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男歡女愛 » 第四百五十一章 真箇偷情滋味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男歡女愛 - 第四百五十一章 真箇偷情滋味美字體大小: A+
     

    (月票前25名,十更,28名8更,30名7更……石頭壘2群閑聊群85685299石頭壘1群縱橫vip讀者群121247067歡迎加群。請記住本站的網址:。)

    清亮的月光洋洋洒洒的,那般的純凈,那般的愜意,像是慵懶的淑女,在飄揚著她一頭柔順的髮絲,柔和的如果沒有這冬季的冰冷,這樣的月色會是多麼的迷人。

    月色是慘淡的顏色,慘淡而又那樣的簡單,就像是一個懵懂的少女,單純而且純潔,微微的月光照shè著瑞雪冰封的大地,露出雪地的黑土像是這銀色海洋中的弄cháo的魚兒。

    漫漫荒野,無限蔓延,蕭瑟的冬風在這個季節里用他的凜冽展示著他的霸氣手腕,月色再美,多欣賞的時候也會著涼。

    ……

    月亮地里,陳楚摟著劉翠,手伸進她溫暖的胸膛,摸著她的扎,劉翠靠在陳楚懷裡,雖然她知道兩人沒有結果的,或許……也是自己需要。

    或許也是陳楚的那句等你真正人老珠黃,不用時間太長,再過十年的時候你想讓男人摸你可能都沒有機會了。

    劉翠想想也是的,好像昨天自己還是一個梳著兩隻小辮在父母親面前蹦蹦跳跳的小姑娘,而今卻成了人妻,成了人母,麻木的生活讓她感受不到曾經的那股快樂。

    如果能選擇,她還真不想長大,永遠靠在父母的懷裡,雖然單純,雖然無知,但是只要可以搖晃著自己的那兩個童年的小辮子就可以了,她不需要任何的沒有必要的財富……

    陳楚揉著揉著,劉翠有些呻吟,陳楚也有些硬了。

    不禁說:「劉翠,我還想再干你一次。」

    劉翠搖頭。

    「不行,時間太長了,再說了,我剛才屁股都凍得厲害了,你不冷啊?」

    「也冷,不過我想干你。」

    「跟我來!」

    劉翠領著他,隨後繞來繞去,繞到了自己家的井坑旁邊,自己先下去了,然後陳楚也跟著下去了。

    「你……你這小子嘴太饞了……」

    劉翠嘆了一聲,然後兩手扶著井坑的土層。

    陳楚在後面解開她的褲帶。

    借著上面微弱的月光,陳楚把她的褲子直接脫了下去。

    井坑裡面不是那麼冷,裡面還有幾捆苞米杆子,陳楚把劉翠的褲子鋪在苞米杆子上,然後翻身把她壓在下面。

    陳楚的下面已經塞進劉翠的身子里,開始一上一下的做起了活塞運動了。

    陳楚邊干邊說:「我也不知道怎麼的,最近需要這東西的多,總是感覺想乾女人。」

    「唉……可能是你歲數小,歲數越小,這方面需求越多,也最能幹的時候,不過你還是少干一些,啊……傷身啊……啊……你輕點……啊……」

    陳楚幹了劉翠半個小時,把她乾的啊啊的叫個不停。

    而且借著月色,陳楚看見劉翠換姿勢時候撅起的屁股都紅了。

    這才忍不住呲呲呲呲的shè了出去。

    兩人抱著躺了一會兒,這才從井坑裡鑽了出來。

    劉翠咬了咬嘴唇說:「以後……你以後要是想要我了,咱就去井坑,反正大晚上的沒人去那的。」萌寶無敵:天才治癒師

    陳楚點了點頭,幹了劉翠兩把下面軟了不少。

    看著劉翠回家了,陳楚也便去了王小眼那。

    剛進屋,就看到了一個窈窕的身影,不是別人,正是朱娜。

    陳楚沖她笑了笑。

    朱娜轉回身,忽然愣了,定定的看著陳楚,就好像忽然間發現了新大陸似的。

    朱娜皮膚還是那樣好,奶白奶白的,而不是那種煞白,而是那種牛奶一般的白,牛奶一般的嫩。

    這種女人的皮膚就像是剛剛剝了殼的雞蛋似的,那樣的讓人想捏一把,摸一把。

    朱娜還是短髮,比以前略微的長了一點點,倔強的性格,讓她把脖頸挺的直直的,身上是一個不大的羽絨服,而下面是一條淡藍的卻帶著一點點褐色斑點的牛仔褲,下面是一雙黑色的棉筒靴。

