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男歡女愛 » 第四百一十六章 騷人可煞無情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男歡女愛 - 第四百一十六章 騷人可煞無情思字體大小: A+
     

    (石頭壘2群閑聊群85685299石頭壘1群縱橫vip讀者群121247067歡迎加群。)

    冬日的夜很漫長,這種長夜讓人的睡眠質量非常好,不像夏天那樣的酷熱,每個季節里,或者說都像是一個非常非常美麗又性感的大姑娘,就看怎麼去探索和發現了。

    春天,清純的,朝氣的,嚮往的,希冀的,勃勃生機無限潛力的一個女人的胚子,就像是個女孩兒,掀起她綠色的裙子,裡面就是性感的神秘之地。

    夏天是火辣的女人,熱火,裂唇,火辣的,激情的,狂野的,不羈的,那種霸道的倔強的美麗讓人不斷的勃起……秋天是穩重的,讓人流著口水看著的,夜裡惦記著白天想著的熟透了的女人,好想強上的那種美女,冬天就是摟到被窩了的那種光著腚兒的女人,長夜漫漫的,永無休止的摟著,那種便更是性感的,又是讓人無法自拔的那種了……

    ……

    此時的陳楚,亦是享受著這種美女的誘惑,無限誘惑的**蒙,或者是她的倔強,或者是朱娜她媽的這層關係,或則是她憎惡自己的那種表情,增強著陳楚的無限的**……

    此時他兩手摟著**蒙的臀部,**蒙堅忍著嘴角,回眸狠狠的瞪著他。

    陳楚下面進去了,像是進入了魚腸道,下面被裹得緊緊的,陳楚這才發現這女人的好處,下面竟然這麼緊,這麼的狹窄……

    一下又一下狠狠的撞擊**蒙的屁股,她從開始反抗,到沒有效果后,**蒙也就沒辦法了。

    她畢竟是個女人,陳楚的力量大的,最後**蒙脖子抬不起來,兩條大腿便放平了,想這樣逃脫陳楚的撞擊。

    而陳楚也順勢往下壓,他的那東西太長,即便**蒙怎麼甩都是甩不掉了。

    **蒙平坦的趴在沙發上,而陳楚就像是騎馬就順勢騎在了她白嫩的大屁股上了,下面就一下下的順著她的肉縫往裡面狠狠的插著。

    每插一下,**蒙都嗯的發出一聲悶哼。

    她這輩子是第一次跟這麼大的男人玩,而且這衝擊力亦是讓她受不了。

    ?

