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男歡女愛 » 第四百四十一章 不離耳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男歡女愛 - 第四百四十一章 不離耳畔字體大小: A+
     

    (月票前25名,十更,28名8更,30名7更……石頭壘2群閑聊群85685299石頭壘1群縱橫vip讀者群121247067歡迎加群。)

    陳楚看著邵曉華奇怪的表情,一會兒眼睛瞪得大大的往外鼓鼓著,像是大金魚似的,一會兒又是腮幫子像是充了氣的皮球,不一會兒又是喉嚨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像是把他射進去的液體全咽進去了,隨即嘴角流出一條乳白色的像是牛奶的液體。

    邵曉華最後推了陳楚一把,嘴沖陳楚下面抽了出去,直接奔向了洗手間,隨即裡面傳來了哇哇哇的嘔吐的聲音。

    陳楚不禁舒出口氣,他是爽的不得了,下面舒服的像是剛從秘洞出來似的,爽的渾身上下比剛按摩完了馬殺雞都舒服。

    全身像是騰雲駕霧了似的,比神仙都爽。

    或者說,陳楚倒是不認為神仙有多爽,神仙都被剝奪了性生活,還爽個*啊爽?

    陳楚呼呼呼的連喘息了幾聲。

    聽著衛生間還不斷的傳來不斷的嘔吐聲。

    陳楚回味了兩三分鐘這才站起身,把傢伙塞了進去,繫上了褲帶。

    隨後朝衛生間走去,這衛生間就在包廂當中,陳楚剛到門口就看到邵少華攫取的被黑皮褲子裹得滾圓滾圓的大屁股。

    那黑皮褲在燈光的閃爍下好像都發著黝黑的黑亮的誘惑之光。

    陳楚感覺那是聖光一樣了。

    那黑皮褲下面是邵曉華深深的被勒得有型的腚溝子,就像是一道天塹似的,陳楚真想把她這一條天塹變通途了……

    大棍子橫架南北,欲與天公試比高……哈哈哈……

    陳楚心裡美滋滋的,想摳人家一把腚溝子,不過很怕邵曉華甩過來一個大嘴巴。

    還是老老實實的拍了拍人家後背。

    「曉華姐……」陳楚剛說了一句。

    邵曉華就轉頭罵道:「陳楚,我糙你媽啊!」

    陳楚笑了笑,邵曉華繼續兩手扶著馬桶沖裡面嘔吐不止。

    陳楚看著她的這個姿勢簡直是太有感覺了,真想在她後面,就扶著她的屁股嘎嘎嘎的幹上一??上一頓。

    不由得又笑嘻嘻的了。

    自己沾染人家這麼多便宜,小手已經給自己擼了,嘴也給自己擼了,那離著下身的火燒雲還會遠么?

    陳楚美滋滋的,忽然感覺還是雨果先生說的好啊!冬天始終會過去的,春天馬上就要到來,反正對不對就是這樣的話了,不過,有些人還說雨果的女人,反正不管男女,人家這話說的是對的。

    如果非要追究男女的話,非要那麼較真,那蒙娜麗莎有人說也是男的。

    而且啊,觀世音菩薩據史料考證,那也是男人……不過你說你個大男人,為啥要穿一襲婚紗,而且一手托著個花瓶,一手還羞答答的伸出個蘭花指裝逼?

    而且一說話那個死樣,柔聲細語的,還座個蓮花,我靠……是不是如來佛祖反對男女通婚,他本身就是搞基的出身啊?然後把觀世音封神,兩人天天搞基……沒想到人妖都可以當神仙,供奉的人還賊多……這封神的沒長腦袋,心觀世音的也沒長心……

