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男歡女愛 » 第四百七十五章 一物從來六寸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男歡女愛 - 第四百七十五章 一物從來六寸長字體大小: A+
     

    (求收藏,月票前25名,十更,28名8更,30名7更……石頭壘2群閑聊群85685299石頭壘1群縱橫vip讀者群121247067歡迎加群。)

    很多當官的都感覺自己很牛叉,甚至有的當官的說老百姓就是賤皮子,就不應該給老百姓臉,給老百姓臉就把他們給慣出毛病來了……

    其實這句話說反了,國人自古以來便奉行著民不與官斗,好像見到當官的老百姓膝蓋就發軟,可能給古時候跪拜官僚帝王有關係。

    感覺事實是不應該給當官的臉,當官的就是賤皮子,這身臭毛病就是老百姓給慣出來的才對……

    ……

    陳楚不懂得什麼愛國不愛國,不懂得那麼多的大道理,感覺看著這個小小的破工商所的女副所長,屁大個官就這麼牛逼,就欺男霸女他很不爽。

    他感覺今天就不是因為劉楠的事兒,換個旁人,這事兒他可能還會吃飽了撐的管一管,再說已經砍了很多次人了,對這種事兒有些麻木,不像以往那樣一看見打架就害怕,別人一打他,他就抱頭。

    現在手裡一握著刀,感覺一陣熱血沸騰。

    陳楚大踏步上前,混社會的講究不對女人下手,感覺晦氣,但陳楚不管這些,這就這個娘們飛揚跋扈,不整她還真以為自己牛逼閃電的可以為所欲為。

    走到跟前,陳楚掃了掃四周衚衕黑漆漆牆壁,隨即匕首刺了出去。

    一匕首刺中那女人後腰,下面接著一腳踹出,罵了句:「去你媽的……」

    那女人痛叫一聲,還沒明白怎麼一回事,身體已經飛了出去,跌出四五米遠。

    本來她個就小,也就撐死了八十斤,陳楚一腳的力道十足,那女副所長像是個小癟皮球似的就飛了出去。

    那個半大小子剛一轉頭,陳楚的匕首又狠狠的刺進他的小腹。

    白刀子進去,紅刀子出來,那小子嘴唇蠕動幾下,看著夜裡汩汩往外流淌的鮮血,似乎不相信的發出痛,還有恐懼的慘叫。

    「殺人了……」

    他剛嚎叫了一聲,兩個人影已經衝上去,嚴子手上亦是帶著手套,一抓那小子后脖領子,下面一掃,直接把他放倒在地。邵曉東冷冷一聲道:「麻痹的,讓你裝犢子,今天就沒收你的機槍……」

