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男歡女愛 » 第五百零五章 吳鹽勝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男歡女愛 - 第五百零五章 吳鹽勝雪字體大小: A+
     

    (石頭壘2群快滿了,新建4群閑聊群372895908,石頭壘1群縱橫vip讀者群121247067歡迎加群。)

    「那裡安全啊?」陳楚笑了,心想這胸大無腦的娘們還真信了。

    韓瀟瀟腦袋嗡嗡的,想起自己兜里那二百塊錢是不是陳楚也從下面掏出來的,想不要,心想算了,不要這個月就沒法過了,省著點花,能堅持到開支。

    ……

    韓瀟瀟吃飽了,小肚划拉個溜圓,便開始在商場裡面逛游。

    女人都喜歡逛街,而且是不停的逛,韓瀟瀟也不例外。

    陳楚隨後就坐在商場的椅子上,看著她一圈圈的逛游著,而陳楚眼睛也沒閑著,他在尋找老疤他們在那躲著。

    陳楚感覺,今天老疤肯定會出來,他不會放過這個幹掉自己的機會,自己也不會放過他。

    陳楚手捏著玉扳指,靜靜的思考著,韓瀟瀟逛來逛去的,只看不買。便宜的東西她看不上眼,貴的東西陳楚還不借給她錢。

    她禁不住沒事就數落幾句陳楚太摳門,以後肯定找不到老婆,自己摟著錢睡覺算了。要老婆幹啥?

    陳楚撇撇嘴,切的一聲。

    「我正因為以後要找老婆,而且還要找個漂亮的老婆,所以才這麼摳門攢老婆本哪!」

    韓瀟瀟緊了緊鼻子哼道:「小摳,小摳,你就是小摳……哼,本來要給你介紹對象的,我朋友一個比一個好看,一方水土一方人,我們dl沿海城市,女生自然漂亮,看你這麼摳門,我一個也不給你介紹!」

    陳楚心想,要是你跟老子就行了,你的朋友不要了,不過話憋在嘴裡沒敢說,這娘們喜怒無常的,而且還小心眼記仇,現在說了,沒準人家記住了,等回警局配槍別在給自己爆頭了。

    陳楚咳咳兩聲,原地休息,看著丫頭愛怎麼逛怎麼逛去,心想她毛歲才二十,好像和自己沒差多少……

    冬天黑的比較快,下午三四點便有些擦黑了,韓瀟瀟逛來逛去的,最後坐在一個水池子旁邊看著噴起來的一串串的水花兒出神。

    陳楚坐在旁邊的椅子上,表面上像是困的直打哈欠,不過心裡還在意淫,看著她一身黑色勁裝,還有裹挾的鼓鼓的小屁股,心想這要是偷偷的看著她擼出去一把也挺好。

    靜若止水。

    韓瀟瀟面對著噴涌的水池,看著一浪浪湧向吃邊的水波,這時,在商場的一個角落,傳來了旋律悠揚的鋼琴聲。

    隨著一浪浪的水波,那琴聲亦像是潺潺流水一般,嘩啦啦的像是凈化每個人的心靈,亦是像是與這水流一起在洗滌人的心頭。

    陳楚也沉寂下來,不過眼角餘光卻感覺在這琴聲悠揚中的一個角落,那張帶著傷疤的面孔亦是慢慢出現了。

    陳楚咬了咬牙,心想老疤,你真他媽的一條鬣狗,真不能留著你了,看來今天咱的賬是得要好好算算了。

    韓瀟瀟靜靜的回過頭來,陳楚的憤怒只是在內心。

    而表面亦是平靜如水,而且還帶著一絲絲的壞笑。

    韓瀟瀟看著他這笑容就討厭。

    站起來,拍拍屁股,上面也沒灰塵,像是習慣動作了。

    「陳楚啊,送我回家吧,不然打車到我住的地方還得五塊錢,你打車我還能省五塊……省五塊是五塊……」

    陳楚咧咧嘴:「蕭大警官,你今天逛商場就逛了差不多兩個鐘頭了,走的路少說也有好幾十里了吧?瀚城才多大的地方啊,你住的地方也不是在農村,咱就走著回去得了,正好也沿途欣賞一下風景……」

