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男歡女愛 » 第四百七十八章 硬似風僧上下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男歡女愛 - 第四百七十八章 硬似風僧上下狂字體大小: A+
     

    (求收藏,,月票前25名,十更,28名8更,30名7更……石頭壘2群閑聊群85685299石頭壘1群縱橫vip讀者群121247067歡迎加群。)

    劉楠被乾的渾身有些酸軟無力,屁股感覺一陣黏黏糊糊的,陳楚把下面抽出來的時候,她屁股下面的肉縫慢慢的合攏,一股白白的黏黏的液體慢慢的往外流著,劉楠身子褪到了床下,然後屁股高高的翹起來,像是女生撒尿的姿勢蹲著。

    陳楚射進去的白色的液體這才慢慢的往下滴,滴了好大一灘乳白色的液體。

    劉楠的奶還露在外面,挺翹的奶,上面的相思豆還是在挺翹著,劉楠等下面的液體滴落的差不多了,抽出了紙巾,擦了擦下面。

    然後又用紙巾墊著下面,這才慢慢的提上了內褲,她見陳楚把褲子提上了,在系著褲帶。

    才臉上紅紅的說:「要不……要不你晚上就在這住吧……」

    陳楚看著她,抱著在她臉上,脖子上啃了一陣,下面又硬了,他本來想干劉楠一把就走的。

    看著懷裡的劉楠,忽然把她按倒,把她的衣服扒光,然後自己脫了個光腚兒,隨後分開劉楠的兩條大腿,下面插進去又開始幹了起來。

    劉楠被乾的像是在海浪上起起伏伏一樣,兩隻小腳被陳楚抗在肩膀上,一顫一顫的。

    她不知道自己來了多少次的高朝,她感覺陳楚幹了她六次,差不多夜裡十二點了。

    陳楚才穿起了衣服,劉楠感覺渾身乏力,借著燈光,看到自己大腿上都青一塊紫一塊的,自己的奶也被抓的有些發紫淤青了,自己的臉蛋兒也被啃紅了,下面被乾的也有些浮腫。

    不過劉楠還是一把摟住陳楚腰,雖然渾身骨頭像是散了架似的,不過她還是輕輕的說:「陳楚,我……我好舒服……你能一個禮拜來一次么……」

    陳楚心裡美滋滋的,暗想自己是不是把偷女人練到了一個程度了?

    不管怎麼說,這算是進步了,從最開始的耍計謀,到現在劉楠主動要求,陳楚感覺這是自己的進步,看看都快十二點了。

    想在她這睡,想了想還是親親她的額頭,劉楠已經被乾的汗水涔涔的,陳楚不想折騰她了,讓她好好休息,自己穿好了衣服,把門鎖好,又把外面捲簾門鎖好。

    陳楚坐到了車上,畢竟已經凌晨了,他呼出口氣,隨後把車開到一處偏僻處。

    來到外面,此時冷風嗖嗖,陳楚一下就被凍得清醒了一些,隨即他找塊廢棄的大石頭,剛好坐在上面,慢慢的打坐起來。

    一陣吐故納新之後,陳楚感覺身體精神奕奕,而氣體在周身運行諸多周天,仿若又有很多濁氣被拍出體外。鳳公主嫁到之醉龍君

    陳楚感覺困意一掃而空,隨即打了一套古拳,感覺比以往更是有力了一些。

    陳楚亦然覺得,這吐故納新的好處,便是讓身體洗滌,從而爆發力被發覺開來,可能這便是國術的基礎,在國術中很多是練氣的,比如氣功,還有太極當中亦是有練氣的環節。

    國術求的是養生之道,在於自然萬物,生生不息,順其自然而修鍊功法,而泰拳散打這種剛猛之術,雖然可以速成,但卻是逆行自然。

    因為他們只聯外,而不在內,而自然之道便是從內而即外的,內在沒有功利,外在亦是有限。

    便如同一個人沒有吃飽,打出去的力道亦是有限的,而練氣便是強化人的內在……

    陳楚感覺領悟到了一些東西。

    但目前來說,他更喜歡泰拳這些速成的打法,還有龍九教給他的一些荷蘭的拳術,s型的進攻方法,簡單實用,實戰起來得心應手,而練氣不知道要練到何年何月了。

    即使能夠大成,那這麼個練法,還不得給三四十年的功底了?

    拳怕少壯,真是練到了那個功力,估計自己也老了,老胳膊老腿兒的還是打不過人家,算了,練氣至少能強化身體,對自己身體亦是有益處的。

    那麼自己的外在便去修鍊泰拳,技擊好了。

    陳楚隨即給邵曉東發出個簡訊,讓他明天給自己弄一個病假,大晚上的就不打電話去騷擾人了,然後明天他去三中點個卯,說自己有病,然後跟龍七龍九去dl走一遭。

    想到跟龍九在一起……陳楚心裡像是小貓爪子在抓他的心肝似的,這個痒痒勁兒就甭提多舒服了。

    陳楚呼出口氣,看看時間差不多十二點半了,自己不知不覺感覺睜眼閉眼的工夫竟然過去了半個小時。

    這時,電話響了。

    陳楚以為是邵曉東這個夜貓子的,接過電話見是王亞楠的。

    心想這個小賤人,這麼晚了還打電話?

    陳楚喂了一聲,王亞楠聲音有些柔弱的樣子。

    「陳楚……今天晚上回來不回來過夜了?」

    「嗯……」陳楚想了想,堅定的說:「回去,你洗完澡了嗎?把屁股好好洗洗,今天我要干你屁股。」

    「滾……」王亞楠臉蛋兒紅了,上次陳楚要插她屁眼,她死活不讓,而現在跟陳楚滾成了一片了,一想到陳楚的粗長的大傢伙要是塞進自己屁股里能行么?不得把自己屁股給撐破了?這位小哥,可有婚配?