    邵曉東兩下解開那小子褲子,不禁笑了,心想小蟲子也他媽的不老實,隨即接過陳楚的匕首,收起來刀落,那小蟲子已經被砍了下去。

    嚴子又在他胯下狠狠的補上了一腳。

    那小子忍不住疼痛,慘叫幾聲昏死過去。

    「你……你們……」那女副所長掙扎的想說什麼,嚴子過去刷刷兩刀,把她的臉劃開幾道血口子,回頭見陳楚晃了晃頭,接著踹了那女人一腳,三人疾步揚長而去。不朽武聖

    三人並沒有跑,而只是快步走,出了衚衕口,把手套蒙著臉上的黑布都摘了下來,隨即上了車,嚴子開車,問道:「楚哥咱去哪?」

    「去瀚城玩一個晚上……」陳楚說完,嚴子把車啟動,這時陳楚給劉楠打去電話,讓她直接打車去瀚城。

    ……

    瀚城就兩家迪廳,不是沒有第三家,是不允許有第三家,馬猴子跟尹胖子就佔據了這個產業。

    幾人想了想,還是去馬猴子那好點,現在瀚城治安不錯,高進在這裡大黑,誰也不敢犯事兒,犯事兒高進往死里整。

    馬猴子,尹胖子跟季揚三伙人只等著高進滾蛋了之後再接著幹了。

    高進只是臨時抽調在這裡的,頂多呆個兩三個月,然後就回去了,所以大家都在等。

    陳楚幾人把蒙臉布跟手套包括匕首都處理了,手套跟黑布找個沒人的地方燒了,匕首挖個坑埋了。

    幾人又是洗浴中心洗個澡,出來裝作沒事兒人似的,直奔馬猴子的迪廳。

    迪廳里還是亂糟糟的,不過那些賣搖頭丸的,還有的廁所里搞破鞋的沒了。

    有的男女眉來眼去的,不過勾肩搭背磨蹭了一陣便出去開房了。

    陳楚不禁暗嘆,這個高進看來是挺牛逼的,馬猴子竟然也跟著收斂了不少。

    正想著,劉楠打電話說到了。

    劉楠到門口的時候,邵曉東點點頭說:「楚哥,這個女的還行,有點姿色,關鍵是乾淨。」

    陳楚笑道:「你咋知道乾淨?」

    「唉,我幹啥的你忘了啊?我就是專門研究女人的,這個女人乾淨不幹凈看腿,你看她走路的姿勢,兩條大腿間挺緊的,而且啊,你看她的小腿也緊,有的女人大腿緊,那是故意自己夾著的,但是小腿她是夾不住的,還有看她的腳,天生的八字腳女人很少,走路姿勢難看一般都能板過來,這女的腳也往裡合,證明被男人劈開的時候少……」

    陳楚呵呵笑了笑。

    沖在門口張望的劉楠揮揮手。

    劉楠看見陳楚快步走了過來。

    「陳楚,你在這啊?我……剛才……」

    劉楠看了看旁邊的邵曉東跟嚴子不禁臉上也有些酡紅,邵曉東長得帥,而嚴子一臉的冷漠。

    陳楚呵呵笑了笑說:「沒事,這都是我朋友,對了,如果……算了,咱們一整天都在一起,你懂么。」

    劉楠眼睛轉了轉,不過還是點頭。

    「嗯,我們白天晚上都在一塊的。」[綜漫]我受夠了這幫男人們!

