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男歡女愛 » 第四百六十八章 溫緊香乾口賽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男歡女愛 - 第四百六十八章 溫緊香乾口賽蓮字體大小: A+
     

    (月票前25名,十更,28名8更,30名7更……石頭壘2群閑聊群85685299石頭壘1群縱橫vip讀者群121247067歡迎加群。)

    王亞楠不禁咳咳了兩聲。

    感覺渾身像是有一隻毛毛蟲在爬似的,畢竟她被陳楚干過了,再見到陳楚的這眼神,極為的不舒服。

    她心裡恨陳楚,恨這個混蛋佔有了自己,還狠狠的干她,她大腿,屁股都紅了,在家養了一天才能堅持走路,雖然現在穿著四萬,但她大腿還是酸痛的狠。

    她心裡琢磨著,這個該死的陳楚,以後怎麼報復他,但又一時想不到什麼好辦法。

    她心裡琢磨著,不禁臉上還是自然的笑著,心想女子報仇,十年不晚……

    「陳楚啊,你對內蒙那邊的風土人情應該比較了解的,這次跟車有你,我,還有邵曉華,還有兩個司機,這些人就夠了,對了,你會開車吧?」

    陳楚點頭說:「嗯……會開,駕照也剛辦下來。」

    「行啊!那就好,到時候……嗯,後天吧,後天咱一起去……」

    陳楚點頭,很快到了下班的時間,辦公室的人陸陸續續都走了,而邵曉華接到了電話,往樓下看了看見識她弟弟邵曉東開著麵包車來接她。

    她臉上一紅,知道邵曉東不喜歡她跟陳楚在一塊,而邵曉華也覺得兩人根本就不現實了,上次只是喝多了酒,在那種情況下,被陳楚引誘的口爆了一次,以後絕對不會再發生那種事兒了。

    邵曉華臉上有些發紅,跟陳楚打了個招呼,便下樓上了弟弟的車走了。

    王亞楠也想走,不過總是感覺有個眼睛在盯著她似的,她想最後走,所以便沖大夥說:「都先下班吧……」

    她一個人留在辦公室里。

    也見到陳楚下了樓,

    然後開著中華車走了,心想這個死小子在哪裡整的一個車呢!

