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男歡女愛 » 第四百九十二章 也應須一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男歡女愛 - 第四百九十二章 也應須一戰字體大小: A+
     

    (求收藏,,月票前25名,十更,28名8更,30名7更……石頭壘2群閑聊群85685299石頭壘1群縱橫vip讀者群121247067歡迎加群。)

    腿法講究的是遠距離的攻擊,跆拳道的腿法花樣頻出,很是漂亮,但是要練到一定的威力境界,便需要真正的夯實的功底了。

    沒有十幾年的功力練出來的東西跟國術的功夫一樣都是花架子,而且還要經過施展的考量。

    龍九把陳楚一頓胖揍,這小子已經對這些進攻的招式了解了,要想了解一門搏擊技術,最好的辦法就是實戰,而最好的實戰就是挨揍。

    陳楚挨了一頓胖揍便是吃虧長見識,算是好事兒也不為過。

    轉身後旋踢有很多的破解辦法,最容易有效的破解不是躲避亦或是後退,而是近身。

    起腿半邊空,更何況這小子身子已經凌空飛起了,兩條腿都是離地的,根本沒有引力了。

    陳楚感覺這小子的腿法跟龍九的根本雲壤之別,趁機欺身而上,借力打力,手一攬那人的腰,隨後接著貫力往外一甩,這小子被自己的后旋踢的力量加上陳楚的甩勁兒直接飛了出去,稀里嘩啦的撞在一堆器具上面,有不少都是鐵質的。

    那人摔在上面滾到地板上哎呦叫喚幾聲,想起了亦是沒能爬起來。

    另外那人的腿也到了,還是花哨的踢法。

    算是一個凌空連踢,算是雙飛腿了。

    陳楚冷哼一聲,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了,這簡直就是花拳繡腿了,陳楚不退反進直接一記正瞪,直接化解掉了,而正蹬腿直接踹到那人胸前,把他踹起半米高,隨即滾落在地,滾了幾滾,勉強的站起身,不過手卻捂著胸口,一臉的痛楚之色。

