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男歡女愛 » 第四百一十二章 不知淺嘗痴女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男歡女愛 - 第四百一十二章 不知淺嘗痴女色字體大小: A+
     

    (石頭壘2群閑聊群85685299石頭壘1群縱橫vip讀者群121247067歡迎加群。)

    「咳咳……」張財不禁一陣的咳嗽。

    隨即跟小楊警察,陳楚眼睛都看向別處,還自顧自的念道著。

    「哎呀,老王啊,你家裝修的不錯么,不錯,不錯,一看老王就是個精細的人。」張財看著花樣圖案的棚頂嘖嘖嘖說。

    「嗯……不錯,這家裡收拾的多好,唉,比我家都好,這棚頂圖案啥花兒的?」小楊警察也看著棚頂。

    陳楚忙說:「牡丹,牡丹花啊,你看著棚布多精緻……」

    「嗯……不錯,不錯……」

    王小眼都要氣死了,心想你們這幫人大晚上的是來我家看棚頂的?拉倒吧!

    不過王小眼眼睛轉了轉,明白了,他不能跟村長張財對著幹了,也不能跟警察整,也整不過人家,而陳楚這個王八蛋……肯定跟村長張財還有警察是一夥兒的,穿一條褲子!

    也只剩下徐國忠了!

    王小眼瞪著眼睛,氣的鬍子撅起多高:「徐國忠!我問你,你為啥踹我家門?正好村長跟警察都在這,你是要打家劫舍啊?還是想弄死我王小眼?你實話實說?我……我……」王小眼忽然要哭了似的。

    沖著村長張財就嚎上了。

    「村長啊,你給我做主啊!徐國忠搶劫啊!砸我家的門啊!你得給我做主啊!要不給我做主,我就不活了!我活不了啦……」

    張財咳咳兩聲,知道王小眼啥意思,不就是想訛錢么?

    不過,這事兒自己不能沾,往下抖落還抖落不幹凈呢!忙又數落徐國忠的不是了。

    「咳咳……這事兒整的,老徐啊!這事兒你處理了吧,那個……我和小楊還有事兒得先去鎮上一趟,我們先走了……咳咳……」

    陳楚忙說:「我去給你們開門。」接著陳楚第一個竄了出去。

    徐國忠心裡這個罵啊!心想陳楚你裝個屁啊!還開門?還有他媽的門么?你開?你開啥?

    陳楚就是找個借口,三人剛出了大門口,張財第一個忍不住笑了出來。

    小楊警察忙說??忙說:「別笑,趕緊走,今晚上抓賭的任務取消,趕緊回家睡覺……」

    三人跑的比兔子還快,一轉眼就沒影了。

    陳楚還真沒發現,張財平時隱藏的挺深的,這一跑起來,行啊!爆發力驚人啊!百米衝刺不比自己慢啊……

    三人逃竄了。

    剩下徐國忠苦著臉。

    王小眼拉著他不鬆手,不禁咧嘴道:「行了!王小眼!多少錢,你既說吧!別把我的衣服車壞了!痛快點……」

    王小眼伸出手:「五……五百……」

    「你……你訛人啊!這破門五百?」徐國忠差點蹦起來了。

    王小眼冷哼道:「徐國忠!我告訴你,今天五百還一分不能少了!要不,我就和你打官司!兒子,收拾東西!咱這屋裡沒法呆了!沒有門了,大冬天的去哪住啊?搬家!去徐主任家炕頭住去!」

    王大勝嗯了一聲,忙站起身收拾了一下,就捆成了個行李卷。

    他一米八幾的大個子,徐國忠推還推不動!

    這要往他家炕頭一住,那不壞了!就王小眼那樣的?不禁想起了前幾天訛人家徐廣寬了,好酒好肉的,上次是陳楚出損主意打針把王小眼給弄走的,這次人家沒病,你怎麼整走吧?

    不由閉上眼罵道:「行了!麻痹的王小眼!老子認了!四百塊,我給你取錢!要不你愛咋的咋地……」

    王小眼笑了,心想不錯,今天被罰了五百,這一下就回來四百了!嘿嘿……至於這個門,整幾個釘子噹噹當的一釘,還能湊合用,不用換新的了……

    徐國忠偷雞不成蝕把米,腦袋氣得嗡嗡的,心想麻痹的,四百塊錢就這麼沒了!奶奶的,夠去八回洗頭房的了!

    他甚至懷疑,王小眼那破門就是故意在那訛人呢,誰碰誰倒霉,他媽的,老子的腿咋就那麼欠呢!應該讓陳楚那小子踹才對啊!正好他跟王小眼還有仇!讓他們狗咬狗自己看戲多好啊,這回讓人看笑話了,陳楚,你給我等著你……

    徐國忠氣咻咻的回到家,亦是讓老婆一頓數落,屁也不敢放一個,主要是老婆體質太好了,徐國忠兩個都干不過人家,晚上睡覺的時候,她老婆始終在上面,徐國忠哎呦呦的胯骨整天都有被壓斷的危險。

    陳楚這時看了看時間,剛好八點,樂呵呵的就往朱娜老娘那走,想起朱娜老娘,陳楚下面硬邦邦的,真想這一晚上……嘿嘿,就跟當了新郎官似的高興了。

    正走著,張財電話又響了。

    陳楚都想不接了,然後說自己手機沒電了,不過還是嘆了口氣接了,畢竟張財算是自己的領導了,而自己以後要當官,所以這條線不能斷。

    不禁呼出口氣,憋著下面像是憋尿似的接聽說:「嗯……村長,啥事……」

    張財嘆了口氣說:「這事兒壞了,對了,你會開車么?」

    陳楚愣了愣,剛想說不會,張財又說道:「孫五在別的村打麻將讓人家給逮住了,現在通知到大隊部了,剛才劉海燕通知他媳婦劉翠了,劉翠是個好女人啊,可惜……唉,攤上了這個破爛玩意兒,那啥,你要是會開車的話,開著我的羚羊車去拉著劉翠去鎮里一趟吧,孫五白天剛被抓起來,晚上又抓,這次兩次一起罰款,估計要罰一千塊錢了……唉……我也沒辦法了……」

    本來是張財去接,不過他一想有副村長了,還用他出馬乾啥?

