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男歡女愛 » 第五百一十八章 常驚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男歡女愛 - 第五百一十八章 常驚嚇字體大小: A+
     

    (石頭壘2群滿了,新建4群372895908,石頭壘1群縱橫vip讀者群121247067歡迎加群。)

    此時,表面上眾人都讚歎嚴大家多麼多麼的博學啥的,實際上都不僅有些汗顏。

    心想你既然已經是一個大家了,就沒有必要跟一個學生,一般見識了吧,人家畢竟只是一個學生了,叫學生必定是不如你這個大家的,但是你被成為大家,不僅要學富淵博,也要德行好才行啊!

    和一個孩子一般計較,還是一個初中生,你犯得上么!再說了,就算你贏了,又能怎麼樣呢?

    除了校長老師之外,孫副局長和那個女人可不這麼認為,心想就是這個看著很不起眼的孩子,嚴大家上次和人家叫板還輸了。

    贏了是不光彩,但是輸了便更是丟人了,今天嚴大家算是報仇來了。

    已經充分做好了不要臉的準備也要扳回一局了。

    上次他是拼對子輸掉的。

    這次看拼對子占不到什麼便宜就來鼓弄這個棋式來了。

    棋式老小孩兒,小小孩兒,人老了,有的時候更是爭強好勝的了。

    陳楚呼出口氣。

    上前兩步,口中說道:「我試試看吧,不過這個棋式還真不是我的擅長……」

    嚴大家一聽心裡你了就美壞了,上次一役算是敗給了陳楚,這個小子就一直是他的一塊心病了。

    當下聽到陳楚說棋式他不擅長,他就更高興了,心想媽的,比的就是你不擅長呢哪!要是你擅長的,老子輸了,那多沒面子啊!

    陳楚掃了一眼棋式,這個棋式擺的亂馬人花的,棋子很多,很複雜了。

    看的都有些頭暈,他下棋一般般,不好不壞,比臭棋簍子算是高一級的。

    算是一個臭棋簍子第二。

    下都下不太明白,別說看棋式了,什麼車馬炮的,看的直頭暈。

    嚴大家卻是高興的像是心裡長草了一樣了。好像又回到了青春,人也一下子像是年輕了許多,陳楚越是皺眉,他便越是得意起來。

    不由得嘿嘿笑道:「陳楚啊,你認輸吧,哈哈,這個棋式老夫研究了半年不是整天吃白飯的,很多高手都沒有解開……更不用說你這個小屁孩兒了,對了,我嚴大家也不是那種小氣的人,只要你認輸,以後見到我的面,工歐諾個家將的喊我三聲老師就可以了,你能喊我嚴大家老師也是你的造化,你們家都跟著高興,怎麼樣?」

    其實喊嚴大家三聲老師也沒什麼,嚴大家名聲遠播,能成為他的學生一點也不丟人。

    只是陳楚覺得,喊這個老混球老師,不如讓自己死了。

    無意間,他手碰到了中指的玉扳指上。

    忽的,腦中靈光一現,這棋式竟然能推算出來一步了。

    陳楚呼出口氣,隨即看著嚴學究那副志得意滿的德行,心裡就十分的不爽了。

    他又摸了幾下玉扳指,隨即手指在右手中指間來回的搓弄間,腦中亦是靈光一閃一閃的。

    陳楚笑了,差不多每錯動一下,自己的思路就隨著那棋步動了一動。

    慢慢的,亦然推算出幾十步之多了,陳楚不禁覺得,這嚴學究行啊!畢竟牛逼不是吹的,火車不是推的,孩子不是別人給的,這小子還算有兩下子啊!

