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男歡女愛 » 第四百七十章 困便隨身貼股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男歡女愛 - 第四百七十章 困便隨身貼股眠字體大小: A+
     

    ()(月票前25名,十更,28名8更,30名7更……石頭壘2群閑聊群85685299石頭壘1群縱橫vip讀者群121247067歡迎加群。)

    2000年的時候,在農村歲數小結婚很正常,不是奇怪的事兒,在內蒙古——烏蘭**,翻譯成漢語便是紅城的意思。

    那附近的很多鄉村女孩兒十六七歲結婚太正常不過了,即使是現在還是有很多十六七歲結婚的女生,在很多南方地域也是有的,比如甘肅,比如雲南一代也有很多這種情況。

    男女十六七歲就結婚了,由於偏遠,也沒有人管,有的男的十八歲孩子都兩個了,三十多歲的男人跟自己兒子走在一塊就跟兄弟倆似的,有的時候爺倆還能打起來。

    歲數不大,都不懂事,很多母女也都像是姐妹似的,導致了,有的時候小姨就比自己的外甥大一兩歲,因為孩子多……

    而農村找媳婦,審美觀第一便是身體要好,比如林黛玉那樣的娘們直接被幹掉了,啥玩意啊,腰那麼細,能幹活么?長得那麼瘦,能鏟地么?肯定是個癆病秧子……

    這個不絕對,但多少有些道理,如果女人過於太瘦,一般都是有癆病甚至是貧血的,在城裡一般都喜歡找個瘦的,苗條的,因為這種瘦弱的女人下面緊,可能找的時候沒想到這些,而人的審美觀一般都是長久以來流傳下來的。

    比如一般都喜歡屁股大的女人,因為屁股大的女人生孩子沒有危險,喜歡奶大的女人,奶大的女人以後孩子吃奶不會斷奶,喜歡白凈的女人,皮膚白凈沒有斑點的女人沒有皮膚病,沒有其他病症,亦是健康的。

    喜歡個高的女人,以後的後代也會個頭高,而強壯,所以有些時候的審美觀跟人類發展生存下來的一些基因有直接的關係。

    而喜歡身材瘦的女人,她下面的華容道也瘦,緊啊,以後夫妻兩人的生活質量也好。

    城裡公務員當然不怕什麼癆病之類的,反正也不幹活,但是在農村不行,女人太瘦差不多就是癆病跟貧血的胚子,幹不了重活了……

    陳楚老爹還在電話里說道:「驢啊,那女人是蒙古族的,有勁兒啊,能幹活,而且家裡還有好幾百隻羊呢……」

    陳楚呼出去口氣,心想老爹真行。

    那樣的女人天天晚上能坐死他,和她在一塊,自己天天得被抽死,肯定活不過三十歲了。

    其實蒙古女孩兒很漂亮的,只是哪個地方都有好看的,都有丑的,只是審美觀不同了,而內蒙古牛羊多,不管男人女人,普遍都是身體好的狠,整天吃牛羊肉身體能不好么。

    而且不管是草原,還是丘陵地帶,全是藍天青草,亦是非常適合放牧了,牛羊肥壯,那的羊肉才好吃,其他地方的羊肉,最好別吃。

    陳楚撓撓頭:「唔……我有個對象了,那個……別看了。」

    陳德江撇嘴道:「你那對象?得了吧?那小蓮對嗎?那就是個狐狸精,敗家娘們,你看把王大勝給作的,整個人瘋瘋癲癲的一天,你還敢要她?以後不得把咱家都得攪和亂七八糟的?你的那個徐紅也不行,我都打聽了,那女人就喜歡打架……那以後日子怎麼過?動不動,你們兩口子就拎著棒子出去跟人打架去?至於咱村的什麼柳賀啊,朱娜啊都不行,那樣的媳婦養不住啊!不說以後跟男人跑了吧,那樣的女人能幹活嗎?你得伺候她們,給她們做飯洗衣服還差不多……」

    陳楚呼出口氣,老爹的話雖然偏激,但多少是有些道理的,他不禁想起柳賀和朱娜的脾氣,那種小公主一樣的女人還是玩玩算了,別真當真娶了她們當媳婦,那自己可要做一輩子奴隸了。

    「嘿嘿……」陳楚笑了笑說:「那個,我處的這個對象都不是她們,而且長得比她們都好看,而且還賢惠,還孝順,還懂事……」

    陳德江在電話那端撇撇嘴。

    沖陳楚呸了一聲罵道:「你這個驢,你審美觀純粹有問題!就喜歡那些癆病秧子,還好看?還漂亮?女人么,就得有個女人的樣子,干不動活,喂不了豬,扛不起一百八十斤的麻袋算啥女人?你看鄰居劉翠那樣的女人多好,你要是能找到那樣的女人真是咱家的造化……還有啊,你說你那對象漂亮,能有多漂亮?還能有柳副村長漂亮不成?」

    陳楚心理笑翻了。心想這要是讓老爹知道自己要娶的這個老婆就是柳冰冰,老爹不知道什麼表情。

    陳楚婉言把這事兒給推了,心想那女人自己玩玩要不得,真給她在一起,自己這輩子就不能有自由了,就等於跟一個大猩猩關在同一個籠子里了。

    放心電話,王亞楠招呼他過去吃飯。

    王亞楠算是體貼的了,給他夾的全是肉,自己卻只吃點青菜啥的。

    吃晚飯,陳楚還想干王亞楠一把,王亞楠忙落荒而逃了,說下面真疼了。

    陳楚心想你下面騰咋還打扮的那麼騷。

    王亞楠去上班,陳楚無聊的看著電視,這時電話又響了,陳楚見是朱娜來的。

    忙接起來嘿嘿笑道:「娜娜,我怎麼一想你,你就來電話了?」

    電話那邊停頓了一下,隨即朱娜磁性的聲音傳了過來:「陳楚,你能不能別那麼流氓?就你這樣的以後算是不可救藥了!和你說個事兒,剛才來通知了,說咱們都去三中上課,明天報道……」

