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男歡女愛 » 第四百六十章 動人心紅白肉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男歡女愛 - 第四百六十章 動人心紅白肉色字體大小: A+
     

    (月票前25名,十更,28名8更,30名7更……石頭壘2群閑聊群85685299石頭壘1群縱橫vip讀者群121247067歡迎加群。)

    「吹牛?」陳楚笑了,反正兩人躺在床上沒事兒,陳楚打算讓柳冰冰出幾道題考考他。

    摸著柳冰冰滑膩的身體,陳楚下面硬邦邦的抵住了她的小腹。

    柳冰冰害羞的說:「往下點,往下點就進去了,別放在這,頂著肚子疼……」柳冰冰臉上紅撲撲的。

    陳楚激動的親著她的小嘴兒,把下面慢慢的伸進了柳冰冰的火燒雲里,隨後咕唧一聲插了進去。

    呼出口氣,陳楚硬邦邦的下面弄進去了,跟柳冰冰說:「你看這道題……」

    這時,門外傳來了班曉雪的聲音:「兩頭懶豬啊!別睡了!快出來吃飯吧!」

    柳冰冰羞得不知道說什麼好,下面還被插著,此時她像是一個觀音坐蓮的姿勢,身子躺在陳楚身上,屁股坐著陳楚的傢伙,而陳楚一邊說話,一邊從下往上一下一下的頂著。

    柳冰冰輕聲說:「別鬧了,等吃完飯再給你,讓小雪聽見多不好……」

    陳楚咧咧嘴,慢慢的把下面抽出了,擦乾淨了,看著柳冰冰光著屁股找內褲,剛才太著急了,不知道把她內褲撇哪去了。

    「先別找了,一會兒還得脫……」陳楚說著嘿嘿笑著。

    柳冰冰卻狠狠白了他一眼繼續找。

    陳楚在後面就摸著她的白嫩的屁股蛋兒,弄的柳冰冰一陣急的直跺腳。

    陳楚這才從後面把她的蕾絲半透明的內褲拿出來,柳冰冰狠狠掐了他幾把。

    ……

    兩人在裡面折騰的叮叮噹噹的一陣,班曉雪聽的燥熱難耐,心想這倆人得多渴啊,不過她都分手一個多月了,也挺渴的。

    兩人走了?

    ?來,見班曉雪做了兩葷兩素,紅燒肉,排骨豆角,家常冷盤還有一個蛋花湯。

    陳楚看著直眼饞。

    抓住男人的心,抓住他們的胃也是對的,陳楚一頓大快朵頤吃的香噴噴的。

    吃完飯,幾個人有說有笑的看電視,見時間不早了,陳楚跟柳冰冰進了房間。

    柳冰冰衣服剛脫到一半,陳楚的下面就迫不及待的從她屁股下面插了進去。

    柳冰冰隨即兩手扶住桌子,那被陳楚兩手抓著,揉著,下面一下下的往裡面挺進。

    柳冰冰也發情了,嘴裡輕哼說慢點,陳楚動作不快,進進出出的,跟柳冰冰又是火燒雲,又是屁股,又是嘴的,折騰到了夜裡兩點多,幹了柳冰冰十二次,柳冰冰渾身像是被干散了。終於兩手抓住陳楚又硬起來的下面貼在臉上求饒說:「親愛的,不行了,我真的不行了,你要是還滿足不了,去……去把我閨蜜幹了吧,我受不了你了……」

    陳楚呼出口氣,還真想去把班曉雪幹了,但他怕被人家撓出來。

    便摟著柳冰冰的大白屁股一覺睡到大天亮。

    早上的時候,陳楚電話響了起來,接聽的時候,柳冰冰嬌滴滴的問了聲:「誰來的壓?」

    陳楚虛了一聲,然後沖電話說:「哦,張村長啊。」

    柳冰冰才不說話了,撫了撫頭髮,軟軟的像是小貓咪似的貼在陳楚懷裡。

    張財聽出了柳冰冰的聲音,整個身子一顫,心想麻痹的壞了,壞了,這柳冰冰估計已經遭到陳楚的驢的毒手了,昨天借的車,今天還沒還回來,而且一打電話旁邊還有柳冰冰的聲音,媽蛋的,這才五點半,天還有些擦黑呢!兩人能在幹啥?

