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男歡女愛 » 第四百七十四章 等閑戰鬥不開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男歡女愛 - 第四百七十四章 等閑戰鬥不開言字體大小: A+
     

    (月票前25名,十更,28名8更,30名7更……石頭壘2群閑聊群85685299石頭壘1群縱橫vip讀者群121247067歡迎加群。<-》)

    韓瀟瀟呼出口氣,不服氣說:「高隊長,怎麼處罰我你隨便,不過我感覺我沒錯,是他們欺壓老百姓在先,我作為人民警察就沒有不管的道理,我們吃老百姓的,穿老百姓的,我們的工資也都是老百姓納稅的血汗錢,我們當警察的就應該為老百姓服務,他們大白天的就搶男霸女,實在囂張,簡直比黃世仁還可惡,在人民群眾之中影響極壞,再說了,我已經警告他們我是警察了,不要他們動,他們還動,就證明他們是襲警,我開槍是自慰,再說了,我又沒打中他們,算是開槍示警……」

    「你……你……」高進氣咻咻的指著韓瀟瀟。

    「好啊,你還有理了!我……我給……我給領導面子,不過韓瀟瀟同志,你要接受組織的檢查!槍就不要帶了,考慮你是女警,可以戴個電棍,不過記住了,你又電棍也不要隨便捅人,電人,竟給我惹禍,還有……得把你的崗位變一變,目前先休假,上班之後去交警隊怎麼樣?」

    「不行!」韓瀟瀟撅著嘴說了一句。

    「嗯……咳咳……」高進看了眼陳楚,清了清嗓子,轉身道:「韓瀟瀟同志,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組織會給你安排的,行了,給你停職一個禮拜,就這樣了,我得走了。」

    「高大隊長,你不能這樣,給我停職頂多三天。」

    「行了,停職五天,我說話算話。」

    「高隊長,五天太長了,三天吧……」

    「咳咳……四天,我說的話不容更改,不容反對。」

    「行!你要這樣我給我爸打電話!」韓瀟瀟氣得站起來就掏出手機要撥過去。

    「韓瀟瀟!我說過好幾遍了,給你停職三天就三天!你休想跟我討價還價!我是大隊長懂嗎?希望你在這三天里好好反省自己的錯誤!為人民做事是對的,但也要講究政策,講究方法,講究……講究法律法規么,哪有你這麼亂來的,你這樣跟土匪跟城管又什麼區別……咳咳……」高大隊長感覺自己說錯話了,趕緊清了清喉嚨跑了。

    韓瀟瀟卻笑了,沖著高進的背影俏皮的冷哼一聲,有種勝利了的喜悅。

    陳楚不由暗暗心驚,這個韓瀟瀟……老爹好像是挺牛逼的人物啊!聽金星他們說高進是個剛直不阿的人,竟然也會順從?我靠,自己面前的這個韓瀟瀟不會真是個千金大小姐吧……

    韓瀟瀟咬了咬嘴唇,回頭看了看陳楚道:「你看我幹什麼?都是你害的!趕緊給我滾蛋……」

    「啊!我走,馬上滾……」陳楚低著頭往外走。

    韓瀟瀟白了他一眼:「等會兒!」

    「啊?啥事兒。」陳楚回頭,陪著笑臉。

    韓瀟瀟在他跟前轉了轉,掃了他兩眼說:「陳楚啊,這次雖然我有點魯莽,但是你呢……你做的很不錯,以後這樣的事兒就應該多檢舉多揭發,不要怕被批評,不要怕背黑鍋就不做這樣的好事兒了!我們的黨,我的革命同志就需要這種敢於接受批評,敢於背黑鍋的精神才行,行了,給你口頭表揚一次,你回去吧,再發現這類事件,在三天後通知我……」遇見無憂的冬季

