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男歡女愛 » 第三百八十章 畫紙面,融燭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男歡女愛 - 第三百八十章 畫紙面,融燭肌字體大小: A+
     

    (石頭壘2群閑聊群85685299石頭壘1群縱橫vip讀者群121247067歡迎加群。)

    陳楚下意識的感覺有些不妙,心想出來混的遲早是要還的,把這句話應用到玩女人身上也可以這麼講了,便是出來玩的遲早也是要還的。

    柳冰冰還可以,但是……這個孫媛萬一要是懷了孩子……他還真不想要了。

    自己沒法和兩個女人結婚了,還有便是如果把兩個女人比作菜,那柳冰冰就是燕窩魚翅啊,味道鮮美,人家大學生,而且還是名牌大學北大出來的,身高一米七八,皮膚那是吹彈即破,啥衣服往人家身上一穿,那便是合體了。

    並且對自己也好,比自己大幾歲沒啥。

    而孫媛屬於鹹菜的,吃飯的時候這鹹菜沒有的話味道總覺的差了一些,但是要是天天吃飯全是這大鹹菜嘎達,那自己不得愁死了啊……

    孫媛這種女人呢,可以有,但是當做情人可以,結婚不成。

    他喜歡的就是孫媛這女生胸前的紅布兜兜,還有跟劉翠一樣一樣的圓滾滾的小麥色的屁股了。

    陳楚咧咧嘴問道:「寶貝,你咋的了?」

    「嗯……」孫媛一猶豫,陳楚看她那扭扭捏捏的模樣心裡有些沒底了,感覺百分之七八十是懷孕了,不由得后脖子根的汗就下來了。

    孫媛咬了咬嘴唇最後才說:「我……現在鎮中學馬上黃了,我爸媽也不打算讓我去三中念書,因為咋鎮中學的學生都要歸三中了,我家裡也沒有那個條件……他們……他們讓我……我爸媽讓我去沈城打工,跟我親戚家的大姐學學美甲化妝啥的……但是,但是我捨不得你啊……」

    孫媛說著又有些傷心的摟著陳楚的脖子又親又啃的。

    陳楚放心了,深深呼出口氣,心想我滴神啊,我還以為你懷孕了呢!嚇死老子了,不就是去沈城打工么?好事兒啊!正好離老子遠點,老子跟劉翠柳冰冰好多搞搞。

    「咳咳……那個……媛媛啊,你父母做的對啊!你看啊,現在鎮中學黃了,就是不黃,你混完了初中,能上高中么?就算上了高中能咋樣?念完了大學能咋樣?你看咱學校的老師,好幾個大學生,一個月當老師才賺四五百塊錢,都不如瓦匠賺的多,所以啊,這讀書現在並不是一個很好的出路……你還不如去沈城打工了……」

    陳楚勸慰著又摸著她的小臉說道:「再說了,你這也不算打工,算是學手藝了,對吧?現在結婚的男女,結婚前得化妝啊,把醜八怪都畫的好看一些,還有城裡的好多女人都要化妝的,所以你學這個很好啊,很有前途的,到時候你學成回來,一個月賺好多錢,別瞧不起我這個農村人,不嫁給我就行了……」