    王亞楠狠狠的啐了陳楚一口道:「壞小子,你少想幹壞事,你別回來了!我是不會給你留門的……」

    王亞楠又損了陳楚幾句,隨後掛了電話。

    陳楚嘿嘿笑了,心想這女人都是大騙子。

    不給老子留門的意思就是留門了,陳楚轉了個彎,直接被瀚城開發區而去了。

    心想這有個車就是方便啊,幹啥都方便,搞破鞋也方便多了。

    開到半路的時候,陳楚下去買了一瓶潤滑油,隨後直接開到了開發區。

    到的時候,陳楚只按了單元門一下,裡面就有人開了,陳楚心想你個王亞楠小**,還說不給老子留門呢!

    王亞楠在一樓,陳楚進來的時候,王亞楠已經把房門打開了,她腳下穿著絲襪,上面是一個薄薄的小小的一步裙,而且這一步裙是一體的,露著光光的後背。

    胸前的胸衣也是那種半透明的,像是薄薄的紗料似的,王亞楠的頭髮好像修了修,短髮做了離子燙,此時一副小寡婦一樣的生氣的表情,半依著在門口,盯著陳楚說:「你還知道回來啊?」

    王亞楠紅紅的小嘴兒上翹著,兩眼迷離,那絲襪把她的大腿幾乎是全包裹了的,包括了腳趾。

    性感的讓人恨不得一口把她吃了。

    陳楚進了房間,一把把她抱住,直接扔到了床上,刺啦一聲,西開了她的絲襪。

    王亞楠叫了一聲:「混蛋,你輕點,那絲襪不便宜……」

    陳楚直接把她翻過身軀,手在她屁股下面摳摸著。

    被絲襪包裹著的挺翹的屁股是那樣的充滿了誘惑,陳楚興奮的直接撕開了她屁股的絲襪,刺啦刺啦的聲音不絕於耳,隨後王亞楠的屁股蛋兒從絲襪里彈跳出來,陳楚抓住她的內褲隨後用力一扯。

    「哎呦!」王亞楠痛的眼淚差點掉下去,這內褲也被陳楚撕掉了。

    而力量不小,把她中間勒的生痛。

    王亞楠剛要罵,見陳楚已經脫光了,直接壓到她的屁股上,隨後把下面抵住她下面的水簾洞,咕唧一聲就幹了進去。

    王亞楠張開的小嘴兒開始嬌喘連連,她兩條大腿在後面被分開,一體的絲襪還在,就屁股那成了開襠褲,被陳楚壓著,下面狠狠的往裡面插著。

    王亞楠嬌喘成了一片,這種強來不禁陳楚感覺好,而且她也感覺很過癮的樣子。

    陳楚兩手順著她的玉背往上推,王亞楠薄薄的紗一樣的小衫被推了上去,露出潔白彈性的曲線的美背,彈性光潔如同羊脂一般的美背讓男人無比的垂涎。我爹是袁紹

    陳楚嘴開始留著哈喇子在美背上面親吻著,舔舐著,兩手捏住了她胸前鼓鼓的大白兔,撥弄著她大白兔上粉紅的相思豆。

    那相思豆慢慢的挺立了,而陳楚下面開始一出一進在她屁股下面的水簾洞瘋狂的**起來。

    「啊……」王亞楠嬌喘一片,下面咕嘰咕嘰發出的摩擦的聲音讓她爽的欲仙欲死,而陳楚的下面長長的直頂到了她洞口的盡頭,讓王亞楠感覺到了一浪一浪的衝擊。

    王亞楠被陳楚**的下面撲哧撲哧的水流不斷,同時屁股也自己的往後面逢迎的往後坐,這樣咕嘰咕嘰的聲音便更大了起來。

    王亞楠面色潮紅,回過頭來,此時,她已經下了床,屁股下面被陳楚插著,干著,而她的兩隻奶被陳楚抓住揉著,保持著身子的平衡。

    而她的屁股也盡量挺翹,那樣插的就更深。

    王亞楠感覺陳楚的下面幾乎插入了她的小腹了,興奮的回過頭輕輕的喚道:「快……快親親我……」

    陳楚下面用力的干著,心想你這個小**,這下讓老子玩爽了,不玩看來都不行了。

    陳楚忙一口咬住她的嘴唇,王亞楠的舌頭主動的伸進了陳楚的嘴裡。

    兩人兩隻滑膩膩的小舌互相纏繞在一起,互相吸允著對方的津液。

    陳楚忙啪啪啪的拍了王亞楠屁股幾下說:「小**,你去扶著床……」

    「啊?王八蛋,你剛才罵我什麼?」

    「我罵你**,賤人,去扶著床……」

    王亞楠氣咻咻的忽然說:「嗯……好,我扶著,我就是你的小賤人……」

    陳楚笑了笑,一邊干著,下面頂著王亞楠,她兩手已經扶住了床頭。

    陳楚摸出那瓶潤滑油,一股腦的都倒到了王亞楠的腚溝子處。

    隨後,手指往裡面一摳。

    王亞楠痛叫一聲,喊道:「不要啊……」

    不過,陳楚的兩個手指已經借著潤滑油的潤滑插進了她的屁股里,接著是第三根。

    王亞楠痛的聲嘶力竭,差點暈闕過去,不過下一秒,王亞楠感覺一根粗長的傢伙已經從她的水簾洞拔出,直接霸道的插入她的屁股里。

    王亞楠兩眼泛白,痛的差點暈過去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