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男歡女愛 » 第四百一十一章 情疏跡遠只香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男歡女愛 - 第四百一十一章 情疏跡遠只香留字體大小: A+
     

    (石頭壘2群閑聊群85685299石頭壘1群縱橫vip讀者群121247067歡迎加群。)

    陳楚正等著心急火燎的,想起朱娜老娘**蒙白天的那股勁勁兒的樣,就讓人受不了。

    女人有的時候就是這樣,放出騷勁兒來了,男人那是欲罷不能。

    **蒙就會放騷,可能不是那種經意的放騷,是無意間的一顰一笑,一舉一動,都帶出那股濃濃的讓男人勃起的騷勁兒。

    陳楚這個玩了不少女人的男人也抵禦不了那種成熟女人的誘惑,他感覺朱娜她媽比劉翠還要誘人,還要好,是真的好……

    陳楚嘴裡嘖嘖嘖的發出聲音,就像是一種幸福的煎熬,把他等待的就像是被綁縛在大鐵鍋上一樣的炙烤。

    他真想大聲喊一句:「燒死我得了,我就要朱娜她媽……」

    陳楚激動的心都要跳出體外了,心裡美滋滋的,朱娜啊,我就要糙你媽了,嘿嘿嘿嘿……

    陳楚笑的眼淚都要幸福的流出來了。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陳楚巴不得盯著秒針走,實在無聊,就去練銀針。

    期間接到了柳冰冰的電話,說房子收拾的差不多了,不過還得點綴點綴,她老娘正在剪紙,她粘貼。

    陳楚嗯嗯的點頭,而柳冰冰也沒說太久,畢竟電話有輻射,對孩子不好,柳冰冰打電話的時候也盡量離著遠些了。

    ……

    陳楚不禁覺得,男人么,得分得清輕重了,朱娜,朱娜老娘,柳賀,方陽陽,這種女人都適合玩玩,因為她們不懂事,而懂事的對自己還沒啥感情。

    適合做老婆的就要是柳冰冰了,因為人家從開始到最後也沒圖自己一分錢,沒圖自己以後有啥發展啥的。

    這種女人有點傻,但是這種傻卻是讓他不忍心去傷害,所以陳楚最後選擇柳冰冰,當然,季小桃也合適……就是她哥季瘋子,有那樣一個大舅哥,這以後的日子沒法過消停……

    陳楚也想好了,家裡面的紅旗柳冰冰不倒,外面的小彩旗四處飄呀飄,隨便飄呀飄……

    反正自己下面太大,柳冰冰一個人也伺候不了,陳楚感覺這也是替柳冰冰分擔……

    這時,張財打來電話了。

    陳楚咧咧嘴,看看已經七點十分了,這張財打電話幹啥?

    忙接了電話問:「村長,啥事?」

    「嗯……走,跟我抓賭去!」

    「不……不能吧!又有人打麻將了?」陳楚咧咧嘴,心想還有幾十分鐘就要上朱娜她老娘了,你找我抓賭?要憋死我咋的?

    張財不管這個,忙說:「快點吧!到大隊部來……」

    陳楚咧咧嘴,隨即騎上摩托車,片刻到了大隊部。

    張財,劉海燕,徐國忠也回來了。

    張財抽著煙這時說道:「行啊,人都到齊了,一會兒派出所的同志小楊也會和我們一起去抓賭,這個賭博的惡習一定要控制了,不然老百姓一年到頭賺倆錢都賭錢賭沒了,一年都白乾了……派出所的同志也很辛苦的,其實抓賭並不是為了罰錢,但不罰款就不痛不癢的說幾句,能長記性么?不還是賭博么!咱們村以前就有被賭博坑的傾家蕩產的例子,最後都要賣老婆賣孩子,賣房子!唉……慘痛的教訓啊……」

    ……

    時間不大,派出所的一個警察也來了。

    看了眼徐國忠,那姓楊的警察一米七的個,一身警服,身後挎著手槍,還說所長跟其他警察都去其他村抓賭去了,他在小楊樹村執行任務。

    其實每年抓賭都是一個肥差,而每個村裡都有村民當暗線,都給警察通風報信,但是這個通風報信的人很秘密,一般的時候除了派出所的人,是不知道這個暗線人的,比如抓嫖的時候也是有人通風報信一樣……

    此時,小楊警察也說道:「這個賭博的惡風必須嚴厲打擊了,不能手軟,一會兒咱們挨家挨戶的查,尤其是入冬,老百姓都沒啥事兒幹了,麻將桌就支起來了,這東西太害人了……」

    ……

    徐國忠不禁也低頭,做了檢討啥的。

    張財呵呵笑道:「沒事……老徐啊,長了教訓就好……」

    這時小楊也說道:「沒事老徐,你可以立功啊,比如你提供有力的線索,我們經常抓住了耍錢打麻將的,罰他們錢,你也有提成啊!罰款五百給你提一百……」

    徐國忠這時笑了,心想這來錢可方便多了,賺點外快,到時候去洗頭房找小姐去……

    小楊警察先讓人散開,先去摸誰家打麻將,然後再去一網打盡,畢竟小楊樹村他不熟悉……

    陳楚呼出口氣,算是明白了,這是培養派出所的眼線了。

    有點像是過去的皇協軍,不對,像是漢奸……

    眾人剛在外面走了十來分鐘,陳楚心裡有事兒,正惦記著朱娜她媽呢!哪有心情抓什麼賭啊!

    真是的……耽誤事了。

    不禁正隨意瞎逛著,這時,徐國忠給每個人都發了簡訊,說抓住了,快去王小眼家,正在耍錢賭博呢!