    下午天黑的也快,不知不覺的就擦黑了,而王亞楠一忙活起來,就有點忘了時間觀念了。

    直到抬起頭見到已經晚上六點了,她這次匆匆的想換衣服下班回家,忽然聽到走廊傳來咄咄的聲音,而辦公室都是划卡進門的,肯定是內部人才能進來了。

    走廊里亮著燈光,王亞楠回頭見那人一臉的笑容。不禁深呼吸口氣。

    盡量平靜下來的說道:「陳楚……你,你又回來幹什麼?」

    「哦,王姐,我根本沒走啊,就是把車停到了離這裡不遠,我見你沒下班,所以就等你,王姐,我怕你害怕。」

    「你……」王亞楠狠狠瞪了陳楚一眼。

    忽然平靜下來說:「沒事了,我不害怕,你下班吧,我也走了。」

    王亞楠要走過陳楚身邊,陳楚忙伸手攔住了。

    「王姐,你今天真性感……」

    「滾……」王亞楠罵了一句:「陳楚,你……我的日記已經回來了,我也給你們錢了,你到底還想怎麼樣?我們已經兩清了。」

    「王姐,你別這麼說啊,我只是想你了,沒別的意思。」

    「用不著,你讓我過去!」王亞楠冷冷的盯著陳楚。

    陳楚卻在她耳邊小聲說著:「王姐,我想你了,咱倆干一回。」

    「做夢!」

    「哦!是么?」陳楚笑了笑,掏出手機在她眼前晃了晃,隨即一點,裡面傳來了啊啊啊的呻吟聲,王亞楠的臉頓時變紫了,那聲音她聽的那般的熟悉,不是別的,正是她**的聲音。

    王亞楠驚異的回頭,沖陳楚喝道:「你……無恥……」

    「王姐,不是我無恥,而是你太美了,忍不住了,王姐,你給我一次怎麼樣?」

    「陳楚,你把視頻給我刪除了!」

    「王姐,即使刪除了又怎樣?你難道就不知道這東西可以拷貝?貝么?王姐,視頻可以弄成好多份,你刪除了這個又能如何?我好想把他都刻成光碟……呵呵……」

    王亞楠閉上眼,已經身子氣得發顫。

    停了幾秒鐘,終於無力的說道:「好,陳楚,你到底想幹什麼?是不是想讓我再陪你一次?」

    「王姐,你別說的那麼勉強啊?呵呵,咱……咱以後做個情人咋樣?」

    「情人?你?」王亞楠咬著了咬嘴唇,冷冷的哼了一聲。

    陳楚搖了搖手機,王亞楠咬著牙,忍耐著。

    陳楚忙過去拉著她的胳膊笑呵呵的說:「來吧王姐,讓我干一次,我都想死你了,你不知道今天一看見你穿的這身衣服我下面都硬的不行了,我一定好好伺候你……」

    陳楚半推半就的把她拉到了辦公室。

    王亞楠閉上眼沒說話,陳楚摟住她的脖子一口就親吻上了她的小嘴兒,把王亞楠壓在辦公桌上。

    嘴在她臉蛋兒上親了幾口,順著往下親著王亞楠的大腿,手也摸著她光滑,滑膩的絲襪,王亞楠冷哼一聲,想要反抗,不過想想算了,這東西不就是活塞運動么。

    王亞楠找個一個蹩腳的理由,而陳楚已經分開她的大腿,抗在肩膀上,把她裡面的黑色的內褲往下一拽,直接拉到了她的腳踝處,然後下面一下就插了進去。

    「啊……」王亞楠叫了一聲,感覺陳楚的東西頂的她四肢直發軟。

    她滿臉的羞憤,想把陳楚推下去,而陳楚的手已經在她的玉體上撫摸了起來,靈巧的解開著她身上一枚枚的紐扣,慢慢的邊解開這,嘴邊在上面親吻著。

    王亞楠羞紅的臉頰,淺淺的呻吟出聲,陳楚猴急的傢伙已經在她的水簾洞裡面一撅一撅的幹了起來,而她的下面也已經噗嗤噗嗤的發出了水聲。

    「不要啊……」王亞楠呼出口氣,臉色有些難看。

    「陳楚……你別這麼干,你……你,你要是真想和我好,咱就好好找個地方,別在這。」

    陳楚忍不住了。

    「王姐,在哪都行,但是我下面插進去了,你讓我拔出去我憋不住,你讓我先射出去再說吧。」

    陳楚把王亞楠發了個身,讓她屁股對著自己,下面嘎嘎嘎的沖著她的屁股一頓的拍擊,王亞楠的小西服已經被掙脫開了,兩隻大白兔已經跳動了出來,陳楚的雙手抓住她跳動的兩隻大白兔,下面狠狠的往裡面干著。

    王亞楠極不情願的**成了一片,在開發區寂靜的辦公室里一時間全是她**的聲音。

    「寶貝,你叫吧,大晚上的沒人了,就咱倆……」陳楚說著下面乾的更歡了。

    日照的燈光,白白的照射在兩個人身上,王亞楠的小西服還沒脫下來,絲襪也沒脫,屁股下面的肉縫裡就插著一支長長的大黑棍子在她的肉縫裡用力的攪和著,**著。

    王亞楠終於要繳械了,陳楚老練的蹬掉了自己的褲子,王亞楠像是尿噴了似的,肉縫裡面黏糊糊的液體呲呲呲呲的噴了陳楚一大腿。陳楚往前乾的更爽了,呱唧呱唧的聲音讓王亞楠又羞又爽,又無助,又享受,一時間各種混亂的矛盾的感覺混雜在一起。