    他算是方便了,輕鬆了。

    村裡面徐廣寬太老實,徐國忠靠不住,而劉海燕能力有,但畢竟是個女人,很多場合她不合適的。

    再說,張財也不想讓劉海燕過於的拋頭露面,被這個睡,那個睡的,他亦是有些捨不得了。

    女人當幹部,就免不了潛,除非家裡有實力,不然早早晚晚被男人弄,男人當官想高升那就送禮,或者上面是個女領導,別管好看賴看了,小伙兒精神點,會來點事兒,也能高升了。

    當然,不想高升,那就在基層混,那沒啥事兒……

    陳楚一聽到劉翠兩個字,腦袋有些迷糊。

    嘆了口氣,隨即說:「我……我會點……」

    陳楚說著,朝張財家去了。

    張財走出門,把車鑰匙遞給了陳楚,而陳楚卻笑笑說:「村長,我開過幾次車,不過不熟,你再教我一遍被……」陳楚說著左手手指輕輕的摸著右手中指的玉扳指,馬上神情清晰,頭腦冷靜了下來。

    張財有點發愣,心想你到底會不會啊?什麼叫做會點?會就是會,而不會就是不會了。

    不過,現在陳楚幫他忙太多了,他不好意思說他,再說還是副村長,感覺陳楚這小子鬼精靈一個,當下咳咳兩聲說道:「行,我給你說一遍……」

    ……

    張財只是簡單的說,隨後開車做了一下示範,陳楚卻是眉頭蹙起,認真的聽著,看著,心裡彷彿亦是出現了一個自己開車的畫面似的。

    隨後,張財下了車讓陳楚試試。

    陳楚腦中像是好回放似的,停住了兩分鐘,隨後上了車,張財不禁有點發愣,心想這小子是不是逗我玩呢!這不明擺著會開車么?還問我?

    其實開車也很簡單,很多人都說把狗脖子上掛著個大餅子狗都會開車了,就是扒拉方向盤。

    而陳楚看的仔細,玉扳指讓他靜下心來的時候,學什麼都是事半功倍的,甚至是正常人的很多倍了。

    這開車的竅門,技巧,他剛才已經揣摩透了,什麼東西一旦摸透了,悟透了,就簡單了。

    陳楚開著羚羊車,雖然這車不大,但是車是不錯的,不禁有些興奮,而且感覺自己坐在車裡,這可比騎摩托車牛逼多了,也拉風多了,心想這要是開著車去泡妞兒,去接女生,我靠!那不更是牛逼打去了?

    然後兩人來到一處風情水秀,適合約炮的地方,然後在車裡面或者在車外面讓女人兩手扶著車,自己在後面插進去干。

    或者是抱著女人貼著光滑的車身干,哎呦喂,真好啊……

    陳楚意淫著,心想這車裡也不知道張財跟劉海燕在裡面幹了多少回了……

    開著車,陳楚直接回到家,正好見到劉翠家亮著門燈,而作為鄰居,陳德江也出來了。

    而指著羚羊轎車說:「沒事了,大妹子,村長來了……」

    劉翠這時抬起頭,見是陳楚。

    不禁心裡一愣,陳德江也愣了。

    不禁喊道:「你個驢玩意!你啥時候會開的車?」

    陳楚嘿嘿一笑,說自己早就會了,便看見了劉翠,她好像憔悴了許多,臉上有很多淚水滑落的痕迹。

    不禁心裡有些心酸的。

    這個女人真好,真是一個好女人,孫五那樣對她,基本上家裡外面種地孩子,都是劉翠一個人在忙活,孫五作為一個男人就是一個大白扔,一個敗家子!

    就這樣的男人,這樣一個狗改不了吃屎的男人,吃喝嫖賭抽的,還總打劉翠,但是劉翠還是一心一意的跟孫五過日子。

    陳楚不禁暗嘆一聲,劉翠算是紅顏命薄了。

    隨即打開了車門,陳楚讓劉翠坐到了副駕駛,而周圍鄰居也有看到的,都說陳楚出息了,有能耐了,竟然也會開車?還是村長的車。

    陳楚威望一點點的高漲了,老爹陳德江也把胸脯拔的直直的,以前那個讓人瞧不起的陳楚,此時卻是在一片讚揚聲中開車揚長而去。

    而對於劉翠坐在副駕駛,沒有一個人說三道四的。

    劉翠的人品,劉翠的為人處世,在村裡沒有一個人不豎起大指的。

    誰也想不到她跟陳楚會能有啥事兒了。

    唯有劉翠的侄女孫媛,看著她嬸兒坐上副駕駛,心裏面酸酸的,明天她就要去沈城了,學美容美髮美甲啥的,本來今天晚上要跟陳楚告別,在干一把的,而且一直在等著陳楚回家。

    但誰知道又出了這事兒,孫媛不禁一陣的失落,感覺今天算是跟陳楚幹不成那男女的事兒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