    「切!正因為我今天逛街走的路多了,才累了,所以我要坐車!走吧!」

    韓瀟瀟甩了甩頭髮。

    隨即往樓下走了。

    陳楚很無奈,往樓下走的時候稍微頓了頓,手裡摸出一根銀針,暗防老疤的人偷襲。

    兩人走出商場,韓瀟瀟就喊著腿疼,陳楚心想你逛街咋不覺得腳疼呢!

    此時已經四點多了,天色擦黑,而街上車流人流也多了,快到了晚高峰的時間了。

    韓瀟瀟看見路邊有賣煎餅果子的,忙過去說要吃,然後說自己的二百塊錢是整錢,不想拆開。

    陳楚咧咧嘴,心想你就直接說讓我花錢不就完了么。

    韓瀟瀟吃的不快,邊吃邊咂嘴說好吃,就像是品嘗燕窩鮑魚似的。

    吃完了也差不多是晚高峰時期了,瀚城不大,但四四方方的一個小城,上下班,上下學的人流如織,陳楚別說打車了,就是公家車上擠壓的全是人,有的人臉都貼在車門玻璃上都變形了。

    陳楚嘆了口氣,韓瀟瀟吃完煎餅果子,拍拍手說陳楚沒用,是故意不給她打車,就是為了省錢,最後自己先咄咄的往回走了。

    陳楚在後面跟著,心想這女人太刁蠻了,不過這股勁兒倒是讓人喜歡的狠。

    就像是一隻小辣椒似的,有人吃感覺辣死了,但是有人就喜歡這又麻又辣的口味。

    而且還爽的要死。

    兩人走出了兩條街,韓瀟瀟又摸著肚子說餓了,又說自己的二百塊錢要是拆開就不好了。

    陳楚領她走進一個麵館,心想這丫頭肯定是故意的,這麼一來,晚上飯她又給混過去了。

    「韓大警官,你這是變相貪污受賄啊,勒老百姓大脖子啊!」

    韓瀟瀟嘻嘻笑了:「勒你一碗面算么?真是的,有本事去檢舉我啊?告發我啊!」

    兩人一路吵吵鬧鬧的進了一家麵館。

    韓瀟瀟亦是不客氣,吃面又要店裡的小吃的,反正最後陳楚結賬。

    天色漸漸暗去,瀚城四處亮起了暖色的霓虹燈光。

    兩人從麵館出來,往韓瀟瀟的住所走著,一路上看著有幾個打扮的挺花枝招展的女人,站在街上手扶著樹榦。

    見到陳楚還拋過來個媚眼。

    韓瀟瀟嘿嘿笑道:「陳楚行啊,就你這長相的,還有女人沖你曖昧啊?」

    陳楚隨即說:「韓大警官你過來,我和你說……」陳楚那意思是要貼著她耳邊。

    韓瀟瀟臉上有點紅,不過還是把耳朵湊過去,感覺陳楚吐氣熱熱的傳來,她臉不禁更紅了,這還是第一次和異性這麼近的接觸了。

    「她們都是賣的,站街的小姐,那意思是想讓我嫖她們……」

    「呀!」韓瀟瀟一聽炸鍋了,伸手就要從後面掏手銬。

    陳楚幫抓住她的手:「你幹啥?」

    「幹啥?抓人……」韓瀟瀟推了陳楚一把就要衝去,像是一隻剛下山的小老虎似的。

    陳楚忙說道:「別亂來,人家生活也不容易了,再說了,你,你有證據嗎?沒證據你抓什麼人?抓姦抓雙,抓姦在床的,人家在大街上站著你管的著么?」

    「嗯……」韓瀟瀟咬了咬嘴唇:「那我們就在這等著,要是有嫖客來,咱就抓……」

    「得了吧,你把她們都抓起來了,有些男人生理問題解決不了,不得去強姦啊,得有多少可憐的女生被禍害了,你咋不這麼想呢?」

    「你……你這麼說嫖娼還有理了?」韓瀟瀟眼睛鼓鼓的。