    **蒙忍著,心裡有種委屈的感覺,自己從小到大都是任性的狠,即使她去賣那也是憑著心情來,而且她不願意做的事兒,沒有人能夠強迫她去做,就像在瀚城的夜總會,本來她可以高升,但上面的經理要干她,還有一些老頭兒的客人要高價干她,但是她都不幹。

    她只接自己看的順眼的,而陳楚這樣在她屁股後面強插她,她十分的厭惡,更是十分的委屈。

    不過她被插的一顫一顫的,沙發也跟著一顫悠一顫悠的,她白色的熱褲跟白色的內褲還在腳踝上。

    陳楚直衝著她屁股溝下面的縫隙狠狠的插入著她的身體,這樣感覺更緊,尤其是**蒙兩條豐腴彈性十足的大腿緊緊的夾著的時候。

    陳楚的傢伙就像是大卡車開進了小衚衕里,下面的東西雖然今天跟劉翠噴射出去了兩次。

    剛才跟**蒙也噴出去了一次,但是這第四次就像是要到了似的。

    陳楚也是第一次焦急的想噴出去,他不為別的,就想看看自己射進**蒙身子里后她那痛苦的,厭煩的,或者是無助跟委屈的表情,陳楚心裡就更爽。

    陳楚一下一下狠狠的干著,整個身體的力量加上貫力一下下的往**蒙屁股下面砸去。

    從開始的緊繃,隨即開始發出咕嘰咕嘰的聲音了。

    **蒙放棄了抵抗,她下面的水已經流淌出來了,也便是這女人開始發情了。

    有的時候,想要得到女人的心,就要先哄著她們開心,只要把女人鬨笑了,就好辦了,她們一笑,開開心心親一下,摸一下,干一下都行,別逆著來,有錢有勢可以隨便來。

    陳楚是乾的好,下面瘋狂的抽動,那麼粗那麼粗的下面在**蒙身體里瘋狂得到一頓攪動,別說**蒙了,就是來個俄羅斯大妞兒也得瘋狂了。

    **蒙嗯嗯嗯的像是母豬吃食似的,呻吟成了一片,下面的水從開始的撲哧撲哧撲哧的聲音,幾分鐘就變成了呱唧呱唧呱唧的聲音了。

    陳楚嘿嘿笑了,汗水滴滴答答的流淌下來,**蒙的玉體上也是一層細密的汗珠了。

    陳楚說道:「朱姐,我的大寶貝,你看我都把你給糙冒泡了……」

    「滾……陳楚……滾……滾你麻痹的……」**蒙一邊嬌喘連連,一邊罵著陳楚。

    陳楚又嘿嘿笑了:「你敢罵我?好,我就射你……」

    「別……別……」

    **蒙剛說了兩個別字,陳楚不再忍耐了,**蒙的屁股夾得這麼近,大腿也夾得這麼近,他那東西能插在裡面這頓瘋狂的干就已經很不容易了,他也是實在憋不住了。

    下面噗噗噗的噴射了進去。

    **蒙感覺一串液體進入自己的身體里,她舒服至極,這跟平時不一樣,帶套跟不帶,還有內射的感覺是不一樣的,這才是靈與肉的結合了,帶套是與杜蕾斯那東西的結合。

    **蒙小聲的,但卻是細長的,像是貓一樣的呻吟的叫了一聲:「啊……」隨即感覺那股熱熱的液體,在她身體里一陣的徜徉。

    陳楚抽出下面,又在她屁股上甩了甩,隨即看到自己噴射進去的液體,又從她屁股下面的縫隙緩緩的流出,那條縫隙又緩緩的合攏。

    陳楚找了條毛巾擦了擦身上的汗,不禁舒服的呼出一口氣。

    擦乾了汗液,陳楚不去理**蒙了,而是光溜溜的躺在炕頭的被子上涼快著。

    而這時,傳來了**蒙的聲音。

    「臭小子,你舒服了?沒事了?」

    陳楚嗯了一聲。

    **蒙已經把熱褲脫掉了,內褲也脫了。

    她擦乾淨了下身,跟著上炕就騎在了陳楚身上,不由分說把陳楚軟了的下面塞進自己的下面,開始瘋狂的動了起來。

    「我讓你干我!我讓你射我!」**蒙屁股在陳楚身體上瘋狂的扭動。

    大白屁股往下狠狠的一下下的快速的坐著,砸的陳楚胯骨都疼。

    忙說:「朱姐,慢點,慢點……」

    **蒙亦是更加快往下砸了。

    陳楚不禁咧了咧嘴,心想這女人活太好了,忙舒服的說道:「朱姐,你這是……是在報復我,在蹂躪我么?再狠點吧……」

    **蒙氣咻咻的,白花花的身子在陳楚身上時而下砸,時而轉著圈的扭動腰肢,而她下面亦是用力一收,而且像嘴似的一吸,陳楚感覺下面像是被小嘴兒親吻似的,特別的好受。

    被**蒙一頓折騰,陳楚不硬都不行了。

    **蒙在陳楚身上變著花樣的折騰了二十多分鐘,陳楚捏著她的兩隻大扎最後射了。

    兩人軟軟的躺在了一處。

    隨後又相互的親吻在了一起,**蒙感覺自己的嘴把陳楚弄出去一次,他的下面從自己後面幹了一次,剛才自己又在他上面弄了一次,三次差不多了,而現在都快十二點了,**蒙想睡了。