    陳楚答應了一聲,走了出去。

    心想這丫頭可能跟她老爹學的,可能她老爹是個老革命啥的,從小就耳濡目染的了。不然高進也不會說——領導這兩個字了,可能是個老幹部的女兒——紅二代了。

    陳楚呼出口氣,心想這可不是鬧著玩的,紅二代可比什麼富二代官二代牛逼多了。

    看見沒,大白天說開槍就開槍,說事兒完了,就完了,要是把自己一槍給斃了,估計也當做槍走火。算了,自己還是離這種危險人物遠點吧,美女誠可貴,但得有命泡啊,別為了泡妞兒不要命,妞到手了,命沒了,也是玩不上了……

    陳楚灰溜溜的跑了出去,不久,劉楠的電話打來了。

    「陳楚,謝謝你,我的事兒都解決了,今天晚上……我……我請你吃飯……」

    「嗯……」陳楚想了想。

    劉楠忙小聲說:「你……你有事兒的話,或者要是陪你女朋友不方便,那就……那就改天……改天我等你……」

    劉楠的意思已經很明白了。

    陳楚哪裡能不懂得,就是感謝自己,讓自己糙一把。

    陳楚卻是在想那個工商所的事兒還不算完,要斬草除根,雖然韓瀟瀟鬧騰了一把,但那個小崽子或許以後還會找劉楠麻煩的。

    陳楚呼出口氣。

    「好吧,我現在過去。」

    「行,那我收拾一下,下午店不準備開了,咱倆去唱歌吧。」

    陳楚點點頭,隨即掛了電話,開車加滿了油,這時電話響了起來。

    陳楚看到前面有交警,還是把車停到了僻靜處,接聽電話,見是王亞楠打來的,心想這娘們真是欠干啊!還是自己心軟,沒把她干劈胯了,不然就不能這麼嘚瑟放騷了。

    「哦,姐姐啊,是不是想我了?」陳楚笑嘻嘻的說。

    王亞楠小聲說:「臭小子,別瞎說,剛才開會呢!這是臨時休息,上面又來檢查來了,哎呀,到年底了真的煩……總是檢查的多……對了,我問你啊,晚上你幾點回家吃飯啊……」

    噗!

    陳楚差點一口氣沒上了憋死,這王亞楠……老子就是跟你玩玩,你不會真認真吧?不過想想還真沒準的,這種文藝范的女人常常現實的非常殘暴,有的時候又幻想的非常殘暴。

    「那個……亞楠啊,我倒是想回去,不過過幾天三中要開學,我得回去上課,還有啊,我先回家辦點事兒……」極品大太監

    「哦……」王亞楠答應了一聲,感覺有些失落的樣子。

    憋了半天才說:「陳楚……你要是不回來,晚上我一個人住那麼大的床……還有,我也不會做那麼多好吃的,我總是……總是感到很悲涼,有種……落葉飄飄,我心無主的感覺……」

    陳楚咧咧嘴,心想這娘們,竟來文藝肉麻的,真不如說點大白話的好。

    「嗯……那你等等我,我看看回家一趟,處理完了,如果有時間就去你那裡住,你電話別關機就行了。」

    「嗯,行吧。」

    兩人說了一陣后,陳楚才掛了電話,不禁翻看起了電話本。

    以前他就聽人說過,男人要是牛逼的話,那想睡女人就太容易了,兩人一般都是分兩種。

    大多數一種是自擼型的,天天幻想女人,但是沒有女人了,而且追求女人也不會成功的,這便是第一種了。也就是一擼三十年那種人。

    而第二種便是女人很多,不知道今天該掀誰的牌子,該和誰睡覺好了。

    這種人一般大多數是當官的,包養了不少的女大學生,女護士,反正各個行業的漂亮女人,整天像是三宮六院似的,甚至是七十二嬪妃,不知道該和誰睡覺了,感覺和女人睡覺太累。

    天天翻手機,這個……不行,這個不好……能羨慕死宅男,擼男們了。

    他那時候還不信,還有男人那麼牛逼,看著電話本的一串電話,不知道該和誰睡覺,而想和誰睡覺都行?有那樣的男人嗎?