    忙有七八個跆拳道的學員過來扶著他們兩人。

    陳楚則嘖嘖嘖幾聲:「就這麼兩下子?真是不夠看的……」

    「你……」韓雪冷冷的盯著陳楚,沒想到這裡的兩個算是不錯的學員在陳楚面前不堪一擊。

    此時,那個一臉堅毅的男人站了起來。

    沖陳楚行了一禮道:「在下韓小龍,還請閣下賜教……請……」

    那個自稱韓小龍的人隨即往前踏了幾步,已經站在了跆拳道原型會場的正中。

    龍九小聲嘀咕了一句:「小心,這人手段不錯。」

    陳楚點了點頭,只見韓小龍這麼沉穩,亦是有一種高手風範的樣子。

    對方已經如此客氣,陳楚也便脫了鞋,緩緩走到跆拳道比武正中。

    四外坐著的那些學員忙擴撒到四周。

    抱著雙手看著,並給館長韓小龍加油。

    韓小龍站在陳楚對面,先躬身沖陳楚施了一禮,陳楚啪的踹出一腳,正踹到韓小龍臉上。

    把他直接踹出去一米多遠,蹬蹬瞪的退出幾步。

    陳楚哈哈大笑道:「我靠,還什麼高手,一腳差點給你ko了!」

    後面的龍九見陳楚在人家行禮的時候偷襲,不禁一拍腦門,走到近前低低說道:「笨蛋,開始比武的時候都要相互行禮……唉,也怨我沒告訴你……」

    那韓小龍也倒霉,本來陳楚這一腳踹不著他的,不過他至從接觸跆拳道的第一天都是比武之時與人面對面要先行禮的,第一次在行禮的時候被人踹。

    這……算是長教訓了。

    韓小龍擺了擺手,示意眾人不要動,冷冷的看著陳楚,剛才那一腳勁兒不小。

    韓小龍吃了個暗虧,說了句:「請!」

    陳楚也不客氣上去前面啪啪啪連打了幾拳,正是龍九傳授給他的荷蘭的s型的拳法,全是前擺拳,沒有任何拳擊那種前擺拳或者刺拳的試探。

    直接是小前擺拳進攻,韓小龍退後兩步,忽然臉色鐵青。

    陳楚前面連續打了幾拳,然後下面就是一記撩陰腿,正踢了個正著。

    韓小龍疼的兩手捂住襠部,眼睛鼓鼓的,臉色也紅漲起來。

    陳楚趁機衝上去兩記肘擊,狠狠砸到韓小龍左右下巴上,直接放倒了。

    龍九已經捂住臉不想看了,尤其是陳楚把人放倒了,還用腳往下跺了兩腳。

    隨即嘿嘿笑道:「靠,就這兩下子啊……」

    龍九無語了,心想陳楚怎麼跟自己七哥一個路子啊,只能打黑拳,讓他打擂台始總是犯規,這……這算什麼打法啊?純粹是流氓打法了。

    韓小龍幾下被放倒了,手下學員蒙了,韓雪也迷糊了。

    「你……你敢打我表哥?你……」

    陳楚咧嘴道:「咋的?想仗著人多一起上啊?」陳楚手慢慢摸著手腕,心想你們要是一起衝上來,老子一個人肯定干不過,就飛出銀針閃瞎你們這幫人的狗眼……

    這時,韓小龍已經被人攙扶了起來。

    韓小龍身體跳動了幾下,把兩邊人推開。

    氣得沖陳楚咬牙切齒的。

    「你……卑鄙……你,你根本就不配是個武者……你……我今天要好好教訓教訓你!」

    韓小龍緩過勁兒來,主要還是陳楚那記撩陰腿太冷了,誰能想到這小子直接上了就踹襠。

    韓小龍說著已經動了,腳下翻身運轉幾次,隨即前腳一個試探,後腳快速一擊后蹬腿已經到了,陳楚被龍九這麼踹過,知道這個后蹬腿的厲害。

    而韓小龍剛才確實大意了,也沒想到世上能有這麼無恥的人,來比武還耍手段,其實陳楚也不是耍手段,他打架的規則一直就是這樣德行。

    腿還未到,陳楚想感到了那腿勁的勁風,亦然發現這一腿的力道不會小了。

    忙側身避開,而韓小龍接連彈腿,側踢,轉身連環踢,雙飛腿,一腿連一腿根本毫無間隙停歇。

    陳楚兩眼微眯,竟然沒有找到他招式間的漏洞鑽空子。

    這要是衝上去肯定會被一腳踢中,而這一腳的力量單憑勁風判斷就不輕,陳楚想到龍九說的不錯,凡是能立個拳館啥的,沒兩下子那是立不起來的。

    不過韓小龍今天已經丟人了,便要儘快的找回顏面,一伸手壓箱底的功夫都使出來了。

    陳楚跳來跳去的,根本接不了招,知道自己這兩下子還不行,還不夠看的。

    他的名言便是打得過邊打,打不過找個台階下。

    陳楚躲避了二十幾腿有些吃不消,忙跳出圈外大喝一聲:「停!」

    韓小龍一怔,怒目瞪著陳楚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陳楚咳咳兩聲道:「我感覺剛才我打了你,你現在也還手了,我們算是平局吧……那啥,比武不都是講究點到為止么,我感覺我們已經點到了,那就為止吧,要打跟我師傅打,師傅啊,該你上了……」

    龍九呼出口氣,心想陳楚還行,關鍵時候知道能不要臉就不要臉,就怕那些要臉死撐最後被人把臉打腫的,這種不要臉的人適合在惡劣情況下生存下去。

    韓小龍則氣得牙根咬的咯吱咯吱的,心想無恥啊!這個世上怎麼會有這麼臭不要臉的人?還點到為止?上來又是偷襲又是踢襠,又是肘擊……全是犯規動作,然後我自己一頓揍,好不容易自己佔領上風要開始還擊了,你倒來個點到為止?老子還沒打到你呢!

    你是過癮了,剛才這不成了打傻小子么?

