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男歡女愛 » 第二百二十八章 水花淹死英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男歡女愛 - 第二百二十八章 水花淹死英雄字體大小: A+
     

    (騷年們!莫要急哈,不會讓大家失望哈,大年三十那天讓主角拿下柳冰冰,不知眾位感覺如何?在正月十五拿下朱娜,過年么對吧。)

    屋子很靜。

    中午老師也都回各自辦公室休息了。

    實驗室放著一些簡單的書籍,還有教學的簡單器材。

    鎮中學也沒有什麼像樣的。

    地掃了一遍,簡陋的裝器材的玻璃架子上沾染了不少的灰塵。

    實驗室也就是這麼回事了。

    上面來檢查的時候收拾一下,平常是沒人管的。

    屋裡面的那張鐵床也是臨時放的,有的時候給值班的老師提供午休。

    這兩天臨時給陳圓跟方陽陽休息了。

    此時,陳楚看著她這潤滑的大腿。

    心裡就忍不住的跳。

    都說外來的和尚好念經,其實就是這麼回事。

    按說女人都是那點事。

    但是漂亮的就更能刺激人,還有外來的女生,跟人總是那樣的新鮮和刺激。

    陳楚的頭慢慢的貼近陳圓的褲襠。

    她穿著牛仔短褲,淡藍色的短褲陳楚的鼻子慢慢的湊了過去。

    「啊……」陳楚像是一隻狗似的,聞著人家女孩兒的褲襠。鼻尖慢慢的貼近她兩條大腿異常敏感的部分。

    夏天炎熱,況且屋子窗帘擋住,窗子關嚴,還是有些悶熱的。

    陳圓上身是一件白色的v字形的t恤。

    t恤的領口大了一點,裡面粉白的奶挺挺的露出邊緣戶型的輪廓。

    她長得還是很白的,只是這兩天要開運動會,跟著忙活,這兩條大腿的下半部才嗮的有些健康的小麥色。

    陳楚現在就輕輕的掐著她這健康色的小麥色的大腿。

    陳圓喝了安眠藥,睡的正實在,亦是想不到自己竟然被她眼中的那個鄉巴佬在玩弄了。

    陳楚亦是老手了,摸著陳圓的大腿,鼻孔在人家褲襠上聞著,嗅著,把腦袋伸進她的大白腿中間,對著女孩兒的*部位的牛仔褲蹭著。

    牛仔短褲有些硬度,不過穿在她身上亦是性感。

    一個女人一個樣。

    陳楚呼哧呼哧的,嘴唇慢慢的貼著她的牛仔短褲。

    伸出舌頭在上面舔著。

    陳楚下面的傢伙已經硬了起來,這一刻他願意舔陳圓的任何的地方。

    她的短褲,她的鞋,她的頭髮,甚至她的襪子,不過……他更想舔陳楚的褲衩。

    陳楚激動的俯身一路往下,感受著牛仔短褲在舌尖上的摩擦感,他的兩手摸著陳圓渾圓的大腿根。

    「啊……」陳楚幾乎抑制不住的,張嘴*的親吻起陳圓的大腿來。

    真白啊,陳楚低聲說了一句,舌頭在陳圓白花花的大腿上舔著,手順勢伸到她的有點發黑的膝蓋下面的小腿。

    兩手不停的在她的腿上摸索著。

    陳圓的大腿修長,光滑,滑膩,陳楚親吻的更是感覺到一絲的口乾舌燥。

    他把椅子慢慢的挪開一些,陳楚把她的兩條大長腿放在自己的臂彎,欣賞著,把玩著,揉搓著她的大腿,彷彿永遠也享受不夠似的。

    正這時,走廊傳來了一陣腳步聲。

    隨即到了門口。

    「陳圓!陳圓!」

    陳楚嚇了一跳,當時楞在當場。

    汗不知不覺的流了下來。

    怔了幾秒鐘,忙先把陳圓的大腿方下,把凳子重新放在她的腿下。

    他聽聲音像是方陽陽的。

    不過也不敢確定。

    「死丫頭,這麼快就睡著了?陳圓!陳圓!」

    陳楚一動不敢動,忽的,他掃到牆角,忙跑過去蹲著。

    「該死的,我帶鑰匙好了,真是的……」

    方陽陽嘀咕了幾句,隨後沒聲了。

    過了一分鐘,又有人敲響了窗子。

    「陳圓,醒醒!」

    不過回應她的是陳圓翻身的嗯嗯的鼾聲。

    氣得方陽陽扭著屁股,走來走去的。

    陳楚緊張死了,這要是被人撞見,那該怎麼說啊?