    他現在相信了,自己現在可以和好幾個女人睡覺,但不知道跟誰睡覺好。

    看來只要有夢想,就有機會實現……

    陳楚隨即給邵曉東打去一個電話。

    他總感覺這件事兒不算完,要想徹底解決必須要沒收那個小子的作案工具。

    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那個小子不禁有一個姑姑是什麼工商所的副所長,還領著一幫小崽子瞎混了。

    邵曉東接了電話問道:「楚哥,啥事兒?呵呵,是不是又想玩女人了?對了,上次那個女的……就是我和你說的那個瀚城師院的學生,那個……你可以裝作是我的債主,然後我欠你的錢,你要領著兄弟揍我,然後說讓她陪你一個晚上,咱們就兩清了,你看看這個主意咋樣?保准你爽……」

    陳楚咳咳兩聲,心想這他媽的邵曉東……真他媽的夠意思啊。

    「咳咳……不是問你這個,那個……曉東啊,我問你,縣城工商所有個女副所長……」

    邵曉東咳咳兩聲:「我靠,那女的相當難看了,三十二歲,沒法看,以前我在瀚城三中念書的時候她就當副所長,就長那逼樣的,想往上爬也不可能了……」

    「對,她有個侄子你知道么?好像現在還在縣城瞎混……」丹華

    「她侄子……」邵曉東想了想,隨即說道:「好像有點印象,我問問嚴子能查出來,要不問問我手下在縣城洗頭房的小姐,要是真瞎混的,沒事兒也去洗頭房放一炮的……咋回事楚哥。」

    「沒事,就是惹到我了,我想廢了他……」

    「呼……楚哥,小意思,這事兒交給我得了。」

    「還是別的了,你幫我摸清消息,我動手。」

    陳楚不想這件事節外生枝,在說邵曉東手下人是不少,下手乾淨的沒啥,別到時候露出啥馬腳來。

    邵曉東速度很快,馬上讓人查到了這小子正是一個網吧,並且已經開車往縣城去了,車上帶著嚴子。

    陳楚呼出口氣,洗想這小子還挺……還挺周全的。

    別人不行,嚴子的身手還是不錯的,對付這個小崽子並不完全是為了劉楠,這樣的禍害留著他,他即便不對付劉楠,那還是會靠著這點關係啥的去禍害別的女生。

    媽蛋的,老子就做做好事兒,幫著教育教育他吧。

    陳楚,跟邵曉東馬上在縣城碰面了,不過加上嚴子,三人現在一個飯店慢悠悠的喝著酒,陳楚給劉楠發去簡訊說先等著自己。

    直到天色有些擦黑了,而邵曉東接到了情報,說那小子整往外走,好像去準備吃飯去。

    這時,陳楚說:「曉東,以前的黑布還有吧,蒙在臉上……」

    邵曉東點了點頭說道:「楚哥,明白了。」

    三人裝作不認識的從飯店走了出去。

    那個半大小子拐來拐去的竟然拐到了一個小衚衕里。

    陳楚不禁冷笑,心想正好在衚衕里解決你,這可是你他媽的自找的。

    陳楚正要上前,這時,一個矮小的女人旋即從一個樓洞里走出來沖那個半大小子喊道:「你這小子,給你打了好幾個電話也不接……」

    陳楚見那個個頭不高的女人不是別人,正是工商所的那個女副所長,一臉麻子的那個女人。

    那個半大小子沖她說:「姑,我剛才玩過頭了。」

    「沒吃飯吧?走,姑領你吃麻辣燙去,咋的?還不滿意啊?行了,別想那個劉楠了,姑跟你說啊,過幾天,姑姑差不多能轉正,那個正所長被那個女警嚇壞了,估計要住一陣子院,這正所長的位置姑姑先干著,就那個劉楠,一個外地的小丫頭片子,姑姑肯定幫你整到手……」

    那賊眉鼠眼的小子不由得嘿嘿嘿的笑了。

    陳楚則慢慢的戴上膠皮手套,沖旁邊的邵曉東一伸手,邵曉東把一把匕首便遞給了陳楚……

    ,。



    上一頁    下一頁

    首都是地球一號紅人蒼穹之上極道特種兵都市劍說
    九道神龍訣丹道宗師深夜書屋壯士,乾了這碗雞湯網遊之我是武學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