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男歡女愛 » 第五百三十五章 倦把銀缸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男歡女愛 - 第五百三十五章 倦把銀缸照字體大小: A+
     

    (石頭壘2群滿了,新建4群372895908,石頭壘1群縱橫vip讀者群121247067歡迎加群。)

    屁股被摸了一把,邵曉華氣得要死。

    恨不得把陳楚千刀萬剮了,陳楚則爽的不行了,好像摸人家屁股一把,他能多活好幾年似的,偷偷的把手還放在鼻前聞一聞,就好像能嗅到人家屁股的騷味似的。

    兩人隨即朝地下商場走去。

    韓瀟瀟就喜歡藍百合,因為裡面又試吃,她還可以生吃點魚蝦啥的,而邵曉華則喜歡熱熱鬧鬧的小吃了。

    兩人來到下面,而早上的人不多,邵曉華點了愛吃的幾個小吃,兩人坐在桌前。

    邵曉華邊吃邊看陳楚的那條簡訊。

    隨即點頭道:「這女人有點藝術細胞,那天我就感覺出來了,所以你打扮的也要有點藝術,再不頭髮長長,再不弔兒郎當,再不就是和正常人不一樣,反正就是博眼球了……」

    陳楚咧咧嘴:「曉華姐,你說的那些我都做不到啊,再說那麼文靜的女生能是你說的那樣的人么……」

    「哎呀,弟弟,越是文靜的女生心裡越是有一團火要發泄,要燃燒的了,最不好搞定的不是那些文靜的女生,而是整天嘻嘻哈哈的女人,那種女人啊,整天嘻嘻哈哈的,但是到了最後一步就是不讓你乾的……」

    邵曉華說著喝了口牛肉麵的湯繼續說:「比如這個女人啊,和你吃飯,和你唱歌,和你聊天,無話不談,最後能跟你開房,甚至你把她乳罩都脫了,最後她就不讓你脫褲衩,哎呀,這種女人就是那種整天跟你嘻嘻哈哈的女人了,往往最不好搞定了……」

    陳楚呼出口氣,感覺邵曉華不愧是邵曉東老姐,生活中還真有這種女人了。

    不禁說道:「曉華姐,這種女人是不是那種當婊子還要立牌坊的?」

    「嗯……也對也不對,我感覺這種女人啊,就是不養漢聊騷漢子,就是那種聊騷的女人,最可恨了,相當於男人中的有色心沒色膽兒的,約女人出來,女人打了個電話就能把他嚇得半死感覺是不是要找人揍他……但凡遇見那種矯情的女人能上就上,上不了就退,別在她身上浪費時間……不過,我感覺給你發簡訊的這個女生應該是一個溫柔的,追求浪漫愛情的,你不知道的,其實女大學生很弱智的,只要你讓她感覺浪漫就能上了……」

    邵曉華低頭又吃著。

    直到把一大碗牛肉麵幹掉了,又吃了不少串。

    才又說:「這種女人啊,可能你直接給她一沓錢,比如一千塊錢吧,說讓我干一次吧,我給你一千塊錢……她可能甩你一個巴掌,說她不是那種人,不過三塊錢的一朵玫瑰花,你給她買九十九朵,才二百多塊錢吧,如果去批發市場更便宜,一塊錢就能一朵,也就百八十塊錢的,沒準當天晚上你就能拿下她……」

    陳楚撓撓腦袋:「曉華姐,這個……行么?」

    「切!我弟弟邵曉東就憑支招不知道拿下多少藝術細胞的女生了,但凡能和她們講藝術,套路玩韓劇的浪漫,就別跟她們這些女人玩真的,因為她們最後畢業就回家了,回家必須跟你分手了,所以玩玩……上完了不要就是正解了,對了,這頓飯你請啊,出來的時候我就帶了二十塊錢,正好來回打車的……」

