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男歡女愛 » 第四百六十一章 堪人愛可意裙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男歡女愛 - 第四百六十一章 堪人愛可意裙釵字體大小: A+
     

    (月票前25名,十更,28名8更,30名7更……石頭壘2群閑聊群85685299石頭壘1群縱橫vip讀者群121247067歡迎加群。)

    陳楚開著車,邵曉東還有點緊張,畢竟昨天剛下完雪,即使今天早上清掃了還是有很多地方沒有掃乾淨,而且路面也有些濕漉漉的,瞬間就結成了小冰茬子,這車在路面上行駛便是有些危險的了。

    一般在車的輪胎上都幫著草繩子之類的了,再說陳楚這算是生手了,一個愣頭青,這車票還是他給辦理的,他還沒見陳楚開過車了。

    不過,陳楚這一上手,車速開到了五十邁,在市中心這個速度就可以了,而且這車開的很老練了。

    不禁問道:「楚哥,你真沒開過車?」

    「呵呵……小的時候倒是開過拖拉機。」陳楚只是隨意說,邵曉東咧嘴,感覺這沒有幾年的駕駛經驗是開不了這麼老練的,何況還是二手車,很多地方都不像新車那樣靈敏了。

    陳楚開車也故意在瀚城繞了一些圈子,雖然瀚城不算大,但他也不是很熟悉,這樣繞著,忽然見一個樓洞旁邊有一對男女在互相撕扯著,那女的身高差不多一米六八左右,長得挺漂亮的,穿著也挺時尚,半身的黑貂皮,而下身是毛絨褲,外面穿著皮褲,就像是冬天的短裙似的。

    現在這種裝扮的女孩兒不少,也不知道是和誰學的,裡面是毛褲,體型褲啥的,外面非得套一個短褲,或者是牛仔,或者是黑皮短褲,再不就是一個小裙子,反正總是套個外罩。

    這女生也是有這個屁股顯得更加的動人性感,一頭的直板燙,臉上嬌媚,甚是有些妖嬈。

    而那個男的長得挺高大帥氣的,一副哀求的模樣去拉那個女生。

    本來現在這種情況越來越多,男人越來越多的不去奮鬥,而是靠軟磨硬泡去求女生,或許有真愛的原因,但是一個男人如果不有所作為證明自己有能力,有信心創造一片事業讓未來的女生幸福,靠著軟磨硬泡,一會兒自殺一會兒跳樓,這樣的男人永遠也不會有作為有出息,因為?因為太軟弱,沒有信心和毅力讓自己成就一番事業,所以跳樓活該,活著也是窩囊廢。