    不禁枕著陳楚的臂彎,手摸著她發達的胸肌,而臻首便枕著陳楚的胳膊,一條大腿伸出被子外,壓著陳楚的大腿,半邊身子貼靠在他的懷裡,甜甜的想睡覺。

    而陳楚只恢復了十分鐘不到,就又騎上**蒙分開她的兩條大腿抗到肩膀上下面狠狠插進去開幹了。

    **蒙暈了。

    心想陳楚這混小子下面不禁大,而且持久,小樣還是一個猛男。

    **蒙被插的受不了了,她畢竟身高一米六五,不是柳冰冰一米七八。

    個子高的女人,下面的洞自然比例要深一些了。

    **蒙的下面沒那麼深,忙朝陳楚求饒了,而且她感覺自己的兩瓣屁股已經不再是自己的,開始疼痛,到被衝擊拍打的麻木,隨即感到洞口也麻木了,只是身子在不斷的往前一竄一竄的。

    **蒙感覺意識有些渙散了,口中發出一句:「陳楚……你……你他媽的要糙死我啊……」

    **蒙說的時候亦是有氣無力的。

    陳楚正在她身子上瘋狂的做著大幅度的活塞運動,一看她昏了過去,忙按住她的脈搏,感覺脈相正常。

    心想沒事兒,下面又瘋狂的干著。

    心想這樣干更有感覺,陳楚不知疲倦的在**蒙身上馳騁著,心裡數著次數,自己不能讓馬小河那小子超過了。

    不過,他幹了八次的時候,外面都雞叫了,陳楚呼出口氣,一看都凌晨四點了,心想不能在幹了。

    親了親**蒙濕潤潤的嘴角。

    陳楚躺下來,摟著**蒙的玉體,摸著她的大扎,摳著她的大屁股,轉眼睡的呼呼的了。

    男人早上都是勃起的,**蒙睡夢中亦是感覺奧身子疼痛難忍,睜開眼,見陳楚又在她身上起起伏伏的運動著,而陳楚是早上自然醒,雖然很困,但六點鐘醒來了,下面抵住**蒙的下面又是忍不住插進去開始瘋狂的抽送起來了。

    **蒙感覺大腿酸痛酸痛的,下面疼的厲害,而且這一晚上基本沒怎麼睡覺。

    **蒙往身下推著陳楚罵道:「滾……沒你這樣的,還讓不讓睡覺了……一晚上了,你都干一晚上了,還想咋的……」

    **蒙都要哭了,但陳楚還是又堅持幹了十五六分鐘射了出去才算完事。

    陳楚嘿嘿笑了笑:「寶貝,才幹了你九次,你真美啊……嘖嘖……」

    「滾……」**蒙有氣無力的,滿胸的怒氣只簡單的化成了一個滾字。

    陳楚摟了她一會兒,天氣漸漸要放亮了,**蒙忙狠狠推著他說:「你……你快出去……快點,白天我女兒朱娜要回來了……」

    陳楚笑了,想說朱娜回來正好,把朱娜也俺倒在床上干幾把。

    不過沒敢說,要是說了估計要出事兒,這**蒙不得發飆啊,不過心裡卻是一陣的意淫,暗想要是把朱娜跟**蒙都扒光了,那娘倆一起上,那可過癮啊……

    陳楚不緊不慢的穿著衣服,**蒙卻不斷的催促他,兩人穿好衣服,**蒙打開後面的門,讓陳楚從後門出去,畢竟自己是單身,這一大早上的家裡就有男人,別人那不得說閑話啊,而她昨天晚上也是忍著才沒那麼叫出聲的。

    把陳楚送走了,**蒙困的要死,渾身像是散了架似的,心想自己吃虧了,這一晚上就幹了自己九次……真不該答應他兩個晚上啊,一想到自己還要被陳楚干一個晚上,**蒙大腿都直哆嗦。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