    窈窕的身子,細柔的長腿,修身版的牛仔褲跟長筒黑皮靴,加上幹練的短髮,陳楚眼前一亮,好想抱在懷裡好好的摸一摸才好。

    陳楚眼睛動了動,沒有說話。

    他了解朱娜的性格,這樣的女人……反正自己已經幹了她一次了,先就yu擒故縱一下……

    陳楚沖她只是略微的頷首笑了笑,然後沖王小燕點點頭。

    這女生過來,手裡那拿著一個小賬本,顯然是記錄輸贏的。

    這幾個人都是為了贏孫五的錢,孫五此時腦袋上都冒汗了。

    一把沒胡牌不說,最氣人的是啥都吃不到,上家看的他死死的,而上面還給他的上家喂牌。

    這時,孫五打了一個五萬,下面人就打四萬,下面人打二萬,而他的上家就拆打五萬。

    孫五都氣瘋了,他的上家正是王小眼。

    「換,換換……」孫五輸了錢又說。

    三個人對視一笑,小袁大夫先拽一拽說:「誰愛換誰換,反正我不換,我這個位置就是贏錢的!」

    **蒙也笑咯咯的說:「孫五老弟,我剛才說什麼來著?你不聽啊,我就說今天東邊不好,你還不信……」

    王小眼也擠眉弄眼的笑:「沒人跟你換!」

    孫五說道:「我不是說這個換,我是說我的上家換,王小眼,你去跟別人換一個位置,看的我太緊了,我啥都吃不到!」

    王小眼撇嘴了:「啥?我這不剛跟小袁大夫換完嗎?還換?行,我跟我朱大妹子換一換!」

    王小眼嘀嘀咕咕的。

    **蒙便坐到了孫五上家。

    剛坐上,**蒙就胡牌了,王小眼一勁兒的喂她吃牌啊。

    孫五迷糊了,不禁皺了皺眉頭。

    兩千塊錢,這才不到十點,過去兩個小時,已經輸了四五百了,這也太背了。

    孫五搓搓手。

    好不容易來了一把好牌,王小眼又胡了。九霄為尊

    而且一人一塊錢的小錢,錢雖然不多,不過卻把孫五的一副好牌給攪和了……

    ……

    陳楚看了看單子,孫五輸了五百多了。

    心想還不夠狠。

    孫五齣去撒尿的時候,陳楚也過去撒尿。

    「咋樣?今天贏了多少了?」陳楚問。

    「唉……輸了,真他媽的背,咋能撈回來呢!」

    陳楚笑了:「玩大點的么,這玩意上半夜背,下半夜沒準就順了,玩2塊錢的,兩個小時輸了五百,一個小時全能撈回來……」

    「行!」

    孫五回去的時候就吵吵玩的太小沒意思,張羅著玩大的。

    陳楚只是盯著麻將看。

    嘶吼沒有去留意朱娜,而朱娜卻越看陳楚越是奇怪,心想這還是陳楚么,那個身材不高,長得丑,而且齷齪,邋遢的煩人精么?

    怎麼……好像帥了不少?

    有王小燕在這她也不好說別的,見陳楚實在不理她了,便咳咳咳的咳嗽幾聲。

    朱娜聲音磁性,即使是咳嗽了也像是有顫音似的。

    這時,小袁大夫說:「哎呀媽呀,我朱娜侄女病了啊,去我那抓點葯,正好治治嗓子……」

    「不用……」朱娜說了句。

    小袁大夫呵呵笑了。

    把鑰匙掏出來沖陳楚說:「陳副村長,給你鑰匙!」

    他一扔,陳楚接住,稀里嘩啦的。

    小袁大夫呵呵笑道:「陳副村長,你領著朱娜去我那裡拿兩盒金嗓子口含片,胖大海不行,見效慢,再拿點消炎的啥的,給朱娜吃上就沒事兒了,羅紅霉素就行,按時吃藥,預防感冒……」

