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男歡女愛 » 第三百七十九章 井內風光無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男歡女愛 - 第三百七十九章 井內風光無限字體大小: A+
     

    (石頭壘2群閑聊群85685299石頭壘1群縱橫vip讀者群121247067歡迎加群。)

    孫媛哭著說:「陳楚,你……你還說個屁啊,你有啥說的?」

    這時,劉翠也走過來,低聲說:「媛媛,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樣……」劉翠都不知道自己該說啥好了,剛說了一句,後面的都不知道該如何的接了。

    心想,兩人都在一塊幹了,不是想象的那樣,那是啥樣啊?要是被別人抓住啥的,兩人都得跑,但是抓住的人是孫媛就不同了,她可是孫媛的老嬸啊,能跑么?

    那孫媛得多傷心了,她可以說是看著孫媛長大的了。

    這時孫媛掙扎著說:「陳楚,你放開我你……你給我放開,你……你騙我……」

    陳楚摸了摸玉扳指,心態果然平穩了下去。

    「孫媛,我沒騙你啊?誰騙你了?」

    「那!那你剛才跟我老嬸在裡面幹啥了?你說啊?」

    「沒幹啥,孫媛……我喜歡你,也喜歡你老嬸啊,要不咱三個一起玩吧……」陳楚說著笑了。

    劉翠眼睛睜得大大的,而孫媛瞠目結舌,長著嘴,伸著手指,指著陳楚,氣得半天說不出話來。

    陳楚又說:「孫媛,你看啊,咱倆有關係不假,但是我跟你老嬸以前就有關係了,再說了,你要是實在不樂意,就告訴你老叔吧!那樣咱倆的關係也完了……」

    陳楚說著察言觀色,遂又說道:「再說了,發展到今天這樣也都怨你啊!」

    孫媛愣了愣,怎麼也不會想到怨自己,這明明就是陳楚勾三搭四,吃著碗里的,還看著鍋裡面的,怎麼往自己身上推了?

    「怨……怨我?」

    「是啊,就是怨你啊!」陳楚咳咳兩聲繼續說:「我一直喜歡你啊,但是你以前不理我,我怎麼辦?哎呀,我那是天天的想著你,天天的念道著你,但是不理睬我,我心裡難受啊,我做夢都想和你在一起,天天和你在柴禾垛上數星星,但是沒辦法,事實就是事實啊,你還是不理我,你看啊,你老嬸跟你長得多像,所以……所以我為了想你,就和你老嬸發生關係了,其實還是想你的……」

    孫媛皺了皺眉,陳楚滿嘴的都是說想她,她不像剛才那樣的氣了,遂說道:「不對啊,前幾天,我不是和你……和你睡覺了么……我都和你好了,你都得到我了,你為啥,為啥還要和我老嬸那啥……」

    「額……咳咳……」陳楚咳咳兩聲說:「寶貝啊,是這樣的,那個……剛才我從地頭那走,看見黑乎乎的人影挺像你的,走到跟前就以為是你了,主要是天太黑了,就抱住那黑影親起來了,沒想到是你老嬸,我以前為了想你,才和你老嬸發生事兒的,說到底都是想你,剛才也是以為是你,最後不是你,那也生米煮成了熟飯了……我的好媛媛,我心裡只有你了……」

    陳楚說著話又在孫媛的大脖子上啃,手還摸著她的扎跟屁股這些敏感部位,嘴上還是會甜言蜜語的白話著,孫媛的身子都被他給摸軟了。

    「哎呀……行了……別摸我了!」孫媛氣咻咻的,不過陳楚一口一個想她,一口一個喜歡她的解釋,讓孫媛很是甜蜜。

    深深陷入感情裡面的女人智商就是零蛋,孫媛推開陳楚急哄哄拱著她胸口的嘴說:「陳楚,你只要和我老嬸斷了,只要你們斷了……我,我還和你好……」

    這次陳楚沒說話,劉翠忙點頭說:「行,媛媛,我肯定跟陳楚斷,肯定斷。」

    陳楚也點頭說斷,不過心想,先糊弄過去再說了,下次跟劉翠搞的時候一定要小心了,這次也是太心急了,不然不能讓孫媛抓住姦情的。

    劉翠說了句:「那,那你們在這吧,我先走了……」

    ……

    劉翠雖然幹了一天的活,但被陳楚幹了一把,她渾身都滋潤的狠了,干這東西男人累,但是女人反而滋潤解乏,因為她們沒出力氣,要是女人在上面,那就男人舒服了,不過男人那液體被弄了出去,亦是傷精神的。

    劉翠走了,陳楚抱著孫媛的大屁股摸呀摸的,大半夜的,夜深人靜,孤男寡女的,還是在露天野地了,孫媛亦是有些受不了了。

    陳楚看了看時間,七點二十了,心想還有點時間,便抱著軟軟的孫媛的身子又進井坑了,當下自己先脫了個大光腚,光著屁股壓在孫媛身上。

    把孫媛壓在那兩捆苞米桿兒上又親又啃的,兩手慌亂的給她脫衣服。

    孫媛呼哧帶喘的,下面都濕的不行了,畢竟剛經歷這種事,孫媛亦是有些偷吃禁果的新鮮感,上次被弄的魂飛天外的,這次亦是半推半就了。

    陳楚抓緊時間扒掉孫媛的褲子,脫掉她的衣裳,看到了裡面那久違的紅兜兜,兩手跟臉在上面喜歡的磨成著,親吻了一陣,才把孫媛的紅兜兜掀開弄下去了,摸著那一對的大肉球,喜歡的不得了。