    嚴學究則一臉的興奮之色,看著陳楚呵呵笑道:「怎麼樣?小娃娃,認輸了就叫我三聲老師,以後啊,見到我繞道走,我嚴大家也不能和你這小輩一般見識了,就是打壓打壓你這囂張的氣焰,讓你知道知道什麼叫做天,什麼叫做地!什麼叫做五穀雜糧,什麼叫做沒有那金剛鑽你別攬下那瓷器活……」

    眾人一聽一陣搖頭,心想這都是哪跟哪啊?根本就不挨著啊,你身為嚴大家,一代學者,別跟著小孩兒一般見識啊!

    而孫副局長則一臉苦笑。

    嚴大家跐溜的喝了口茶水,隨即說上癮了,又沖陳楚紅光滿面的呵呵笑道:「咳咳,有位偉大的母親說的好啊,沒有那滷水你就別開那豆腐坊,沒有那針頭線腦,你就別去給人家縫補衣裳……」

    眾人一愣,都問道:「嚴大家,哪位偉大的母親說的?」

    嚴大家呵呵笑道:「我媽……」

    眾人一陣汗顏,想笑不敢笑,下面的學生則笑了。

    而此時陳楚已經推算出一百五十八步了,終於又了破解之法,而他擁有玉扳指記憶力卻是驚人。

    而亦是感悟了這棋道的奧妙,真不亞於一場戰役了。

    車馬炮閃展騰挪,好不精彩。

    而嚴大家此人太過於虛榮,浮於表面,所以這擺出來的棋式亦是虛榮浮誇的狠了,在很多的地方,根本無需用棋子了。

    而他亦是加上了好多棋子,陳楚隨即又退出了五十步,一共二百零八步,感覺嚴大家如果再睿智一點,還能把這棋式更弄得深奧一些的了。

    陳楚不知不覺間,額頭已經滲透了汗水,用袖子擦了擦。

    此時,公主韓雪趴著窗戶也看著,她根本上不上課沒人管的主,見很多人都從椅子上湊過去看熱鬧。

    她也跟著湊過去了。

    挺著鼻子,趁著脖子,隨即推了推一個學生,把人家的椅子搬過來站到上面抻著脖子去看。

    那學生一見是公主也不敢言語。

    此時老師也在看熱鬧,一時間都背著棋式吸引住了了。

    陳楚琢磨到二百零八步的時候正好聽到了嚴大家那句他媽說的話。

    心裡冷笑一聲,心想好你個嚴大家啊,整天吆五喝六的,裝什麼文化人,文明人,你的根還不是一樣也是一個農民?不是農民怎麼知道這些?整天故弄玄虛的弄些生僻字,骨子裡還是離不開泥土的,我呸,你個道貌岸然虛榮的傢伙!

    陳楚隨即笑道:「嚴大家,如果我要是把這棋式解開了又若何?」

    「嗯?」嚴大家一愣,哈哈笑道:「小娃娃,你好大的口氣啊,這棋式我不敢說整個天朝都解不開,那也是大半個天朝解不開了……」

    眾人一聽差點暈過去,心想這嚴大家真是……。

    「你要是能解開,我嚴學究二話不說,我跳樓死給你看!」嚴大家說著話就擼胳膊挽袖子的。

    眾人一暈,心想還是別有人解開了,這要出人命了。

    孫副局長忙站起來道:「嚴大家使不得,這個真使不得!」

    嚴學究啐了一口道:「陳楚!我使得,今天你解開了,我都馬上去跳樓!」

    陳楚一捂腦袋,心想這哪裡是什麼大家啊,解開了就跳樓,這純粹是一個老流氓,誰棋式敢解開啊?那不是謀殺了么。

    「換一個!」孫副局長隨即說道:「陳楚同學要是解開了,我給你一個保送春城一中的名額,你就是中考考個零蛋,也進入春城一中……」

    嘩!