    唉……天天防,天天防,家賊難防啊~!

    張財是搞破鞋的高手了,一聽這喘息的聲就知道剛睡醒。

    忙嘆息一聲說:「沒事,陳副村長,你忙,呵呵,沒事,我就是看里看裡面有個未接電話,感覺像是你的號,就給你撥過去了,沒事兒……」

    陳楚哦了一聲。

    張財又說:「嗯……孫五這小子算是改邪歸正了,今天早上我看他還抱柴禾在家做飯呢,劉翠不讓他干,他就罵劉翠,敗家娘們為啥不讓我幹活?都他媽的讓你給慣的!你去炕上坐著,我給你做飯炒菜!……陳楚啊,你可真有辦法,這個副村長當的值啊,那個到時候工作報告寫上去,咱村的閆三成為了鄉里十大傑出青年的第一青年,這小子啊,村裡下的雪他都包了而且把各家各院門前雪都掃了,而且還做好事,幫人推車,幫人挑水,幫孫寡婦劈柴,額……這件事別寫了,對他樹立傑出青年的形象不好……」

    兩人又說了一陣,掛了電話。

    陳楚也明白,這老傢伙是要車,就是沒好意思張口罷了。

    親了親柳冰冰的額頭,陳楚起床說要回去,柳冰冰有些不舍,不過又怕了他下面的大傢伙。

    現在走路都有點大腿根疼。

    再說她要考驗,而且去教書也得溫習一下知識,也就沒啥時間了。

    陳楚出門的時候,還往班曉雪的房門那看了幾眼,心想要是把這妞兒給搞到手,可真不錯了……

    陳楚開車回到小楊樹村,先回家吃了點飯,又去了大隊部,一大早就沖著廣播噗噗噗的開說了。

    「噗噗噗……嗡嗡嗡……喂喂喂,那個小楊樹村的全體村民們注意了,小楊樹村的全體村民注意了啊,現在播報個簡訊,在冬季到來之際啊,本村的閆三同志,能夠不顧個人休息,把咱村的積雪全部清掃乾淨,給大家的出行帶來了極大的便利,所以啊,我們要通報給鄉里,鎮里,現在閆三同志不但是咱們小楊樹村的驕傲,也是咱們大楊樹鄉,大楊樹鎮的典型代表,希望大家都能向閆三同志這種為了全村老百姓謀福利的精神學習,希望全面發揚咱小楊樹村的精神……」

    陳楚嘚啵嘚在廣播里沒完沒了的說著。

    潘鳳卻是呸的一聲,心想麻痹的什麼東西!

    王小眼也狠狠的罵著:「王八羔子,又他媽的擺了老子一道,我就尋思他沒什麼好屁!說什麼打麻將了贏錢大家分!我連個屁也沒分著,還熬了好幾天的夜,都他媽的讓這個王八羔子給耍了!」

    「爹……你那也不是做好事了么!」

    「呸!死丫頭,你還沒嫁人呢,胳膊肘就往外拐?」

    這時,只聽陳楚又咳咳咳的說道:「那個……前幾天,為了教育本村的孫五,閆三同志,徐國忠同志,**蒙同志,小袁大夫同志等,都做出了非常好的貢獻,村部也在這裡對他們一行人進行口頭表揚……」

    王小眼沒他媽氣死,總共就這幾個人玩麻將,徐國忠這幫人名字都說了,到他王小眼這就成了個等字了。

    指著大隊部的方向就罵開了。

    心想我為了孫五改邪歸正做的貢獻最大,還他媽的挨了徐國忠兩饅頭呢!那饅頭跟他媽磚頭似的,邦邦硬,王小眼後來撿起來餵豬豬都不吃,釘釘子直接拿那饅頭能當鎚子用了。

    陳楚播報完畢,邵曉東發來了簡訊,說駕照已經辦好了。

    陳楚笑了笑,心想這小子還他媽的挺效率的呢!

