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男歡女愛 » 第四百九十三章 想登雙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男歡女愛 - 第四百九十三章 想登雙舟字體大小: A+
     

    (感謝秋中一葉6666,又現一土豪,感謝尚殺殺舵主倆888,縱橫大漠哥888編輯打賞哦也!馬甲新,路過一切,盲人打賞書蟲197311,小三小三小三,龍神3316,skxjm,,009,liuziyuan277,小貓愛掐魚,yb百事可樂,陸凱凱,端木凌95……月票,還有很多很多漏掉的,最近一天2萬字太忙了,感謝大家一如既往的支持,水平有限,儘力把這本寫好……多謝支持!)

    陳楚笑嘻嘻的,根本不在乎後面很多人罵他卑鄙。

    心想啥叫不卑鄙?非得讓你們揍成個豬頭那老子就光明磊落了?那老子豈不是傻逼一個么!再說了,打架這玩意就是把人打倒為目的,老子沒用大棒子掄你就不錯了……

    兩人想打計程車往回走,龍九忽然皺眉說:「別打計程車,後面有人跟蹤……別回頭,跟緊我……」

    龍九說著開始快步走,陳楚跟著一路小跑,剛拐過一個衚衕,龍九距離一個死胡同還有六七米遠,便助跑兩步隨後躍起多高,飛快蹬著旁邊的牆壁幾腳,那就像是是牆壁上行走似的,隨即彈跳到對面牆壁,連續幾腳蹬著牆面,隨即翻身越過四五米高的高牆。

    陳楚呼出口氣,助跑一陣,他可沒有龍九兩下子,人家剛才那簡直就是飛檐走壁了,陳楚還是老辦法,彈跳之後腳蹬著牆面,重點是蹬著牆面的時候身體要保持正直,並且盡量貼靠牆壁,不然手抓不住牆頭的,陳楚隨即抓住牆頭,攀爬上去,往下一看一咧嘴,這衚衕牆高四五米,而下面竟然高六七米,這衚衕外面有些低。

    陳楚恨不得大罵,這他媽的誰設計的這麼缺德。

    而龍九已經站在下面了,剛才跳下的時候亦是沒發出啥聲音。

    陳楚不敢直接跳,畢竟六七米啊,看玩笑呢!黑燈瞎火的,萬一跳下來摔斷腿啥的呢,崴腳,再不下面正好一個磚頭各到呢!

    陳楚想了想,然後從牆上出溜了下來。

    反正手套跟鞋是皮的,挺結實的,頂多磨起毛了。

    龍九見他這種下牆方法,這在她接觸過的人當中還是第一次發現,竟然出溜下來的。

    龍九乾脆裝作沒看見。

    背著身子不看他,心想這個混球,真得好好收拾收拾他,要不把他帶到四姐面前,跟人家徒弟比武,不得讓人笑話死,丟人丟到家了,真不愧是七哥找到的人,兩人性格咋那麼像呢!不知道努力,就知道投機取巧,耍陰謀詭計……

    陳楚這時嘿嘿笑著跑了過來。

    龍九淡淡道:「快走幾步……」

    兩人轉了一陣,龍九感覺身後沒人了。

    陳楚回頭會腦看了幾眼道:「九師傅,後面誰啊?」

    「我也沒看到,只是感覺有人,應該是跆拳道會館里的人,想要跟蹤我們吧……對了,陳楚啊,你能不能……咳咳,就是和人比賽的時候別那麼犯規,因為我想讓你參加正式比賽,你那麼干是贏不了的,就算把對方打倒下了,那也是犯規在先,會判人家贏的……」