    「哎呀……你討厭啊你……」陳楚把孫媛哄的樂樂呵呵的,說的她小臉紅撲撲的,狠狠在陳楚胸口搗了一拳,這一拳把陳楚搗的咳咳咳的直咳嗽。

    孫媛可不像柳冰冰朱娜這樣的小妞兒,常年在家裡干農活,可有勁兒啊,這一拳還真把陳楚打了個措手不及,岔氣了。

    孫媛忙撫著他的胸口說:「疼嗎?」

    「不疼,不疼,我的好媛媛……」

    兩人摳摳摸摸的,孫媛下面又冒水了。

    這時,黑影里傳來咳咳兩聲咳嗽,兩人一愣,陳楚看到黑影中那人依稀的可以辨認出是個女的,而且細腰大腚眼子的,看不清臉,不過知道是個中年大老娘們了。

    孫媛害羞了,忙系好了褲帶,剛才陳楚這小子不老實又把人家褲帶解開,伸進去摳了,摳的孫媛的火燒雲裡面全是水。

    被人撞見了,孫媛忙提上了褲子,跟陳楚嘀嘀咕咕的說了幾句,害羞的借著夜色跑了。

    陳楚看著她那搖曳的大屁股,心裡一陣失落,剛才還真沒摸夠。

    這時,那黑影里的人走了出來,聲音有些稍稍的粗一點點。

    「我說……那個是陳楚吧,你……你還干不干我了……不干我可回去睡覺了,你大晚上的不折騰人么……剛才那女的誰啊?你約了別人還約我幹啥?」

    陳楚也看清了,這女的不是別人,正是馬小河二嬸。

    忙呵呵一笑:「我可沒說干你啊,是我的一個朋友想干你,你著急幹啥?」

    「哎呦,你這半大小子,想偷腥就直說唄,還說你一個朋友要干我?行啊,愛誰誰吧!錢呢!」潘鳳說著手伸了出來。

    其實她包一個晚上八十就行,五十她都干。

    陳楚淡淡笑著說:「你放心吧,我不能沒事和你閑著瞎逗悶子,你先去井坑吧,一會兒我找我朋友過來,從現在到明天早上八點,干多少次都行對吧?反正是一百塊錢……」

    「嗯……對。」潘鳳心裡笑,要真是陳楚干她,不要錢都行,不為別的,陳楚可是半大小子,屬於小伙,自己一個老娘們跟一個小伙干,那是老牛吃嫩草啊,不要錢老娘倒貼都願意。

    男人喜歡歲數小的女人,女人也一樣,也是色色的喜歡小男人……當然,女人結婚的時候喜歡找個大一些的,她們天性缺少一種關愛,從大幾歲的男人身上能找到那種安全感跟關懷感覺了。

    要是玩玩的話,誰不喜歡找小的了……

    陳楚沖潘鳳說:「你先去你家井坑去吧,我去找我朋友,一會兒就到,錢到井坑的時候肯定給你,我還能差你的錢么……」

    潘鳳走過陳楚身邊的時候,陳楚看到她咯吱窩裡還夾著一條毯子,潘鳳身上一股刺鼻的香水味兒傳來,陳楚這個噁心,心想這他媽的老娘們下面都不一定多騷了,白給老子干……老子都不幹……可以這麼說,就是全天下的女人都死絕了,就剩下她一個了,老子寧可全人類滅種,也不會跟她繁衍後代的……