    陳楚嘿嘿笑道:「曉華姐,那天那個女人長啥樣我都忘了,不過我就知道長得挺好看的,如果要真能拿下了,我請你吃半個月飯都行……」

    「切!算了吧,請我吃幾頓就行了,人這東西最害怕的就是來往,來往時間久了,我怕你愛上老姐我,對了,和女生吃飯啊,不一定非是要吃多值錢的東西,女生雖然很饞,但大多喜歡吃小吃,比如燒烤,比如涮串啥的,都是不值錢的……其實女人很笨的,想要上了她們只要花言巧語跟虛情假意的就夠了,你要是動真感情了人家興許還不接受了呢……」

    陳楚揉了揉額頭說:「曉華姐,那你說我對付這個該怎麼辦?」

    「怎麼辦?」邵曉華咯咯咯的笑了:「陳楚啊,你是聰明人這個不用我教你了吧,那個……你跟王亞楠王總對對子不挺牛的么,還對詩歌啥的,就是投其所好唄,反正我感覺這女生是個藝術類的女生了,沒準還是處女呢,你要好好把握了,把握好了,沒準真能遇到個不錯的,這個么……我感覺你要做一個溫柔的男人,因為你最開始就是用溫柔吸引她的……算了,就當你是個演員,在演戲似的,做一個溫柔的,而且有品位的男人,而且舉手投足間有點涵養,別整天弔兒郎當的,唉,你要是能見到我弟弟邵曉東就好了,他騙起女孩兒來那才叫藝術,溫柔起來特別的噓寒問暖,而且啊,尤其能騙這些藝術類的多愁善感的女生了,都說多愁善感的女生不好泡,但是我弟弟邵曉東一炮一個準,一張破嘴說起藝術來嘚啵嘚的沒玩沒了的……」

    陳楚呼出口氣,這個他還是知道的,邵曉東還跟人家說是學畫畫的啥的,其實他會畫個屁啊,鴨蛋可能都畫不圓的。

    「曉華姐,那我要是說是學藝術的,人家問我問題我該怎麼回答啊……」

    邵曉華咯咯咯的笑了:「你這個笨蛋東西,藝術是啥你懂得不?我再問你什麼叫做詩歌?現代詩歌?」

    陳楚搖了搖頭。

    邵曉華遂道:「就是讓人聽不懂的東西就叫做藝術,就是讓人弄不明白的名次東西象聲詞各種代詞捏吧成了一起的便是現代詩歌,比如說,我站住古銅色太陽底下享受和沐浴著與你的目光一樣熾烈的讓我無法自拔又深深痴迷的愛的布滿青苔的枯井的寂寞中……咯咯咯……」邵曉華說著自己都笑了起來。

    陳楚也琢磨了一番,這句話到底是說的陽光還是枯井,還是啥的,根本也沒聽明白。

    問邵曉華道:「這……這是啥?」

    「哎呀,你這個笨蛋,你要是能這麼說話會迷倒很多對藝術生的,藝術女生就是喜歡這個調調,當然了,你要是打扮的更歐巴一點,能迷死百分之七八十的那種整天不上課就知道在寢室里化妝的韓國腦殘劇的腦殘女生,那些女生活該被騙,誰讓把痴情的男人都拒絕了,就喜歡騙他們的男人了……我告訴你啊,一會兒我得給你包裝包裝……然後肯定行的,還有一些女生你要表現出很社會的才行,那些女生就是比較現實了,比較喜歡有經濟實力,狠man的男人,往往是重口味,喜歡肌肉男,大鬍子男啥的,不過你就保持一種潮流男就可以了,成群的女生像是小蜜蜂似的會往你的被窩裡鑽的……」

    陳楚被說的兩眼都放藍光了。

    「嗯……行,曉華姐,只要能泡女生,你把我包裝成什麼樣都行……」

    「呵呵……你也別誤會,我讓你當一個潮流男人,並不是讓你當一個娘娘腔,潮流男跟娘娘腔不同,比如冠希,比如霆鋒,比如德華,人家也很男人了,但是打扮的就是帥,男人帥不帥,也是看穿戴……嗯,我還要是個串,沒吃飽,來十個豬腰子吧……」