    陳楚撓撓頭:「九師傅啊,不是我犯規啊,你說那小子說好的比武開始,然後就把臉伸過來讓我揍,我能不揍他么……」

    「噗嗤!」黑暗中龍九笑了一下,馬上咳咳的恢復了嚴肅的表情:「這麼說你還有理了?」

    「那是啊!我是九師傅的徒弟能不給師傅你長臉么……」

    龍九白了白大眼睛,怎麼感覺這話像是不對味,感覺像是一直在給自己丟臉似的……

    兩人先回到了龍七那,龍七見兩人回來才放心了。

    「哎呀,真是急死我了,我還以為你們有意外了呢!」

    「哈哈哈!就憑那幾個三腳貓的小子我們師徒聯袂,還能出現意外?把他們拳館給踢了……」

    陳楚吹噓了起來。

    龍七聽完也跟著哈哈大笑道:「對!對滴!陳楚啊,你做的很對!打架么,就是這麼回事,哎呀,我要是在場就好了……」

    龍九嘆了口氣,心想真是臭味相投。

    龍七這時喝口水埋怨陳楚道:「不過啊,陳楚你做的還是有些地方不對的……那個,比如說啊,你踹人家撩陰腿就不對。」

    龍九這時也點頭心想這句話倒是對的。

    不過就聽龍七繼續說:「你踹了一腳撩陰腿,別停啊!接著踹第二腳才對嗎?哈哈哈!下次一定要記住了!踹完一腳,再踹一腳,然後再踹,趁他病,要他命,跟你說,你再踹一腳可能他下面的蛋蛋就沒了!哈哈哈……」

    龍九一捂臉,低低的聲音的說了句:「七哥……」

    龍七唔了一聲,咳咳兩聲,忙轉移話題,心想咋忘了妹子在旁邊了,也是有些太高興了。

    「陳楚啊!你不錯,很有我的作風,和你……那個商量個事兒,我感覺咋哥倆越來越像,你看這樣行不行,你已經認了龍九當師傅了,她是你九師傅,我呢,是你師傅的哥哥,你就喊我七師傅咋樣?」

    陳楚眨眨眼,看向龍九。

    龍九把頭轉過去,給陳楚一個美麗的背影,接著咳咳的咳嗽兩聲。

    陳楚唉了一聲道:「七哥啊,不是我不答應啊,是因為……是因為我這人特重情義,都說一日為師終身為師,我已經是九師傅的徒弟了,已經是她的人了,一輩子也不會和龍九師傅分開的,山無棱天地合,不能與師傅絕,我跟九師傅以後就是打斷骨頭也連著筋的,而且我這人還是特別專一的人,是絕對可以從一而終的,跟隨九師傅一生一世,不能再管其他人叫師傅的……」

    ……

    龍九臉紅了,心想陳楚這說的都什麼亂糟糟的啊?還山無棱天地合,還從一而終?這都什麼詞兒啊!不過有一點她是聽明白了,便是把龍七拒絕了。

    龍七臉上**辣的,心裡鄙視陳楚,心想你還專一?你還重情義?我呸!今天讓你選誰當師傅的時候,你直接笨我九妹去了,拉著九妹的胳膊管人家叫師傅。

    你哪怕要拒絕我,也要給我個台階下啊,比如說龍七哥也很優秀,龍九也很好,但是……照顧一下弱勢群體吧,畢竟龍九是龍七哥的妹子……

    你這麼說也行啊!哥們白相處了這麼長時間了,這個大色鬼還要當我妹子一輩子徒弟呢!龍七撇撇嘴,心想不用你小子得瑟,不出倆禮拜,你就得哭……

    龍九咳咳兩聲,聽到陳楚的答覆了,便站起身說回賓館了。

    陳楚也想跟著,不過見到龍九刀一樣的目光,他灰溜溜的退回來了。

    剛晚上八點,龍七便亦是教授陳楚泰拳。

    說是龍九的徒弟,但龍七大男人沒那麼小氣。

    「楚兄弟啊,你看啊,跆拳道這東西是花架子,但是跟你打就不是花架子了,你才練幾天啊!要是今天我九妹不用跆拳道跟那小子打,用搏擊他倒下的更快……再不用泰拳,寧願被他踹一腳了,兩手夾住他的頭……你看,這樣,膝蓋上下狠狠的撞擊他面門,如果他用手擋住面門,只要你十足力氣,他還是廢,如果你沒有他力氣大,比如你現在算是60公斤的,如果遇到一個80公斤級別的對手,撞擊面門費勁,那就撞擊他胸口,小腹……當然,正經比賽不允許撞擊襠部……你還可以肘部夾住他頭,膝蓋繞到他身後撞擊他后腰,亦或是脊椎……」

    陳楚記著,並且跟龍七演練,感覺龍七的方法的確比跆拳道實用,而跆拳道那麼花哨的腿法要是應用到實戰當中,既要打的漂亮,還要有效果,下的功夫就需要太多了,那個韓小龍至少也是十幾年的功底,從小就開始練了……

