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男歡女愛 » 第三百九十九章 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男歡女愛 - 第三百九十九章 才下眉頭,卻上心頭字體大小: A+
     

    (唔,求月票,月票前30名,每天七更!石頭壘2群閑聊群85685299石頭壘1群縱橫vip讀者群121247067歡迎加群。)

    「陳楚!你不老實!你態度不端正!」韓瀟瀟氣咻咻的站起來,那聲音簡直就是咆哮了。

    「嘖嘖嘖……」陳楚舌頭動了動說道:「我咋不老實了?男女隨便你寫了,我還不老實?我連性別都隨便了,還哪不老實了?」

    「你……你……」韓瀟瀟氣得說不出話來,胸前一鼓一鼓的,蹙眉冷哼了一聲,隨即拉開辦公桌,抽出一塊黑布,陳楚不由得心裡一忽悠。

    那黑布正是自己戴的,不過好像洗乾淨了。

    本來這證據不應該洗的,不過那上面全是血,而且都是很多人的血濺到上面了,連指紋啥的都沒有,沒有價值了,索性韓瀟瀟就洗乾淨了,隨即她搖曳著腰肢站起來,走到陳楚身旁,把黑布放在他嘴下面。

    看著他那一雙眼睛。

    陳楚不緊張是假的,自己心虛啊。

    兩人四目相對,此時韓瀟瀟柳眉更蹙了起來。

    正這時,門被推開了。

    身高一米八五像是半截黑塔似的高進走了進來,身後還跟著一個警察。

    高進鼻直口方,國字臉,身體硬邦邦的,他穿著便裝,但胸口的肌肉還是鼓起,有些發紅的臉龐,濃眉大眼的。

    「小韓啊,你剛才喊啥啊?」

    陳楚忙靈機一動扭頭說道:「你……就是高進高大隊長吧……」

    高進愣了愣,感覺眼前這個半大小子有種不同的氣息。

    不禁雙目直視著他。

    「你怎麼知道我是高進?」

    「呵呵……高隊長,您的大名誰不知道啊?如雷貫耳啊,再說你帶這工作證呢,那上面寫著高進兩個字了。」

    這時,後面那警察上前一步道:「我靠,你這小子眼神還挺好使得,這麼遠都能看得清楚……機靈鬼一個啊!」

    見高進走了進來,韓瀟瀟也就把黑布收起來了,這玩意可是她的恥辱,那天陳楚要搞她,她只是被壓在身下,而且還是臉部朝下的,嘴被這團黑布堵住了。

    沒看清楚陳楚的臉,而這種丟人的事兒她一個女孩兒自然不能說,她畢竟才畢業參加工作沒多久,要是結了婚生了孩子可能臉皮就厚點了,但現在還是羞澀的,沒練到那種厚度了。

    高進冷著臉沒說話,隨即身後的男警察過去給陳楚收身,收出了幾千塊錢還有一包銀針。

    而陳楚的護腕也被收下去了。

    那男警察把東西遞給高進,高進看了幾眼。

    陳楚沒說什麼,心想銀針跟錢都不重要,主要玉扳指還在就行。

    高進這時看著銀針皺眉,韓瀟瀟看見銀針不由得眼前一亮道:「高隊長,這銀針……」

