,腿腳還讓自己整的不好使了。

    仔細想想自己也有不對的地方,畢竟勾引了那小蓮,把人家弄成這樣了,算是給予人的一點補償。

    而最為重要的是王小燕在旁邊。

    陳楚湊過去,王小燕咬著嘴唇也小聲說了句:「謝謝。」

    陳楚則笑呵呵的小聲說:「小燕……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我想說,我都想死你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