    邵曉東暗贊一聲,劉楠這女人聰明,不用多說什麼。

    幾人跳了一陣舞,陳楚根本不會,不過他手輕輕的摸著玉扳指,便很快隨上了音樂的節奏,本來這現代舞就是跟著節奏瞎蹦躂,跳的跟螃蟹,大蝦似的啥模樣的都有。

    不過這舞蹈也算是一門藝術,是用肢體的語言表達內心的情感,亢奮的,憂愁的,激動的,歡喜的……但是這些人會表現個屁啊,直接就是晃腰扭腚眼子的。

    這時,陳楚電話響了。

    陳楚一見號碼是韓瀟瀟打來的。

    他走出人群一些隨即接聽道:「哎呀,韓大警官,您老人家安好?」

    韓瀟瀟卻是語句冰冷道:「陳楚!你在哪?」

    「啊?你大點聲我聽不見,我在跟朋友跳舞哪?」陳楚故意說自己聽不見。

    韓瀟瀟停頓一下說:「在哪個迪廳?你什麼時間跳舞的?」

    「我差不多一整天都在跳啊?在……在世紀迪廳啊?韓大警官要不你來咱一起吧,我請客……」

    電話掛了。

    過了二十來分鐘,韓瀟瀟真來了,只是身邊跟著兩個男人,三人都是穿著便裝,不過陳楚知道那身後的兩人也是警察。

    陳楚還直衝他們揮手,跟著劉楠扭來扭去的。

    不過陳楚還是小聲提示了一下說:「警察……」

    韓瀟瀟三人走進舞池,並不跳舞,看著陳楚,韓瀟瀟忽然問:「陳楚,你剛到么?」

    「什麼?我聽不見?」

    韓瀟瀟氣得一把抓住陳楚的領子,直接來個過肩摔。

    陳楚本來能防範的,不過還是裝可憐的被輪了過去。

    「哎呦呦……」陳楚一陣叫喚。

    「你們憑什麼打我男朋友?」劉楠推了一把韓瀟瀟,此時,嚴子跟邵曉東自覺的退後了一些,他們三人辦的買賣,如果再伸頭,肯定就有馬腳了。

    舞池有些人停住了,指著韓瀟瀟三人,又沖看場子馬猴子的小弟喊:「保安,有人在這打架……」

    邵曉東跟嚴子也跟著起鬨。

    「有人搗亂,有人搗亂了!」

    人群有些紛亂,韓瀟瀟卻怒目瞪著陳楚說:「你……你今天幹什麼去了?」

    陳楚沒說話,劉楠先說道:「幹什麼用你管么?我一天都跟我男朋友在一起。」妻身翻滾360,總裁老公別太猛

    韓瀟瀟瞪了眼劉楠,這時,馬猴子刀奪也領人下樓了,馬猴子已經認識這個女警了。

    不過示意手下人不要動,不是怕這個女警,是怕高進,以前被高進打黑都打怕了。

    如果說黑社會黑,那麼高進打黑比黑社會還狠。

    馬猴子呼出口氣,只是看熱鬧。

    「你?你男朋友?你不是他什麼家的表妹么?」韓瀟瀟也認出了這就是白天手機店的那個小丫頭。

    「你起來……」劉楠又推了一把韓瀟瀟,把陳楚扶了起來關心的說:「老公你沒事兒吧……」

    陳楚笑了笑:「沒事。」

    韓瀟瀟看兩人勾勾搭搭的,心裡有氣,忙問:「你們一整天在一起?都幹什麼?」

    劉楠冷哼道:「幹什麼非得和你說啊?」

    韓瀟瀟刷的掏出警官證說道:「我是警察,你必須和我說。」

    劉楠冷哼一聲:「警察有什麼了不起?我們幹啥你管的著么?我們在一起**了,怎麼了?做一天愛,你還想知道什麼?」

    韓瀟瀟臉刷的紅了,旁邊男警察問了一句:「在哪家旅店?」

    劉楠哼了一聲:「我是不是我們做了多少次,用了多少避孕套,我吃沒吃避孕藥,用的啥姿勢,我大姨媽是幾號都告訴你們啊?你們什麼意思?」

    「哈哈哈……」這次舞池的所有人都開懷大笑。

    馬猴子也笑,跟著拍著巴掌,身後的馬猴子一干弟兄也跟著起鬨。

    「我糙他媽比的,警察連人家性生活都要管啊?真他媽管的夠寬的……」

    「就是,我糙,還他媽的有個女警,哎,妹子是不是需要了?看看哥哥咋樣……」

    「我感覺是這女警爭風吃醋啊!喜歡這個小子,然後這個小子背著她在外面找小三,我糙,這他媽的兩個女人誰是小三啊!」

    這句話是邵曉東說的,他一說完,嚴子先跟著哈哈笑,迪廳大夥都跟著鬨笑起來。

    法不制眾,韓瀟瀟手摸了摸腰間,發現手槍沒了,被人收上去了,不過她卻是柳眉蹙起,氣得牙齒咬得嘎吱嘎吱的,臉也是由紅潤轉白。

    最後狠狠的瞪了陳楚一眼道:「陳楚,你別囂張,剛才縣裡出現傷人案,兩個都是重傷,而且正是工商所的那個副所長跟她侄子,你有重大嫌疑……」

    「韓大警官,我沒聽錯吧,我跟我媳婦在瀚城做了一天活塞運動,我還有嫌疑了?如果說有嫌疑,你的嫌疑更大,白天你就沖人家開槍,殺人未遂,晚上又……又去傷人?你怎麼不抓你自己啊?還我有嫌疑?是不是屁大個事兒都跟我有關係?醫院天天有死人的,是不是我乾的?醫院天天還有孕婦生孩子呢,是不是都是我造成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