    忽然,王亞楠要求轉過身,然後兩腿夾住陳楚的腰,兩手纏繞著陳楚的脖子,叫道:「我……我要,你,你用力……」

    陳楚笑了,心想女人都是騙子,這王亞楠也是,都二十七歲的女人了,這麼一天天的憋著能好受么,老子今天就算給她打開了閘門了,讓她釋放釋放。

    王亞楠像是只八爪魚似的,達到了自己的高朝,便癱軟成了一團泥一樣了。

    兩隻穿著絲襪的美腿,纏住陳楚的腰,而高跟鞋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脫落了,他雙眼迷離著,一邊迎合著陳楚的**,兩手也不閑著幫陳楚把衣服脫了下去,隨即自己也往下脫衣服,不久兩個赤條條的身子滾到了沙發上,陳楚壓著她,用力的往裡面干著。

    而王亞楠隨後騎在陳楚身上,亦是在瘋狂的抖動著,轉動著自己的下體。用下面用力的摩擦著下壓著,叫的更是歡快,陳楚躺在下面,被王亞楠屁股咕嘰咕嘰的往下坐著,他的兩手抓住王亞楠的兩隻大扎。

    用力的掐著,兩人搞了四十多分鐘,陳楚忙抱緊了王亞楠,急促的說道:「王姐,快,讓我親親……」

    王亞楠紅紅的小嘴親住了陳楚的嘴,兩人嘴對嘴親吻著,陳楚下面在王亞楠坐下去的圈裡面呲呲呲呲的射了出去。

    一竄竄的熱乎乎的液體燙的王亞楠一陣的好受的呻吟起來。就像是夜晚中那貓叫似的。

    陳楚亦是一陣呻吟,摸著身上王亞楠光潔的美背,還有下面挺翹傲人的翹臀。

    陳楚一陣的心滿意足了。

    王亞楠也感覺一陣的滿足,甩了甩短髮,馬尾辮已經甩開了。

    指著陳楚的胸口罵道:「糙尼瑪的小王八蛋,你爽了對不?」

    陳楚嘿嘿笑了:「寶貝,你的活不錯啊,剛才騎在我身上,我爽的要死啊,來,讓我摸摸扎……」

    「滾……」王亞楠罵了一句,身子還騎在陳楚身上看著他,隨即口中吐氣如蘭說道:「陳楚……姐姐和你說實話,我是討厭你,不過你……你下面真大,姐姐活了二十多歲,不懂得啥是高朝,就在電視,還有書裡面看到過**,你……你上次就讓我滿足了,其實……其實我心裡並不恨你,我……我感謝你讓我知道了什麼是女人,陳楚,你能,能在我需要的時候讓我達到巔峰么……」

    呼……

    陳楚摸著王亞楠的大屁股,翻身把她壓倒:「寶貝……我現在就讓你再找找巔峰的感覺……」

    王亞楠咯咯咯笑了:「行了,別弄了,咱還是先回去吧,住我那……」

    兩人收拾了一番,穿好了衣服,外面風還有些大,王亞楠開著車,路邊有一個燒烤攤,兩人吃了點燒烤,回到王亞楠的住所。

    兩人一進門,陳楚迫不及待的摸著她的翹臀。

    王亞楠嘆口氣:「弟弟,別鬧,一會兒都是你的,都給你,啊……」

    王亞楠說著不過陳楚還是強吻著她,王亞楠說要去浴室洗澡,陳楚也跟著,兩人一路衣服脫了一地,一起滾到浴室的浴盆里。

    陳楚還沒在浴盆里干過女人,看著光溜溜王亞楠的身子。

    而此時的浴室已經放慢了溫水,溫暖的水流,光滑的玉體,陳楚把下面插入王亞楠的水簾洞,忽然說:「寶貝,咱對一首詩咋樣?邊干邊吟詩,是不是有些情調?」

    「滾……」王亞楠雖然罵著,不過還是紅著小臉說道。

    「一暖一潤一清泉,兩目,兩天,兩思念……」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