    「至少可以減少刑事案件發生吧?哎呀,走吧,等你明天上班再說……」陳楚把她推走了。

    韓瀟瀟還是氣咻咻的,感覺陳楚不對,但仔細一琢磨還有點道理,感覺天色也有些黑了,也該回家了,而且她雖然是警察,但很怕黑的了。

    ……

    韓瀟瀟住的小區挺破的,陳楚呼出口氣,沒想到這丫頭還挺艱苦樸素的。

    樓層還行,在三樓。

    韓瀟瀟指了指那棟樓說道:「行了,我家就在那了,謝謝你今天送我了,不過……不過你最好給我老實點,你別看你借我了二百塊錢,就以為我不敢抓你了,我告訴你啊,你最好說的話都是真的,你的確是個中醫,而且的確沒有做違法亂紀的事兒,不然我照抓不誤……」

    「嗯,你放心吧瀟瀟大警官,我絕對不是違法那種人,我是好孩子,我老實人一個……」

    「切!你老實?誰信啊?對了,以後再有像今天這種的惡**件,你一定要多多舉報,我一定會想今天這樣繼續報答你的……」

    陳楚差點吐出來,心想有你這麼報答的么?而且作為一個女的還那麼能吃,就你這樣的要是嫁到農村去,估計就村長差不多能養活的起了,而且魚蝦螃蟹都要生吃?能把人嚇死。

    陳楚呼出口氣。

    韓瀟瀟跟他揮手拜拜。

    陳楚看著她走進樓洞,這才轉身往回走。

    走出去幾百米了,陳楚感覺眼皮跳的厲害,直覺中像是有事兒要發生。

    他旋即想起了老疤,這一路他沒發現老疤的蹤跡,不過韓瀟瀟自己回家他亦是有些不放心。這才把她送到家門口的。

    但老疤好像沒有跟蹤,陳楚琢磨著,立在衚衕口,伸手攔住了一輛計程車,隨即想了想把手放下了。

    那計程車司機停住車,推開車門,便見陳楚站在那裡不動,說了句:「打車不啊你?喂,問你呢,打車不?」

    「不,不用了,謝謝……」

    「我糙!不打車你揮手幹什麼玩意兒?他媽的有病啊?」那司機罵了陳楚兩句,隨即嘭的關上了車門走了,不過還是探頭又罵了陳楚一句:「傻逼……」

    陳楚呼出口氣,伸手入兜,裡面稀里嘩啦的有幾個硬幣零錢。

    陳楚眉頭皺了皺,掏出零錢,在手心當中搖晃了幾下,隨即手摸上玉扳指,呼出口氣,平穩了心緒,展開硬幣,隨即又搖晃了幾次,根據硬幣不同的圖案,隨即出現的卦象是易經上的第五十六卦火山旅……陳楚略加思索,這可是下下卦,卦象上便是犯小人,而則處理不周大凶。

    陳楚手拿捏著中指掐算馬前課方位,竟然是韓瀟瀟的方位。

    這雖然是張老頭兒交給他,讓他熟讀背誦易經當中的算卦方法。

    但陳楚呼出口氣,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再者自己一個農村半大小子自身已經發生了太多的奇迹。

    他已經扭轉了命運。

    而這次,只略微錯愕,旋即撒腿如飛朝著韓瀟瀟家的方向跑去。

    ……

    韓瀟瀟正走在門洞口的時候,感覺門洞外傳來一陣雜沓的腳步聲,正疑惑,見幾個冒冒失失的黑影已經沖了進來。

    她本能的停住,只見一個臉上長長傷疤的男人沖她呵呵冷笑道:「韓大警官,我們馬爺有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