    陳楚咧咧嘴,心想豬腰子那玩意兒都挺騷的,邵曉華咋喜歡吃那東西了,真是重口味了。

    經過邵曉華的一番開導。

    陳楚感覺藝術生的男人就是不好好說話,那就叫藝術,洛里啰嗦的說些鬼話,那就叫詩人,花了一些亂糟糟的圖案跟尿布似的,那就叫繪畫……

    呼呼……邵曉華又給陳楚看了看手機了的照片,說這個是梵高畫的,那個是莫奈……

    摸奶?

    陳楚想笑,邵曉華掐了他一把。

    隨即白了他一眼說:「滾蛋!不許糟蹋藝術,你要是這麼說的話,那女孩兒會轉身就走的,反正你想泡人家就要先摸清底細,然後對症下藥,痴迷藝術的那種女生最好騙了……」

    陳楚這才發過去簡訊,隨即和那個女生兩人約好中午十一點半見面,那女生又說就中午有時間見面啥的。

    邵曉華看著簡訊笑道:「這要是社會流的女孩兒電話找就干過來了!還就中午有時間?扯淡,她們整天都有時間的,想啥時候出來就啥時候出來了……」

    ……

    邵曉華再次來到韓裝店,給陳楚配了一套韓版的黑衣,不過卻給他配了個花邊的圍脖。

    陳楚這個噁心,看著就跟驢糞兜子似的,一點也感覺不出這算哪門子的藝術,更是哪門子的潮流。

    而邵曉華則哈哈笑道:「最近的韓劇裡面的主人公都是扎著花圍脖的,所以你也要帶這個才算潮流了,沒辦法,誰讓腦殘女這麼多,你就要做一個腦殘男了,要是對方是個現實的女人,或者成熟一點的,你就要穿著莊重一點了……」

    陳楚想想還真是,王亞楠就說過下次要帶他來挑衣服的,還說邵曉華挑的衣服太小孩了,要給他挑選點成色身的西裝啥的,如果是邵曉華挑西裝,陳楚的一身便是緊身的韓版太子類的,但是王亞楠要是挑選的話,便是那種三四十歲男人穿的大麻袋的西裝了。

    陳楚結賬的時候有點肉痛了,這身衣服又是兩千多塊。

    這要是讓老爹知道能揍死他,罵他三天三夜敗家子不可了。

    邵曉華咯咯咯笑道:「哎呀,行了,看你那個小氣樣,發票我先留著,到時候去王姐那看看能不能給你報銷了,對了,下午或者明天我們去內蒙古,你要是想報銷的話最好跟著,跟王姐套套近乎。」

    陳楚心想跟王亞楠還用套啥近乎啊?在床上多干她兩把她就啥都答應了。

    陳楚嘿嘿笑道:「曉華姐,那我跟王總套近乎,玩意要是犧牲了色相咋辦啊?」

    「呸啊你!就你這樣的,不是王總的菜,人家王總二十七了,要是喜歡的話也是喜歡那種成熟穩重型的,你要是想泡王總得穿那種昂貴的卻又是大麻袋的西裝才行,打扮的老一點或許還有機會……」

    陳楚撓撓頭,心想要不是用卑鄙手段把王亞楠拿下了,自己這個型還真不一定討人喜歡了。

    陳楚看了看時間,呵呵笑道:「曉華姐,你看現在才九點多,要不要……咱倆先唱一會兒歌去吧……」

    邵曉華臉一紅,想起那天跟陳楚唱歌,喝的有點多了,莫名其妙的渾身燥熱難耐的,用嘴跟陳楚把下面擼出去一次,心裡恨死自己了。

    但不知怎麼的,聽陳楚這個大流氓在邀請自己。

    她心裡有些發慌,小鹿亂撞的一樣。

    心裡極力的命令自己拒絕,可紅艷艷的嘴唇卻輕輕的說了句:「好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