    反正沒長心可笑的事兒太多了,有很多不能說的……

    觀音坐蓮,要是知道是個男人的菊花,能吐出一條黃河來。

    ……

    邵曉華嘔吐了半天,眼淚鼻涕都往出流,噁心的差點就把心肝肺吐出來了。

    推了一把陳楚說:「紙巾……」

    陳楚見廁所里的紙都一團一團的扔了一片了,自己上午把王亞楠干出高朝噴出去那麼多水,擦的紙巾也沒有邵曉華多了。

    不過邵曉華越是感覺噁心,陳楚反而越是有一種成就感。

    忙跑過去把邵曉華的小背包打開,掏出好幾包紙巾,女孩兒這玩意帶的就是充足了。

    陳楚遞過去,邵曉華瞪著他一眼。

    陳楚馬上識相的撕開,然後掏出紙巾,要給邵曉華擦嘴,人家拿過紙巾推開他的手。

    又嘔吐了半天,邵曉華抽抽噎噎的哭了。

    陳楚忙安慰:「曉華姐,你哭啥啊?」

    「我哭啥?我初吻沒了……我還,我今天吃大虧了!我啥都沒了,都讓你給整去了!」

    陳楚心裡暗笑,你初吻早就沒了,嘿嘿……不過這次是你嘴吞我的下面,這算是啥?第一次算是粗嘴?還是初爆?還是初唇?算是初舔吧……

    陳楚一時間還真找不到什麼合適的詞兒來形容了。

    不禁嘿嘿笑著說:「曉華姐,那我負責得了。」

    「呸啊!陳楚,你負責個屁啊你!」邵曉華指著他,狠狠道:「我現在的工作算是九陽集團的老總助理了,隨便找一個都是國家公務員,最起碼也是家裡有百萬家底的了,你有個屁,你個大流氓!大色狼!」

    陳楚只是嘿嘿賠笑,畢竟自己佔了人家大便宜了,再不讓人損幾句,那也不合適,反正陳楚就像是個受氣包似的,在那裡罵不還口打不還手的。

    邵曉華還真踢打了他幾下,不過感覺陳楚的身體像是塊木板似的,根本打不動啊,邦邦硬的。

    不禁狠狠的掐了陳楚胳膊兩下說:「死東西!你身上怎麼這麼硬?哪都硬!」

    陳楚笑了:「對啊,曉華姐,我不僅下面硬,身體也硬的狠,曉華姐,我是真心對你的,不如……不如你嫁給我當我媳婦好了……」

    邵曉華臉騰的紅了,使勁掐陳楚的胳膊,氣的差點又哭了,隨即抓住陳楚的耳朵用力一擰。

    陳楚咧嘴了,這地方他可疼的厲害。

    邵曉華看著他疼的呲牙咧嘴的也就消氣了不少。

    又在沙發上坐了一會兒說:「送我回家……」

    ……

    兩人沖ktv走了出來,陳楚看了看時間,已經七點多了。

    不知不覺兩人竟然過了這麼久,陳楚不禁暗嘆一聲,幸福好像始終都是短暫的。

    陳楚要找一個計程車。

    邵曉華搖頭說:「我家離這裡也不是很遠,不用打車了,你背著我走吧!」

    陳楚嘆了口氣。

    邵曉華一瞪眼道:「咋的?給你這麼好的福利你還不同意?有多少男人想背我都沒有門呢!讓你背大美女你還不樂意了,我不是美女啊?」

    陳楚俯下身,邵曉華像是騎馬似的趴伏在陳楚後背上,然後嘴裡喊著駕駕駕!

    陳楚差點把她扔出去。

    邵曉華忽悠一下,一下把陳楚抱緊,忙不喊了,她兩隻大扎磨蹭在陳楚後背上,陳楚一陣的忽悠忽悠的爽。

    而開始邵曉華往前引路,最後和他說了一個地址,就趴在他背上睡著了。

    陳楚一路背著她,邵曉華一百斤左右,也不算重。

    而陳楚體質好,一路往前走,不知不覺已經到了一處小區,竟然是幹部小區,門口還有一個站崗的。

    陳楚暈了,到了近前才發現是個軍隊幹部大院……

    門口一個警衛走了出來,陳楚笑了笑,那警衛一臉的嚴肅,看看陳楚,隨後掃了一眼邵曉華。

    朝裡面揮了揮手。

    顯然這警衛認得邵曉華了,只是在眼中出現一絲的嫉妒的神色。

    陳楚心想什麼人什麼命,你嫉妒個*!