    接著,陳楚分開她的兩條小麥色性感豐腴彈性十足的大長腿,下面狠狠的幹了進去。

    「啊……」孫媛的火燒雲感覺疼的要命,忙讓陳楚輕點。

    陳楚心想輕點?輕點可不行,那樣可伺候不好你,伺候不好你,你就出去亂說話,女人么,必須在床上先把你征服了,那以後你就乖乖的了。

    陳楚啪啪啪的開始一陣猛烈的**衝刺,主要還是時間有點來不及了,這個位置,一會兒潘鳳還要來呢,陳楚兩手開始抓住孫媛的扎,隨後又壓住她的兩條大腿,黑亮的夜裡,就看見自己長長的大傢伙在她的洞洞裡面快速的進出了。

    陳楚也一刻不想停歇,孫媛體質不錯,但這樣身體好的女孩兒最後也被陳楚乾的哇哇的哭了起來。

    陳楚可不憐香惜玉,孫媛越是喊叫,叫著疼,他越是乾的快,幹了二十分鐘,陳楚終於噴射了進去。

    孫媛抱著他的頭,兩手緊緊的摟著他,往自己的紮上擠壓。

    陳楚的鼻子跟嘴也在她的兩隻大紮上狠狠的拱著,拱了三四分鐘,陳楚開始鬆軟下來,隨後窸窸窣窣的穿衣服。

    孫媛還是軟軟的,感覺渾身上下提不起一絲力氣,陳楚嘿嘿笑著說:「寶貝,你要是沒勁兒,我來給你穿褲衩……」

    「別……別的,不用,我,我自己來……」

    孫媛呼出兩口氣,休息了一小會兒,恢復了些氣力,然後開始穿衣服了,最後,陳楚推著她的圓圓的大腚眼子,先把孫媛推上去,自己才爬了上去。

    往回走的時候,陳楚的手不是在後面對孫媛的屁股摳摳摸摸,有的時候還偷偷的親了幾口小嘴兒。

    孫媛被哄得樂呵呵的,咬著嘴唇,罵陳楚壞,但是就是這種壞男人,女人往往就是喜歡的。

    那種太老實的男人,一心一意的對女人好的男人,或許還不被女人在乎,不被女人重視,罵那樣的男人窩囊廢。

    就是這種扯三拽倆的男人,朝三暮四的男人,女人還偏偏喜歡,因為男人勾三搭四那叫本事,好幾個女人一起爭風吃醋,證明這個男人有魅力,相反,沒有女人爭風吃醋的男人最後不討喜,成了女人的奴隸,人家召之即來,揮之即去,像是個小哈吧狗似的,人家鞋上髒了一點點,男的馬上彎腰掏出紙巾恨不得跪著給人家擦鞋。

    人家撅一下嘴,男的像是大太監一樣的在身前身後陪這不是,一勁兒的說別生氣了之類的沒營養的話……

    這樣的男人沒本事,得到女人亦是暫時的,感情是相互的,需要互相的尊重,靠放棄尊嚴得到的愛情不管男女,這段感情都是短暫的,因為相互不平等,被對方鄙視而瞧不起,總有一天會在壓抑中爆發……

    男人得真正的有本事,才能獲得女人的心。

    ……

    陳楚破車嘴嘚啵嘚的把孫媛哄好了,主要還是陳楚現在是副村長,孫媛心想以後的男人要是副村長,那多有面子了,而且陳楚家裡還蓋了三間磚房了,這在小楊樹村來說,二百多戶人家,有磚房的人家頂多二十來戶,而且有一半都是檁子房子的。

    便是牆是磚砌的,但是棚頂用的是檁子,而像陳楚家這樣用水泥板的也就不到十戶,而且人家裡外裝修的也好看,可以直接當結婚的新房了,只要添置一些傢具就行了。

    孫媛亦是心裡歡喜的狠,覺得自己把陳楚又搶到手了。

    不管什麼東西,有人搶才值錢,沒人搶的東西明明值錢的也成了垃圾。

    到了家門口了,陳楚親了親孫媛的小臉蛋說:「寶貝,回去好好睡吧。」

    孫媛走了兩步,忽然回頭走回來,撲進陳楚懷裡說:「陳楚,我有一件事要跟你說……」

    陳楚一愣,旋即冷汗就下來了,因為她感覺到孫媛哭了,清涼的夜裡,有幾滴眼淚滑下,落在陳楚的胳膊上。

    孫媛接著夜光,哭泣了幾聲,隨即抬起臉,這次主動的就對著陳楚的嘴親吻過去。

    陳楚的嘴唇和她火辣辣的紅唇貼靠在一起,兩人相互摟抱著,孫媛的舌頭這次亦是主動的笨拙的伸進了陳楚的嘴裡。

    陳楚的舌頭捕捉到她滑膩膩的小舌頭,兩條舌頭在一起相互的糾纏著,陳楚的手順著她的腰往下摸到了孫媛圓滾滾的屁股上。

    這次孫媛沒有躲開,讓他的手在自己滾圓的、挺翹的屁股上掐著,揉著,盡情的用力的擠壓著。

    陳楚親著她濕潤的小嘴兒,過了幾分鐘,兩人才分開,孫媛臉頰滾燙的貼在陳楚的胸膛上。

    胸口亦是一陣的起起伏伏,陳楚深深呼出口氣,差點受不了,再找個地方干孫媛一把。

    而此時的孫媛如此主動的獻吻,陳楚也忽悠忽悠的,心想孫媛要跟自己說啥事啊。

    不會……不會她也懷孕了吧?陳楚害怕了,腦袋嗡嗡的,要真是那樣可麻煩了……



    上一頁    下一頁

    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快穿之龍套好愉快離天大聖無相仙訣
    猛卒鬼手神醫:王妃請上位盜墓筆記續9飛升之後Boss兇猛:老公,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