    高進狠狠瞪了她一眼,韓瀟瀟吐了吐舌頭,把後面的話縮了回去。

    高進淡淡問陳楚道:「你帶這麼多錢,這麼多銀針幹什麼?」

    「錢帶的多花唄,去ktv啥的,一晚上不得幾百啊,再找兩個陪酒的妹子,當然不是搞男女關係那種,就是單純的唱歌喝酒,這一晚上下來不得千八百的啊……」

    韓瀟瀟冷很一聲道:「放屁!去那種地方找陪酒的還是乾淨的?不搞男女關係的?」

    陳楚呵呵笑了:「看來你去過啊?很熟啊?」

    「陳楚!你給我老實點!」

    高進擺擺手,示意韓瀟瀟不要說話,隨即摸起銀針來,上次抓住不少馬猴子手下人,有幾人疼的死去活來的,身上亦是有銀針的。

    不禁兩眼眯縫的看著陳楚道:「這銀針你解釋解釋……」

    「哦,我是中醫啊!」

    「中醫?狗屁!」韓瀟瀟又忍不住說了一句。

    陳楚心裡拿定了主意,心想你個死女人,狗屁狗屁,早晚老子把下面趕進你屁股裡面去,讓你這麼喜歡說屁,非把你屁屁干爛了不可。

    高進皺了皺眉頭問:「你說你是中醫,那我問你,如果一個人臉色發黑,應該判斷是什麼疾病?」

    陳楚根本不用考慮直接說道:「臉色一般發黑應該是膀胱有疾,但也不能一概而論,如果這人本來臉色就黑,那就不是這個病症了,比如他本來臉色發白,現在突然黑應該是膀胱有疾,而印堂發黑,亦是說明縱慾過度,腎臟有點不頂用了,多吃點大補藥吧,別老是吃偉哥傷身體,而且耳朵有些不靈光,有嗡嗡之音,嘴裡感覺發鹹味兒,總想多喝水……當然,最好還是要親自看看病人,把把脈的號,畢竟這是醫人,不能兒戲了……」

    「切!瞎說……」旁邊的韓瀟瀟很是不屑。

    陳楚咳咳兩聲道:「韓警官,我可不能瞎說,比如說你吧,最近臉色蒼白,本來你臉上也白,但是現在不是那種紅潤的白,便是說明你最近熬夜過多,心事過重了,額……還有啊,鼻子有些不通暢,總流鼻涕,比較費紙巾,口中發辛,就是那種『奧了吧唧』的味道,不想吃東西,不正經吃飯,消化也不好,主要還是氣得,肺有淤火,這個不好……是不是有人經常氣你,或者家裡催促著給你介紹對象你生氣上火啊……」

    「你……你……」韓瀟瀟氣得兩眼瞪得溜圓。

    旁邊那小警察卻撲哧一聲笑了。

    陳楚還蒙對了,韓瀟瀟最近還真是煩得很,家裡催她相親,而氣的是那天被陳楚壓著,那大傢伙隔著她的制服,褲子往她的屁股下面捅,她羞辱的氣的,而且那個壞蛋還跑了。

    韓瀟瀟氣得一晚上沒睡覺,能吃下飯去么!

    陳楚咳咳兩聲說:「要我說啊,我給你扎扎銀針,保准你胃口大開,你給我打開手銬,我給你扎針……哎呀,這麼多警察在這呢,你怕啥啊……」

    高進始終面無表情的看著陳楚的表演。

    隨即哈哈笑了:「好吧!給他解開……」

    陳楚手銬被打開,隨即拿過銀針,韓瀟瀟雖然討厭他,不過為了證明他說的話是真的,還是把小手遞了過去。

    心想你這個騙子要是胡說八道,看我怎麼治你!