    陳楚心裡噁心著,而潘鳳的一隻手卻拍了拍陳楚的肩膀,隨後笑呵呵的說道:「啊……小伙的肩膀肌肉挺結實的么,那啥,你這個德行,別讓老娘等的太久啊……」

    潘鳳臊氣拉轟的往自家井坑那邊走了,陳楚這個噁心,不過,這卻是馬小河心裡的聖女了。

    陳楚直接到了馬小河家,村上給陳楚家蓋完了房子,也給馬小河家蓋,好在他家有間倉房,老頭老太太跟馬小河都在倉房先住著。

    陳楚在大門口喊了幾聲,馬小河就出來了,這小子兩眼都等得冒藍光了。

    「走吧,成了……今天我就讓你干你二嬸。」

    馬小河嘿嘿嘿的咧咧嘴樂了,他又進屋跟爺爺奶奶說去陳楚家,晚上不回去了,老頭兒老太太囑咐了他幾句,馬小河這才跟陳楚走了出來。

    時間不大便到了井坑,這潘鳳還真有準備,帶了跟蠟燭,此時井坑裡還真是光亮了不少。

    陳楚低聲說:「小子,進去吧,去狠狠的干。」

    馬小河忽然腿發軟了。

    「陳楚……我……我不敢……」

    「呼……」陳楚暈了,不過也明白,在馬小河面前,他算是一個過來人了,自己以前的時候那麼喜歡劉翠,亦是不敢的。馬小河見到潘鳳可能也是這樣吧。

    陳楚眼睛轉了轉,沖井坑裡面的潘鳳說:「那個……一百塊錢給你……」

    陳楚順著井坑把一百塊錢扔了進去。

    潘鳳看見上面的陳楚,咯咯咯笑了,陳楚看到她還特意化了妝,畫的跟鬼似的,陳楚差點吐了。

    「那個……你把頭轉過去,等會,先把衣服脫了,然後用褲衩把眼睛蒙上。」

    潘鳳沖陳楚呸的一聲罵道:「你個死王八羔子,想玩死老娘啊!你才用褲衩蒙住眼睛呢!你個缺德的玩意!」

    潘鳳雖然嘴上罵著人,不過心裡也明白,她跟徐國忠還有別人搞破鞋的時候,男的也提出很多要求,什麼用嘴啊,弄屁股,還有就是蒙眼睛,模仿強姦啥的,還用繩子把她兩手捆住,然後按住了硬幹,男的說那樣有感覺。

    其實潘鳳那樣被捆住,裝作被強姦,她也有種非常刺激的感覺的。

    如果可能,潘鳳的夢鄉就是當武則天,然後天天把小男生捆成一排排的,任她去猥褻蹂躪。當然是漂亮的小男生了。

    潘鳳也經常看黃片啥的,裡面又那樣蒙著眼睛的鏡頭,然後男人在後面扶著女人的屁股使勁兒干。

    潘鳳快速的脫光了衣服,轉眼就是一個大光腚。

    隨後撿起自己的乳罩,把眼睛蒙上了,還在腦後扣住,她兩手扶著井坑的牆壁,屁股撅起來多高,然後說道:「陳楚啊,你下來干我吧!別整那些沒用的,你干就是你干,非說啥你朋友啊!」

    陳楚搖了搖頭,心想潘鳳這個娘們還真是騷啊,要是換張臉自己下去干她一炮還行,這張臉他可沒興趣。

    隨後拉了拉馬小河輕聲說:「你看這回行吧!」

    馬小河兩眼都綠了,忙點頭,呼哧呼哧的說:「行,行……」

    陳楚拍了拍他肩膀說:「行,就下去吧!」

    馬小河像是一頭種豬似的,或者是一頭瘋狂的犀牛,從井坑沖了下去,快速的脫光了衣服,然後把下面抵住他二嬸的火燒雲,兩手顫抖的摸著潘鳳白花花的身體。

    馬小河是處男了,弄了一會兒沒弄明白。

    潘鳳咯咯咯笑道:「陳楚,你這個混球,沒想到還是個處男……」潘鳳回手把馬小河那東西幫忙塞進了自己的洞洞,隨後屁股一前一後的運動著。隨即她嗯啊一聲,沒想到進入身體的傢伙那麼大。

    不過馬小河畢竟是第一次,沒動幾下就噴射了出去,噴了一堆。

    潘鳳罵了一句,馬小河雖然是噴射了,不過還是全身激動的從後面摸著潘鳳的扎,對著她又親又啃的。

    潘鳳眼睛上蒙著乳罩,不過嘴上卻罵道:「你他媽的這小子,吃了多少大蔥大蒜啊,這股味兒……」

    馬小河急哄哄的,在他二嬸的後背上親了幾口,下面又硬了。

    陳楚在井坑旁邊看著,心裡也一愣,這他媽的虎小子下面真強啊。

    這回進去潘鳳身體里了,乾的時間就長了,乾的潘鳳嗷嗷叫喚,幹了半個多小時,估計潘鳳是噴潮了。

    馬小河也嗯嗯嗯的像是種豬似的。

    外面有些冷了,陳楚可不想看了。

    剛要離開的視乎,馬小河射了出去。

    潘鳳渾身一陣痙攣,兩人爽的滾到了苞米杆子上去,潘鳳此時說:「陳楚啊,你真他媽的猛啊,以後老娘白讓你干都行,不要錢,來,先把毯子鋪上,咱倆歇一會兒。」

    潘鳳要鋪毯子,把蒙住眼睛的乳罩摘了下去,見到光著身子的馬小河,潘鳳啊的一聲大叫,隨即反應了過來,在井坑了大罵道:「陳楚啊!我糙你媽,你他媽的是個畜生,你他媽的作孽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