    這辦駕照可不容易了,不過只要有認識人,這些都是小事兒,而且在2000年的時候沒現在這樣難。

    陳楚跟張財打了一個招呼,就直接騎著摩托車找邵曉東去了,邵曉東在他另外一個場子,其實也是租來的一個居民樓,裡面又三個小姐,大冬天的,但都穿著連衣裙,露著大白腿。

    屋裡供熱挺好的,這幾個小姐就沒事翻翻報紙,看看雜誌啥的,要是哪裡……比如哪個賓館要小姐了,講好了價錢,邵曉東就讓手下人送過去,回來的時候他收錢就完事兒了。

    有的時候邵曉東也去送人。

    陳楚走進來,那三個小姐抬頭看了陳楚一眼,眼中有些曖昧,三個人都一同站起來說:「先生好……」

    又的說:「兄弟好啊……」

    其實這也是慣例了,有的時候有熟客來,也在這裡挑選小姐,然後進隔壁房子了干一把,不過這麼干賺不來多少錢,就五十塊錢,關鍵時間也斷,就半個小時,也不管你射不射,反正半個小時就完事兒了。

    陳楚咧咧嘴,不為別的,是這三個小姐長得也太……太讓人撓頭了,大腿都那麼粗,跟大象似的,長得個都不高,高跟鞋倒是挺高的,真擔心哪下踩不住鞋跟兒斷了。

    邵曉東抽著煙,沖三個小姐揮揮手,就跟哄蒼蠅似的,

    「滾滾滾……這他媽的是楚哥!少在這放騷……」

    這三個小姐亦是異口同聲的把手裡的小包夾在肚腹下面齊聲說:「楚哥好……」

    陳楚擺擺手。

    邵曉東過來小聲說:「楚哥,看上了哪個?干一個?」

    陳楚咧咧嘴,心想這他媽的都是老13了,白乾都不要,當然,這是他現在又了柳冰冰大美女了,要是半年前,哪一個陳楚都得激動的給人家舔屁眼,畢竟是此一時彼一時了,現在不能和以前相提並論了,條件上來了,想要交配的女人也條件高了。

    邵曉東跟他到隔壁屋裡,隨後掏出了駕駛本。

    陳楚看了看,點了點頭,隨後問:「我買了個樓,手裡還有幾萬塊錢,準備買個車,你推薦一個被。」

    邵曉東笑了:「楚哥,你還買啥車啊,我有啊,又新整了兩輛麵包車,還有一輛帕薩特,一輛中華……」

    陳楚笑了笑,都說國產三大破,夏利中華帕薩特,不過開著也挺牛逼的,總比騎自行車,騎摩托車強了,2000年的時候開車的也很好了,不像現在遍地都是私家車。

    陳楚呵呵一笑道:「我看看吧,買一個得了。」

    邵曉東沒說話,直接領著陳楚出門,開著他的麵包車到了另外一處據點,這小子的據點就跟耗子窩似的,陳楚也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少這樣的小黑屋了,反正在哪都能裝小姐,這個據點又有四五個小姐,比前面那個地方的稍微的質量好一些。

    這裡停著一輛中華車,一輛帕薩特。

    陳楚挺喜歡那輛帕薩特的,便問多少錢。

    邵曉東呵呵笑道:「楚哥你就開著吧!要啥錢啊……」

    這小子一勁兒讓陳楚開著練手,等手練成了,自己再買個新車,這車就算是借給陳楚開著玩的。

    陳楚也就不客氣了。

    邵曉東這時嘿嘿笑道:「楚哥……有件事兒。」

    「啥事兒?」陳楚問。

    「就是……就是我挺長時間沒去龍七哥那去了,心裡想去看看他,還不好意思,要不咱倆一起去看看?」

    陳楚知道這小子的心思,龍七可是高手,而且還是季揚的師傅,雖然他不認季揚這個徒弟,但是季揚必須給龍七面子,要是跟龍七混好了,也便是掌握了季揚,那以後在瀚城混就等於有靠山了。

    陳楚呵呵一笑,也想去看看龍七,當然,他是為了看龍九……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