    **蒙忙遞過去二十塊錢。

    小袁大夫一推脫呵呵笑了:「唉呀媽呀朱姐,你還跟我客氣啥啊!不要錢……」

    **蒙搖頭說:「不要錢也不行啊,那個……你的葯也是要本錢的么……你收下個本錢就行……」

    小袁大夫又笑了。

    「媽呀朱姐,你這是啥意思啊?我給我侄女送點葯還不行啊?你就別見怪了,都是一個村住著的,真是的……再說了,我今天不是贏錢了么,就當我請客了……」

    **蒙咳咳兩聲,心想沒聽說過用藥請客的。

    人家請客都是喝頓酒啥的,小袁大夫直接說:「我請你吃藥……」靠,這不是有病么。

    這時徐國忠嘿嘿笑道:「那個,大半夜的,我嗓子也不好,也給我拿點。」

    小袁大夫一白徐國忠:「徐主任,你可不一樣,你得拿錢啊!」

    徐國忠嘿嘿笑道:「那個……朱娜拿回來我含著一片兩片就行。」

    小袁大夫哼了一聲說:「徐會計,你可是咱村的大會計啊,你可是zhèngfu的人,你也可是有紀律的,可不能拿老百姓的一針一線……」超級鑒寶師

    徐國忠嘿嘿笑了:「小袁大夫,我沒拿你一針一線啊,我拿的是葯,並不是一針一線,所以並不違反國家政策……」

    「哼……」小袁大夫冷哼一聲,繼續玩麻將,不去理他的,心想這個徐國忠,其實跟王小眼一個德行,就是喜歡佔小便宜。

    而且已經十點多了,一般農村男人喜歡吃個夜宵,自己喝點小酒兒啥的改善一下生活,也算是自己吃小鍋了。

    這個習慣不好,可以說也是毛病了。

    但是有些人也是這麼慣出來的,比如徐國忠,雖然很怕老婆,但是老婆就給他慣出了這個毛病來了。

    王小眼也有這個毛病,不禁從櫃檯裡面拿出一包速食麵啃。

    大夥也有餓了的,就去買,徐國忠想占人家便宜,不過不給錢,人家王小燕卻不鳥他。

    王小燕也是極煩徐國忠的,誰讓他名聲不好了,跟馬小河二嬸搞破鞋讓不少人都堵住了,而且去縣城洗頭房**還讓警察給逮住了。

    至於陳楚,人家現在咋說也是副村長啊,雖然很動人說他花,哪能怎麼的,男人有本事,只要有本事即便是花,那也是有人喜歡的,比如冠希……還有**,這都不算事。

    徐國忠想買點吃的,不過看著王小眼拿摳搜的嘴臉,心想老子就是買吃的也不上你家買,讓你賺錢?我呸……

    其實也賺不多少錢,一包速食麵那時候才賣五毛錢,能賺五六分錢就不錯了,不過那時候的五毛錢的速食麵比現在五塊錢的都好吃……世道啊……

    徐國忠這傢伙挺饞的,看著人家吃東西他咽唾沫,人家**蒙也買面吃,孫五也買,小袁大夫也買還要火腿腸啥的。

    王小眼笑了,算計著這些人買一圈也能賺個幾塊錢了。

    陳楚接過鑰匙的時候小袁大夫還衝他意味深長的眨眨眼。

    陳楚哪能不明白,這小子是在給自己拉皮條呢!那意思是把朱娜領走,然後……發展一下關係。

    殊不知老子已經把朱娜給干過一次了,不禁是朱娜,連朱娜她媽都給幹了,就差她媽跟她跟自己三個人在炕頭上比翼雙飛了,嘿嘿……

    不過,陳楚可以找個借口帶朱娜走。

    陳楚甩了甩鑰匙說:「朱娜,走,我領你去小袁哥那取葯去。」

    小袁大夫會心一笑,這小子只是惦記著柳冰冰,而陳楚還說他是柳冰冰的乾弟弟,自己先把這個乾弟弟搞定了,再搞定柳冰冰便勝算更大了。

    朱娜哦了一聲,她正有話想跟陳楚說呢。朱娜今天也是沒意思,而她老娘給她買了一部手機,也花了一千多塊,朱娜問老娘幹啥去,**蒙說打麻將,還把事兒簡單的說了一遍。

    朱娜對孫五印象不好,對劉翠印象好,可以說整個村子沒有一個對劉翠印象不好的。

    朱娜感覺陳楚這小子這麼干還真是做了件好事兒,但她自己在家沒勁兒了,就也跟著來看熱鬧了……

    ……

    陳楚跟朱娜兩人剛一腳門裡,一家門外的往外走,這時,王小燕忙說道:「陳楚啊,你在這呆著,我跟朱娜去小袁大夫那取葯得了……」

    陳楚額了一聲,他還真不知道怎麼說好了,真找不到什麼更合適的借口。

    忙看向小袁大夫。



    上一頁    下一頁

    無敵踩人系統步天綱火影之主神系統艾維亞的霸道公主劍道之王
    婚權獨占:席少的名媛新最強裝逼打臉系統絕對一番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重生之摳腳大漢變男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