    韓小龍氣咻咻道:「這位武者,我們只是切磋,來來來,我感覺我們切磋的正盡興,你不要走才是!」

    韓小龍說著話繼續攻擊,並且想要朝著圈外追擊陳楚。

    此時黑影一閃,迎著韓小龍的腿的是另一條修長的美腿,兩腿相交,啪的一聲,韓小龍後退三四步站立場中,而一黑衣短髮女生已經站到場地之上。

    龍九冷冷道:「剛才我徒弟已經說了,他和你點到為止,而且剛才我徒弟已經留手了,你怎麼還咄咄逼人?要說道剛才我徒弟把你放倒再接著跺下去幾腳你可能都站不起來了!不管犯規與否,這跆拳道的含義亦是實戰,剛才你要真是在實戰當中已經死了……」

    龍九也看出陳楚並不是這韓小龍的對手了,再說這小子沒打過比賽,這裡面的規則也不懂,直接讓人來戰一個館主不容易,再說,自己剛收下一個徒弟,龍九也感覺挺新鮮的,自然要先護犢子再說了。

    韓小龍氣得臉色有些發紫,看著龍九的冷艷,他心裡一動,不過還是大喝一聲朝龍九沖了過來。

    龍九不僅會跆拳道,其他搏擊也會,不過對付韓小龍,她只是用跆拳道,兩人眼花繚亂的腿法相擊在一處,韓小龍只十幾個照面便是頻頻後退,龍九一套漂亮的連環轉身踢腿,一連三腳,全部踹中韓小龍前胸。

    韓小龍蹬蹬瞪連退了七八步,已經被蹬到了圈外,幾個伶俐的學員忙過去扶住他。

    韓小龍這才踉蹌的站穩身形。

    胸口感覺一陣的發悶,喉嚨像是有些鹹鹹的感覺。

    韓小龍平息兩口氣息,這時韓雪也緊張的過來站在旁邊。

    韓小龍揮了揮手,制止眾人上前。

    只淡淡的沖龍九深施一禮道:「敢為這位高人姓名……鄙人韓小龍拜會……」

    龍九淡淡道:「拜會倒是不用,我只是為我徒弟出頭,我聽徒弟說有個跆拳道館要對付他,我倒要看看是個什麼樣的拳館,現在一看也不過如此,哼……你還是儘早關門吧,以免再丟人現眼……陳楚,我們走……」

    「不許走!」韓雪叫了一聲。

    陳楚忙跳了過來道:「不許走那麼還能這麼著啊?跟我九師傅打啊?打的過我九師傅么?開玩笑!」

    「你……陳楚,你就知道躲在女人後面……你算什麼男人?還……還找個女人當靠山,當師傅……你……你噁心。」韓雪冷冷的看著陳楚,心裡恨恨的。

    陳楚笑了:「且!男女早就平等了,你少在這裡重男輕女,我師傅女人怎麼了?女人也是半邊天哪!你表哥還打不過女人呢!切,連我師傅幾個回合都走不過,還開什麼拳館?我呸啊……我九師傅才是無敵的……」

    「陳楚,走了,說那麼多沒用的不浪費時間么!」

    「好嘞!師傅……」陳楚跟龍九隨即揚長而去。

    韓雪看著兩人背影冷哼個一聲:「呸!得意什麼?今天是你小子開始就偷襲傷人,算什麼英雄本事?」

    哇……

    韓雪剛說完,身後的韓小龍忍不住吐出口淤血。

    眾人忙把他攙扶進旁邊卧室,要打120送他去醫院。

    韓小龍忙擺擺手制止,遂坐在卧室床上緩緩打坐休養。

    半個小時候,慢慢平復下來。

    韓雪這時進來,手裡端著一杯溫水道:「表哥,喝點水,你……你真的沒事嗎?要不去醫院檢查檢查吧……」

    「我沒事……」韓小龍接過水杯卻放在床頭,一臉冷靜道:「高手……沒想到在瀚城竟然能遇見如此高手……」

    韓雪微微一愣:「表哥,你是說那個女人?你是跟陳楚打鬥幾回合那女人才上的,而且陳楚開始偷襲你了,所以你才……」

    「不……」韓小龍擺手道:「即使我在全盛之時也不會是那女人對手,而且她也有留手,這樣的高手,還這樣年輕,足矣跆拳道頂級黑帶了,完全可以在比賽中拿到三甲了,能跟這樣的高手過招也是我的榮幸了,對了,你不是說那個男生是你同學么,幫我打聽打聽這個女人,她……她可能來歷不簡單了……」

    韓雪忽然輕聲笑了:「表哥,是不是人家長得也不簡單對吧……」

    韓小龍臉上一紅,一時間不知道怎麼回答,只是腦海里已經深深的印上了龍九的模樣,無法揮去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