    陳楚咧咧嘴說:「去三中?多遠啊?我可不想去,再說了,三中管的還嚴,還在縣城,來回二十里地呢,大冬天的多冷啊……嘖嘖,不去啊。」

    「陳楚!我就知道你是爛泥扶不上牆頭,你知不知道,未來幾年全國普及大學了,百分之八十都是大學生了,到時候工作會越來越難找的,你不上學,就現在一個小學文憑,到時候啥都不是,啥都幹不了,以後就等著在家蹲著吧,以後就是一個干體力活的都得至少是高中以上的文憑呢……」

    陳楚撇嘴,心想人家季揚人家邵曉東也是小學文憑,咋的?混的也不錯啊,尹胖子馬猴子大字不識幾個呢,更是牛逼。

    陳楚不禁咳咳兩聲道:「朱娜,你聽誰說的啊?什麼不上大學以後就找不到工作?」

    「報紙上說的,而且三中老師也都這麼說,現在我跟我媽就在三中看校舍呢,真好這校舍,就是比鎮中學的學費貴了不少,但人家老師也教的好啊,而且大禮拜也不放假,都在學習,寒家也不放假,也在學習,這裡的老師可真負責任……」

    「耶耶耶……」陳楚嘴都撇到耳朵上去了,這他媽的叫負責?簡直就是他媽的折磨人啊!我糙你媽逼的,大禮拜不放假,寒假還不放?你他媽的讓不讓老子活了。

    不行,老子可不能去。

    「咳咳……朱娜啊,去我是一定要去的,不然中考老子……不,我就沒法考了,不過啊,我現在正在瀚城住院呢!我啊,生病了,非常的嚴重,你跟老師說說,我晚點去……」

    「你生病了?啥時候的事兒?陳楚你肯定是在裝病,前幾天我還看你好好的呢!嗯……那我給你請假也行,你啥時候來上課?」

    陳楚咳咳兩聲說:「那個……你跟老師說,我病了,而且很嚴重,但我會儘早的去上課的……咳咳咳……等我過了年我就去上課……」

    朱娜先哦了一聲,然後兩眼瞪圓了。

    「陳楚!你給我滾!過了年去上課?你咋不說下輩子來得了!我不管你了,你自己看著辦吧……」

    「哎,朱娜,你別這麼說話啊,你……喂喂……」

    那邊朱娜已經把電話掛了。

    陳楚撇撇嘴,隨後給朱娜撥過去,人家不接了。

    陳楚罵了句:「糙!不接老子電話?裝呢,老子還不理你呢!」

    陳楚隨即給王偉打了過去,這小子鐵定去三中的,人家家裡可是要培養一個大學苗子了。

    王偉告訴他說今天就去報道,八點半。

    陳楚看看時間,已經八點十分了,自己咋整都晚了,心想晚就晚吧,明天再去得了。

    給他的經驗來看,這種事兒一把去的時候先合班,弄不好亂糟糟的也好幾天上不了課。

    陳楚不禁有些猶豫,自己是跟龍七走,還是去上課?

    現在小楊樹村也沒啥事兒了,幾個刺頭兒,閆三,孫五都讓自己給擺平了,閆三已經擺平了,剩下那個王小眼不足為懼,他只是靠閆三的勢力得瑟的歡,那老小子橫草不過,屬於野雞的,沒有十足把握他不會輕易蹦躂的。

    陳楚琢磨了一下,自己要當官,還真得上學,上了高中之後念大學的時候直接考入幹部學校,然後下來當一個公務員,然後再一步步的往上爬,現在的體制只能這麼當官了,如果要是在基層,自己沒有這個文憑的敲門磚,就算熬到了張財滾蛋,自己當個村長。

    那也僅此而已了,在往上熬非常困難了,頂多頂多熬一個鄉長,一個鄉長說白了也就是個科級幹部,在天朝來說科級幹部是最他媽的小官了,雖然能貪污點錢花花,但自己這輩子也就這德行了,沒什麼出息了,一輩子窩在農村了。

    他不想這樣,如果真這樣還不如去跟龍七混呢,去dl,看看外面的大千世界。

    陳楚思考著,最後感覺三中還是去報個到,點個卯的好,然後讓邵曉東找關係給自己弄一個住院證明啥的,開始休學半年,跟龍七去dl,也跟龍九親近親近,看看有沒有機會見縫插針……

    陳楚想到這裡不禁嘎嘎嘎的笑了。

    這時,電話嗡嗡的響了起來,陳楚心裡一動,心想肯定是朱娜這個小妞兒了,不過接起來見識劉楠的號。

    不禁想起那個屁股翹翹的女生,接起電話笑道:「楠姐,最近還好嗎?」

    「陳楚……我……我這邊有點事兒求你……」

    陳楚笑了。

    心想求老子好啊,求老子就正好乾你一次。

    「楠姐,別著急,你先說,一會兒我就到縣城,怎麼回事?」

    「唉……」劉楠嘆了口氣。

    「我在這畢竟一個女孩兒,經常有點小混混老騷擾啥的,有個叫毛頭的小子,就是有點小黃毛,好像是天生的,想跟我處對象,我不同意,他就經常搗亂,我也忍了,誰知道他在工商部門還有親戚啥的,要查封我的店,說我什麼消防不合格,執照不合格……」

    陳楚呼出口氣,心想這他媽的就是在找事兒啊。

    「楠姐,你別著急,現在他們還在么?哦,工商的人在啊?媽的,這些狗官,行了,我知道了,我馬上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