    龍七主要教他擂台打鬥,一直到十點多,兩人在擂台上你來我往,當然速度都不快,龍七隻是在教他擂台的經驗,還有便是打擂台的規則。

    陳楚慢慢掌握,感覺擂台打鬥就像是一個圈,而技巧便是繞著圈子走,攻擊對手有佯攻,猛攻,主要打的便是頭部還有肋骨處。

    泰拳的打發便是低掃跟高鞭腿上頭,因為擂台只要三點支撐便是不允許擊打的,高鞭腿上頭即便讓對手抓住腿摔倒也沒關係,站起來接著打。

    陳楚最後還是感覺泰拳實用,只是國人的擂台不允許用肘部和膝擊上頭,不然便是犯規,國外的倒是允許了。

    而肘部和膝上頭卻是最實用,最狠戾的。

    龍七最後搖頭道:「可能是國人和泰國人打有些忌憚他們的肘和膝吧,咱們就按照規則來,但是記住,打黑拳的時候沒有規則,隨便來,只要能贏就行……」

    陳楚點頭一一記下。

    龍七又跟陳楚練了一陣,快十一點了。

    龍七打了個哈欠,拍拍陳楚肩膀道:「楚兄弟啊,你是個好材料,不像我,都被人家搏擊擂台列入了黑名單,不能去打擂了,因為總是犯規,所以只能去打黑拳,其實我們龍家最渴望的便是得到一個散打王,不為別的,就是看著其他俱樂部奪得冠軍不服氣,而人各有志,龍九不喜歡擂台,也因為一些事情她不能去擂台,還有幾人也是的,所以,我希望你能好好練,如果你能取得個冠軍,那也是我們龍家的榮譽,畢竟你現在是龍九的徒弟,好好乾吧,你好好想想,如果你能得到一條金腰帶,那是多麼的牛逼閃電啊……」

    陳楚撓了撓頭笑道:「龍七哥,如果我能得到金腰帶,龍九是不是……那個會不會……」

    「這個么……」龍七撓撓頭忽然笑道:「和你這麼說吧,我們家老爺子就是有四個老婆的,才生了我們兄妹九人,從龍一到龍九,我們家挺傳統,老爺子還和我們說開枝散葉越多越好,不介意小三小四小五小六的,倒是特別反感男人丁克一族,如果不結婚生子,那就要斷絕父子關係啥的……你小子要是有本事讓龍九看上你,誰也管不了……再說了,龍九這性格老爺子寵愛的狠,又是我們兄妹九人的老疙瘩,也是寶貝疙瘩,她在家想幹什麼就幹什麼,我們就是想管也沒法管……」

    陳楚咧咧嘴,心想龍家老爺子就是威武霸氣啊,四個老婆,怪不得龍七,龍九的,那肯定還有龍三龍四了,這名字倒是省事兒了……而且這四個老婆肯定有的好看有的難看,不然這龍七跟龍九根本一點都不像了……

    龍七沒多說別的,陳楚也沒多問,知道人家是大家族的,而陳楚骨子裡有一種脾性,那便是窮慣了,喜歡跟窮人交集,不喜歡與富人交往。

    寧願沒事穿梭在花柳間,不願鞠躬車馬前,要不是和龍七見面之時這傢伙落魄,連吃飯付賬的錢都沒有,陳楚也不一定和他相交這麼深,又是一起打架,一起搞破鞋的。

    而龍九冷漠,不過沒有那種大家女人的矯揉造作,冷冷冰冰的樣子,陳楚有些欲罷不能。

    陳楚歇了一會兒,消了汗,這才走了出來,想想自己的車還在王亞楠那呢,索性直接打車去了開發區。

    嘟嘟嘟的撥了王亞楠的電話號,這騷娘們也沒睡,懶洋洋的沖陳楚說:「來呀,來呀……」

    陳楚一聽這**的聲音,下面禁不住的硬。

    到了開發區,給了車錢,直接到了王亞楠的門口。

    王亞楠早看到了陳楚,開了單元門,隨即打開了房門。

    王亞楠像是特意穿了一身透明裝的衣服,女為悅己者容,騷女亦是為干己者挑逗。

    王亞楠黑色細密網狀的絲襪,絲襪一直卷到了大腿跟處,一個隱隱約約露出毛髮的半透明的蕾絲內褲,上身一個小巧的裹住胸前兩隻大圓球的黑色細邊的乳罩。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