    陳楚不禁呼出口氣,心想這徐國忠可挺不是東西的啊!白天的時候跟王小眼還打麻將呢!兩人雙雙入獄,這會兒就出賣獄友了……這小子,真是想把那贖人的五百塊錢給撈出來不可啊。

    也行,就算王小眼倒霉吧!

    陳楚,張財,小楊警察都過去了,劉海燕沒去,一個女的,低調點的好了。

    再說白天她讓張財按倒在車裡前前後後幹了三次,滿足了,而張財也承諾了里裡外外都給劉海燕換一身新衣服啥的。

    對於一百塊錢她也不在乎了。

    不到兩分鐘,幾人斗集結到了王小眼家大門口。

    這時,小楊警察問道:「徐主任,你確定他家一定在賭博么?」

    徐國忠不禁點頭說:「放心吧!肯定錯不了!如果不是耍錢,你看他家咋燈光那麼暗呢!肯定在裡面打麻將呢!沒事……出了事兒我兜著……我不怕得罪人……」

    張財,陳楚不禁一陣搖頭。

    小楊警察也掏出了手銬說:「一會兒我先過去,然後你們分開兩邊,然後咱們破門而入,把他們抓住……」

    幾人點了點頭。

    徐國忠更是一百個樂意,下午的時候,王小眼他們幾個在潘鳳家打麻將,反正都是好玩的幾個人,王小眼被看摳門,但是也好這一口,但是他人鬼機靈,輸錢的時候少。

    原因很簡單,便是王小眼不管大小都和牌,用他的話說那叫蚊子再小也是肉啊!

    所以你手裡再有一副好牌,也都讓王小眼給攪和了,氣得不行!

    徐國忠就好幾次的清一色,都讓王小眼和(hu,湖)牌給攪和了。不禁心裡有氣,而前幾天他們也在一塊玩兒了,徐國忠好多次好牌,都讓他毀了,這次,徐國忠也是豁出去了,要報復王小眼了。

    他知道這小子願意玩麻將,便第一個來到王小眼家,果然見房間裡面燈光昏暗,這便是要打麻將的節奏啊,因為怕抓賭的,所以燈光才調暗的……

    此時,小楊警察先貼到了門邊,然後張財,陳楚也貼了過去。

    這時,徐國忠也過來,不過『喔喔』叫喚了一聲,因為叫被一個樹杈子給絆住了,摔了一個狗吃屎……情急之下竟然發出聲音就像是下蛋了的老母雞似的,讓幾人都差點跟著笑了出來。

    張財不禁一陣咧嘴,心想真不該讓老徐幫忙,而小楊也蒙圈了,忙示意他不要動。

    過了一陣,沒發現裡面有啥動靜。

    這才給徐國忠做手勢,讓他起身。

    徐國忠站了起來,揉了揉大腿和膝蓋,可能摔的不輕,這一下得磕禿嚕皮了不可……

    徐國忠也跟著貼到了門口。

    聽了一陣,不見裡面有啥動靜,屋裡面的昏暗的燈光一閃一閃的。

    小楊警察搖頭,感覺沒什麼情況,連麻將的聲音都沒有。

    徐國忠小聲說:「不是沒有,是下面墊著褥子了……」

    徐國忠要求再聽一會兒,幾人不禁有些打哈欠了。

    正這個時候,幾人就聽裡面王小眼的聲音說:「大勝啊,你倒地底吃不吃啊……」

    另個聲音說:「爹,我不吃,都胡了……」

    啪!徐國忠興奮的拍了下手掌,兩眼都放出了精光,心想,怎麼樣?是不是在玩麻將?

    小楊也有點興奮,這抓賭就是在抓錢啊!

    忙推門,沒推開。

    而徐國忠退後兩步大喝一聲說:「都讓開!讓我來!」

    徐國忠這小子是把吃奶糙女人的勁兒都使出去了!

    還助跑幾步,隨後抬腿狠狠的一腳踹了過去,只聽咚的一聲,王小眼家的門本來挺結實的,不過上次雷管爆炸的時候,爺倆爭搶著往外跑,把門板撞活動了,加上徐國忠這一腳,本來就活動的門板一下就飛了,糟了的木頭也斷了。

    啪的一聲,門板落地,徐國忠第一個衝進去,隨後是小楊警察,張財跟陳楚。

    不過徐國忠卻傻了……

    本來,他是想好好表現一下,然後抓住賭博的,罰款自己能分點,這一看不由得眼睛長把了。

    只見屋裡開著小燈,王小眼跟王大勝爺倆都蹲在屋裡,屋子裡的爐火正旺盛,爺倆在爐子上正烤著土豆片。

    這土豆片一陣陣的香味喘過來,讓人挺饞得慌的。

    而王小眼正拿著一個烤好的土豆片往嘴裡塞,此時也被嚇住了。

    眾人也明白了,原來剛才王小眼跟兒子說吃不吃,王大勝說土豆片糊了不能吃了。就差說個土豆片三個字了。

    不過王小眼可不幹了,氣咻咻的瞪著眼,指著徐國忠大聲罵道:「好啊!姓徐的!你這是要抄家啊還是搶劫?還是咋的?」

    這時,張財咳咳一聲說:「老徐啊,你這是幹啥啊,踹人家門幹啥?」

    小楊警察也說:「是啊,都鄉里鄉親的,你這是何苦呢,有話好好說么……」

    陳楚也嘆口氣:「唉,徐主任,你真不應該這麼干啊……」

    徐國忠蒙圈了,瞪大了眼指著身後三人:「你……你們……我……你們……」

    他都不知道該說啥好了。

    王小眼過來一把抓住徐國忠的胳膊,手裡的土豆片摔懂啊徐國忠臉上,瞪著黃豆大的小眼睛不依不饒道:「徐國忠,啥也別說了,賠門錢!」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