    看著韓瀟瀟嬌嫩的小手,陳楚現在她脈相上摸了一陣,隨即低低的說了幾句。

    韓瀟瀟臉騰的紅了。

    高進跟男警察忙轉過頭去,高進往下擺擺手。

    韓瀟瀟氣得小腳直跺,陳楚說要在她小腹施針。

    韓瀟瀟咬著嘴唇,就像是被人要姦汙似的,躺在桌面上,隨後自己把警服撩了起來,陳楚看著那白花花的毫無贅肉的韓瀟瀟的小腹,忍著流出口水的衝動。

    摸出銀針刷刷刷的刺了進去。

    小腹穴位大多在肚臍周圍,而陳楚刺的亦是氣海一寸半處。

    這處穴位很重要,如果小腸換氣,亦是闌尾炎,亦是胃下垂,只要銀針刺入氣海,輕輕黏動,過陣子就能恢復。

    當然闌尾炎也只是恢復了,暫時減輕痛楚,最後還是要去醫院做手術的。

    陳楚一連刺了五針,隨後輕輕黏動氣海的那枚銀針,不久,韓瀟瀟小腹傳來一陣咕嚕嚕的聲音,她極力忍耐著,但還是放出來一個輕微的小臭屁。

    噗的一聲。

    韓瀟瀟都恨死陳楚了,這時在高大隊長的面前丟人啊……

    陳楚還說:「千萬不要諱疾忌醫,有屁不放,憋著上身,放出來,感冒啥的就好了……」

    「你……」韓瀟瀟要動,陳楚便說:「別動,別碰到銀針,容易錯穴……」

    高進跟那男警察捂著嘴咳咳兩聲走了出去。

    他們一直是背對著韓瀟瀟的。

    不過這放屁不管男女都是臭的。

    不過,陳楚在裡面卻是感覺很爽,他有些喜歡韓瀟瀟這個女警了,所以別說她放屁,她拉屎陳楚都感覺好看,好聞……

    陳楚見高進兩人走了出去,心裡高興壞了,兩手顫巍巍的就碰到了人家韓瀟瀟白嫩的平坦的肚皮上。

    「呀……」韓瀟瀟一顫。

    陳楚忙說:「不要動,我按住你的穴位,慢慢你的病就好了……」

    人的小腹是丹田,亦是氣海,氣息凝結處,通便不暢,亦或是肝火等疾病,按住氣海揉搓亦是有幫助的。

    而陳楚的銀針插在她的氣海之上。

    這手指再按住她肚臍的下面穴位,一經揉搓,這淤積的氣息便通順開來。

    深秋涼氣過重,而韓瀟瀟又是連急帶氣,小腹早就淤積涼氣了,要不即使排放,真容易導致腸胃炎了,那就得去打滴流了。而且腸胃炎不容易好轉,就需要養了。

    陳楚按住她小腹穴位,隨即按照醫術這本書說講的慢慢往前推著。

    忽的,韓瀟瀟的一隻小手忙捂住自己的褲腰帶。

    便是告訴陳楚,你往下推,但是再往下不行,那裡是禁地……

    陳楚不管這個,每次往下推,都碰到了韓瀟瀟的小嫩手上,陳楚下面都硬了。

    而在韓瀟瀟寬大的警用腰帶以及警褲內,陳楚推著推著,看到了一個淡淡的黃色的內褲邊緣。

    陳楚更是激動了,今天這個韓瀟瀟穿的是黃色內褲?

    陳楚咽了口唾沫,推送了七八下,韓瀟瀟氣海處咕嚕嚕的一陣響動,她不愛吃飯,是腸道進入冷氣,所以吃不下。

    這一陣推,冷氣外放,一直往下通順,加上銀針的刺激,韓瀟瀟的屁啪啪啪的放了出來。

    不禁臭,而且響。她都快羞死了。

    走廊里的高進那副始終面無表情的臉上,不禁也發生了變化,隨即一抹臉,心想這叫個什麼事兒啊!

    那個男警察也有些暈,韓瀟瀟可是他們的心裡女神啊!夢中擼的對象啊,本來是審訊,怎麼一下變成了嫌疑犯把女警給放倒,然後給針灸的屁聲連連,這是啥針灸啊!第一次聽說過。

    韓瀟瀟想死的心都有了。

    想憋著屁,不過陳楚一推她就迫不得已的放出去。

    一連續放了二十多個臭屁響屁。

    陳楚才收了銀針,隨後把屋內的窗子都打開了,雖然是美女放屁,但這味兒他也有些受不了了。

    韓瀟瀟見完事了,忙下了桌子,提上褲子,就捂著臉跑出去了。

    過了一會兒,高進和男警察才進來。

    「額……小兄弟啊,可能咱們是誤會,你可以走了,這是你的東西,都歸還……」

    陳楚把東西揣好,走出警局。

    那男警察此時說道:「高隊,那小子很有嫌疑啊,剛才我看他電話本裡面還有季揚尹胖子這些嫌犯的電話號跟通話記錄……」

    「嗯……」高進點頭,隨即道:「不過,現在沒確鑿的證據,不急,放長線,釣大魚……」

    陳楚走出去沒幾步,在警局的二樓一個窗子被推開了,韓瀟瀟怒目而視的盯著他,忍著,不過還是沒忍住喊道:「陳楚……我不會放過你……」

    陳楚回頭笑了笑,隨即開心的說:「黃色的!」

    「啊?」韓瀟瀟忙捂住小嘴兒,心想自己的內褲正是黃色的,被這個色狼看到了?氣得她便往樓下跑,等她下樓,見陳楚已經打了一輛計程車,跟他揮揮手揚長而去。

    「混蛋!」韓瀟瀟氣得小腳直跺地,暗想:「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廟,你就不是小楊樹村么!你等著,老娘明天就開警車找你算賬去!」韓瀟瀟正發誓,忽然屁股撲哧一聲,沒憋住又放了一個屁。

    韓瀟瀟羞紅臉,恨不得找個地縫、螞蟻洞啥的鑽進去算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