    而那警衛心裡也忿恨啊,麻痹的,美女始終配傻逼,好白菜總是被豬拱了……

    陳楚背著邵曉華走到她家門口。

    那是一樁四層樓的黃色樓房,是六七十年代的建築了,還有些歐式的風格,像是塔尖似的,上面還用木板做的房頂。

    陳楚感覺有種像是小日本的房子。

    剛走到房前,一輛麵包車車燈大開,邵曉東沖裡面臉上發黑的走了出來。

    「你……你……」邵曉東指著陳楚,像是一句話說不出來。

    就像是屎憋的拉不出似的。

    陳楚呼出口氣道:「別你我的了,我都背了你老姐五六里地了,你還不感謝感謝我?要是我不管她,她睡大街上,不一定被誰拖進衚衕里那啥了呢!」

    邵曉東一愣,看著陳楚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掏出一根煙悶悶的愁著。

    陳楚方下了邵曉華,這娘們睡的倒是挺死的,此時被放下來了,睜開眼睛,又揉了揉眼,打了個哈欠說:「到了啊!陳楚謝謝啊!」

    她說著就邁步要往裡面走。

    邵曉東忙道:「姐,咱談談啊!」

    邵曉華回頭瞥了他一眼說:「要談行啊,進來說吧,正好咱爸也在家呢,正好嘮扯嘮扯,看看你今天又禍害了幾個小姑娘……」

    「你……行,我不和你說,那個姐……你一個大姑娘的以後別回家那麼晚,也別和……別和你不了解的男的單獨在一塊,容易遇到危險……」

    邵曉華撇撇嘴。

    拉開單元門,身子轉回來還衝陳楚笑靨如花道:「楚楚,晚上咱們電話里說啊……」邵曉華說著話還衝著陳楚拋了個媚眼,然後轉身咯咯咯笑著跑進樓里了。

    邵曉東扔了煙,沖陳楚低吼道:「你……你沖我姐做什麼了?」

    陳楚忽悠了一下,心想邵曉華這妖精,還管自己叫楚楚,真噁心,真瘮的慌……

    陳楚不禁心想,邵曉華,你……你願意玩,行啊,願意玩,容易生小孩兒,老子一定把你肚子干大了不可。

    陳楚不理邵曉東,只說自己沒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

    邵曉東呼出口氣,想了想笑了。

    「楚哥,除了我姐,你看上哪個女人想要搞,我都會給你想辦法,一般女人咱只要軟硬兼施差不多都能給搞下來……」

    「嗯……這個好。」陳楚嘿嘿笑了:「曉東啊,我還想……還是喜歡大學生,高中生有點沒長開,你看瀚海師範學院有沒有幾個好看的啥的……」

    邵曉東笑了。

    「楚哥,我等著的就是你這句話,要不……要不明天,你給我去瀚海師範學院轉轉?七八千學生啊,女生有六千人,男的兩千人不到,嚴重的男女比例失調啊,你說那麼多女人用黃瓜解決咱忍心看著么?」

    「嗯……是不忍心……」陳楚說了一句。

    邵曉東又說:「那麼多女人得不到愛情,咱也不忍心啊,得不到男人的*咱們就更不忍心了,那麼多的懷春女人獨守空房,咱們能不幫忙么?所以啊,咱就盡一點的綿薄之力……」

    陳楚笑了:「對的,咱們就成全別人,噁心自己……」

    「啊哈!楚哥真是高人啊!咱寧願背負流氓的罵名,也要把那裡的女生解救出來,別一天用黃瓜了,黃瓜還好幾毛錢一根呢,咱免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