    那個男人一米八幾的身高了,不過此時像是一個小綿羊似的在那個女人面前苦苦的哀求著什麼。

    邵曉東這時笑道:「糙,這他媽的丟老爺們臉……」

    不過,正說到這裡,那男人像是苦求了女人好多次不從,突然的沖懷裡摸出一把小刀,在女人臉上比劃起來。

    那女生嚇得啊的叫了一聲,那男人拉著她就要走。

    陳楚不禁皺了皺眉,倒不是他想管閑事兒,而是那女生他認出了,正是小菲。

    上次干小菲的時候沒有直接干,而是小菲用嘴給他擼出來的,雖然很爽,但還是下面乾爽了。

    而那男的不是別人,正是霍子豪。

    「我糙!」陳楚大罵了一聲,把車滴溜溜打了一個漂移,就連邵曉東都愣住了,這個漂移打的也太漂亮了。

    隨即陳楚把車停住,甩開車門下了車,指著霍子豪喝道:「麻痹的霍子豪!給老子鬆手!」

    霍子豪一愣,仔細看了看才認出:「陳……你是陳楚?你……」

    霍子豪幾乎有些癲狂,兩手勒住小菲的脖子,手裡的刀就駕著小菲細白的脖頸說:「陳楚!你別過來!你要是過來,我就殺了她,啊……」

    霍子豪剛說道這裡,只見白光一閃,他的手腕已經插上了一枚銀針,那銀針植入手腕半寸多深。

    這還是陳楚怕傷了小菲,手腕一抖,沒有發出全力,即使這樣把霍子豪的手腕也穿了大半。

    他啊!的一聲慘叫,此時陳楚已經大步上前,身體前竄,左手肘部往前朝上一橫。

    一肘已經砸中霍子豪的眉骨之上。

    霍子豪長得挺帥的,眉骨跟眼睛很像是西方人那樣,眼睛深陷,眉骨高高。

    被這一肘部砸中,霍子豪腦袋都暈了,蹬蹬瞪倒退三四步,大腦暈暈沉沉,早就已經短路了,手裡的刀啥時候掉落的都不知道了。

    陳楚上前躍起,身體跳起一米七八的高度,他都不知道自己的身子咋就這麼輕,像是要擺脫了地心引力一樣了。

    隨即右膝蓋狠狠下砸,正砸中霍子豪的胸口,只一下,霍子豪倒地哎呦呦的起不來了。

    陳楚又補了兩腳,一米八幾的大個子躺在那一動不動,只剩下了垂死一樣的呻吟。

    陳楚罵道:「麻痹的霍子豪,老子找你還找不到呢,竟然在這碰見了。」

    電光火石間,又是在小衚衕,此時,邵曉東說:「楚哥,這小子跟你有仇?」

    陳楚點點頭,邵曉東見左右沒人,拖著霍子豪,把他扔到了車後備箱。

    邵曉東也認得小菲,而小菲就是他介紹給尹胖子的,沒想到尹胖子又送給了陳楚。

    這時,小菲也認出了陳楚,只是沒想到他現在變化的這麼大,夏天的時候見到陳楚還像是一個小屁孩兒似的,但是現在竟然這麼帥氣了,而且旁邊還跟著邵曉東。

    小菲不知道陳楚怎麼樣,但她卻是知道邵曉東的,別看他倒騰小姐,但這小子遇強的時候能化險為夷,能說會道的,一肚子的花花腸子,但是對付手下的小姐可是有一套的,要是霍子豪落在他手上那也是好不了。

    小菲咬咬牙忙上前說:「曉東哥,那個……那個霍子豪是我同學,你別……別弄他了……」

    小菲知道,這要是被邵曉東弄回去,霍子豪能被整成殘廢。

    「糙,你在和我說話?」邵曉東目光一冷。

    小菲軟了下來說:「曉東哥,求你一次了……」

    陳楚呼出口氣說:「曉東,先把這小子整出來,畢竟他們是同學。」

    邵曉東點點頭,把後備箱打來,扯著霍子豪的頭髮就把他拉扯出來了。

    來到一個小衚衕,見霍子豪不醒,邵曉東上去兩皮鞋踹到他面門上。

    霍子豪啊啊慘叫了兩聲,悠悠的轉醒過來。

    「麻痹的,還敢在楚哥面前玩刀?糙你媽的混大了你!」邵曉東罵著,又補上去兩腳。

    霍子豪疼的連連求饒:「大哥,別,別打了,我,我服了……」

    這時,小菲沖霍子豪說道:「霍子豪,我們是同學,但是我和你說過很多次了,我不會喜歡你,你就死心吧,你念書也不容易,而且你家裡就你一個孩子,你要是不好好的,不努力,你家裡人以後怎麼辦啊?」

    霍子豪被揍的滿身疼痛,滿臉是血,不過這時清醒了過來說:「小菲,我……我還是喜歡你,你,你給我一次機會,雖然我現在沒樓,沒車,但是我以後會有的啊!我……我是大學生啊!我以後一定會有發展的,我是個潛力股啊!我又文憑在,我在學校成績好,我獲得那麼多的獎狀,老師都說我以後會有出息……」

    小菲冷笑道:「霍子豪,你是真傻還是假傻?你都多大了?你都二十五了!你大學生又能怎麼樣?你現在不還是沒有工作嗎?你整天抱著這個文憑又有何用?你就像是個還沒斷奶的小孩兒!我問你,你現在是不是還是老爹老媽給你打生活費?」

    霍子豪亦是理直氣壯的說道:「是啊!我現在還在想考研,他們憑什麼不給我打生活費?我現在可以說還是學生,我還要學習……」

    小菲打斷他說道:「你什麼學生啊?你都二十五了,二十五歲的男人該幹什麼你知道嗎?該撐起家的重擔了,你胳膊粗力氣大的還讓老爹老媽賺錢養活你?你還好意思要他們的生活費還理直氣壯?你……你就是一個蛀蟲!你這些年大學白念了,真不知道你念書到底是應該不應該,你都學什麼啊?」