    全班嘩然,連公主韓雪都呼出口氣,春城一中,全省的重點高中,誰不想去啊,要是能去,家裡老爹老媽得樂抽筋兒過去!自己要啥都得給買,老爹老媽還得去親戚朋友那一頓的吹噓啥的。

    三中的老師校長也都傻了,心想這是多大的面子啊!恨不得把自己家裡的孩子揪著耳朵過來解棋式,不過他們都開不出三五步就看不下去了,太亂了。

    嚴學究哼哼兩聲道:「行!陳楚,你要是解開了!我……我管你叫爺爺!這總行了吧!」

    眾人又迷糊了,心想嚴大家真不應該啊,先不說什麼大家,就這麼大歲數了都不應該這麼較真,氣出個好歹的咋整。

    陳楚搖搖頭道:「韓大家,你挺不容易的,我陳楚不要求別的,只要我陳楚解開了,以後希望你見到我以禮相待,不要糾纏!你這棋式退出一百五十八步,對不對?」

    嚴大家一愣,隨即身體有些發抖,不過暗想,這小子是蒙的。

    「陳楚啊,我這棋式叫做遠征西……你懂么?」

    陳楚呼出口氣,聽張老頭兒說過這個事兒。

    這也是一件非常光榮的事兒,卻沒有怎麼正式被記錄史冊的事兒。

    抗戰的時候,天朝的一隻遠征軍,也是近代史上唯一一次去國外打仗還大勝的軍隊。至於其他的都是政治,政治造就了歷史,而歷史就是一個小姑娘,嫁給誰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遠征軍十萬裝備精良的部隊在印緬戰役中取得了輝煌的勝利,痛擊了倭寇鬼子,揚名世界,證明華夏人也不是好欺負的。

    但亦是慘勝了,十萬人就回來的也就兩三萬人了。

    而嚴學究的這個遠征西可以說就是在重演那場血與火的戰役,不論怎麼說,不論政治什麼樣,而那十萬遠征軍的將士痛擊日寇,埋骨他鄉沒有理由不讓人敬仰。

    陳楚呼出口氣,沖棋式看出這氣勢恢宏的,盔明甲亮的場景,到最後卻廝殺的七零八落,剩餘者孤孤零零……

    不禁亦是有些感觸。

    不過棋還是要走的。

    陳楚淡淡道:「嚴大家,從客觀上來說,我對你表示敬意,好吧,我先走第一步……」

    陳楚開始走棋,嚴大家亦是跟著走。

    兩人一來一回,走的很快,但越走到最後,嚴大家越是呼吸急促,手都有些哆嗦了。

    陳楚嘖嘖嘖的說:「嚴大家,你的手怎麼哆嗦了?」

    「小輩,不用你管!走棋!」

    當走到一百五十八步,嚴大家走不下去了。

    呼出幾口氣,渾身發抖,四肢發軟,哆哆嗦嗦的像是光著腚在天寒地凍的野地里似的。

    陳楚笑了:「嚴大家,我就是遠征西的軍隊,你就是倭寇,現在我將,將將將!」

    「你……你……你……」嚴學究萬萬沒想到他能揣悟到一百零八步,這東西每一步都是千變萬化的,沒走錯一步都有一個不同的結果,就像人生一樣,人生何嘗又不是一副棋局,每一個選擇可能都會改變很多的命運。

    「我……我沒輸……我沒輸……」嚴大家兩眼像是無光似的,盯著陳楚:「你……你使詐,你使詐……」

    陳楚嘆口氣,心想這人,才學是有,棋藝是精,但這心胸太狹隘。

    見陳楚要收拾棋盤,嚴大家像是患得患失了一樣:「不許收!不許收棋盤!我沒輸,我沒輸給你!你不許說我輸!」

    陳楚笑了,心想媽的,嚴大家你以為你還是孩子啊,都一把歲數了,以為誰都讓著你哪!我呸啊!老子可不能給你臉慣著呢!

    陳楚呵呵笑道:「你沒輸你走啊!你倒是走啊!你走吧,往前一步是幸福,退後一步是孤獨……」

    「陳楚……我……我和你沒完!」

    「哎呀!嚴大家,你和我沒完對不對?行啊!那我擺出一個棋式你來走走,你走贏了,算我輸!」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