    忽的,陳楚看到陳圓的穿著的牛仔短褲上掛著一竄鑰匙。

    心裡有底了,還好鑰匙在她這裡。

    陳楚悄悄的把窗帘掀開一小條縫,幾乎能容蒼蠅飛過一樣。

    看到方陽陽氣呼呼的站在窗口,她穿著的是一條白色的熱褲。

    把屁股包裹的更加好,更加挺翹。

    她抱著胳膊,隨後一甩,大步又往校外走了。

    直到她走出大門口,陳楚才沖著她的屁股咽了口唾沫。

    「呼……」

    陳楚擦了擦汗,心想自己還出去吧。

    不過看著躺在凳子上的女生,他又有點捨不得了。

    不如……看著她擼出去吧。

    陳楚咬咬牙,解開褲帶,掏出裡面的傢伙,走到陳圓跟前,手剛擼兩把。

    就忍不住把傢伙湊到了她的嘴邊,陳圓呼出的氣息噴到他的大傢伙上面,陳楚更是受不了的硬。

    啊……

    陳楚擼了兩把,隨後有些受不了的把大傢伙慢慢的蹭到了她紅紅的嘴唇上。

    剛一碰觸,陳楚就渾身些麻酥酥的感覺。

    隨後往下一按,心想死就死吧。

    下面的傢伙就蹭到了陳圓的紅唇上。

    「小妞兒,讓你瞧不起我,今天……就報復你……」

    陳楚哦了一聲,大傢伙在女生的嘴唇上磨蹭了一下,一股溫熱的感覺像是女孩兒在親吻著他的下面似的。

    陳楚有些受不了,幾下解開了自己的襯衫。

    隨後脫了個大光膀子,把衣服扔到地上。

    他想把陳圓抱到床上去。

    不過怕這鐵床執拗的響聲,引起別人的注意。

    看了看時間還不到十二點,離午休結束還有兩個小時。

    自己有一個小時的時間玩弄她。

    最好這陳圓不是處女。

    媽的,初二的女生,還是三中的,老子就要嘗嘗你的味道。

    陳楚想了想,把床鋪下面的草甸子抽了出來,放在空地上。

    隨後又把上面的褥子撲在草甸上上。

    這樣就搭了一個地鋪。

    陳楚過去抱起陳圓,感覺她不重,八十多斤了。

    抱起的感覺異常的好,陳圓此時就像是一隻沉睡的小母豬似的。

    把她平放在地鋪上。

    陳楚開始解開褲帶。

    想了想,連同自己的內褲一起脫掉,心想不管那麼多了,有女人不幹,那……那不是自己性格。

    蹬掉了褲子跟鞋。

    陳楚慢慢的朝陳圓壓去。

    他生怕把這女生弄醒了,也不知道這金星的安眠藥到底能承受多大的壓力,他有點不敢。

    不過還是受不住*的驅使。

    光著腚壓到了陳圓的身上。

    「啊……」陳圓小聲呻吟一下。

    不過還是呼呼的睡了。

    陳楚慢慢的手伸向她的牛仔短褲的扣子。

    他的兩條大腿已經壓在陳圓的大腿上,感覺肉呼呼的。蹭了幾下,滑膩膩的。

    吱吱的牛仔拉鏈的響聲之後,陳楚兩手分開她的牛仔褲的門口,看到了一隻帶著黑色斑點的白色內褲。

    啊……

    陳楚呻吟一聲,幾乎本能的親吻了上去。

    在陳圓的褲襠上落上數不清的濕乎乎的狂吻。

    陳圓彷彿在昏迷中還是有些感應,身體扭動著,兩條大腿本能的夾住陳楚的頭。

    陳楚已經不管那麼多了,心想你愛咋的咋地吧,就是醒過來老子也豁出去了。

    陳楚兩手抓住她的牛仔短褲,隨後往下拽,這牛仔短褲是修身的,看著把屁股裹的滾圓滾圓。

    往下拽更是不容易。

    力道還不能大,怕把人家女生的短褲弄壞了。

    陳楚抬起頭,抱住陳圓的屁股往上一抬,隨後下面一拉,這時,這褲子才算脫掉了。