    霍子豪呼出兩口氣:「小菲,只要我考研之後,我就有大作為了,我會去大公司,大公司會高薪聘請我,我是人才,我以後會非常有前途的,你不要膚淺的看現在我啥都沒有,因為我現在是學生,我不應該去賺錢,我應該學習,我一個學生我賺什麼錢啊……」

    小菲受不了了,她認為霍子豪太單純了。

    也太無可救藥了,不禁是他,現在很多的大學生都認為自己一畢業就會月薪過萬,做夢啊……還是那樣理直氣壯的管家裡要錢,然後他們處對象,他們揮霍一空,然後畢業又理直氣壯的和家裡吵著不是自己能力不行,而是家裡沒找到好關係,上面沒有人,才導致他們沒有個工資高的,待遇又好的工作,而自己不去實踐和努力……大學生既然自認為比普通人優越,就更應該比普通人更優越的去奮鬥和進取,應該更早的獨立獨當一面才是,這才是你大學生應該具備的能力和素質,不然上學幹嗎,學到的不是堅強奮鬥進取拼搏,而是貪得無厭,貪婪浮誇,妄自尊大,吹噓墮落,那這個學上的根本沒有任何意義。

    霍子豪糾纏不清,邵曉東則冷冷的打出一個電話,不到五分鐘,嚴子領兩個小子開車來了。

    邵曉東冷哼一聲:「麻痹的,本來想給你一個機會的,不過你他媽的太不懂得做人了,今天我教訓教訓你,也算是替你爹媽修理修理你!」

    邵曉東附耳沖嚴子輕聲說道:「把他送給小黑,送內蒙的礦山上去兩個月,讓他嘗嘗滋味……」

    嚴子點頭,霍子豪像是聽到了什麼,忙要掙扎,比嚴子捂住嘴,直接塞進了開來的麵包車。

    **的礦山,便是開礦,應時礦,銅礦,鐵礦,鉛礦等等,亦有很多逃犯到那裡,地方偏遠,而且還是自治區,一般逃到那裡沒人追求,老闆也靠著這些人出力賺錢……

    陳楚拍拍小菲肩膀。

    「最近過的還好嗎?」

    「我不在尹胖子那幹了。」小菲呼出口氣。

    陳楚點點頭,掏出兩千塊錢塞給她。

    小菲一愣:「我為啥要你的錢?」

    陳楚笑了:「你忘了,你不是答應做我的女人么?」

    「那……」小菲想說什麼,不過邵曉東在旁邊她沒好意思。

    陳楚倒是大色狼一個,當著邵曉東的面,摸了摸小菲挺翹的屁股說。

    「我需要你就給你打電話,別不給老公開門啊。」

    陳楚呵呵笑著上了車。

    邵曉東也跟著上去了。

    「楚哥,要不我在車裡等著,你跟小菲整一把?她模樣不錯的。」

    「呼呼……」今天還是算了吧,改天再整。

    陳楚看著小菲還真想干她一把,不過他總覺的這種環境下不算太好,剛揍了人家同學,然後再插她一把,有種別妞兒的感覺。

    陳楚開著中華車,直接來到邵曉東的這個場子。

    也就是租來的這個居民樓。

    兩人下車,陳楚先敲了敲門。

    裡面傳來開門的吱嘎聲,而開門的正是龍九,她黑色短髮飛揚,冰霜的臉蛋兒上沒有一絲的表情。

    一米七六的身高,眉宇間一股冷冷的英氣,讓陳楚一見之下,嘴唇有些微微顫動,激動的非常不自然的笑了說:「龍……龍九啊,哈哈……那個……那個……嘿嘿……」

    陳楚下面瞬間梆硬了起來。



    上一頁    下一頁

    婚途有坑:爹地,快離婚紀少輕裝上陣抓淘妻地球唯一修士我真沒想重生啊權謀:升遷有道
    紈?棄少秦吏校園絕品狂神茅山捉鬼人早安,總統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