    好像解脫了牛仔短褲的束縛,陳圓舒服了不少,兩手像是十字架似的攤開,放在了冰涼的水泥地上。

    這讓她的全身的防線都虛弱了。

    身上的衣服也被陳楚一點點的,一件件的往下扒。

    此時,陳楚看著只剩下內衣內褲的陳圓。

    下面挺挺的幾乎受不了要噴出去了。

    又附身親吻了她一陣大腿。

    兩手最後抓住她的內褲兩角,往下一拉。

    刷的一下,陳圓的下半身全部的彈跳的解脫出來。

    性感的大長腿,還有稀疏的毛茸茸的小森林。

    讓陳楚一時間血脈膨脹。

    他兩手抓住陳圓的乳罩,接著往上面一推。

    那兩隻圓圓的大球便彈跳出來。

    圓鼓鼓的像是充了氣的皮球一樣,大屁股的中間還有一圈粉紅色的圓暈,一枚小小的相思豆點綴在上面。

    陳楚忙一下撲了上去,張嘴咬住了她圓圓的大皮球,不過沒敢用力。

    怕把人家弄醒了,即便如此,昏昏中的陳圓還是叮嚀的發出聲音。

    似乎帶著一絲的嬌喘。

    「嗯……啊……」

    陳楚的嘴在她的脖間親吻著,啃著。

    心想你不就是瞧不起我么?說我是鄉巴佬,那好,今天我這個鄉巴佬就要糙了你……

    陳楚吻著她的脖子,吻著她的面頰。

    最後嘴嘟的吻住了她的嘴。

    濕潤,潤滑的嘴唇帶來無比的性感,陳楚的大傢伙硬邦邦的就抵住了女生的大腿根。

    只要往裡面一送,就會完成今天的使命。

    不過陳楚還是猶豫了,這不是小事。

    要這女生不是處女還行,自己收拾好,偷女人就算成功了,萬一是處女咋辦?

    破身了,警察就會介入的。

    想到這裡,陳楚輕輕的咬著她的下唇。

    看著陳圓在睡夢中的斷斷續續的呻吟。

    嘴巴再次往下,親吻著她的耳邊,下巴,脖子,下面的大扎,還有相思豆。

    心想即使老子不糙你,也把你全身都玩個遍,都舔個遍。

    讓你在老子面前裝,你沒一點秘密。

    陳楚想著,又親到了她的大腿根。

    那一抹黑色地帶,彷彿是無盡的誘惑。

    不算濃密的mao、mao彷彿是一隻張開了的小手,在勾著陳楚的混。

    麻痹啊……

    陳楚一頭撲上去,張開大嘴一口堵住了陳圓兩條大腿間的火燒雲。

    「啊!」這一下即使在睡夢中的陳圓亦是受不了了,兩條大腿來回的攢動起來。

    那裡面乾乾的,陳楚的嘴親著那黑色的稀疏的森林,偶爾的幾根還進入他的嘴裡,陳楚用舌頭撥弄開。

    隨後再度分開陳圓的大腿,並且把她的大腿高高的抬起來。

    這樣她下面就被一覽無餘。

    又白又肥的屁股,還有那小巧的褶皺屁眼,在上面就是一條不算太長的肉縫,肉縫之上還有個小按鈕兒。

    陳楚的嘴慢慢伸到陳圓的肉縫上。

    一股有些騷的氣息撲過來。

    她這裡沒噴香水。

    但是這種天然的騷,陳楚更是喜歡。

    陳楚伸出舌頭舔了一下。

    那肉縫動了一動,接著陳圓的全身都敏感的一哆嗦,大腿根屁股都跟著動了一下。

    陳楚有種預感。

    她是個處女。

    陳楚的嘴唇又往前伸,啵啵啵的在陳圓兩腿間的肉縫親吻了起來,最後嘴唇整個堵住了這條肉縫。

    舌頭伸出,用力的往裡面一擠。

    感覺到了裡面滑膩的肉肉,此時已經濕潤無比……

    啊……

    陳圓又大聲呻吟一次,不過她的兩條大腿被人捉住,屁股扭不管怎麼扭動,也是擺脫不了自己的命運。



    上一頁    下一頁